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章 番外 全都带走3

作者:潇湘非倾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随着齐晟身上的伤势痊愈,这个年也过去了。

    这个年一过去,齐晟这边也准备出府一趟,就是之前所说的——旅游。

    这日早上,府里马车准备妥当,该去的人也都跟着去了,这次没有落下齐元,百里衍也跟着一块去走了。

    随着他们的人马离去,段云裳也慢慢走了出来。

    他们要出去的事情,她是知道的,昨天晚上齐晟就过来和她讲过了,当时齐晟说:“明天,我们要出去一趟,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您要一块去吗?”

    她阴阳怪气的回道:“我这么大年纪了,折腾不起来了,我现在哪也不想去了,就待在这儿府里等死吧。”

    齐晟也就道:“那您就不要折腾了,等我回来吧。”

    段云裳没说什么,他也就告退了。

    不要折腾了,等他回来吧。

    在他走后,她忍不住冷笑一声。

    她就是不甘心,她这辈子最不甘心的事情就是,东凰竟然易主了,继承皇位的竟然是齐广陵,这个她从来就不曾放在眼里过的人。

    因为他这个儿子的让步,让她这个当母亲的都变成了一个笑话。

    这口气,就是到死,她都没有办法咽下去的。

    她心中意难平,对儿子也就不冷不热了。

    现在所有的人都走了,全都走了。

    段云裳再次返回府中,冷清的气氛她早就习惯了,宫里更加的冷清,她都过来了,这王府和皇宫相比,实在差得太远了。

    马蹄声,车轱辘声,行走在官道上。

    天气虽冷了些,但骑在马背上的人显然丝毫感觉不到。

    这次没有被抛弃的齐元显得心情极为畅快,他扬着声音和钟熙说话:“我这辈子长这么大哪都没有去过,你好歹还去国一趟女国,我们这次既然出来了,我们就多去一些地方看一看吧,北国,我们到时候也可以去北国一趟。”

    钟熙呵了一声:“这话你得和上官兄说去。”这次出门在外,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大家还是要在名字上作一些改变的,齐晟停止是他原来的上官尘了。

    齐元也呵了一声,讽刺他一句:“我还以为和你说也一样呢。”他不是齐晟最信任的幕僚吗?只要他愿意了,去和齐晟吹吹风,那边也一准会听的。

    钟神医假装听不出他的讽刺,只道:“这话怎么说得那么酸呢?”

    “谁酸了,谁酸了,我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你不要忘记了我是七叔,是你们的长辈。”有时候长辈确实有长辈的好处,拿出身体来压人的时候,多少会管点事的。

    钟熙冷呵呵的笑了一声,还长辈呢,瞧他有点长辈的威严不,跟个小屁孩子似的。

    心里非议了他几句后他嘴角扯了一个微笑,回了一句:“是,您是长辈。”可还不是被齐晟那个晚辈算计得团团转,也不知道是谁在乡下的时候给人做牛做马,当仆人来着。

    这段往事,他是不会忘记的,毕竟想一想,还是挺有意思的。

    外面的两个人一路斗着嘴,多半就是齐元没事找事,非要和他闹一闹,钟熙这个人不是个爱闹腾的人,可他非要缠着他闹腾,他也就陪着他说上几句了。

    ------题外话------

    从这一章开始是番外,后面的事情要是写下去就会是钟熙的一些事情了,全算在番外里,也就是说,正文基本上可以算是完结的了,还有吕隐兄弟的事情,如果写的话,都算在番外里,在番外交代了。

    另外,现在平台和过去有些不同,作品如果打上完结字样就不可以再继续更新了,番外写不了,所以就算完结了暂时也不能打上完结字样,直到番外不更了,才能写上完结。

    番外我会再更新一些的哈。

    番外2 宗神医的家乡4

    “尘尘,尘尘,这,我怎么看着这路越走越眼熟啊?”马车之中,掀了布帘的叶清正伸着脑袋朝外望,这沿途的路,分明就是朝她的家乡冀北十二庄而去的路啊!

    上次跟着他们一块从冀北十二庄进京,沿途被人一路追杀,七拐八拐的,白天黑夜没少赶路,可以说这两者之间的路程,她脑子里是记不太多的,毕竟从冀北十二庄去京城她就走过一回,也不可能每一个路口每一条路线都记在心里的,但现在是越接近冀北十二庄那边的时候,她看这路就越觉得眼熟了。

    说到底她在那边是住过一段时间的,家门口的路线她肯定是记得清楚。

    瞧她一脸惊讶的,就知道她是不记得路了,齐晟嘴角扯了扯,伸手摸在她脑袋上说:“再往前面去,就是安平县城了。”

    叶清不由得回过头来看了看他:“真的啊?”

    “嗯。”他点头。

    叶清有点不好意思,她竟然没有认出来这条路,主要是这一路走来,每个村庄都差不太多,每条路也都差不多,也没个什么特殊标志的,她真没认出来。

    “那出了东凰的话,是哪个国?”

