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69章 大结局(下)

作者:季如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个月后,京城衡王府。

    府里正张灯结彩,整个京城轰动。今儿个有一件天大的喜事发生。

    天允国人气最高,最帅最有气质的谪仙七皇子,当今的衡王殿下,慕珩,与安华县主,当今解元,已任大学士叶竹的亲妹子叶柳轰轰烈烈成亲!

    “一拜天地......”

    一对天造地设的新人动作倒是出奇的和谐一致。

    “二拜高堂......”

    堂上坐着的,自然是允皇和淑妃,另一侧,赫然坐着略显局促的叶文宗和方氏。

    四人皆一副乐呵的神态。

    “夫妻对拜......”

    原本肤色便白皙的慕珩,配合迷死人不偿命的五官长相,转身的一瞬间引发不小的震撼。

    不少未婚的千金小姐纷纷感慨衡王妃好福气,居然找了衡阳这么一个样貌逆天,气质无与伦比,偏生还富可敌国的夫君,简直就是三国公敌!

    某个“三国公敌”低头看着自己脚下的红鞋子,一直腹诽,这个成亲的过程,还没结束,她现如今只想睡觉。

    一听夫妻对拜,立马转身要给慕珩拜,奈何一个头晕,加上皇冠种,就往拥有一张倾城脸蛋的男子怀里倒去......

    哗!

    某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男子轻笑,轻柔扶好她,“柳儿这是等不及了?为夫一会儿就入洞房,柳儿不会空虚太久的...”说着只有两人方能听到的情话。

    叶柳大囧,若非还有红盖头遮挡,指定见不得人。

    左脚微抬,就要往对面男子脚上踩去,忽地反应过来,这是在成亲,忙不迭收好自己的脚。

    洞房外头,整个衡王府热闹非凡。

    洞房里头,叶柳正襟危坐,就在要睡过去时,慕珩终于回来了。

    知晓她害羞,干脆把人都赶出去,只余下两人。

    看着端坐在床边的丫头,慕珩心下感慨。当初还以为能顺利在丫头及?之时娶她,不想居然等多了几年。

    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看着那有点儿紧张的小手绞着,心下一喜,这丫头,终于紧张了。

    上前去把她的头盖轻轻掀开,放在一旁。双手轻柔地把她如瀑布般的青丝松开,去掉烦人的束缚,再给她揉了揉脑瓜子。

    叶柳紧绷的身体顿时松懈下来,莫名感动。

    慕珩把她乌黑的青丝拂到耳后,定定的看着她,直到叶柳害羞得低下了头。

    亲自倒了两杯琼浆,一杯放到她手上,另一杯自己拿着,慕珩深深地看了叶柳一眼,示意她一起喝。

    叶柳原本脸就通红,加上胭脂的修饰,更是衬托脸蛋娇羞过花儿,慕珩见她低着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随后轻柔的捧着她的脸,对着她的小嘴亲了上去。

    轰!叶柳脑子一炸。师兄他居然……居然这样!

    慕珩见她原本低垂的眼睑猛地上掀,两扇睫毛如同羽翼般一刷一刷的,一双大如葡萄的萌眼,就那么雾蒙蒙的看着他,下腹就是一紧。

    叶柳想要挣扎,慕珩按压着她的后脑勺,不让她挣扎开了去,继续往她嘴里输送琼浆玉液。

    叶柳不经喝酒,为了不至于一会儿闹笑话,使劲挣扎。

    然而无论身高还是力气,都不是慕珩的对手,愣是被他灌了一嘴的果子酒。

    憋得难受了,只好把酒吞落肚子里,以免呼吸困难。慕珩见状,凤眸带上了更深的笑意。

    已经喝完了酒,是时候喂她吃肉了。

    大手一挥,床帐自动滑落,遮掩住了一时春光。

    床帐外头悄然听洞房的人也开始感觉有些轻微的痒痒,慢慢便无心观看下去,只好回屋歇息去了。

    小亭小台尽职尽责,见那些人撤回去了,吩咐下去,每人端一杯“茶”。那些人喝了茶水之后,身子渐渐开始不痒,转而困顿起来,都认为今日太兴奋了,累到所致,倒头呼呼大睡。

    叶柳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不知怎的,心跳骤然加快。

    明明已经和师兄睡了无数个日夜,居然还如此矫情,叶柳暗地里鄙视自己一番。

    怎么的,自己上辈子加上这辈子的年纪,也比师兄大了一轮,气势上不能输了呀。

    想到这里,就要翻身反压慕珩,不想身子根本就撼动不了压在上头的那位,不由一阵气馁。

    “呵呵……”察觉了她的用心,慕珩忍俊不禁,亲自抱着叶柳翻过身来,让她在上面。

    叶柳见状,露出小猫咪得逞般的笑容,动手去挑慕珩的腰带。

    轻微“撕拉~”一声,顺滑的喜服腰带被松开,慕珩唇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想不到小丫头喜欢这一手。

