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8章 造人了? (5)

作者:唐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的保释有结果了?”

    律师语气肃然:“苏小姐,你的保释,恐怕没希望了。”

    苏柔心中骤停:“什么意思?!”

    “就在两个钟头前,你的姐姐,被害者苏纤小姐在医院苏醒了,对警方指认,你就是当天在公园重伤她的凶手。”

    ——

    因为苏纤的苏醒与指认,案件飞快进行。

    拘留所那边,苏柔仿佛斗败了的鸡,再没任何力气和精力狡辩和拖延,交代了一切。

    案发当天,苏柔从韩妈嘴里得知姐姐和楚欢颜在东亭公园见面,后脚也跟了去。

    因为怕被发现,她特意从公园后门进,所以公园正门唯一的监控并没拍到她进入的画面。

    在亭子附近,她偷听到了苏纤和楚欢颜的对话,气得快不行。

    本还存着一线希望,只当姐找楚欢颜是为了宣誓主权,示示威,没料到竟是不战而退,将那个优秀的未婚夫主动拱手想让。

    楚欢颜一走,她便迫不及待现身,催促苏纤去追上楚欢颜,收回刚才那番话,不会将顾靳枭拱手让人。

    苏纤意外妹妹竟然尾随自己,也看到了她的焦急和怨恨,直接便拒绝了,直言不讳,说自己绝不会跟楚欢颜争顾靳枭,抢男人这种事儿,她这辈子也不会做。

    苏柔当时又气又急,说苏纤没志气,太傻了。

    苏纤见她咄咄相逼,再也忍不住,直接便是讽刺她,说她这么心急哪里是为了自己这个姐姐,而是她自己。

    苏纤早就瞧出了这个妹妹的心思,从刚苏醒便被苏柔都催着与顾靳枭亲近、敦促着不要放过顾靳枭开始,便对苏柔起了怀疑。毕竟女人在感情方面的知觉都很敏感。

    并不用太久,她就察觉这个妹妹对顾靳枭抱着特殊的感情。

    也意识到,苏柔想让她将顾靳枭抢走,并不是为了她这个姐姐,而是自己。

    若她将顾靳枭从楚欢颜手里抢回来,苏柔若再向她哀求,说自己早喜欢上顾靳枭,希望姐姐让给自己,她也一定会让给这个妹妹。

    苏柔是拿准了她这个姐姐不喜欢争抢的性格。

    更何况,是让给自己的妹妹?更不会犹豫。

    苏柔被苏纤直接揭发出了不轨心思,脸色当时就涨红。

    苏纤不欲多说,甩袖准备走,苏柔却豁出去了,反正也被姐姐猜出心思,干脆厚着脸皮抓住姐姐,继续穷追猛打,逼着着苏纤去抢回顾靳枭。

    苏纤心生厌恶,反手就一个耳光丢在苏柔脸上,撂下话说自己非但不会去帮她抢男人,还会衷心祝福顾楚二人,去参加两人的婚礼,并说苏柔这个样子,也难怪顾靳枭不会喜欢她,奉劝她不要再使这种小心思和小手段。

    这一耳光和一番话,当时就激怒了苏柔,尤其是那番顾靳枭不会喜欢自己的话,更是让她一团火腾腾冒出来。

    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执念,从未改变过,禁不起任何人打破。鬼迷了心窍一般,她顺手便拿起旁边一块石头朝姐姐的后脑勺砸去,眼睁睁看着姐姐就这么在视线中滑下来,不省人事,这才回过神,后悔了,忙上前想要叫醒姐姐,怎么推都没醒,试呼吸也是很微弱,几乎试不到。

    苏柔以为苏纤这么一下子被砸死了,吓得呆掉,反应过来后将自己接触过的地方擦了一下,防止指纹落下,正想着怎么办,听见不远处有游客的声音,不敢多逗留下去,从后门又离开了。

