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3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我……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嘶……”傅寒川甩了甩手,捏着冒血的手指放到水龙头下冲水。

    该死的,只是切个水果罢了,竟然会切到手。

    傅寒川拧着眉,看着伤口中冒出的血水被水流冲过,指尖一阵阵的刺痛。

    宋妈妈进厨房,看到案板上切了一半的芒果,黄色的果肉上一滴红色分外显眼。

    她看傅寒川在那冲洗伤口,说道:“先生,你想吃水果跟我说一声就好了,你这……”

    “没事。”傅寒川抽了张纸巾按住,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

    宋妈妈回头看了他一眼,走到案板前。哪有人这样切芒果的,她摇了摇头,将切得惨不忍睹的芒果丢到了垃圾桶,重新拿出了一个来,刀法之熟练迅速,果皮一翻开,漂亮的芒果花就出来了。

    如果太太在这里就好了……宋妈妈轻叹了一声,这些小技巧她也是从太太那儿学来的。

    傅寒川摁着手指在家里找了一圈,该死的,那女人也不知道把药箱放到哪里去了,怎么找都找不到。

    他开口叫道:“宋妈宋妈,药箱呢?”

    宋妈妈一听赶紧洗干净了手出来,她看了眼周围被翻的乱七八糟,走到茶几那边将抽屉一拉,药箱不就在这里。

    傅寒川沉了口气,脸色阴阴的伸手打开药箱,这时,门铃响了起来,他往门边看了一眼道:“去开门。”

    宋妈妈把门打开,莫非同那些人走进来,宋妈妈跟他们打了声招呼:“我去切水果,先生就在客厅。”

    裴羡笑了笑,走到客厅看着傅寒川翘着一根手指正在撕开创口贴的包装纸,他道:“哟,挂彩了?”

    傅寒川眼睛都没抬一下,将创口贴裹在了伤口上。

    乔影看着摇了摇头,走过去把那创口贴又揭了下来,从药箱里找出一瓶消炎止血的药粉撒在他的伤口上,再贴了张新的创口贴。

    “傅少,没了苏湘,生活很不方便吧?”

    一看这大少就是没干过什么活儿,连基本的伤口处理都不会。

    唔……也不对,可能是想起了什么人魂不守舍吧。

    傅寒风懒得搭理她,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换了个电视台,身体往后靠在沙发上。

    宋妈妈切了个水果盘端出来,看了傅寒川一眼又进去了。

    果盘里,切好的芒果粒颗颗整齐,傅寒川拧了下眉毛,只捏了旁边一颗红提吃了。

    签约结束后,本想去吃饭,不过到半路的时候,他又让乔深把车开回了古华路。

    “你们来干什么?”傅寒川睨了那些人一眼,目光转向电视机。这会儿新闻正播放傅氏跟盛唐的收购签约。

    裴羡阴阴的笑了下,拎了拎裤腿坐下道:“来看看你是不是郁闷到吐血。”

    他扫了一眼傅寒川的那根手指,果然是出血了。

    新闻里的画面,两个男人签完字握手,莫非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指着祁令扬道:“他真跟你是兄弟?”

    裴羡长腿踢了下他的手道:“三少,你问的能不能艺术点儿。”

    说罢,他转头看向傅寒川:“傅少,他真的跟你有血缘关系?”

    这边话音落下,乔影捏着芒果吃了一口,又甜又多汁,她点着头慢悠悠的补刀:“你们都有兄弟,傅少享受独宠这么多年了,来个兄弟分享一下有何不可?”

    傅寒川闭眼搓着额头,忍受着这些人的聒噪:“你们一个两个的,还有完没完?”

    裴羡道:“当然没。这么大的事你也瞒着?”

    难怪这段日子看他戾气重,还以为是跟小哑巴吵架,原来是突然多了个“哥哥”。

    傅寒川冷声道:“你觉得我应该敲锣打鼓通告全世界?”