    诸不知,正在“作案”的某人,早就心跳如累,心乱如麻了,若非为了气势不输他,必定坚持不住。

    就算如此,微微抖着的双手,也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正在犹豫要不要进行下一步,猛地一阵天旋地转,又被压入了一具伟岸的躯体下。

    “啊~唔”

    还没反应过来,上边的男子已经迫不及待的吻上了她小巧的红唇。

    这一回的吻来得剧烈,以至于叶柳还没有任何反应,就已经被人攻略了城池。

    慕珩肆无忌惮的亲吻着这个让他多次几欲失控的人儿,直到她呼吸不顺畅。

    薄唇往侧边移了移,转而轻柔的吻上她小巧的耳垂,口中呼出的热气让叶柳浑身一颤,身子瞬间被抽走了所有力气般,瘫软下来。

    慕珩眼神闪烁,原来柳儿的弱点在这里,干脆来回在双耳之间吸啄,时而挪到敏感的颈部和小巧性感的锁骨。

    叶柳仿佛失去了意识般,连身上的喜服是如何褪去的也毫无知觉。

    “柳儿……我,我是你的,我整个人,我的所有,都属于你。把自己交给我,好吗?”慕珩的声音有些发颤,连带的说出来的话,也都断断续续。

    叶柳听了就是一震,感受到来自身下的阻碍,要是还不明白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就真是傻白甜了。

    然而这样的事情,哪里好意思让人回答,干脆不语,把头转向一边。

    看着她粉嫩的小脸扭向一边,慕珩心知她已然同意,只是不好意思说而已。

    再也不愿意压抑自己,低头继续轻吻她小巧的樱唇,身下缓缓前移,尽量让自己不伤着她。

    然而初次哪里是那么好受的,在挤了几次未果之后,慕珩加大了力气,叶柳只觉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痛得眼泪直彪,偏生小嘴还被堵着,就要推开慕珩。

    可怜慕珩箭在弦上,为了不让身下的人儿难受,已经尽量忍着了,被她的粉拳砸了几下,又要推开她,小手不可避免的就触碰到了他的肌肤,仿佛在挠痒痒般,瞬间一个激灵,差点儿就要忍不住。

    身下的动作也加快了些,嘴上也不停歇,一个挺身,瞬间觉得舒适到极点。

    身下的人儿猛地瞪大了水雾双眸,身子僵直,看得慕珩就是一阵情动,忍不住开始轻微动起来。

    “柳儿,我的乖柳儿,乖,一会儿就好……”

    叶柳好不容易被放开小嘴,连忙大口大口呼吸,一边还不忘白慕珩一眼,慕珩怎么受得了她魅惑的眼神,身下动作加快。

    身下之人只觉得一阵疼痛,紧跟着又带来不少快感,取代了之前的痛感,叶柳开始觉得,貌似这样的动作,其实挺舒服的。

    然而很快她就不这么认为了,慕珩见她一脸享受的模样,动作频频加快,力度也加大不少,叶柳开始觉得难以承受了。偏生慕珩也快到极致,亲吻着她樱唇的力度加大,双手更是为了方便,被他摁在脑袋上方,以至于叶柳想要反抗都不能。

    无助的小模样让慕珩差点儿就直接把持不住,身下更加用力,随即一阵剧烈的颤抖,扑倒在叶柳身上,交颈而卧。

    叶柳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好似浑身也跟着颤抖似的,带来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

    事后慕珩亲自抱着她去洗了个鸳鸯浴,叶柳由于过于疲惫,尚在浴池便睡了过去。

    慕珩爱怜地抱着她,亲了亲她的额头,又用浴巾把她裹起来,这才抱她回卧房歇息。

    躺在喜床上,静静的看着沉浸在睡梦中的小女人,慕珩心绪有些波动,等了这么多年,梦想终于成真,这一刻他脑子清醒得很。

    柳儿不喜欢在京城生活,恰好他也不喜欢过于追求权势的生活。既然两人已经成亲了,将来的日子也该换换过法了。

    于是乎,第二日见过长辈之后,两人留书一封,撇下众人浪迹天涯去了。

    ********

    五年后,桃源谷。

    “娘亲……”一名如画般的小男孩一边往溪边的貌美女子跑去,身后追着一名方才两岁左右的小女娃,小女娃已经会跑了,就是很笨拙。

    “哥哥,哥哥……”小女娃手中拿着一只毛笔,使劲追着小男娃去。

    小男娃如临大敌,仔细看还会发现,小男娃的时不时露出来的手腕,手背,手心上,都被画满了黑色的点点和交叉。

    小女娃的手上也画了不少。

    溪边的女子回眸一看,瞬间笑了,那笑容,就连溪边的鱼儿见了也羞愧。

    小溪对面飞身下来一名倾城男子,男子手中捧着一大束花,“娘子,这束花如何?”

