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9 历史又要重演了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常妍的脸色一白,笑容僵硬在脸上。

    有些话一旦说穿了,就没有再回避的余地。

    她脸皮薄,傅寒川的话更是将她堪堪维持的那点遮掩也撕下来了。

    连一点暧昧的余地都不留,也不给她幻想的空间。

    常妍的眼皮垂了下来,贝齿用力的咬着唇,身体微微的打颤。

    傅寒川皱起了眉,正要再说些什么,却见一滴眼泪倏地落了下来。

    常妍抬起眼睛,眼眶里蓄满水汽,她勉强的笑着,缓缓的摇了下头道:“不,傅先生很好,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个好人,很好很好的男人。”

    “如果你一定要问我,觉得你哪里好……”

    她顿了下,反问道:“傅先生,你喜欢过一个人,爱过一个人吗?就是不知道她哪里好,但是脑子里却总想着她?”

    傅寒川平静的眼毫无波动,也不做任何的回答,脑子里却立即的浮现一个人影。

    她哪里都不好,不会说话,惹事,脾气还倔,可身边了少她,就会觉得很空。

    常妍淡笑了下,苍白的面容露出些凄楚:“我本来不想跟傅先生说这些的,可是如果你要叫我不要再喜欢你,我好难……”

    “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我阻止不了我的心去喜欢你啊……”

    常妍双手捂住了脸,肩膀抖动了起来,眼泪湿润了她的双掌。

    傅寒川拧紧了眉头,对这种娇弱的小女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捏了捏眉心,如果是裴羡,他应该处理起来游刃有余了。

    他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常小姐,也许你应该放开眼,去多看看,这个世界上,有更好的人值得你……”

    “喜欢”两个字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傅寒川了看眼常妍,后面的话就算没说出来,相信她也知道是什么。

    他侧过身体,先接电话,刚按下接听键,电话里卓雅夫人冷淡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现在在哪里?”

    傅寒川看了一眼常妍道:“常家。”

    “嗯。”卓雅夫人的语气更沉了一些,“你先把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回老宅我有事要跟你说。”

    傅寒川“嗯”了一声后把电话挂断,他看向常妍说道:“常小姐,该说的我已经说了,常小姐再考虑清楚,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他本不善于哄女人,说完这些后就出去了。

    楼下常奕跟杨燕青还在说着事,看见傅寒川从楼上下来,两个人都愣了下,杨燕青上前道:“傅先生,妍妍她……”

    傅寒川道:“常小姐已经好很多了,我还有事不便留多,便先走一步。”

    常奕夫妻对视了一眼,常奕面色清冷,淡淡道:“谢傅先生特意过来一趟。”

    傅寒川的面色同样的淡漠,说了句不客气以后,点了下头就往门口走去。

    杨燕青等看不到傅寒川的身影了,回头对着常奕道:“你怎么对人这个表情。喜欢人家的是妍妍,这喜欢的一方,本就先低人一头,再也高傲不起来了。”

    杨燕青深有感触,当年不就是她先爱上的常奕,吃了那么多的苦两人才能相守到现在。

    常奕瞪了妻子一眼,一股子怒气无处可宣泄,气得坐在沙发上,捏着额头:“这丫头真是气死我了,应该让老二过来处理的。”

    要他低三下气的跟人说话,真是浑身难受。

    杨燕青笑着给他捏肩:“她是你妹妹,你还能不管她?”

    常奕搁在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他随手接了起来,听到电话里的声音神色一变:“爸,你说要过来?”

    ……

    傅家老宅,卓雅夫人看着手机里一张纸的照片,脸色阴沉,处在暴怒的边缘。

    这个哑巴倒是厉害了,不声不响的脚踩两条船,竟然连那个野种都勾搭上了,那野种还特意的为她做了个什么APP,难怪她现在说话都不一样了。

    她把手机啪的一下拍在茶几上,沉沉的吐了口气。

    夏姐端着水过来,呼吸都不敢大声,小心翼翼的将温水放下:“夫人,您该吃药了。”

    卓雅夫人看了一眼药瓶,拧开盖子把药吃了,比平时的量还多了一颗。

    吃完药,她侧着身斜倚在沙发上,正在平复情绪。

    傅寒川走进来,正看到夏姐将水杯收下去,他在茶几前几步路停下:“妈,你找我过来是为了什么事?”

