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73】 第二顺位继承人(大结局)

作者:水君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温琪犹豫着,看着罗织这会儿摆脱了那些缠着他祝贺的人正在东张西望的找人,她心一横,冲进女厕所,看到正在洗手的周孜月,二话不说拉着她就走。

    “你要带我去哪?”周孜月被她拉扯着,默默的勾起了嘴角。

    温琪说:“你最好给我闭嘴,跟我走。”

    二楼阳台,这里连灯都没开,从下面也没人看得到她们在这。

    门一关,温琪看向周孜月,“说吧,你是什么情况,不是傻了吗,不是不会说话吗,你装的还挺像,你到底为什么缠着罗织,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我就把你装疯卖傻的事说出去。”

    “你如果想说出去就不会把我带到这来了。”

    见她坦然的承认了,温琪皱起眉头,“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我也没有装疯卖傻,我是被人拐到这来的,我也是最近几天才清醒过来,我确实想过离开,但是你比我了解罗织,我根本就走不掉。”

    她是不是装疯卖傻温琪已经不想知道了,但是罗织认定的事确实很少有人可以反驳。

    温琪说:“所以你就在他身边装傻骗他?我看你是想留在他身边吧。”

    “你想多了,我对罗织一点兴趣都没有,你应该知道我有老公的,要不是我被人带到这来我根本就不知道罗织是谁,我凭什么对他感兴趣啊,温小姐,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没有傻,那你就帮帮我呗。”

    温琪皱眉,“你让我帮你?”

    周孜月点了点头,“对啊,现在知道我的秘密的人只有你,而且我看的出来,你很喜欢罗织,你也不希望我一辈子都被他留在身边吧,既然我们有相同的目的,你帮我又有何不可?”

    温琪一下子竟然没有找到反驳的话来,“你是想让我放你走?”

    周孜月摇头,“不,罗织是这里的首领,我如果就这么走了,他就是把这翻过来都会把我找到,我逃不出去的,除非他自愿放我走。”

    温琪不太明白她的意思,“自愿?他把你看得那么紧,看的那么重,你想让他自愿放了你,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你要我帮你,但我能做的有限,我不能帮你骗他,你要是不肯走的话,我就把你装傻的事告诉他。”

    “那你就去说吧,我保证他知道我好了之后会比现在更开心,大不了我就留在这不走了,我陪着他,我敢跟你打赌,到时候他会更喜欢我,更离不开我,我也有信心让她对我放心不再用蛊来控制我,你愿意跟我赌吗?”

    “你……”

    这还用得着赌吗,这已经是明摆着的事了,自从她出现以后罗织连老高的话都不听了,上次更是差点把她给掐死。

    周孜月说:“上次我从罗织的手里救了你一命你难道忘了?说实话,我对他真的没什么兴趣,我也从没想过要拆散你们,可如果连你都不帮我,我就真的没办法把他身边的位子还给你了。”

    周孜月赶走这一步棋,她就已经料定了温琪一定会松口,她上次差一点被罗织给掐死,可是她今天还是来了,可见她对罗织用情至深,她要犹豫,周孜月给她时间犹豫。

    过了一会,温琪问:“你想让我做什么?”

    “听说你跟罗织从小就订婚了,他的事你知道的应该很清楚吧。”

    温琪骄傲的说:“那当然,这个世上我最了解他。”

    “那你一定也知道他父母的事了?”

    闻言,温琪顿了顿,“你说的是……先首领和罗织的母亲?”

    周孜月点了下头,“嗯,上次听你提了一下,之后罗织就大发雷霆,我感觉他的脾气时好时坏,如果能让她变得好说话,我觉得我离开的机会会大很多。”

    “你说的没错,他的脾气确实跟先首领有很大的关系,其实我对他母亲的印象已经不是很深了,我唯一记得的就是她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罗织小的时候过得很幸福,虽然首领大人很少回家,脾气也不是很好,但他还是很爱他的。后来有人说首领夫人有了外遇,首领大人知道之后很生气,据说他用他的权杖活活将夫人给打死了。”

    “权杖?”周孜月诧异道:“你说的权杖,该不会是罗织手里的那半截虎头权杖吧?”