    估摸着够她玩上一阵子了。

    女子见了大喜。最近又喜欢上了插花,怎么插都不腻。虽然偶尔还会想起上辈子的生活,但更加满足于现状。

    “娘亲~”小男娃稍显成熟与严肃的脸上满是不平,娘亲和爹爹任由小妹欺负他。若是他不肯让小妹欺负,反倒挨爹爹的一顿好批。

    “过来,娘给洗洗。”女子看样子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也不知小女儿像谁,成天就爱玩弄墨水,偏生什么都不会画,就胡乱在自己手上脚上乱来,也喜欢拿哥哥做模特。

    好歹从来没有在两人的脸上画过,否则大儿子更加不满了,瞧瞧这俊俏的小脸蛋,都快憋出内伤来了。

    安抚性地拍了拍小男娃的后背,“别跟小妹计较,她还小……”

    又是这句……娘还能换种说法安慰他受伤的心灵吗,她就不可能比他还大的好吧~

    有着花容月貌的男子则去抱那软乎乎的小女娃。小女娃一双眼睛看着无辜,水汪汪的忒萌忒萌的,男子往她肉呼呼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小女娃咯咯笑,也在男子脸颊分别亲了一口。

    “过两日你们二舅舅要回来一趟,到时候咱们都去外祖父外祖母那儿,你们可不许过于调皮哦~”先说好,否则下一回又把叶府弄个人仰马翻。

    也不知怎生的,明明都是小孩子,这俩娃愣是能把偌大个叶府弄得人心惶惶。

    个个见了两小如临大敌。

    想想小女儿给那些丫鬟,哥哥姐姐们画的各种“图案”,趁着那些人不注意,给那些人送虫子,要不就去偷她的痒痒粉,偏生还知晓不弄在自己身上,弄得整个叶府的人见了她犹如见了怪物。

    大儿子也不例外,时不时找人出个怪异刁钻的问题,要答不出来就得给他抓各种虫子,抓了还给小的当玩具;要么就抓人玩捉迷藏,偏生他不安分捉,每次都能抓到人在哪里,然后弄个要么恐怖要么怪异的东西吓人。

    叶柳往往扶额,她可没有教过这俩小这么恶整人的法子,是他们无师自通。

    慕珩也曾经虎着脸告诫两人。俩小当时答应得好好的,回头该怎么还是怎么……

    “知道了~”两小等着软萌的大眼睛,瞅着爹娘,答应得一本正经。

    叶柳只当已经教会了,也不愿意往细里想,浪费脑细胞。

    “好了,回去睡午觉。”慕珩一手牵一个,亲子安睡了两人,这才回到他和叶柳的树屋。

    “娘子,今儿个为夫的表现,可还满意……”看着他邀功般的小意逢迎,叶柳打了个寒颤,这意味着某人又要开启猎小白兔的行动了……

    三年抱俩,那还是她竭尽全力,否则指定一年一个。

    “月事还在,靠边站。”说是这么说,心下一点儿底都没有。

    瞥了眼慕珩,就见他一脸促狭的笑意,“娘子又骗为夫,娘子的月信已经过了三日了~”

    某小女子扭捏,“不行,今儿个还有事儿要忙。”

    “我来忙就好~”

    新增加的床帐上,春光无限……

    (正文完)

    番外叶小娟

    二十年后,李家大房一个破败院子里。

    一个衣着还算可以的妇人坐在门槛上,看着前方那个婆子在帮忙翻地种菜,地硬,婆子挖了好些时候才挖了那么一点。

    李府已经不再给她准备一日三餐了,除了给些粮食和衣着,再有就配了这个婆子给她,再也没有了。

    当初也不知道怎么的就鬼迷心窍的嫁给了妹夫,非要做平妻。

    然而妹夫一直不愿意碰她,她这才会想着办法挣银子,结果居然与李大郎有了一腿。

    虽说后来怀了他的孩子,他对自己极好。然而孩子堕胎之后就开始冷落自己了,就算把她从二房要来又能怎样,最终还不是在这儿了却一生。

    李府越发富有,然而她却越发穷困潦倒,无人理会。

    要是当初没有害了小妹的孩子,估摸着李家也不至于这么对自己。

    可是,她又为何会那般做!还不是因为小妹自己过着好日子,居然不顾她的处境,明明知晓她困难,却不肯伸手拉拔一下她。

    她就是看不惯李二郎那般冲着叶小云,然后那般鄙视自己!