    回到家,幸好爸妈还在外面没回来,便收买了唯一知道自己去过东亭公馆的韩妈,让她不要透露自己知道姐姐和楚欢颜见面的事儿,并且让她过几天便回家乡去。

    接着,楚欢颜成了这件事唯一的嫌疑犯。

    对于她来说,一石二鸟。她也就顺理成章将这事儿推到对方身上。

    …

    楚欢颜去医院看望苏纤时,是在她醒来的第二天。

    对于苏家来说最大的惊喜,除了苏纤醒了这件事,另外,便是她的记忆恢复了。

    医生也无法解释,只能说人脑是医学界迄今为止最复杂不可解释的器官。

    或许是这一次的颅内受伤反倒歪打正着。

    苏纤恢复情况很好,做完笔录,苏子谦和沈暮云便告诉了她关于苏柔和楚欢颜婴儿时期被掉包的事。

    尽管对楚欢颜颇有好感,却也没料到她竟是亲生妹妹。

    苏纤和楚欢颜对坐床边,聊了很久。

    楚欢颜怕她累着了,让护理人员拿了杯热水,看着她喝着,凝视着她。

    她和苏家夫妻,从没想过苏纤能这么早就醒过来。

    而且,刚好便是那个男人来过医院之后。

    冥冥中,就像那男人将苏纤唤醒的。

    然而那男人,对于苏纤来说,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

    楚欢颜看着苏纤喝光了热水,抬起手给她擦了一下嘴角。

    苏纤笑了一笑:“怎么你像姐姐,我倒是像妹妹了。”

    “你现在是病人,当然要乖乖接受照顾了。何况,”楚欢颜顿了一顿,终于下了决心:“何况,你吃了那么多年的苦。”

    苏纤见她提起自己被绑架的事,眉目一动。

    楚欢颜观察她的表情,并没有不可接受,也没有愤怒和痛苦,继续试探着:“小纤,爸妈问过泰国医院那边,你是被绑的第二年才被泰国渔民救上岸的,所以,你是在南宫身边一年后,才跳了海。”

    苏纤眸中掠过一丝光泽,意识到妹妹想要问什么,唇瓣一动,却没说话。

    “你和那个绑架你的男人,相处了整整一年。一年的时间,很漫长。这一年之间……”楚欢颜忽的感觉喉咙干涩,有点儿问不下去了,却还是鼓起勇气:“这一年之间,你和他,发生过什么吗。”

    苏纤脸肌一个抽动,攥紧了身边的毯子。

    楚欢颜目光滑下去,毯子已被她捏得皱巴巴,心里的猜疑,更加显著。

    终于,苏纤的脸色平静下来,就像风雨过后的海洋,舒了口气:“以前的事,我不想再提了。”

    也没有多问关于那个男人的下场。不知道是根本不在意,还是知道那男人根本没死。

    楚欢颜再没说什么,点点头:“好,那我们就不提了。”又打破了刚才的气氛,轻松地说:“在医院住了这么久,闷坏了吧,医生说你的情况很好,检查结果没什么事儿,过几天就能出院了。出院后第一件事,想干什么?”

    苏纤似早已考虑好:“我想出国一段日子。”

    “去哪里?”

    “不丹。”

    “为什么会选那儿?”

    苏纤眼神晃了一下,绽出恬静的笑容:“那儿是全世界最干净的原生态佛教圣地。我这个立志要当旅行作家的人,怎么能错过?”顿了一顿,又望住她的肚子,遗憾地说:“不过,这样的话,我就食言了,可能不能参加你和靳枭的婚礼,也看不到我的第一个宝贝外甥出生了。”

    “啊,这么快就要走?”楚欢颜没想到她说走就走,还指望她出院后在国内会多待一段时间。

    “嗯。”

    身体还未完全好,便赶着要出国,而且还是去不丹那个并不算太热门的地方。

    苏纤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用意。

    年轻的生命经历了这么多,接下来的日子,楚欢颜只想她无拘无束,做一切能让自己开心的,虽然遗憾,但还是露出一抹支持的笑:“没关系。我到时拍视频给你看。”

    “光视频不行,最好现场直播!包括你生产的每个细节。”

    “苏纤你别得寸进尺哇~”

    两人说笑了会儿,时候不早,楚欢颜先离开了。

    走出病房,带上房门的前夕,她转过头,看见苏纤拿起枕头下的一枚东西,捏在手上,拇指轻微摩挲,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小小的一枚东西,在苏纤指间一转,闪烁着银色的光泽。

    她脚步一止。

    既然苏纤不想多提,她那天亲眼看见那男人悄悄来过的事儿,她也就不多提了。

    可是,苏纤的嘴巴说不想提了。

    心呢?