    温琪看了她一眼,“你见过了?那不是一般的虎头,那是象征着Y国至高无上的地位的象征,我虽然没有亲眼看见夫人是怎么死的,但是我听我父亲提起过,确实是首领大人打死了夫人。”

    有外遇就要被活活打死?

    周孜月觉得罗织的暴力八成遗传了罗顿。

    周孜月问:“所以罗织的母亲真的有外遇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从始至终都没人提起过这个外遇对象,我母亲说夫人不可能有外遇,她每天待在家里照顾罗织,哪里有时间跟别人私会。”

    “那这话是谁传出来的?”

    温琪动了动眼睫,摇了摇头,“不,不知道。”

    她这反应哪里像是不知道,根本就是知道什么却不想说。

    周孜月走近她,“是老高?”

    闻言,温琪一怔,“你是怎么知道的?”

    “果然是他?”

    温琪连忙捂住她的嘴,小声说:“你别多管闲事了,你要是想走我可以放你走,我也可以给你弄一个家的身份把你送回M国去,罗织的事你就别管了,你要管也管不了。”

    周孜月推开她的手,“为什么不能管,你想当未来的首领夫人,难道你不想帮罗织弄清楚这一切吗,难道你也想像罗织的母亲一样某天不明不白的被人冤枉,到时候你连申辩的机会都没有。”

    温琪皱着眉头,看起来有什么难言之隐,周孜月说:“我可以不管你们,但是我要知道老高到底做了些什么,罗织是不是只是名义上的首领,其实背后的事都是老高再做?”

    温琪不想说,“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这些事,这跟你无关不是吗?”

    “是跟我无关,那跟你有没有关系?你可是罗织的未婚妻,如果连你都眼看着老高利用他而不救他,他的身边还有谁才是可信的?”

    “我……”

    “不怕跟你说,我见过罗织的父亲了。”

    温琪一怔,摇头道:“不可能,伯父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你见到他的尸体了吗,还是说,这话也是高德雄告诉你的?”

    周孜月给了温琪一个地址,“找几个你可以信得过的人或者警察去这里吧。”

    “这,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罗织把他父亲藏起来的地方,我已经去过了,但是我没办法把人救出来,而且我已经跟他确认过,怂恿罗织把他关在那的人就是高德雄。”

    突然,阳台外面的门开了,房间里的灯没开,迎着走廊的灯光,老高阴森森的出现在门口。

    “庄小姐知道的事有些太多了。”

    看着老高出现,周孜月眼眸一缩,蓦地看向温琪。

    老高挂断电话慢慢走近,温琪摇着头往后退,“对不起,我,我……”

    温琪也没想到她会跟她说这些事,她提前就找了老高想要抓周孜月的把柄,可是越说越偏,最后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她知道这些也很惊讶,可是她又没办法半路挂断电话,这样无非就是在告诉老高她相信了她的话。

    温琪一脸歉意,但是为了自己好好的活着,她只能打开阳台的门走向老高德雄。

    “老高,我,我什么都没听见,这个,这个给你。”温琪把周孜月给她的关着罗顿的地址交给老高,老高拿过来看了一眼,搓成团,揣进了口袋。

    他看着温琪笑了笑,叫了一声“温小姐”紧接着手里的刀就插进了她的肚子。

    温琪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老高手里的刀拔出来再次捅了她一刀,他看着温琪,依旧笑容满面,“对不起温小姐,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不过你放心,我会让先生好好把你安葬的。”

    温琪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断了气,老高拔出刀走向周孜月,“庄小姐,跟我一起去见先生吧。”

    周孜月看了一眼睁着眼睛倒在地上的温琪,“我以为你会把我一起灭了口。”

    老高依旧温和的笑着,“我当然不会这么做,这样岂不就是在告诉别人温琪是我杀的吗,我没想到你才来没几天就知道了这么多事,你可真不简单。”

    周孜月撩唇嘲讽的说:“姜还是老的辣,跟你比,我差得远呢。”

    高德雄欣赏的看着她,点了点头,“我喜欢跟聪明的人打交道,不过你的聪明没有用在正地方,所以我容不下你,之前我就觉得你把罗织哄的团团转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原来你根本没有中蛊。”

    “你错了,我自然是中了蛊的,不过我要多谢你那天晚上闯到我房间,把我身体里的蛊虫都给吓死了。”

    高德雄动了动眉心,满脸的笑容一敛,“原来是这样,那就只能怪你自己了,早不清醒晚不清醒,偏偏在这种时候清醒过来,走吧,我们该去让大家知道你杀了温琪的事了。”

    她杀了温琪?