    最可恨的,还是叶柳那个死丫头!回回坏她好事!偏生还抢了她的风头,让她一辈子永无出头之日。

    早知道她后来会勾引上七皇子,当初小的时候就该诅咒她去死,说不定现如今的七皇妃,有可能是她。

    想到小的时候,这丫头在自己面前总是一副怯懦的样子。也许许多人没有发现,这丫头眉目其实长得很是清秀,她发现了。

    即便是她整个人看上去枯黄枯黄的,只要细看,依旧能发现她五官极好看。为此,她愤愤不平。

    好在上天并没有眷顾她,这丫头吃不好穿不暖,生生的把一张极好的样貌折腾得平凡至极。

    她叶小娟才是整个村的一枝花,别说长得比其他的姑娘要好看一截了,就连打扮,也是其他人不能相比的。

    过去的那些年,这个死丫头吃不饱穿不暖,整个人都枯黄枯黄的,衣衫更是破烂得不像样。

    哪像如今,在撞到头之后才一个月不见她,一套合身整齐的袄裙穿起来,窈窕的身姿尽显,才七八岁便已经初露美人芳华了。

    自己是每日里好好的保养,看起来才会如此动人,以前四丫可是连她的一分也不及,现如今居然有稳超自己的迹象,实在是太可恨了!

    明明就是一个乡下土包子,装什么清高!

    亏两人是好姐妹,她好歹之前是真实把她当手帕交看待的,不想这死丫头有了挣钱的门路,居然自己闷头发大财。

    自己三番两次求上门去,也没能让她指点一二,口头上和她做着好姐妹,实际上狠命把她往脚底踩,还不是妒忌自己长得好看,担心自己抢了她的风头。

    即便是家常吃的,居然也都是白花花的米饭!就连那菜式也丰富得紧,什么糖醋排骨,小炒冬菇,鱼头豆腐汤,酸菜肉片,还有便是卤肉,那些都是一般农家人逢年过节方能吃上一点的好菜,就是她家也不常吃,不想到了死丫头这里,却随时有,怎能不叫人嫉妒!

    好容易遇上个机会,能够顺利绑走那丫头,想着把那个死丫头的方子夺过来,居然被她躲过了!不仅如此,还差点儿让她栽进去。若不是自己急中生智,这辈子可就毁了。

    自那次,她便连续腹泻了几日,弄得人不人鬼不鬼。

    好容易找个醉汉想要毁了她的名声,死丫头居然命比谁都要硬,不仅没有整到她,反倒给自己惹来一身骚。

    她就说了,怎么会无缘无故痒!要不是听说她学毒,她还不会联想到她的身上,可恶的贱丫头!

    原本以为自己嫁给病好了的李二少为平妻,姐妹共侍一夫,就能高她一个头,不想那死丫头居然直接就找了个天允国最受允皇欢迎的皇子!

    偏生那皇子不仅长得容貌惊人,宛如画中走出来的仙人般俊,还富可敌国,什么好事都被四丫头占据,气死她了!

    当初就不该鬼迷心窍,非要嫁给妹夫做平妻。以至于埋葬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拖着一副病体,李家肯给医药费让她苟延残喘,派个婆子伺候她已经对得起她了。

    那日见着四丫那死丫头,不,那死贱人,面容依旧,丝毫看不出来岁月在她身上留下过痕迹,她嫉妒得要发狂!

    凭什么自己老得跟个农妇似的,而她,却依旧年轻貌美!

    七皇子走到哪儿都带着她,把她当成宝贝。

    那几个贱种,更是个顶个儿的出类拔萃,人与人,怎会有如此大的差别,老天不公!

    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还能闻到她身上传来一阵若有似无的兰花香味,更衬托她整个人气质无双,高贵优雅。

    而她,居然直直走过,丝毫不认得自己,可见自己老得有多么的快。

    每每想到这些,心下就痛得不能呼吸!贱人!都是贱人!她诅咒她们不得好死!

    “嘭!”婆子正在挖土的锄头忽然松了,直直朝她的面门而来,刚好打在头上。

    脑门一阵剧痛,眼前就是一片漆黑。

    婆子连忙奔过来,就见她已经倒在地上,双目圆圆的睁着,脑门上一个大大的血窟窿,血流不止。

    婆子吓得屁滚尿流,连忙跑去喊人。

    叶小娟死之前的最后一刻,想的居然是,她终于解脱了,再也不用看着那些不喜欢的人快乐逍遥的活着,而她,却要在这里苟延残喘的活着,整日里听说谁谁谁又生了儿子千金,谁谁谁又嫁了个好夫君,七皇子七皇妃又如何如何。

    每当听到这些,她的心都要痛得不能呼吸,偏生她还想要听。

    有时候她在想,是否是因为她这样的性子,导致自己给自己找了病痛。

    病痛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生不如死。就算不痛,也只能在院子里活动,没这个能力往外头跑,也不被允许走出去,好几年才被允许外出一回。

