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0 最想要的是你的喜欢,你肯给吗!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傅寒川一脸阴沉,苏湘被他身上的戾气所惊,忍不住的往后退了一步,微皱了下眉。

    他不是在上班吗,怎么突然就过来了?

    来不及多想,她猛然想起来祁令扬还在,顿时脑子一团乱,正不知如何反应时,祁令扬却从客厅走了过来。

    两个大男人就这么隔空看着彼此,傅寒川的脸顿时迅速黑了下去。

    他剜了一眼苏湘,目光如同锋利的刀刃,冷如彻骨寒冰,苏湘顿时像是被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傅寒川是最见不得祁令扬的,而现在又这么撞上……

    苏湘惴惴的看向傅寒川,想同他解释,可是手才抬起来,傅寒川突然冷笑了下:“你这倒是给了我理由……”

    他看了一眼祁令扬,连门都没有踏入进来就转身离开了。

    他的背影孤绝冷傲,嗒嗒的脚步声响起在空荡的走廊。

    苏湘这时脑子里忽然浮现昨晚傅寒川站在冷水下洗浴的一幕,也是这样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像是受了伤却无处得以疗愈,苏湘张了张嘴忍不住的往前跨了一步,又停在了门边,眼睁睁的看着他往电梯那边走过去。

    他颀长的身子站在电梯门口拉下一道斜长身影,苏湘越过这米几的距离,看着那个男人的侧影,冷硬的气息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这时候电梯门打开,傅寒川径直的走了进去,连侧头看她一眼都不曾。

    苏湘扶着门框,茫然的看着电梯的门合上。

    “你这倒是给了我理由……”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身后祁令扬淡淡的道:“你现在追出去还来得及。”

    苏湘回头看向他,祁令扬微微笑着道:“我在这边没事,放心,不会偷你的东西,去吧。”

    苏湘当然不认为他会拿她的东西,她挤了个笑,马上跑了出去。

    电梯的门已经关上了,等另一部电梯又要时间,苏湘用了个最蠢的办法,从安全门那里跑了下去。

    所幸在五楼,她一口气跑下去,拖鞋都跑丢了一只,终于在傅寒川打开车门的时候赶上了他。

    苏湘捉住他的手臂,喘着气看他。

    傅寒川正要上车,冷不丁斜刺里跑出来一个人把他刚开的车门拍上了。

    他拧着眉,瞧着面前那个一脸红透的小女人,目光扫了一眼她的脚。

    白皙的小脚就踩在水泥地上,沾上了一层灰。

    这个天气乍暖还寒,地面虽经过半大天阳光的照晒,但依然寒凉,她最怕冷,就这么踩着,小脸倔强的瞧着他。

    傅寒川勾唇冷笑了下:“你这样跑出来,把他晾在那里舍得吗?”

    ——祁令扬是来给我修保险丝的,你别又乱发脾气。

    苏湘就知道他又误会了,不过不管她解释多少次她跟祁令扬是朋友,他根本不相信她。

    果然,傅寒川嗤笑了一声,他凉凉的扫了一眼别处,用更冷的目光对着她:“修保险丝?你这小区里没有物业吗?没有水电工?”

    苏湘抿着唇,手指比划起来。

    ——我找了电工,但是电工……

    “够了!”

    不等苏湘比划完,傅寒川不耐烦的打断了她:“就算找到不电工,酒店呢?你就不能在酒店将就一晚上?”

    苏湘愣住了,她有住的地方,为什么要去酒店,他这不是蛮不讲理吗?

    “你总有理由解释为什么你们会在一起,那么咖啡厅呢?”

    苏湘一怔,澄澈的眼望着面前沉着眉眼,一脸阴沉的男人。

    咖啡厅,他看到她跟祁令扬在一起喝咖啡?但那只是朋友间的聊天而已。

    她不也一次次的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出入各种宴会吗?

    更不要说,他还去了那位什么常小姐的家里去陪她。

    苏湘深吸了口气,抬起手指。

    ——我们在一起喝咖啡,就像你跟你的那些女性朋友一起去参加宴会。

    比起他,她没有什么不可见人的。

    傅寒川勾着一侧唇角笑了下,眼睛的温度更冷了些。

    他忽然低头在苏湘的耳侧道:“你觉得你跟他是朋友?如果我告诉你,他喜欢你呢?”

    傅寒川抬眼,看了眼楼层某处,那里并无人影,窗帘微微的拂动着。

    他热热的呼吸吹拂在她的脖颈处,低沉的嗓音弄得人酥酥麻麻,可是他的话却像是毒蛇似的令人直起鸡皮疙瘩。

    苏湘一把推开了他,恼火的瞪着傅寒川。

    ——你胡说什么!

    傅寒川冷凝着她,讽刺道:“害羞了?你不是一直想被人喜欢吗?被人喜欢着都不知道?”

    “其实,你心里在窃喜吧,作为一个哑巴,被人喜欢被人追求是多不容易的事。”

    苏湘涨红了脸,看着面前那张冰冷的脸庞,此时却只觉得陌生。

    在对他动心之前,他说什么她都觉得痛一下就过去了,可现在,只觉得他的话在诛她的心。

    ——对,我是一直想要被人喜欢,被人赞同,但我最想要的是你的喜欢,你肯给吗!