    “南唐,过了南唐,才是夏国。”

    “……”叶清明白了,搞了半天这是到了钟熙的家乡了,叶清不由呵笑了一声,道:“那肯定是要办完宗神医院的事情才能去夏国的吧。”以她对齐晟的了解,他总不会先越过南唐,直接去夏国的吧。

    “嗯。”他点了头,这是他答应他的事情,是时候该兑现了。

    叶清低首想了想,这会也不知道大哥二哥到了什么地方了,可否平安。

    “丫头。”齐晟伸手摁在她胳膊上,道:“你放心吧,以他们两个的脚程,这会都不一定有到达夏国。”毕竟那是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们一边走一边打探,需要花不少的时间,像他们兄弟两个从未出过远门的人,根不可能去过别的国,想要到达某一国势必要花一些时间的。

    可他们不一样,通往这边的路,他们是再熟悉不过了,尤其是钟熙,出了东凰,前面就是他的家乡了,那是他闭着眼睛都能走回去的路。

    至于齐晟,他从十三岁,他就在外面奔波了,这几国之中,还真没有哪个国是他不熟悉,没有去逛过的。

    正因为熟悉这些路程,他们一路而行根本无须把时间耽误在问路的事情上,无论去哪一块,他都可以找到正确的方向和位置。

    在冀北十二庄这边,人马并没有停下来,叶清也没要说要回去看一看。

    干爹不在,所有的人都不在,她回去看谁呢?不过是徒增伤辈,又让自己不开心罢了,索性便一字不提了。

    又花了一天的时间,大家沿着冀北十二庄这条路,出了边境,入了南唐。

    越往南唐这边去,天气便越发的热起来了,这里的气候与显然与东凰也不一样,可以说四季如春了,一眼望去,到处都是绿油油的,一片的大好河山。

    番外3 不太舒服1 全书完

    一路而行,由于这段路程没遇着什么村庄或小镇可以落脚,这会功夫大家便停了下来,打算原地休息一会,顺便自己开火。

    ‘砰’的一声响,百里衍走路不长眼,一头撞到树上去了,疼得他闷哼一声,抱着脑袋抽气。

    那边传来了齐元爽郎的笑声,分明是有几分的幸灾乐祸了。

    “你想什么呢?”宗神医走到他旁边来,扫了他一眼,见他额上已被撞出紫印来了,他从身上拿出了铁打损伤的药。

    百里衍尴尬了一瞬间,很快乐呵呵傻笑了一声。

    “都紫了,我给给你擦点药。”他把药水倒在自己的手心上,搓了一下,打算给他上药。

    “没事,真的没事。”撞了一下而已,他才没这么金贵呢,百里衍口里连说着没事,宗神医这个人仿若听不懂他的话似的,只道:“别动。”他伸了手,把药往他紫了的额上涂,百里衍哧了一声,下意识的想躲开,又被单手摁住了后脑勺。

    在行医方面,宗神医这个人不仅医术高超,也真的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了,但百里衍觉得自己皮粗肉糙的,真的不碍事,但看对方对他这般关照,一点小伤都非要给他上药,还是令他心里动容了几分。

    不远处,正咧嘴笑的齐元也不笑了,他有几分不屑的冷呵了一声,不就撞了一下,至于吗?

    看钟熙这小子对这百里衍如此的关照,可以说是小心翼翼万分温柔了,这让他内心莫名的就觉得异常的不舒服。

    钟熙从未待他这样过,对他不是冷言冷语,就是阴阳怪气的。

    他眼瞅着这钟熙认真的给他上药,细心的轻揉着他被撞紫的地方,再看百里衍,总觉得他一脸像吃了蜜似的甜。

    等钟熙帮他上好药后,回转过身来,就瞧见了齐元一脸像吃了屎似的难看,看他们的眼神也是各种不对劲。

    宗神医没看懂他的眼神,径直走过来问句:“怎么了?”

    怎么了,齐元冷呵了一声:“宗神医温柔似水的样子像极了的样子……”像极了什么,他一时之间没找到合适的词。

    “你想说什么啊?”宗神医再次问。

    “没什么。”他臭着一张脸转了身走了,他不想承认他刚才真的不太舒服,这一路走来,有些事情他都是看在眼里的,这个人对百里衍过分的温柔和关照了些。

    不远处,叶清和齐晟也都下了马车,在马车上待了许久了,这会终于下了马车,两个人几乎是同步伸展了一下手臂后相视而笑。

    道路两旁的树荫遮挡了耀眼的阳光,尽管如此,吹来的风还是透着些许的暧意。

    叶清环视了一圈后道:“尘尘,这几国之中,是不是就数咱们东凰的气候最正常了,春暧夏凉应有尽有。”

    “嗯。”

    “北国和咱们的气候差不多。”

    说到北国,她来了些兴致,她一直没有忘记初次从冀北十二庄回来的时候所遇着的那三位少年,不由道:“等哪天得了空,咱们去北国游玩吧。”她特想再看一看那样一个年轻的皇帝所治理出来的国,是什么样的一种风情。

    “好啊!”他爽快的答应了。

    等处理完手中的一些事情,余下的路还有很长,他有足够的时间陪她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题外话------

    现在平台又大整改,我发现我之前有些章节被屏蔽了,也没提示哪句话是敏感词,天地可鉴,我这文就是清汤清水了,这也太郁闷了。

    哎,这个文我写到最后没激情了,番外可能说断就断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