    已经在这座荒废的院子里住太久了,偶尔才能出去看上一次外面的世界,每日里对着这座了无生气的院子,她的视线早就麻木了。

    走了好,走了一了百了,那些她不想看的不愿意看的眼不见为净。

    就让她这么睁着双眼,再看看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朵云彩吧。嗯,还是天上的云彩要好看些,什么颜色的都有,真是稀奇!咦,居然又变成了灰色的。

    好困,她要睡个长长的觉,不要再被打搅。

    番外 春杏

    看着满院子里捉迷藏的小葡萄,小樱桃,小青果,已经十六岁的小番茄则在一旁笑呵呵地看着几人,时不时动动手中的纸笔。

    小葡萄已经十三了,疼小樱桃小青果,这才会不顾“一把年纪”的也凑过来捉迷藏,逗得两五岁的小屁娃乐翻天。

    近看会发现,他画的正是这其乐融融的一家人。

    爹爹在给娘亲剥葡萄,娘亲看着几个弟妹玩儿,时不时还会摸摸稍微有些圆润的肚子。

    感谢上苍,让他们的娘亲终于过上安稳有爱的日子。

    春杏柔和地看了一眼刚刚状是无意看了她一眼的大儿子,这个儿子,刚刚离开那人的时候,个性比较内向,好在后来慢慢有所改变。

    想不到现如今自己居然有如此美满的生活。

    小的时候,自己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只会干活,不能有所情绪的工具。她已经尽量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父母兄长还是不肯放过她。

    为了哥哥的婚事,二两银子就把自己贱卖了给叶小明做妻子。

    从此由狼窝转移到了虎窝,她仍旧一声不吭,只是安安分分的做她该做的事情。家里的人不勤快,她来补足,只希望能过得自在点,不受到太大的挑剔。

    她不追求过得有多好,只追求有一口饭吃。

    因此,对于苏敏的到来,以及叶小明对于苏敏的诸多宠爱,她原本并没有多大的想法,总归自己长得又矮又丑又黑。

    不曾想,苏敏居然仗着肚子里有叶家的孙子,对她百般磋磨。叶小明不仅没有站在有理的一边儿,反倒和她联起手来踩低自己。

    那一次,她以为日子要依旧这般过着下去,不曾想遇上了四丫。

    她一直想不明白四丫为何会帮她,让她摆脱叶家。

    后来四丫才告诉她,是因为她的纯真。

    整个世界的人都以为她傻,是个没心肺的。四丫不一样。四丫一眼就看穿了自己,明白她不是真傻,而是不敢有任何的想法,否则自己将挨饿。

    四丫同情她,帮她挣银子,减肥,还让直接住在叶宅。方婶儿待她如同亲闺女,叶兰是个粗中有细的姑娘,事事照顾到她。

    她从来没有觉得,一个真正的家,居然能温馨到那样的程度。

    小明哥见自己变瘦变白变美了,开始不顾已经怀孕的苏敏的感受,总是蹲在叶宅等她。

    见识到他的另一面,她有些不能接受。时间久了也就觉得,人都这样,也就怪不得他了。

    只是,那颗心,却再也无法安放在小明哥的身上。

    四丫又给她出了个主意。

    她想着,若是小明哥能过得了那一关,说明他依旧是爱自己的,那她一定会好好安下心来,今后就跟随他过日子了。

    不曾想,见到自己得了“天花”的叶小明,直接就不让自己进家门。

    那冷漠,忽悠的眼神,她一辈子也忘不了。虽说已经做好了和离的准备,但亲眼见证他前后不一的态度,她的心还是受了伤。

    不要她便罢!

    至于婆婆,好歹对她还有一丝感情,只是婆婆那人向来权衡利益惯了,有心接纳自己,又担心自己把他们一家人给传染了,这才不让进家门。

    婆婆的行为勉强可以理解,叶小明的行为,她实在接受不了。那便和离吧。

    知晓叶小明是什么人只会,她拿着和离书的时候,居然内心小小的雀跃了一下子。

    很快叶小明就听到她的“天花”已经好了的消息,又开始舔着脸皮子想要与自己复合,成日里到叶宅来“忏悔”。

    想到她土肥丑的时候,叶小明丝毫不顾自己的感受,与苏敏在一起也就算了。待她美白瘦了,就舔着脸来追求自己,想要赢回自己的心。

    等到自己“无药可医”之时,又毫不犹豫的就要撇开她,她是有多贱,才会任由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时间一长,见再也没有能复合的机会,居然开始败坏自己的名声。

    四丫暗地里给了小明哥的娘一笔银子,这才把这件事抹了过去。

    从此以后,自己才正式开始了自己全新的生活。

    那时候的日子,充实和谐,美满。四丫一家都把她当做家人看待,四丫兰儿有的,她都有。

    她暗地里发誓,一定要好好对他们。

    那一次,有人想要欺负她们,四丫非得让自己先走,她哪里敢走。要一走,四丫被人害了怎么办?

