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两千二百三十四章 神秘的病人

作者:洗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火爆医少全本免费阅读)

    杨小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病房里出来的,因为自己一旦拒绝,傅老就直接翻白眼装昏迷。虽然知道傅老是在装,但现在傅老的身体状况,如果真的让他情绪波动太大的话,这一装,很可能会直接成真的。

    而傅老为了让杨小天可以安心的和傅辰结婚,还大包大揽的将杨小天结婚的时间地点都做主了。当然,这个是需要查一下黄历的。当然不仅仅是华国这边的,还要有洛克王国那边的。

    毕竟虽然杨小天的身份超然,但在华国终究还是一夫一妻制的国家。一口气迎娶那么多女人,在华国是绝对不允许的。当然,如果其余人愿意当被包养的小三,那地点选在华国,倒也没什么的。

    只不过这种事情,也就只能想想而已。如果迎娶的那个人是童欣,或许开口反对的人会很少。一方面童欣是杨小天的正牌女友,而其余的人,都是在童欣之后的。让童欣当被迎娶的那个,虽然其余人心里面会很不爽,但是却也可以接受。而另一方面,根据情报,童欣的性格虽然大咧咧的,但是在为人处事上,很有大姐大的风范。不管是性格暴躁的徐楠她们,还是刁蛮任性的叶梦蕊,亦或者是小肚鸡肠的曼丽丝等。在童欣的面前,她们都规规矩矩的。

    但是一旦换做是其余人的话,不管是谁,都不可能会被全部人给接受。就算是生下了杨小天长女的叶梦蕊,也无法做到这一步。

    更不要说,现在还是完璧之身,和杨小天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的傅辰了。

    所以让杨小天在华国单独迎娶傅辰的小心思,傅老也就是稍微的想想就直接在脑海中作罢了。

    “这……就决定要结婚了?”在给傅老诊断完毕,叮嘱了要静心修养。而后开出几服药,交给了早就跟着傅来西他们出来的曲博文,杨小天就离开医院了。

    直到从医院门口走出来之后,杨小天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状态。今天的傅老实在是太恐怖了,这简直是完全把一张老脸给彻底的丢掉了!

    俗话说的好,树不要皮,立刻送死。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更何况,现在不要脸的,还是一个已经活了快一百岁的老狐狸呢?饶是杨小天处处提防,在傅老装昏迷的无赖招式祭出之后,也只能无奈的割地赔款了。

    “院长,您出来了?”就在杨小天还在回味自己在病房中所经历的事情时,一个声音冷不丁的从旁边传来。

    “我去,什么鬼?”如果不是听出来了旁边声音的主人是谁了,杨小天刚才差点一脚直接踹过去。“香波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来人正是香波特,当初发动了家族叛乱,结果被兰德里给结结实实的收拾了一通。不仅连当初的老本都赔的一干二净,甚至连身上也落下了残疾。

    虽然在杨小天的调理下,已经恢复了不少。但是在走路的时候,却还是一瘸一拐的。好在他的双手恢复的很好,如果真的要继续从医的话,做手术的时候,手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我希望院长可以收我为徒,我想继承院长的衣钵,成为您的传人。”香波特轻喝道。

    “成为我的传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杨小天皱着眉头看着香波特。

    这个对于生死都已经看淡了的人,杨小天是打心底里不想在生活中和他有任何的交集了。毕竟一个连生死都看淡的人,将来一旦真的和自己为敌的话,恐怕对于自己的威胁程度,也要普通的对手恐怖很多。

    当初的刘小聪,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不是因为宋青阳只是将他当做是棋子,如果宋青阳真的是要和他合作的话,那么当初在渔港的时候,究竟谁才是最终的失败者,还尤未可知。

    现在的香波特,让杨小天不由的想起来了当初的刘小聪了。

    “院长曾经说过,术业有专攻。您说我所擅长的,并不是权术。那么我想了想,好像我另一个做的被权术好更多的,就是医学了。我希望检验一下,我在医学上的成就,可不可以达到我所预期的目标。而能否实现这个目标,最重要的,还是院长您的指导。”

    “如果我说,我并不想呢?”杨小天皱着眉头低喝道。

    “我会继续等,等到院长您同意的时候为止。”香波特笑了笑,而后说道。“当然,我不会空等,我会一直努力,让院长您慢慢的改变心中的想法。”

    “放心,你不会成功的。”杨小天摇了摇头,而后转身离去。

    “院长,我知道我当初所作所为,让您很失望。但每个人的人生路,都必须要他自己去走一遭,才能够知道他究竟是在哪里走偏了,走错了。”香波特大喝道。“我知道院长您是对的,但是我的人生路,如果我不亲自去走一遭,哪怕失败了,受伤了,甚至像是现在这样,成了一个残废!但那也是我自己走的道路,我不会后悔。而现在,我知道那条路我走不通,也不适合我走了。院长,我想从医!”

