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40 他法律上的妻子,轮得到她来踩?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莫非同长篇大论说完正要喝口酒美一下,裴羡一脚就踹了过去,莫非同身体一歪,酒泼洒在了衬衣上。

    莫非同生气的掸着衬衣上的酒液:“哎,你踹我干嘛?”

    裴羡拎着酒杯凑在唇边,看了一眼傅寒川凝上了寒气的脸,斜睨了莫非同一眼道:“谁跟你嫂子弟妹的,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光棍一条,单身狗。”

    他们兄弟三人,同在88年出生,傅寒川生在阴历一月,裴羡五月,莫非同八月。

    三个人的个性也跟出生月似的,傅寒川冷厉,裴羡比较温和,而最性子最热的就是莫非同了。

    除却傅寒川已婚,裴羡有了乔影,就莫非同目前还是单身汉,不过傅寒川从没把苏湘带过来介绍给大家认识,也就乔影三天两头的跟裴羡厮混在一起,所以说,目前也就乔影混入了他们的朋友圈。

    莫非同捂着胸口,一脸受伤的道:“要不要这么人身攻击,有女朋友了不起,我惹不起还不行么!”

    裴羡扯了扯唇角,懒得跟他演戏,凉凉说道:“惹不起就闭嘴,少嘴欠。”

    若是他不及时出面的话,傅寒川可能就要揍扁这货了。

    苏湘再怎么说也是他的老婆,他自己可以嫌弃可以欺负,但是轮不到别人来。

    莫非同没眼力见,但是裴羡眼力可比他高端多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傅寒川对苏湘,正处在矛盾挣扎中呢。

    想对她好,又过不了那道坎。

    不然也不会把自己整的跟精神分裂似的。

    莫非同哼了哼声,不跟他斗嘴了。

    他看了一眼傅寒川,看到他斜坐在沙发上,一手搭在沙发扶手上,一手慢慢的转着酒杯,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莫非同忽然道:“我上个星期飞了一趟英国。”

    裴羡看向他:“去看陆薇琪的芭蕾舞表演了?”

    不用问也知道,陆薇琪的世界巡回演出,莫非同每一场都会去捧场。

    莫非同看着傅寒川道:“她说下一站就是北城了。你会去看吗?”

    傅寒川眸光淡淡,抿了一口酒,淡淡的说道:“为什么要去,又不差我一张门票。”

    都已经是过去的人了,有什么好看的。

    天鹅公主陆薇琪,三年前在芭蕾界升起的一颗新星,也是傅寒川曾经的恋人。

    两个人恋爱谈了四年,分分合合,陆薇琪每次都在结婚生子跟追求梦想之间纠结。

    那个时候傅寒川玩赛车,已经玩出了名气。在一次赛车比赛得了冠军之后,他就向陆薇琪求婚了。

    他给了她两个选择,一个是跟他结婚,一个是分手。

    结果,陆薇琪考虑了一夜,带走了傅寒川车赛上赢来的奖杯,飞去了莫斯科。

    也就是在那次比赛的庆功酒会上,傅寒川中了苏润的招,跟苏湘有了那么一夜,也就跟她一直纠缠到了现在。

    都是过去的事了……傅寒川想起旧事,一口把酒杯的酒喝完了。

    裴羡给他再倒上了些,说道:“说起来,你们的那场分手,成就了‘天鹅公主’,还有苏家的公司,你还有了老婆儿子,皆大欢喜了,是不是?”

    若是那一年,陆薇琪答应了傅寒川的求婚,跟他结婚生子,就不会有后来的苏湘跟傅赢,而苏湘就有可能……

    苏润会退而求其次,把他妹妹送上那祁令扬的床,那么现在苦恼挣扎的人,就是祁令扬了。

    傅寒川一口酒抿在嘴里,味道辛辣,咕咚一口咽了下去。

    这一口酒,就像他跟苏湘的婚姻,不想喝也得喝下去。

    脑子里反反复复浮现的是苏湘的那张脸,还有她跟祁令扬一起说说笑笑的场面。

    胃里一阵灼烧。

    虽然莫非同跟裴羡陪着他喝酒,但他们俩说了什么,傅寒川都心不在焉的,脑子里的那画面挥之不去。

    若是别的什么人,他还不至于这么生气,可是祁令扬……他差一点就成为苏湘的男人,这就是一根刺,如鲠在喉。

    傅寒川曾经也想过,如果当初苏家把苏湘送上的是祁令扬的床,而不是他的,那他的人生……

    他好像也想不出来,如果他没有娶苏湘,他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的。

    转而心头又一股怒火冒了出来。

    有哪个男人挽着一个只会比手画脚的哑巴出席宴会,她就不能好好的,站在那里不动吗?