    她年纪大,那些人就算要害,也会先害她,四丫总归能找到一丝活命的机会。

    两人死命挣扎的时候,那人来了。

    那时候的那人,是那么的单纯和美好。

    那时候她的一颗心,早就已经堕落到他身上去了,他也确实对自己好得找不出第二个。

    原本以为就要一辈子这么幸福下去了,奈何还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

    柳儿曾经分析过,那个人家只有老母亲带大一个儿子,偏生还送去读书了,看样子养得不错。那时候柳儿见自己一片痴心,还曾经说过,这样的人家,要么真心接纳她,要么,一定会养出一个妈宝男来,而看样子,韦西是前者的可能性极大。

    她不明白什么是妈宝男,四丫便给她解释了一番。她还在庆幸,韦西看上去也与妈宝男十万八千里远。冲着他无限地对自己好,孙二娘也百般为自己着想,她直接推翻了他是妈宝男的想法。

    于是,她放下心防,与他结为夫妻。

    在他考中举人之前,一切都那么有条不紊,让人感觉幸福到要发酵。

    直到那一日,他考中了举人老爷!

    县令大人亲自送他回来,光宗耀祖!

    县令大人当着她的面,说她好福气,嫁给了这么一个男子。她心下更加甜蜜。

    转头他开始更加繁忙。说为了将来的日子,得和不少人打好关系,于是外出应酬也多了不少。

    有一回,他居然百忙之中还不忘送她发簪,而且还是金的。

    然而,那上面的字却不是她的姓,更不是她的名字。她发了好久的呆,想到他忙,指定是因为忙过了头,这才弄混了。

    接下来,她时不时感觉不舒服,各种不舒服。

    但又不是很严重,倒像是累了,外感风寒所致,加之整日里忙碌,她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那一日,她痛得受不了,只好去看大夫。

    大夫告诉她,她中毒了!而且还是中了持续性下的毒!

    她一直努力说服自己,指定自己在哪里碰到了毒,而自己不知道。

    四丫不放心自己,亲自把她中毒的原因找了出来!又担心自己承受不了第二次和离,想要改变那人的想法。

    结果,好死不死被自己听到了他们母女二人的对话,她这才明白,自己一叶障目的想法有多可笑。

    明明心中知晓他们便是凶手,就是不肯相信。

    直到最后一根稻草掰弯。她没有理由继续停留下去。

    既然如此,只能离开!为了孩子们将来不被利欲熏心的亲爹和阿奶所累,她只好选择单亲带着孩子。

    从离开韦西的那一日开始,她便明白,将来的路,不管再如何困难,她也必定要坚持走下去。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小番茄和小葡萄。

    他们是她的一切!

    四丫总是对自己这么好。

    她居然把自己认了义姐。虽说义姐,除了那层血缘关系,也就跟亲姐没有分别了。

    又把大葡萄庄园全权交给自己处理,说是她能处理,她就偷懒。实则一来为了她忙碌充实自己,不多想。二来,提升自己的能力,将来给小葡萄小番茄过上更好的日子。

    也是在那时候,她接触到他,她现如今的夫君,洛城首富的公子。

    原本以为也是个浪荡纨绔富家子弟,不想居然有真才实学。

    刚开始是为着将来的葡萄铺路,做打算,这才认识的他。

    她不愿意与他接触,他便总是来葡萄庄园找她。

    久而久之,他居然爱上了她,丝毫不顾自己已经有了两次和离的经历,就连孩子都已经有了两个。

    她不愿意,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他每日里也没有变着什么花样儿讨自己欢心,担心自己误认为他是那种纨绔富家公子。

    于是亲自做了饭菜,每日里就要督促她吃,反倒把她原本的饭菜换了,他自己吃。

    刚开始她很不习惯,频频躲开他,直到后面躲不开,就冷落他。

    然而他依旧每日坚持。

    多年如一日的行为终于打动了她。在他追求她六个年头之后,终于首肯。

    她还记得那一日,他仿佛是个从来没吃过糖的孩子,得了一堆的糖果般,开心得整个葡萄庄园跑来跑去!