    他果然是个不安好心的糟老头子。

    楼下,罗织看到老高跟周孜月一起出现,急忙走过来,打眼看见周孜月手里带血的刀,罗织一惊,“谁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

    老高痛心疾首的说:“先生,我刚才上楼去找人,结果看见...看见她杀了温小姐。”

    这话一出,现场瞬间变得吵杂。

    庄小孜杀了温琪?那可是首领的未婚妻啊,她怎么敢?!

    看着她手里的刀,血都已经染到刀柄上了,再加上老高的哭诉,这事还能是假的吗?

    “温琪小姐的尸体现在就在楼上,先生,庄小孜是骗你的,她没有中蛊。”

    闻言,罗织看向周孜月,小心翼翼的拉起她的手,“不是的,你没有骗我对不对?老高,你别乱说话,你会吓到她的。”

    一声嗤笑,周孜月甩开罗织的手,她抬起被老高逼着拿起刀的手说:“刀在我手里人就是我杀的吗?”

    手一松,刀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周孜月反手揪住老高的衣领,坞雷转出的刀刃抵在他的脖子上,她笑盈盈的看着老高说:“这才是我的武器。”

    “坞,坞雷?”

    老高的诧异让周孜月有一丝丝惊讶,毕竟认识坞雷的人不多,不过这也证明了虞姬当年跟随的人不是罗织,而是他高德雄。

    “啧啧,知道的还挺多,那你知不知道,坞雷的主人是谁?”

    老高一惊,愕然的看向她那似笑非笑的脸,“你……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不过也不怪你不知道,因为虞姬知道我是谁的时候已经没命再给你传话了。”

    罗织站在一旁一动不动的看着周孜月,她开口说话了,她的蛊,解了。

    “你骗了我。”

    闻言,周孜月看了罗织一眼,“我不骗你怎么会知道你父母的事,我不骗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年在Y国统治一切的人竟然是个司机,我不骗你要怎么帮你揭开你母亲枉死的真相,最重要的是,我不骗你,怎么帮我M国解决叛徒?”

    周孜月手上的坞雷用力一抵,她看向高德雄,“说说吧,当年罗织的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有关罗织母亲有外遇的事,是真的,还是你信口胡说为的是想让罗顿杀了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高德雄死活不肯开口,他看向罗织,“先生,她骗了你,你不要再相信她的话。”

    罗织对周孜月入迷的程度远远超过了高德雄的想象,看着他一瞬不瞬的看着周孜月,完全没有听见他的话,高德雄又叫了他几声,“先生,你醒醒,你不能再被她骗了。”

    这时,狼海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走进来,几个人搀扶着一个浑身脏兮兮,满脸胡渣却没了眼睛的人走了进来。

    狼海走在前面,扬声道:“是谁骗了谁,我想你们的先首领最清楚不过了,大家要不要来问问他再决定到底要相信谁?”

    高德雄显然没想过罗顿这辈子还有出来面对大众的机会,看到他们把他带来了,他转身就想跑。

    穆星辰出现在他身后,手里的枪在他背上一抵,前后都是要命的玩应,老高傻眼了,“先生,先生你不能听她的,她是在骗你。”

    周孜月看了一眼及时出现的穆星辰,笑了笑,“今天在场的人里面十个总有三个知道当年是谁跟首领说首领夫人出轨的事,这件事应该不是秘密吧,这件事难道不是老高说的吗?”