    居然,还振振有词的在宴会上撒泼!

    傅寒川紧紧的握着酒杯,裴羡跟莫非同聊了有一会儿了,转头看到他在发呆,推了他一下道:“在想什么呢?也不见你说话。”

    在他们闲聊的时候,傅寒川光喝闷酒,这会儿眼睛都有些发红了。

    他意兴阑珊的道:“没什么,没劲。”

    莫非同眸光一闪,说道:“按我说,你对那小哑巴也算尽了责任了。当初苏家是快要破产了才坑上了你,现在他们家已经脱坑了,你儿子都那么大了,再这么下去,也没什么好,日子过得这么抑郁,不如早点散了,她跟你不搭。”

    裴羡一手托着下巴,懒懒的斜过身体找了颗花生米丢进嘴里,他看了他一眼,无语的摇了摇头。

    就他那点心思,还能不知道吗?

    裴羡道:“他们俩不搭,跟你搭?你不就想说陆薇琪合适吗?”

    苏湘跟傅寒川的结合说起来是悲剧了点儿,但是对陆薇琪这个人,裴羡其实也没怎么瞧的上。

    穷人分为两种,要么是为了进入豪门没皮没脸,要么是自尊强到了自卑的程度,非要自己出人头地了才肯跟人开花结果。

    前者破产豪门千金苏湘,后者清高傲娇女陆薇琪,两个都是半斤八两的麻烦人物,他一个都瞧不上。

    不过裴羡还是那句话,傅寒川自己做了决定,做兄弟的,他不支持也不反对,不像莫非同这个没眼力见的,友谊的小船都快被他弄翻了。

    他道:“我说你是不是有病,自己喜欢就使劲儿的去追,争取早点脱单,人家早就分手了,你趁虚而入正好,怂什么呢?”

    莫非同深吸了一口气,把手中的酒杯重重的往茶几上一搁,说道:“你没看到我满世界的追着她跑吗?”

    一句话说完,他又摆了下手道:“追了那么多年都没追上,没意思了。倒不如做个和事佬,让他们俩复合,反正寒川跟那小哑巴都过得辛苦,结束孽缘,重新开始,这样不是皆大欢喜吗?”

    裴羡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莫非同道:“我说,你是不是对和事佬有什么误解?”

    人家三年前就分手,又各自开始,又不是仇人需要和解。

    而且他的那句皆大欢喜,也跟他的那句皆大欢喜完全是两个意义。

    “还有你凭什么觉得寒川跟陆薇琪就是良缘?”

    “我说的不对吗?”莫非同指着又在倒酒的傅寒川,“你看他,借酒消愁,他过的这是幸福吗?你见过他在你面前秀恩爱了?”

    这句话,裴羡无言以对。

    他看了眼傅寒川。作为一个高高在上,从来都是风光闪亮的男人,却要面对一个有缺陷的妻子,这个压力对他来说确实很大。

    又怎么秀得出恩爱?

    不然也不会因为一场小小的宴会,就把矛盾爆发了。

    这边两个人讨论的热火朝天,傅寒川捏起酒杯,又一口喝完了,冒着血丝的眼睛看向他们:“你们俩,都说完了?”

    “找你们来喝酒,什么时候变得跟女人似的八卦。”

    傅寒川把空了的酒瓶砸过去,莫非同连忙一闪,酒瓶堪堪的擦过他的肩膀,落在了他身后的地毯上,滚了一段路才停下来。

    莫非同看了一眼那瓶茅台,瞪着眼道:“你想谋杀啊!”

    傅寒川看也不看他,闭上了眼睛直挺挺的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搭在额头上揉捏。

    他的酒量在出道的时候,就在饭桌上练出来了,可是这会儿却觉得头晕难受。

    裴羡看到他喝得脸红脖子也红了,看来喝了不少。

    “我说,你不会是喝醉了吧?”

    傅寒川摇了摇头问:“几点了?”

    他们来会所时间早,过了这么久,天才擦黑,裴羡看了眼时间,告诉了他。

    看他好像喝醉了,裴羡说道:“要不要送你回去?”