    走出医院,楚欢颜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顾靳枭打来的。

    “干什么去了。”

    “去医院看小纤了。”一个小时不见人就到处找人。这男人,就跟得了产前焦虑似的,比她还夸张。

    “来接你。”

    “不用了,我已经出来了。马上回来。岳轻舟在旁边等着呢。”

    顾靳枭没再说什么:“嗯。”

    她听他语气似乎有什么,问:“是不是有什么事?”

    “苏柔在拘留所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吃饭时,在餐厅被另一个监室的犯人用吃饭的叉子划戳伤了眼睛,送去医院后,因为受伤严重,一只眼睛保不住了。”

    楚欢颜倒吸口气,握住手机半天说不出话。

    摆明是蓄意报复。

    这次的事,显然不会再是莫家做的。

    那么,是谁指示人在监牢里对苏柔下这么狠的手?

    ……是他。

    她眼前浮现出南宫那双阴鸷的眼眸。脑海里逐渐清晰起来。

    是他。

    他在为苏柔报仇。差点儿殒命的仇。

    依那男人的狠劲,废了苏柔一只眼睛,已经算仁慈了。

    可为什么。一个绑架过,伤害过苏柔的人,为什么会帮曾经的肉票报仇雪恨?

    真的——只是为了弥补?

    脑海里,一个早就成型的声音,赫然响起:南宫喜欢姐姐。

    两个人在那一年,产生了超越了绑架者和肉票关系的男女之情。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南宫对苏柔做的一切。

    冒险探病。

    留下男戒。

    帮苏柔泄恨。

    这声音徘徊在脑里,让她蓦的一惊,及时打住,却还是控制不住,任由猜测信马由缰——

    或许,苏纤后来跳海,也不是因为想要逃脱南宫。而是别的原因。

    是因为自知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还是别的?

    “欢颜。”那边响起男人的声音,总算拉回了她的思绪:“嗯。”

    顾靳枭似乎猜到她在想什么:“你也认为是他。”

    她收敛了心思,嗯一声。

    算了。那男人和苏纤在那一年,到底发生过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对于苏纤来说,那男人留给她的,也许,并不全都是痛苦的记忆。

    或许这样,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幸运了。

    **

    苏纤去不丹的当天,顾靳枭和楚欢颜驾车送她去机场。

    当天阳光明媚。

    国内到不丹没有直航,去不丹需要先飞尼泊尔,再转乘入境。

    路途虽然不算太长,但辗转几个交通工具,还是颇辛苦。

    楚欢颜叮嘱了苏纤半天,才与她拥抱:“姐,我们等你回来。”

    苏纤背着行囊,即将启程的脸红扑扑,带着在医院里没有的朝气和希望,含笑点头。

    看着她转身离开,楚欢颜还是舍不得,朝前走了几步:“姐,你保重,早点儿回家——”

    苏纤脚步一止,转过身,明白她在担心自己,深吸口气,回来几步,凑近她耳边:

    “我知道你一直想要问我什么。我现在告诉你。那一年,我开心过。”

    那一年,我开心过。

    短短几个字,已经说明了她和南宫的关系,并不浅。

    楚欢颜震了一下,猜测终于变成了现实。果然。苏纤说完,一颔首,再没回头。

    楚欢颜和顾靳枭社目送着她进了登机口,对视一眼。

    半会儿,楚欢颜才说:“我小纤这次出国,好像是为了那个人。那个人,或许在不丹等她。”

    顾靳枭并没什么意外,显然,楚欢颜的猜测,他也猜到了,大手滑下去,牵住她的手:“苏纤不是小孩子了。自己做什么,自己很清楚。我们,只用祝福就行了。”

    没错。

    楚欢颜舒了口气。

    有些事情,尽在不言中。

    不需问太多,亦不需说太多。

    说多了,又是另一个故事。

    而苏纤和南宫,或许便是另一个故事。

    一个开头或许不那么开心,但结局,她相信未必太差的故事。

    ——

    顾靳枭和楚欢颜的婚礼举办当天,双喜临门,大宋小红娘纸质版年度销售量也超过了十万册。

    后台,休息室。童晴喜气连连地告诉了她这个好消息时,她立刻一个短信发给了在前厅招呼客人的某人。

    说好的年底销售到十万册,就不准她退圈了。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她能在漫圈继续奋斗下去了。