    卓雅夫人懒懒的抬了下手,指着茶几上的手机道:“你自己看看吧。”

    傅寒川微蹙了下眉,将手机拿了起来。

    没有上锁,一打开就是图片册,一张张照片,虽然拍摄的距离有些远,但是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主角是谁。

    傅寒川的眉心拧了起来,卓雅夫人道:“还有视频,你也一起看看吧。”

    都是苏湘跟祁令扬坐在咖啡厅说话,还有两人一起走出咖啡厅的照片。

    照片上,两人有说笑,也有一起沉默互对。

    傅寒川翻了几张后,在一张照片上停了下来。

    照片里,苏湘低头喝着茶水,祁令扬脉脉的看着她,那双眼睛里的感情,他今天在另一个人的身上也看到过。

    祁令扬看苏湘的眼神,竟然是跟常妍一样的!

    傅寒川的手指捏了起来,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呼吸也沉了下来。

    察觉到卓雅夫人看过来的视线,傅寒川没有再翻看下去,他把手机放在茶几上,神色淡淡。

    卓雅夫人道:“看到了吧?那个哑巴,跟祁令扬早就认识!”

    傅寒川在另一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淡漠的道:“我知道。”

    卓雅夫人看着傅寒川不痛不痒的态度,声音提了起来厉声问道:“你知道?你知道还留着那个女人在你的身边!”

    傅寒川微皱了下眉:“这些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这还不能够说明问题吗!”

    “傅寒川,你这是被那个女人迷得鬼迷心窍了吗!”

    卓雅夫人指着手机吼了起来:“祁令扬利用那个哑巴,让你跟你父亲的关系恶化,她是祁令扬的人,你知道你还留着这个祸害,你是疯了!”

    傅寒川的手指根根的握着,但是面上还在极力的维持着冷静。

    苏湘是被祁令扬利用,但他很清楚,苏湘并不是祁令扬的人。

    祁令扬做的是刺激他注意到苏湘的存在,让他觉得自己的所有物被人觊觎着,让他感到不爽。

    可如果他始终对苏湘无动于衷,对她不加理睬,他们的婚姻状态也并没有什么改变。

    他从娶她开始,就没想过要离婚,不管他是否注意到她。

    唯一的区别,是她对他有没有造成过影响。

    不动心,她就只是个摆设的傅太太,暖床发泄的工具;动了心,她是他傅寒川的妻子,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个女人。

    卓雅夫人看他沉默不语就更生气了,怒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她虽然搬了出去,但还在勾引你过去。”

    “她根本就是两面三刀,现在她抓着你不放,一旦你失势,她转身就会投入到那个野种的怀抱。你可别忘了,她们苏家,一开始考虑的就是祁令扬,是你的身份更加高贵,他们才算计了你!”

    她一口气说了许多,气息喘动,脸都被气红了。

    傅寒川的眸光微微的闪着寒气,手指更捏紧了些,脑子里浮现看过的那一张照片。

    祁令扬,他还真是对苏湘有意思,嗯?

    傅寒川眸光微转,忽的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卓雅夫人没有得到他的任何答复,见他就这么走了出去,愣了下怒道:“傅寒川,你干什么去?”

    傅寒川脚步一顿,说道:“母亲不是让我回来看这些照片的吗,现在我看完了,该回公司做事了。”

    卓雅夫人瞪着傅寒川的背影,阴冷的说道:“我再说一次,那个哑巴,她不能再留着了。如果你再不出手,就别怪我不客气!”

    “我不可能让我的儿子,毁在一个哑巴手里!傅寒川,你给我听着,你是傅家的继承人,肩上扛的是傅、卓两家,你口口声声说责任,孰轻孰重?”

    傅寒川的眉头拧了起来,胸口横着的一股气忽的窜动了下。

    他微微的侧头,看了卓雅夫人一眼,浮躁的心微微的沉了下,随后回头继续往门口走去。

    嘚嘚的脚步声渐远,那一抹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大半的光,投下一道暗影最后消失。

    卓雅夫人看着傅寒川的背影离开在视线里,目光落在茶几的手机上,手指慢慢的捻动着,唇角冷酷的勾了起来。

    ……

    傅氏大楼。

    傅寒川坐靠在皮椅中,他闭着眼睛,但令人窒息的氛围弥漫了整个紧闭的空间。

    傅氏……

    苏湘……

    傅寒川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那个被他万般嫌弃的哑巴,竟然会让他如此的头疼。

    喜欢,该死的,他竟然真的对一个哑巴动了心!