    “不回。”

    一想到苏湘那冷着一张脸的的模样,傅寒川就又是一阵头痛,外加心头火烧。

    翻了个身,索性在沙发上睡了。

    裴羡跟莫非同对视了一眼,他睡了,他俩还留在这里就没意思了。

    于是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站起来,决定另找夜生活,岂料才站起身,沙发那头就传来闷闷的声音。

    “不许走,都给我留下。”

    裴羡跟莫非同又对视了一眼,都苦了脸,尤其是裴羡,他又没招惹他,干嘛要在这里陪着关小黑屋,要留下也是莫非同,谁叫他嘴欠。

    乔影这个点儿要下班了,他还想跟她一起去吃晚饭呢。

    ……

    傅家别墅,宋妈妈做好了晚餐放到餐桌上,已经不知道第几回瞟向门口了。

    傅寒川以往不回家吃晚饭,哪怕跟苏湘吵架的时候,还会给她打个电话说一下不回来吃饭了,可是都已经六点了,人还不见回来,也没电话回来。

    这到底是回不回来吃饭啊?

    宋妈妈走到座机那里,拨打了傅寒川的手机,但是响了半天也没有有接听。

    苏湘牵着傅赢的小手从儿童房内出来,宋妈妈看到她,说道:“先生今晚大概是不回来吃了。”

    苏湘看了她一眼,走到餐桌坐下。

    他不回来最好,对着他的脸,她肯定吃不下。

    苏湘在宴会上的时候就没吃东西,而早上为了穿那件修身的旗袍,早餐就没怎么吃,相当于饿了一天,这个时候对着一桌子的菜,却还是没什么胃口。

    她只喝了一碗汤,再吃了半碗汤泡饭就回房间了。

    宋妈妈看着她瘦弱的背影,感觉这次吵架挺严重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严重。

    ……

    三人都在包厢里睡了一觉,不过醒来的时候才八点多。

    傅寒川一觉睡醒,精神了很多,不过依然没有要散场的意思。

    他站起来道:“走,下楼续摊。”

    这个时候,一楼的酒吧大厅已经很热闹了。热辣的舞台表演,花杂的调酒技术,炫目的灯光,都昭示着这里的纸醉金迷。

    傅寒川不喜吵闹,来1988也是直接上包厢,结婚后连1988都不怎么来了,但是这次,他却甩开了西服滑入舞池,难得的放飞了一把。

    傅寒川放飞,莫非同这个爱凑热闹的当然奉陪,总比在包厢睡觉强啊,只有裴羡无语的看着他们。

    看起来傅寒川除了在宴会上受到了刺激,还在别的什么地方也受到刺激了。

    这一厮混,一直到了半夜,三个人都彻底醉倒了才踉跄着脚步出来。

    裴羡被乔影接走了,莫非同也被1988的服务员送上了车,傅寒川明明很醉,却坚持自己清醒着,把伺候他的服务员给撤了。

    踉跄着走了几步路,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傅寒川对着一棵树一顿猛吐,堵着的胃才舒服了些。

    深夜的风很冷了,吹过来人也清醒了一些。

    就听到有微弱的喵喵叫的声音。

    傅寒川眯着眼看了过去,在他的身后,有一只瘦巴巴的白色小奶猫,圆溜溜的眼睛望着他。

    清冷的大街上,一人一猫竟然对视了起来。

    傅寒川踉跄了下脚步,向着猫走去,那小猫立即炸开了浑身的毛,一副凶悍的样子哈他。

    傅寒川弯腰,大手捏住小猫的后脖颈就直接拎了起来,小猫忽然腾空,惊恐的在半空中挥舞起了小爪子。

    傅寒川手一捏,轻而易举的捏住了它的爪子,对着它吐了一口酒气,喃喃道:“苏湘……你长得挺像她的……”

    他举到眼前,打量了起来。

    可不是像苏湘那个女人吗?

    弱的不堪一击,声音难听,急了只会啊啊叫,却还装着一副很厉害的样子,摆脸给谁看啊?

    鼻子上忽的一痛,他忘了猫有四只爪子,他捏住了两只前爪,还有另外两只后腿呢。

    傅寒川摸了下被抓痛的鼻子,气得想把猫直接丢了,可是当他高高举起的时候,猫害怕的更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四只爪子拼命的抓着他的手,他一怔,把手放了下来。

    “小母老虎。”

    ……

    傅赢大概白天受到了惊吓,晚上苏湘给他洗完澡哄他睡觉的时候,小家伙就抱着她的胳膊,眼巴巴的说要麻麻一起睡。

    苏湘心软,抱着儿子一起睡了,可是睡梦中感觉有人在移动她。

    待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到黑暗中,那一双泛着火光的双眼。

    而她的身上感觉有一只大手在重重的揉捏她,苏湘一下子惊醒了,生气的推拒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这混蛋,白天欺负了她,现在又来欺负她!