    周孜月看向罗织,“温琪跟我说,你小时候过的很幸福,你的母亲很慈爱,她应该每天都陪着你吧,她有没有出轨,有没有外遇,你应该是最清楚的。老高说出这样的话来诬陷你的母亲,你父亲信了那是他愚蠢,但你却因为一个害死了你母亲的谣言去惩罚你的父亲,反而将这整件事的始作俑者当成信任的人留在身边。”

    坞雷已经嵌进了老高的脖子,周孜月看着他:“高德雄,你的野心到底有多大,搅和了一个Y国还不够,还想把手伸到M国去,我对你们Y国的事不感兴趣,但你打M国的注意,抱歉,我不是罗织,我容不下你。”

    还不等周孜月动手,罗织突然捏住老高的嘴,一直蜈蚣从罗织的袖子里钻出来一点一点的爬进了老高的嘴里,周孜月见到这些东西就恶心,手一缩,就见老高瞳孔放大,蜈蚣在他嘴里没了影,手脚抽了抽,随后就断了气。

    罗织就这样把他最信任的人给杀了,周孜月往穆星辰身边挪了挪,看着老高的死法有点恶心。

    罗织看着她说:“老高已经死了,你能跟我走吗?”

    周孜月摇了下头,“抱歉,我不想跟你走。”

    “为什么,你跟我在一起不开心吗,我们这几天不是一直很开心吗,我可以答应你不给你下蛊,也不强迫你做任何事。”这是罗织从小到大第一次如此卑微的恳求。

    周孜月上前一步,却被穆星辰拉住。

    他是蛊师,他又千千万万种下蛊的方法,虽然他们现在的距离也未必安全,但他还是不想让周孜月太接近他。

    周孜月给了穆星辰一个安心的眼神,推开他的手,走到罗织身边看着他小声说:“不能,也不开心,因为你杀了我,所以我们连做朋友都不可能,是你说的,虞姬,飞机上,杀了红狐。”

    罗织慢慢握紧了手,低头看向她手上的戒指。

    从刚才她说她的戒指就是武器的时候开始,罗织就已经猜到了她是谁,可他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不喜欢她,“可是,可是……”

    “没有可是,做了就是做了,我愿意承认我做过的所有事,你为什么不愿意承认你杀了我,感谢你这么多天对我的照顾,也很谢谢你没有再给我喝那带蛊的果浆,虽然我不会跟你做朋友,但是我很愿意让你成为我的粉丝,如果你也愿意的话。”

    罗织不是很愿意,但他也知道没有别的办法了,留她是肯定留不住的,给她下蛊,他又真的很不想。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罗织问。

    周孜月摇了下头,“最好别见了,我这个人睚眦必报,我死过一次,我怕我忍不住找你报仇。对了,潘康安我带走了,你从北国抓来的徐凯迪还是放了吧,我跟她没有深仇大恨,她在你手里这么长时间也受到惩罚了。”

    罗织点了下头,依旧一脸不舍,“知道了。”

    看着他们离开,罗织没有阻拦,心里隐隐的有些难受。

    周孜月跟穆星辰离开后,穆星辰问:“就这样,后面的事不打算管了?”

    周孜月看着他笑了笑,“不管了,我管的闲事已经够多了,而且我最初的目的就只是这个幕后主使,现在人都死了,剩下的就是他们自己家的事了,我又不是罗家的人,干嘛要管闲事,要管我也去你南宫家管。”

    南宫家还有一个“闲事”没处理呢,那就是南宫烈。

    狼海他们提前知道了消息,这些天一直都是老洼在冒充南宫烈在跟潘康安联系,至于南宫烈到底是不是叛徒这件事还不得而知。

    穆星辰搂着身旁的人说:“剩下的事让我来吧,你乖一点,回去之后让庞子七好好帮你调养,我可不希望你肚子里的小家伙出生之后也跟你一样动不动就病恹恹的。”

    周孜月摇了摇头,笑着说:“回去之后我还有一件事要做。”

    闻言,穆星辰蹙了蹙眉,“还有事?”