    童晴刚走,水苏苏和莫默穿着伴娘纱裙,推门进来了,围着一身婚纱的楚欢颜。缀着手工珍珠的白色婚纱裙层层叠叠,迤逦在红毯上,完美的腰身处掐腰设计修饰着她两三月的身型,再往上深V领勾勒出峰峦叠嶂的傲人山峰,定做的婚纱剪裁完美与主人融为一体,无可挑剔。

    “怎么样,你们看后面是不是太紧了?”马上就要穿这套出去宴客,楚欢颜还在对着镜子左右看都不满意,放下手机就走到镜子前面。

    怀孕快三个月,虽然肚子没怎么很明显,加上有订制婚纱的掩饰,完全看不出怀孕,但被他每天拼命投食,每晚睡觉想起来上个洗手间,他都会抱着自己进去,这段日子,体重狂飙,再这么下去,不成大肥猪才怪!

    都怪某人,不是他,她怎么会带着球举行人生中最重要也仅此一生的婚礼?

    “别墨迹了,你今天简直就是小仙女!把我的魂儿都勾没了!哪里紧了啊?你这叫什么来着,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柴,浓纤合度,刚刚好!”水苏苏夸张地作势朝楚欢颜胸前的饱满伸出魔爪,被莫默一把打下来,笑话:

    “喂,这可不是你动的。看你口水都要掉下来了,这么眼馋,赶紧去结婚就能穿婚纱了。”

    “知道你有男人,马上就能穿婚纱了,要不要酸我啊?有本事给我介绍个帅哥啊!我要求不高,身高不低于185,八块胸肌,样子么,就参照着娱乐圈当红小生就行了!”水苏苏抱臂。

    “做梦吧你——”莫默笑起来。

    门砰的开了,几人叽叽喳喳的,都没马上察觉。

    长腿迈进一步,一双炽烈而深邃的眼神落在了两人中央的小女人身上。轻咳一声,才让莫默和水苏苏看过来,只见顾靳枭一身黑色礼服,修饰得本就是黄金比例的身材更是让人挪不开眼,长腿宽肩,器宇轩昂,透出无法逼视的气质。

    快要出去新郎都等不及了。真是蜜里调油,一刻都分不开。

    两人嘿嘿一笑,楚欢颜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他还忙里偷闲悄悄进来。

    两人冲着楚欢颜促狭地使了个眼色:“我们先出去了。抓紧时间。马上要出去了。”

    离开时还不忘记贴心地关上门。

    休息室里的气氛一下沉静许多,楚欢颜没察觉到男人此刻如鹰隼捕捉猎物的炽热眼神,还在立镜面前愁眉苦脸拉着腰身上的婚纱:“你过来帮我看看这儿是不是太绷了啊,早知道我昨天就不吃饭了……”

    话音刚落,一双手臂伸过来从背后环住她的腰。

    立刻落入了一个温度不低的怀抱。

    她抬起头,在镜子里,正撞见某人的俊脸搁在自己裸露的酥肩上,大手则攀在她的腰腹上,拇指不经意地摩挲着,姿态性感又欲。“哪崩了?明明身材很厉害。”低沉了语气,磁性十足,还自带低音炮的回音,叫人听了耳朵怀孕。

    因为怀孕的关系,罩杯也升级了几个CUP。

    腰身虽然多了点儿肉感,却又丰盈柔软,手感极好,让他爱不释手,总比柴火排骨要好。

    镜子里被男人从后面拥着的画面,美好又略带小暧昧。

    她婚纱外的娇嫩白皙皮肤,目之所见的浮现出酡红,又恼怒自己。

    连孩子都快给他生了,被他稍微一撩,居然春心大动?

    楚欢颜,你能不能争点儿气!

    她掩饰着自己的脸红:“对了,我爸妈和姐姐,还有老爷子和婆婆呢。”

    “在外面招呼着客人。”他哪会不知道她在转移话题,丝毫也不顾她的难为情,窝在她雪颈里的脸埋得更深,又深深嗅了一口。

    “大神呢?”她被他亲得痒丝丝,用手扒了一下他脑袋。

    “你就记挂着他。”男人语气陡然低了两度,很不避讳地表现出自己的不高兴。

    “他是我宝宝的堂哥,为什么不能记挂?”楚欢颜失笑,“况且我也是给你行善积德。”

    “怎么就成了给我行善积德?”