    可是那胸膛,又热又硬,像是一块加热的钢板似的,推都推不动。

    苏湘发狠了,举起拳头狠狠的捶了几下,结果只是自己的手指头被震痛了。

    傅寒川回来就没看到她在卧室睡着,还以为她又趁着他不在跑出去了,结果就看到她睡在了儿子的房间里。

    她为了躲避他,居然躲到了儿童房!

    看到她睡得安然,而他气了一天,喝酒喝到胃痛,他一肚子的火就又爆了出来。

    而苏湘对他的又推又抓,进一步的刺激了男人。他的大手一伸,轻而易举的抓住了她的双手举到她头顶,结实的大腿也困住了她,令她动弹不得。

    撕拉一声,苏湘的睡衣也成了一块破布,被丢到了床脚下。

    傅寒川的脸逼近了她,带着酒气的滚烫气息喷薄在她的脸上:“你不让我碰,留给谁碰?”

    “当初不是你滚到我的床上来的吗?”

    “苏湘,我告诉你,别以为他对你好,就是喜欢你了,如果他是我,你也是一样的,不会有任何改变!”

    苏湘闻到他身上浓重的酒气,就知道他醉的厉害,她红着眼睛瞪他,委屈的憋住泪水,抬起头对着他的头撞了过去。

    砰的一下,傅寒川只觉得头都要裂开了。

    而苏湘趁着这空档,赶紧的爬起来想逃走,只是还没来得及下床,就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给凌空抱了起来,重新的甩到了床上,下一秒,他就压在了她的身上。

    随着身体被穿透的疼痛袭来,男人低沉的嗓音也同时的在她的耳边响起:“苏湘,别忘了,你现在的男人是我!”

    苏湘恼恨的瞪着他,抬起头,也一口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又是一夜折磨,苏湘早晨是被儿子的声音吵醒的。

    一睁开眼,傅赢趴在她的床头边奶声奶气的说话:“麻麻,跟宝宝一起,睡觉觉!”

    小家伙皱着小眉毛,神情很严肃,好像生气了。

    苏湘昨晚上答应了陪他一起睡的,小家伙醒来发现自己又一个人睡,当然要闹脾气。

    别的孩子一般说过就忘了,更不要说过了一夜,可傅赢的脾气也不知道像谁,一旦执着起来,就较真到底。

    苏湘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是他的混蛋爸爸干的,而她现在被子下什么都没穿,还要想办法把孩子先哄出去。

    而这个时候,傅赢已经撅着小屁股努力的往床上爬了。

    苏湘慌得正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傅寒川忽然从门口走进来,一把拎起了傅赢的背带裤,把他抱了出去。

    小家伙不依的哭闹了起来:“粑粑坏!”

    他们一走,苏湘松了口气,连忙裹着被子跑到浴室洗漱。

    待她洗漱完出来,这才注意到外面天光大亮,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

    今天周一,她要去学校上班,一想到这个,她就赶紧的加快速度,早饭都不吃了,急急忙忙的往门外赶,看都没看傅寒川一眼。

    等她跑到地铁站,她猛然想起,以往傅寒川都是比她早出门,今天都这个时间了,他怎么还没走?

    别墅里,傅寒川吃过早饭就坐在了沙发上。

    他让宋妈妈给他冲泡了一杯茶,自己叠着双腿看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上的邮箱。

    宋妈妈端着绿茶出来,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尤其目光在他的脸上停留了一瞬,问道:“先生,今天您不上班吗?”

    傅寒川“唔”了一声,也不说什么,目光依然停留在平板电脑上,宋妈妈看他像是在等什么人。

    可是家里从来不来客人的,先生是在等谁呢?

    这时,门口传来门铃的声音,宋妈妈赶紧过去开门。

    金语欣的脸色不像以往那么娇俏水润,神色飞扬,有些苍白,看到宋妈妈就叫了声打招呼。

    宋妈妈侧身让她进来,金语欣向来自信坚定的眼睛这会儿闪闪烁烁的,在屋子里看了一圈,当她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傅寒川的时候,眼睛剧烈的颤动了下。

    她挤着笑走过去轻声说道:“傅先生,今天你还没上班啊?”