    苏湘的眸光微微的晃动着,慢慢的将手放下来。

    她要他的喜欢,他的爱,他肯吗?

    傅寒川漆黑的眼中闪过一瞬的停顿,倏地,他笑了起来:“笑话,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哑巴?”

    “你是傅赢的母亲,是我傅寒川挂名的太太,我尽可能的给你体面,你不丢脸,我跟傅赢也好才被人少笑话一些。”

    苏湘的脸色煞白,她抬起手用力的比划。

    ——道歉,你给我道歉!

    傅寒川讥诮的看着苏湘比划着的手:“你在说什么,抱歉,我看不懂。”

    苏湘的嘴唇咬的发白,就快要哭出来了。

    他自己修不好电路,她找了电工来又被卓雅夫人赶走,现在有祁令扬来给她善后,他有必要这样冷嘲热讽吗?

    傅寒川冰冷的眸光微转,他看了眼苏湘握紧的拳头,嘲讽的看着她道:“刚才我说到哪儿了?哦,我要是喜欢一个女人,她一定要是完美的,毫无缺陷的。更不会随便的跟一个人走近,还把人带进家里。”

    “苏湘,别为了自己的错误做掩饰,也别再说你们是什么朋友。他为你做了那么多事,你敢说,你对他没有感觉?”

    “难道下次我来的时候,要看到你跟他滚在床上,才叫百口莫辩吗?”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在空气中,苏湘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眼前那个人的面孔,已经彻底的模糊看不清了。

    她不应该追过来的,不追来,也就不会听到他的这些伤人话。

    在他的心里,她一直都是这么肮脏的人。

    随便?

    她跟他的那一场错误,打上的烙印除了满腹心机、不要脸以外,她还是个随便的人?

    ——是,我就是这么的随便,也请你以后不要再来了,免得污了你的眼!

    苏湘伤心的狠狠转身,头也不回的往楼道里跑去。

    傅寒川来不及逮住她,瞧着她细小的身影飞快的消失在面前,春风吹来,却似寒冬腊月的寒风萧瑟。

    脸颊上火辣辣的,他摸了摸那一片火辣,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

    这死女人下手还真重。

    傅寒川本就一腔心火的过来,此时胸腔的怒火更盛,他用力一脚踹在了车门上,打开门坐了进去,狠狠的甩上门,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他的眼眸里一片寒光,双手似乎要把方向盘捏断,手背的青筋毕现。

    也强忍着自己不要回头。

    油门一踩,车子发出呜的一声轰鸣声,像是离弦之箭飞射了出去。

    苏湘光着脚站在楼道等电梯,那一声轰鸣声远去消失,她环抱着手臂,眼泪扑簌簌的滚落下来。

    她的喜欢是错误,原来在他的眼里,她连喜欢他的资格都没有。

    那又何必要给她那些错觉,就只是为了羞辱她吗?

    那她不要再对他有一点点的感觉了,这样就不会这么难过这么难以忍受,这么的没有尊严……

    ……

    电梯在五楼停下,苏湘一身狼狈的回来,像是打了霜的叶子,眼睛空茫。门一关上,她支撑不住似的沿着门板滑坐下来,将自己抱成了一团。

    他有什么资格说她?

    既然这么讨厌,为什么不离婚?

    就那么恨她,要折磨她到这么不愉快吗?

    一直的坐着,窗外的光影一点点的西斜,屋子里的光线也越来越黯淡,苏湘觉得身体发冷,这才起身开灯。

    因为维持着一个姿势太久,这一站起的时候没站稳,身体晃了下,幸好旁边是鞋柜,匆忙间手扶了下鞋柜,不小心将上面的鞋子打落了下来。

    她看了眼那一双男人的拖鞋,眼神里再无暖意。

    开关在门口就有一个,吧嗒一声,室内再度的大亮。

    苏湘的视线越过格子架看向客厅,看到茶几上已经完全冷了,坨了的面才想起来之前祁令扬还在这里。

    碗下面压着一张纸条,她走过去将纸条拿了起来,上面写道:我先走了,面很好吃,以后有机会再尝。

    苏湘没再管那两碗面,转头看了一眼散乱在地上的拖鞋,心底里腾的升起一股火,燃烧在她的胸腔。

    苏湘从厨房里找出一个巨大的垃圾袋,抬起脚步往卧室走去。她打开衣柜,将里面所有傅寒川的东西都装了进去,浴室里他的剃须刀,他的牙刷毛巾,还有他的浴袍洗发水,统统的丢了进去。

    慢慢的一个垃圾袋一下子就塞满了,她拖着那满满一袋子的东西,走到门口将那散落的拖鞋也丢了进去,然后拖着一路走到电梯。

    楼下的废旧衣物回收站,苏湘将那装满男人东西的垃圾袋直接竖靠在那里,谁需要谁就拿走吧,反正高高在上的傅寒川“接济”了她这么久,接济一下别人也没事。

    反正她不会再让他踏入她的领地一步!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