    “你自己做过什么当我不知道?一个劲儿给他介绍女孩子相亲。大神年纪也不大,至于么。”

    这男人,东亭公园心里那根刺儿还是不舒服。生怕被自己侄子撬了墙角。

    就算都快当爸了,还紧张着。

    干脆建议秦如仪给乔斯年不停介绍相亲。早点儿把这个情敌给塞出去。

    秦如仪一想着乔斯年确实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如果有了女朋友或者结婚了,定了性子,说不定日后更亲近顾家这边,也就高高兴兴答应了。

    安排相亲,那可是顾家太太的拿手好戏。

    大神拒绝了一个,拒绝不了第二个,最近都快忙得不行了。

    “早婚挺好的。我大哥像他那个年龄,都已经生了他了。”

    其实。给这侄子安排相亲,想快点儿找个女人管住他,倒也不全是私心作祟。

    这侄子对小婶婶虽然有些不安分,但他对自己也不至于没信心到这个地步。

    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想让这侄子成家立业后,能够安心接下军队那边的事儿。

    毕竟再过几个月,欢颜就要生了。他当奶爸的时间都不够用。

    那小子,总的要给他这个二叔分担一点家族职责,总不能让他连老婆孩子都没时间陪。

    不过……自己大喜的日子,干嘛老提乔斯年。

    他的脸稍稍一抬,一双深不见底的黑黢黢瞳仁凝视着怀里和镜子中的人,用眼神提醒她,他才是她的男人。

    她当然明白他的不爽。

    算了。今儿他是主角。

    偏过脸蛋,努起水嘟嘟的红唇,在他脸颊砰的印上一吻。

    某人这才弯唇,表示满足,又倾近她耳畔,低沉:“兜兜转转,我还是逃不过你们苏家的淫爪。”

    楚欢颜噗呲一声,淫个毛啊,这色气满满的模样,是个什么意思?又笑意一凝。

    也是。

    或许,从二十多年前,患有亚斯伯格症的年幼小男孩,在玻璃窗外面,看见襁褓中她对着他展露笑容时……

    两人便都逃不过彼此了。

    门口传来敲门声,岳轻舟的声音响起来:“二爷,少奶奶,时间差不多了。司仪请你们去前面。”

    “就来。”楚欢颜应了一声,调转过来,两只酥软小手举起来,整理了一下他的衣领:“顾先生,该出去了。”

    手上的娇嫩皮肤碰触到他颈项皮肤,让他喉结不自觉一动。

    从此以后,他真的便成了她的顾先生。

    双手掐紧了她的腰,将她环得牢紧,由上而下凝视她,弯了弯唇:

    “顾太太,考虑清楚了?走出去的一刻开始,你可要对我负责任到底了。”

    楚欢颜佯作考虑,托起小腮帮子:“这么吓人?那我可能要多考虑一下了。”

    男人眸色一沉,手掌滑下去,直接便将她横抱起来,大步朝休息室外走去:“来不及了。”

    “喂,放我下来,你想就这么抱着我进场啊?这不合规矩!”她抱着他脖颈。

    “我就是规矩。”

    大步未停,依旧朝前厅的众人面前走去。

    我就是规矩。

    从今后,你也是我终生不变的法则。

    ——完结——

    ------题外话------

    新文《娇宠医妃:皇叔,请下榻》

    甜爽文。

    搜索作者名或者书名都可以找到。

    简介:

    奴大欺主?!灭!

    继妹心歹?!打!

    姨娘篡位?!虐!

    不过——

    某位爷牵着肉包子挡在店铺门口,非要这肉包子一口一个娘地喊她,是为哪般?

    长得好看就能毁人名节?

    关键是,她好像还是这位爷的未来侄媳妇,要尊称他一声——

    九皇叔!

    ★★

    甜宠篇:

    每个月的那几天,苏婳都会被姨妈侵扰。

    能解天下百毒,偏偏攻克不了老毛病。

    某人不怀好意地郑重承诺:“予本王一夜,还卿十月爽利。”

    夜复夜,夜夜红帐滚缠绵。

    苏婳扶腰,您这封号不该叫慎王,该叫肾王!

    ★★

    王府篇:

    于公,慎王殿下骁勇善斗,震慑边疆,有战皇之称。

    于私,宠妻不分青红皂白,不辩黑白是非,人神共愤,鬼哭神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