    傅寒川倏地睁开眼,恼火的捶了下扶手。

    若是以前,到了这种境地,大不了他把离婚协议送到民政局,一个钢印敲下来就完事了。

    可现在,就只差最后一步,却只能困在这个局里面。

    内线电话响了起来,乔深道:“傅先生,跟加拿大那边的视频会议已经连线上了。”

    “知道了。”傅寒川挂断了电话,暂时将繁杂的思绪放在一边,扭开门往会议室走去。

    傅正南通过跟卓雅的联姻,成功的拿下傅氏,而傅家的长子傅正康,则被他驱逐到了加拿大。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加拿大那边的公司成为了傅氏在海外的重要布局。

    傅正康出去那么多年,除了重大事情才回国以外,一直都是视频会议跟母公司联系,而这些年跟母公司联系起来,还是傅寒川做起来的。

    巨大的银幕上,一个头发半白的男子坐着,但看起来很精神,跟会议室里的几个参会人员闲聊着。

    在加拿大开展的基建项目,是傅寒川牵头,即便他不再是傅氏的总裁,项目也必须由他负责完成。

    傅寒川走入会议室后,面对着屏幕坐了下来,闲聊声也停止了,傅正康透过屏幕,对着傅寒川玩笑道:“现在应该是你叫我傅总,我叫你傅先生了。”

    傅寒川被罢免,公司里已经没有人再叫他傅总,连一个正式的职位名称都没有,就只是几个项目的负责人。

    而傅正康是北美洲区总裁。

    傅寒川板着一张脸,严肃道:“会议可以开始了。”

    两个小时的会议结束,会议室内的参会人员鱼贯走出,傅寒川还继续的坐在座位上,傅正康指了下傅寒川道:“我的侄子,看你心情很不好,是不是要跟我聊聊?”

    傅寒川双手交握在小腹,靠着椅背对着屏幕上的人淡笑了下:“大伯,你到了加拿大以后,是不是过得反而比在国内开心?”

    傅正康经历了那么多事,又经历过那么多的人,傅寒川这一句不加多少掩饰的话一听就知道他想着什么。

    他抚了下头道:“你看我的头发,我跟你父亲只差了三年,他有几根白头发?”

    “小子,别以为白手起家听起来酷。”

    傅氏在加拿大原本就只有一个办事点,傅正南上位,就把傅正康这个威胁驱逐到了加拿大。

    从一个小小的办事点,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海外基地,这里面的艰辛又有多少人可以想象的到。

    傅寒川扯了扯嘴唇,垂下眼皮,傅正康道:“傅正南的那个私生子要回来了?”

    “……”

    “呵呵,历史又要重演了。”傅正康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他人虽然不在国内,但不代表他不关注国内的事情。

    傅正南夺了他的位置,又把他驱逐到了加拿大,这兄弟手足之情早已聊胜于无,倒是对傅寒川,他还有几分欣赏,不然也不会重新跟母公司这边联系起来。

    不过亲兄弟都已经斗到了如此地步,不知道这同父异母的兄弟,会斗成什么样了。

    傅正南不知道有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也有这么一天,要看着自己的亲儿子斗来斗去。

    傅正康完全是一副看戏的模样,傅寒川抬眼,看着他道:“大伯父,当年的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你父亲为了夺权,就把那个女人放弃了,转身娶了卓雅,也就是你的母亲。有了卓家的支持,他主导的项目得以展开,三年后,他的项目盈利超过了我,然后就……”

    傅正康两手一摊,三两句话把几十年前的那段激烈的争夺战概括了。

    几十年过去,现在他可以轻松的提起那段往事。

    傅寒川却道:“我不是问这个,我是说,你认识那个女人吗?”

    “俞可兰吗?”傅正康笑了下,“一个大美人,那个时候很多人喜欢她。嗯……当年被你父亲抛弃以后,转身就嫁给了祁海鹏,所以,你该知道为什么傅家跟祁家的关系不怎么样了吧?”

    不只是竞争上的关系,还有这段旧历史。

    傅正康摩挲着下巴,慢悠悠的道:“说起来,那女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竟然报复的这么狠。”

    傅寒川搓着指骨,皱紧了眉想着什么,他重重的吐了口气,忽然开口道:“如果我离开傅氏,自己开公司如何?”

    傅正康笑了起来:“小子,想逃?”

    傅寒川淡淡的一瞥他,摆了摆手,自己都觉得这个想法很鬼扯。

    他在傅氏做了那么多,要他拱手让人他做不到。

    而且,现在的傅氏不只是傅家的,也有卓家的一部分,如果拱手让人,他如何对得起他母亲。

    傅正康的笑容沉了下来,精明的眼忽闪着锐光,他道:“寒川,你是你父亲跟卓雅夫人的儿子,你的身上流着跟他们一样的血。你对权力谷欠望一样的野心勃勃,让你放下,你做不到的。”

    傅寒川进入傅氏以后,就开始着手布置他的版图,除了拓展海外市场,还在进军新的领域。

    他是个极有商业天赋的人,而他自己也发现了这种能力,一再的开创,他尝到了成功的滋味,就不会停止。

    而成功越多,他的脚步就不会停下来,不会停下,他的欲望就越大。

    傅氏,是可以给他实现他野心的地方,要他离开,他忍受不了。

    “那个哑巴,她在你心中并没有那么重要,不然,你也不会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权衡。她跟以前的俞可兰没有什么分别,终将被你抛弃。”

    ……

    “终将被你抛弃……”

    这句话反复的在傅寒川的耳边响起。

    吱的一声锐利声音响起,车胎在马路上拖出长长一道痕迹。

    傅寒川的身体往前一冲,被安全带绑了回来,他手指紧握着方向盘,目光沉沉的看着前面。

    如果……停止苏湘对他的影响呢?