    “你想从医,我就必须按照你的意愿去教你医术吗?”杨小天摇了摇头,而后低喝道。“你也已经说过了,你的人生道路,是你自己走的。那么同样的,我的人生道路,也是我自己走的。当你当初决定无视我的建议,继续走你自己的道路的时候,就已经意味着,你的人生道路,从我的人生道路中穿梭而过。我们各自的人生道路,现在已经分道扬镳,渐行渐远。你想要回头,想要我教你?不好意思,你哪位?”

    杨小天轻笑一声,转身离开。

    而香波特还想要说些什么,面前忽然出现了两个人。

    “对不起这位先生,前面的人不是你可以跟着的。”

    香波特身高马大,而拦着他的两个人很高顶天只有一米七五。但是被两人一人抓住一条胳膊,香波特却连动都动不得。挣扎了两下后,香波特也就放弃了。

    “你们认识院长?”

    “不认识,但是他是我们需要保护的对象。任何接近他的,不在允许范围内的人,都是需要阻拦的。”两人看了眼香波特,而后轻喝道。“对于除了他女人之外的外国人,禁止接触他。”

    “你们……”换做之前的香波特,现在恐怕已经要开始骂人了。而现在的香波特,虽然很是生气,但仅仅是瞪了眼两人,他就转身离开。

    现在这两人,明显是出身于类似于FBI机构的华国机构特工。自己和他们硬拼,没有任何胜算。当然,更重要的是,还会吃不少的苦头。

    别说是现在的自己了,就算是之前的自己。在他国境内做出了忤逆政府机构特工的行为,都是会被驱逐出境的。

    现在杨小天对他的态度,让香波特不能放弃任何可以接触到杨小天的机会。一旦被驱逐出境的话,下一次见面,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杨小天刚走了没几步,就坐上了车子。对于身后拦住香波特的人,以及他们之间所发生的争吵,甚至是争吵内容,杨小天都听的一清二楚的。

    而对于这种事情,杨小天很是反感。但是他却清楚,现在自己的处境就是这样。寄人篱下虽然说是有点夸张了,但是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是需要仰人鼻息。这一点儿,确实基本符合的。

    一旦自己所做的事情,忤逆了政府的要求,就会有不好的事情降临在自己的头上。在美国是这样,在华国同样也是这样。

    如果没有自己的势力,单单凭借外来的势力,或许可以借到一时,但是却不能借到一世。只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势力,才是最让人安心的。

    不管自己愿不愿意发展自己的势力,现在的自己已经不能再按照自己所希望生活的样子去生活了。形势逼人,有些时候,纵然是已经登到了很高的位置了,但在某些事情上,自由度却未必可以比得上一个普通人。

    坐上车之后,杨小天将座位放倒,舒舒服服的躺了下去。闭上眼睛之后,对着旁边的人说道。“现在是去见谁?”

    “哦?你倒是一点儿都没有感到意外啊。”旁边那人笑了笑道。

    “虽然傅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很是重要,但是却还不足以达到让你们这么大动干戈的从美国那边把我给接过来的地步。如果不是因为对我的新产品感兴趣的话,那另一种可能,就是某位大人物生病了。而这种病,纵观全世界,也只有我可以治得好。”杨小天揉了揉鼻子,嘴角一咧说道。“我做了一个大胆的推测,第二种发生的可能性要更大。或者说,就是第二种!”

    “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你啊,小天。”旁边那人无奈的苦笑道。“这一次生病的人,还真的不是小人物。而且所患的疾病,恐怕全世界范围内,也只有你可以救治了。”

    “说吧,老赵,是谁。”旁边这人,自然是赵元硕,只不过现在的他,正满脸无奈的看着杨小天。

    “能够让我出马请你的,还能有谁啊?”相比于杨小天的云淡风轻,旁边的赵元硕脸色却阴沉的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