    农庄里头的人都以为他怎么了,后来想到指定是因为庄主的关系,他追求庄主可是整整六年了。倒是让她不好意思起来。

    追她之前,他家已经给他安排了无数相亲,偏生一个也没看上。倒是在十九岁的时候,就看上了她,还非她不可。

    原本以为他家人会反对,毕竟她已经二十八了,而他才二十五。想不到他的父母居然如此通情达理,听说她以前的遭遇之后,不但没有嫌弃,反倒对她更加怜爱。

    后来才从他的口中知晓,当初他娘,也是这么过来的,好在他爹没有嫌弃,一家人才幸福地走到了今日。

    几个月后,两人大婚。

    很快便有了小樱桃和小青果,一胎就生了个龙凤胎,可把两老给乐歪了。

    原本就当小葡萄和小番茄是亲生的孩子,现如今又多了一对双胞胎孙儿,两老成日里就忙着含饴弄孙,倒是让小夫妻俩过得蜜里调油般。

    都已经好些年过去了,眼看小番茄都快到了相亲的年纪,阿岩对她却是越发的好。

    自从生了双胞胎以后,她便再也没有怀孕,阿岩体谅,不愿意让她生过多伤身子。

    公婆更是成日里看着四个娃子,也心疼她以前的遭遇,并未催促。

    想不到现如今居然又有了一个,他们虽然不说,但知晓她又有了一个,都开心得不得了。

    公爹整日里亲自帮手带了几个孩子,也不假手于丫鬟婆子。

    婆婆则忙着给她整理各种开胃的吃食,忙得不亦乐乎。

    还让她有空多到县主府去,县主府就安排在洛城,倒也方便。

    葡萄庄园的活儿,阿岩一手包揽了,再也无需她劳累,她所要做的,就是吃喝玩乐,顺带去找四丫还有干娘等人玩儿。

    太阳渐渐升起,几个娃儿玩累了,都聚拢过来,“娘,我给你剥葡萄。”小樱桃人小嘴甜,小手儿就朝一旁的葡萄抓去。

    春杏笑着并未拒绝。

    “你们去玩吧,爹爹给你们娘剥就好了。要是玩累了,就洗洗手,到一旁安静写字去。”

    听了他们爹爹的话,几人倒是乖巧听话,去洗了手,又喝了水,这才开始就着丫鬟搬出来的桌子在阴凉处一并练字。

    春杏斜倚在阿岩的臂弯处,看着晴朗的天空,幸福地眯了眯眼,就着他的手又吃了几颗葡萄。

    番外 沐聘婷

    初见那丫头,明明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她就是感觉到她的与众不同。

    想想自己出色的容貌,傲人的身姿,以及过人的家世。而她,什么都比不上自己,心下又有了些底气。

    然而为何,那丫头就好像有人保护一般,自己想要对她下手,结果居然报应到了自己身上,可恶!

    自那时候起,她与她不共戴天。接下来的每一次算计,都没能让她受到分毫伤害,反倒自己,一次又一次失手,让自己变得身败名裂。

    她不甘心!每回看着七皇子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呵护至极的关心,她的心就开始冒酸水。

    渐渐的,她发现以自己的力量,已经奈何不了她。

    她找了帮手,想要一举让她身败名裂,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不想程乐和十公主慕雪简直都是蠢货!一个两个的,都没能奈何得了她,反倒被她整垮。

    ******

    死不悔改,说的就是她这种人了吧。

    明知道他不可能喜欢自己,还非得一厢情愿的凑上去。明知道他为了那个死村姑,会做出一切能做出来的事情,她还是忍不住手贱,去挑战他的底线,获得他对她的注意。

    那个死丫头有什么好,居然一再获得他的青睐。她一次又一次的算计,都能让她逃过每一劫,可恶!

    当初她和她,可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她还得仰视自己。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再仰视自己,开始反过来俯视自己了?

    京城到处都在传自己已经失身的事情,还把以前在清溪镇发生过的事情都揭露了出来,她已经在京城没有活路了。

    好容易转战到乡下,那些人居然还不放过她,就算不出门,也被指指点点,活的当真累。

    她已经打定主意,这辈子就不再嫁人了,为何要给她介绍对象?为何那些人不仅没有心疼她,反倒鄙视,指责她?

    全世界都看不起他,唯独哥哥依旧对她好。

    但是,哥哥又忙着寻找嫂子,再没人关心她。

    不行!她见不得那贱人好,自己偏生在一隅之地过着苟延残喘的日子。

    贱人不是已经怀孕了吗,不是刚好要来这里玩吗?我让你有来无回!想要生下七皇子的孩子,做梦!

    为何明明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下,结果她在刺杀那贱人的时候,居然变成了自杀?

    反倒那贱人,被七皇子稳稳地护在怀中,虽然怀孕了,身子不仅没有肥硕,反倒更有一种别样的韵味。

    两人相依相偎的模样着实刺痛了她的心!

    他终于忍不住,要灭了自己了吗?