    也就是只是有些动心而已,也就只是习惯了她的存在……

    祁令扬,他对苏湘有感觉,是吗?

    傅寒川的眼眸眯了起来,内里闪着寒光。

    祁令扬将了他一军,分化他跟父亲的关系,那么他自己呢?

    ……

    茶湾。

    祁令扬将电闸往上推了下,对着苏湘道:“你去试试看,有没有电?”

    苏湘站在开关那里,手指一摁,头顶的灯就亮了起来。

    她笑着点头,亮了亮了。

    祁令扬将电闸门关上,把螺丝刀放回工具箱:“好了,换上了新的保险丝,你可以放心了。”

    苏湘咧着笑比划起来。

    ——你会的东西还真多,你不是富贵公子吗?

    祁令扬学了一些手语,但有些还看不大明白,他学着苏湘的最后一个手势:“这是什么意思?”

    苏湘拿出手机用语音道:“富贵公子。”

    富二代里面,谁会去做修电路什么的活儿。

    祁令扬点了下头,摘下手套,看了她一眼道:“既然是闲散人一个,多会些东西没什么坏处。我还会修修电器,你还有什么坏的,我也能修。”

    苏湘睁大了眼睛,真的假的,这么厉害?

    祁令扬扯了下唇角,将工具箱递给她道:“去收起来,家里有个工具箱很重要。如果有什么事,可以随用随拿。”

    工具箱是苏湘回来的时候在五金店买的。

    早上约的那个电工去了别家干活,苏湘不可能再乌漆抹黑的过一晚上,祁令扬知道后就过来帮她修电路。

    苏湘把工具箱放在了橱柜下面的一个柜子里,然后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走出来。

    ——在烧水,你先吃这个。

    祁令扬笑了笑,顺手拈起一颗草莓放入口中:“嗯,很甜。”

    苏湘笑眯眯的,这些草莓是她昨天在草莓园摘的,可惜傅赢没在。

    她已经计划好,等傅赢生日那天早上就带他去摘草莓,中午带他在草莓园吃农家乐,当然如果那天傅寒川有空的话,一家人在一起就更好了。那个男人,恐怕连草莓长在哪里都不知道。

    嗯,下午傅赢睡午觉,她就先把蛋糕做起来,用他摘的草莓给他做生日蛋糕,小家伙一定会很喜欢的。

    厨房里的水咕嘟咕嘟的响了起来,苏湘马上跑进去,祁令扬站了起来,走到厨房门口,斜倚在门框上看着里面的人忙活。

    她的头发用橡皮圈圈着,两边的头发松散了些,蓬蓬的垂在脸颊两侧。

    升腾起来的水雾将她的脸拢在了里面,柔美的脸庞时隐时现,琉璃似的乌黑眼睛,小巧的鼻子微翘,嫣红的唇似花瓣……

    她并不是绝美,但是看了却让人移不开目光。

    祁令扬自己都没发觉,他的眼神温柔,唇角微微的翘起。

    如果当时那个人是他,如果在四年前他就回到了傅家,那现在跟她生活在一起,养儿育女的就是他了吧……

    苏湘将面饼放入烧开的水里面,又将另一个灶打开在平底锅内倒入冷油。

    察觉到祁令扬站在门口,她偏头看了他一眼。

    ——很快就好。

    祁令扬笑了下,苏湘转过头,趁着热锅的时间将发圈摘了下来,手指随意的扒了几下头发,用发圈把头发重新的绑了起来,然后将准备在一边的鸡蛋打入进去,等鸡蛋凝结以后倒出来,又把番茄放进去翻炒。

    祁令扬坐回到了客厅里,一会儿苏湘端着托盘走过来,两碗热气腾腾的番茄炒鸡蛋面放在上面。

    两人在咖啡厅喝了一肚子的茶水,午饭都没吃,祁令扬帮苏湘修电路,这会儿才开始吃东西。

    才要坐下开始吃,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苏湘便先跑过去开门。

    她买的酵母粉这么快就到货了?

    门打开,苏湘愣在了那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