    而此时,她胸腔里像是挂了只水桶七上八下,害怕的大气都不敢喘。

    宴会上她彻底的得罪了他,而卓雅夫人后来对她又是那个态度,金语欣就知道自己成为傅太太的希望渺茫了。

    可是后来,苏湘在宴会上的那一出,又让她看到了希望。

    苏湘出乱子的时候,傅寒川并没有过去帮她,就是说明,他依然介意她是个哑巴这件事!

    金语欣自认为,她漂亮聪明,家世闪耀,又能干,她几乎什么都有了,如果再有一个各方面都优秀的男人来配她,那她的这个人生就完美了。

    而傅寒川就是这个完美的男人,完美到即便她知道她得罪了他,惧怕他,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等宴会散去后,金语欣就主动的去留住了卓雅夫人,对她说了很多的好话,又说了很多贬斥苏湘的话,卓雅夫人对她的态度才好转了过来。

    就是重新赢的了卓雅夫人的支持,金语欣才敢今天继续来给傅赢教习的。

    她知道,在教习傅赢这上面,是她的加分项。

    可是,她心里又好像在潜意识的害怕着什么,所以进门的时候才会先打量起屋子里的状况。

    当她看到傅寒川的时候,她呼吸都快停止了,他竟然在家!

    虽然她重新得到了卓雅的信任跟支持,但她自己在傅寒川这里却没什么自信了,甚至隐隐的在害怕这个男人会对她说什么。

    因为有种隐隐的不详预感,她甚至没有像以前那样早早的来到傅家,还在楼下徘徊了许久,看到苏湘出门了,她才敢上来。

    因为她知道,苏湘一向比傅寒川晚走,如果她出门了,那么傅寒川就一定也出门了。

    可她没有忘了去车库看一看,如果她发现车库的车一辆没少的话,就不会轻易的上来了。

    傅寒川放下电脑,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后冰冷的眼眸看向她。

    “金小姐……”

    低沉的嗓音才开口,金语欣就吓得身体轻轻的颤了下,呼吸都屏住了。

    傅寒川道:“考虑到你能力出众,做婴幼教育太屈才了,从今天开始,你就不用来教习傅赢了。”

    金语欣在听到“能力出众”四个字的时候,心跳还快跳了两下,还没来得及想什么,后面半句话就像是一盆冰水倒了下来,将她从头冰到了脚。

    她心里害怕的,就是这个。

    如果她再也不能来教习傅赢,那她跟傅寒川开始的机会,就是零。

    “傅先生,我没关系的,我热爱婴幼教育,我可以继续教习傅赢的,而且我喜欢傅赢,真的很喜欢他!”金语欣反应够快,连忙为自己争取最后的机会。

    傅寒川冷冷嗤笑:“哦?金小姐真的喜欢婴幼教育吗?”

    如果她真的喜欢的话,又为何放下傅赢不管,跑去做项目文案?

    他不傻,上次就该开了她!

    他知道金语欣有些自以为是,但看在她教习傅赢还算可以的份上,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搭理她就是了。

    可是,她做的过分了就别怪他不给脸了。

    他再瞧不上苏湘,但这个女人,到底是傅赢的亲生母亲,他法律上的妻子,轮得到她来踩?

    宴会上看到金语欣伙同她的那些朋友欺负苏湘的时候,他就已经下了决定。

    金语欣脸色惨白,身体微微发抖,但还勉强的撑着笑道:“是啊,我真的很喜欢幼儿教育,小孩子那么可爱。”

    傅寒川冷冷看她一眼,说道:“哦,那好,金小姐可以试着去教育机构做老师,那边的孩子很多。我这里已经另外聘请了老师,就不留金小姐了。”

    说完,他就拿着电脑转身走了,转身的时候吩咐宋妈妈送客。

    宋妈妈看着快要哭出来的金语欣,心里就一阵痛快。

    早就该让这个女人快点走人了,成天装腔作势的装文化人,一会儿嫌弃她这个有细菌,一会儿嫌弃她那个做的不好,还老欺负太太。

    宋妈妈走上前,一脸假笑道:“金小姐,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工作呢,就不招呼金小姐了。”

    金语欣眼眶里汪着一眶眼泪,她苦心经营了快一年,就这么失败了?

    宋妈妈看她站着不动,上去催她:“金小姐,我真的很忙,请您出去吧。”

    这已经是直白的赶人了。

    金语欣回神,怨愤的瞪了宋妈妈一眼。

    她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了,她照顾孩子的功劳没了,做项目的功劳也被苏湘的取代,她在卓雅夫人那里费了那许许多多的心思,也都没有用了……

    金语欣捂着嘴呜咽了一声,愣是绷住没在傅家的下人面前痛哭出来,一路跑了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