    这样也好,得不到的被人得了去,偏生她还已经失身不知几次,活着没有丝毫的意义。

    死在他的手上总比死在别人的手上好。

    可是为什么,他连动手了结了她都不愿意。

    想她死又不愿意脏了他的手,七皇子着实打的一手好算盘。

    罢了罢了,总归她已经求死成功,今后再也不用看着那对男女过得多好,不用听他们过得有多甜蜜。

    天空很蓝,早死早超生,下一辈子她再也不要遇上这两人。

    番外 温希宁

    初次见她,是在藏书。之前都是听暗卫说各种有关于她的消息,确保她没有安全问题,慢慢的居然对她感兴趣。

    聪慧有趣,穿着不爱打扮。一张小脸上,精致的五官让他越看越爱看,大大的葡萄黑眸,灵动闪耀,却让人不能忽视。

    她好似对什么都不关心,却又在每一处细节展现她对身边之人的关心与爱护,如此矛盾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却显得再正常不过。

    阿珩去了边境,嘱咐他暗中照顾好她。阿珩没有几个朋友,因此对他很是重视。而他,也一直有暗中让人留意她的动态,不能让阿珩不放心。

    那次见过她之后,方才明白为何阿珩喜欢她。若是换成他,也是喜欢的吧。

    她虽然不爱说话,但却总给人明媚开朗的感觉。

    明知她是阿珩的未婚妻,他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她,她身上就有那种魔力。

    亲自送她回去,明明用过晚膳,却假意没有用过,就是为了多和她聚聚,多了解一下她。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耻,阿珩对他有多信任,他对自己就有多鄙视。

    自那一面之后,仿佛着了魔般,他总是想着与她见面。

    知晓她要寻求人帮忙,他义无反顾,就是想着与她多点在一起的机会。

    两人共处一辆马车,他的心情有多激动,只有他自己知晓。

    好想好想靠近她,她可知道,当初上马车的时候,他伸出手去是下意识的动作,想要把她拉入马车。然而临到头,又转了方向,改为掀开车帘子。

    他的理智告诉他,那是阿珩的未婚妻,不是他该肖想的人。

    马车上,她告诉他,原本无心嫁给阿珩。他心下开始雀跃,然而她的下一句话又将他刚刚冒出来的激动直接浸入一大盆的冷水之中。

    她说阿珩人美又多金,待她极好,嫁给他还能护她家人周全。这些,他也能做到,但却没有阿珩做得好,他自愧不如。

    看她说起阿珩那甜蜜的样子,也许只有她自己不知道,她已经爱上了阿珩,只是口头山还在逞强罢了。

    陪她一起去西穹山找七叶一枝花,他故意安排她与他乘坐一匹马,只是下意识的行为。那时候就觉得,要是能一直与她乘坐一匹马走下去,便是世上最让人期待的幸福了。

    他故意让马跑慢一些,只为两人争取多一些乘坐同一批马的时间。

    帮唐唐解毒的过程,是他这辈子难忘的片段之一,那一次,他曾有好几次机会光明正大的搂抱她,无需顾忌别人的目光。

    听说她要去洛城处理甜甜屋的事情,他第一个想法居然便是同她一起去。

    话说出口方才觉得不太合适。想起阿珩托他照顾好她,又觉得理所当然。

    从来没有见过那样一个女子,无论她想做什么,他都有种掺和进去的感觉。

    然而自从那次洛城回来之后,两人的交集便少了。

    她忙得没空来见自己,他也不敢继续放任自己与她过多接触,怕自己控制不住,做出抢人的事情来。兄弟妻,不可戏。

    阿珩让他帮忙照看人,他却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

    临过年了,阿珩出了事,她想也不想就孤身去了找阿珩,等他察觉的时候,阿珩已经被救了回来。倒是没有他的一星半点儿事儿,他觉得自己距离她甚至阿珩已经越来越远了。

    本以为阿珩会将她照顾得妥妥当当的,不想还是让人钻了空子。

    看着了无生机的丫头,他不止一次后悔自己的医术居然没有达到更高的水平,以至于只能干着急,帮不上忙。

    丫头已经昏睡几年了,他依旧束手无策。

    偏巧这时候父皇又出事了,他再也不能躲在清溪镇偏安一隅。

    临离开之前,借着跟阿珩道别的机会,还是忍不住去看了一眼她。

    几年不见,丫头已经长程亭亭少女了,眉目如画的样子,只可惜不能站起来。

    他只需一眼就差点儿控制不住自己要去碰她,好想好想抱抱她,身边阿珩的存在提醒他,他只是个外人而已,只好按捺下来。

    后来听说她已经清醒过来,想到阿珩为了她衣不解带伺候了五年,他再不好插手进去两人之见,一星半点儿也不能。

    还是远远的躲开吧,以免见了,他又生出不该有的想法。

    他故意让人放出他失踪的消息,看看她会不会放心不下她。

    她果真放心不下,与阿珩亲自来找他,结果差点儿出事。那一次的事情,他无法原谅自己。

    好在她和阿珩好好的。

    听说他们要成亲了,他差点儿又管不住自己,要不管不顾的再去看她一面。

    想到阿珩对他的好,想到那丫头现如今幸福得紧,还是死死的忍住了。不该再去打扰她的生活的。

    他该好好守着父皇给他留下来的江山,让百姓过上更为富足的日子,这些方是正事……

    将来只希望,自己也能找个心意相通的女子,过完自己的后半生。

    至于柳儿,有阿珩在,必定幸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