    “对啊,我要跟你把没有举行的婚礼办了,我还要告诉那些老家伙们,不管他们乐不乐意,我周孜月,都是M国名正言顺的王妃,我肚子里的这个不管是男是女都是第二顺位继承人,让他们那些不高兴的,有野心的,全都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三个月后。

    周孜月的蛊虽然解了,罗织却说她体内可能还有剩余的蛊虫,主动帮她解了蛊。

    周孜月跟穆星辰的婚礼在全民的关注下举行,很盛大,也很辛苦,尤其是周孜月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孩子,干什么都嫌累,不过有件事她不嫌累,那就是帮穆星辰整顿一些歪风邪气。

    穆星辰这些年是得过且过,只要那些人闹腾的轻他都能忍,但是他也说了,同命珠他早就给了周孜月,现在是她当家,穆星辰能忍的周孜月忍不了。

    几天下来,那些找茬的,爱挑事的全都老实了,周孜月也不愿意天天往这跑,累不说,看着那一张张老脸她还怕影响到肚子里的小崽子呢。

    庞子七跟林静姿也结婚了,这俩人为了不折腾她这个大肚婆,他们选择了旅行结婚,时间就选在周孜月肚子最稳定的这个月,

    林静姿从一开始就知道周孜月在庞子七心里的地位是无人能及的,好在她跟着小丫头相处的也不错,虽然有的时候庞子七什么事都紧着周孜月会让她有点吃味,可是没办法,人家兄妹这么多年的感情她也没想过能比得上。

    长廊上,白苏盯着周孜月的肚子,都五个多月了,他问过徐舒,徐舒说她怀着他五个月的时候肚子已经很明显了,可是白苏不管怎么看都不觉得周孜月的肚子里有东西。

    “你看什么呢?”周孜月戒了奶茶,只能叼着吸管和白开水过干瘾,见白苏一个劲的盯着她肚子看,周孜月自己也瞅了一眼。

    白苏皱了皱眉头,“那个,你肚子里真的有孩子吗,怎么我一点都看不出来?”

    “你以为你的眼睛是X光啊,被你看见还不得吓死我!话说你多久没有回家看白爷爷了,之前不是说好的一个月回去一次吗,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呢?”

    “他们都知道你怀宝宝了,我说我要在这陪着你,爷爷就同意了。”

    周孜月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唔,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回去看爷爷奶奶了,要不咱们回去一趟?”

    闻言,白苏看了她一眼说:“能行吗,那个人不会让你走吧。”

    那个人,白苏到现在都叫穆星辰“那个人”,周孜月眼珠一转,鬼魅的笑了一下说:“偷着走呗,现在就走。”

    晚上,穆星辰回来没有看到人,问了一圈都没人知道她去哪了,回过头发现白苏也不见了。

    这俩人一起不见能有什么好事?打他们的电话,果然,一个都不通。

    大着肚子都不安分,穆星辰觉得他这辈子是看不住她了。

    回到房间,发现枕头上放着一张纸条,拿起来看了一眼,穆星辰无奈的笑了。

    【亲爱的哥哥,我揣着咱们的小崽子回娘家了,看你这么忙我就不当面告诉你了,你别着急找我,生娃娃之前我会自己回来的。落款:最最最爱你的小月。】

    穆星辰看完,脸上的笑容逐渐凝结,什么叫生娃娃之前会回来的,她才五个月,等到生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呢,她这是又想闹哪出?

    穆星辰转身出门,沉着脸叫来古宗。

    “少爷。”

    “订最快的机票,去北国。”

    ------题外话------

    《小夫人》大结局了,各位看官请拐弯到隔壁,新文《权门嫡女之王妃太嚣张》已经准备好了,希望在隔壁还能看见你们~

    简介:苏家六小姐自小纨绔不羁,乖张难训,却偏偏得了云帝的偏爱,赐婚太子。

    太子是个草包,苏小六殿前豪言悔婚,惹得云帝一怒之下将之赐予人人避之不及的煞星鬼王,即日成婚!

    初遇,她逃婚在即。

    苏小六:“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唯有两件事,一是有人抢我的酒,二是倒霉,让我嫁给倒霉鬼,现在不跑更待何时?”

    逃婚被抓回来了。

    鬼王云戎:“区区小事六小姐不必介怀,本王只是顺路。”

    一个是天降祥瑞,一个是恶煞满身,她避之不及,他趋之若鹜。

    苏善儿:“云戎!我帮你夺这天下,你放我归山可好?”

    云戎:“这万里江山歌舞亭台,怎敌你眉间朱砂,袖中风华。没你,要这天下何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