    裴羡摸着下巴看他,这种家门秘辛,当然是要捂紧了,想想确实憋闷。

    突然间冒出一个“哥哥”,而且这个“哥哥”来者不善。

    傅寒川问道:“你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这件事只有几个人知道,并未对外公开过。不过……这是早晚的事了。

    傅寒川捏着眉心,可以想象到那一天会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裴羡指了下擦手指的乔影:“喏。”

    乔影转过头来,对着傅寒川扯了扯唇角道:“昨天去鉴定中心玩,不小心看到了。”

    看到那一份鉴定报告的时候,她还愣了一下以为自己看错了。

    说到这里时,她的笑容勉强了些,垂下眼皮剥着手指头。

    裴羡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的将她的表情看了进去。

    他看向电视机,这时候已经到了祁令扬接受采访的部分。

    他想到了什么,看着电视说道:“有一点我想不通。”

    “嗯?你有什么想不通的?”莫非同随意的坐着说道。

    “祁令扬既然是你父亲在外的儿子,那他为何会找苏湘拍那个公益广告?这不是惹恼伯父吗?”

    傅寒川看了他一眼,深吸了口气。他坐了起来,手肘支在膝盖上,阴沉的眼盯着电视上的人。

    那个时候,他只以为他想利用苏湘来阻碍父亲竞选商会会长,让他可以在祁家上位,甚至,他还提醒过苏湘。

    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是父亲流落在外的儿子,真正竞争的是他跟他,是傅家的继承人之位!

    但在不久前,知道了祁令扬的真实身份以后再回过头来去想那件事,想他这么做的动机,就能看出来了。

    他沉声道:“如果他一早的目的,是进入傅氏的话,那他这么做,无非是为了逼我父亲做出让步。”

    “哦?”

    所有人都看着傅寒川,只听他接着道:“他接近苏湘,让我在苏湘的问题上跟我父亲起冲突,进而引起他对我的不满。这样,他就有机会赢得他更多的信任。”

    “另外,他这么做也是在提醒我父亲,若他不做出让步,让他进入傅氏,那他就将倒戈祁海鹏!”

    傅寒川说完,目光更加阴沉了一些。

    莫非同几个互相对视了一眼,莫非同拍了下大腿道:“我靠,不愧是兄弟!”

    竟然把对方的动机分析的这么清楚。

    傅寒川冷冷扫了他一眼,说道:“我只是换了一个角度。”

    如果他是祁令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这样一想就解释的通了。

    裴羡思索了下:“嗯,他这么做,确实很有一手。”

    他看向傅寒川:“所以,在对待苏湘的问题时,你才突然变化这么大?”

    傅寒川沉默的捏了捏手指,不予回答。

    裴羡似乎看穿了他,又道:“你想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莫非同正要喝水,闻言微震了下,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傅寒川:“你、你不会吧!”

    空气彻底的安静下来。

    傅寒川冷酷的扯了下唇,他伸手,神态自若的喝水看电视。

    莫非同忍不住的道:“那可是小哑巴啊!”

    “你真的要把她推给祁令扬?”

    他看了一眼阳台角落还摆着的那一台抓娃娃机,当初他仅仅是发了一张照片,他就一怒之下,把所有的抓娃娃机都给撤了,至今那条线路的娱乐设施都是零。

    小哑巴一直不被傅家承认,为此,他忍受非议带着她去了傅氏的年会,让她光明正大的被人注目。

    还有,他对小哑巴那么信任,陆薇琪做了那么多戏,他都不屑一顾,甚至在小哑巴受冤枉的时候,不遗余力的帮她摆脱嫌疑。

    这些,他都可以忘了?

    傅寒川眼底闪过一抹冷光,他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她对我,没有那么重要。”

    重要到让他放弃一切。

    裴羡拧着眉瞧他,感觉从傅赢的生日那天起,他就变了个人似的。

    虽然之前他就变得有些不对劲,但这两天的变化尤其明显,阴沉的好像没有一点阳光,好像他活在了阴暗里似的。

    为了达到目的,让自己变得冷酷无情,毫无底线,这是非常危险的。

    裴羡看了电视一眼,大概是祁令扬身份的转变,加上这收购案对他的影响,让他倍感危机与压力,失去了理智。

    裴羡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看,你还是放松下来,再仔细想清楚。”

    莫非同完全不赞同,甚至有些激动,他倏地站了起来,怒道:“如果真是这样,你会后悔的!”

    这真是太疯了!

    ……

    莫非同跟裴羡乔影两人从大楼里出来,莫非同很生气,傅寒川竟然会那么想,他知道小哑巴很痛苦吗!

    莫非同大步的走向车子,拉开车门坐了上去,狠狠的甩上。

    裴羡坐上傅驾座,从后视镜看了眼莫非同道:“你也没必要那么生气,傅少他跟我们都不同。”

    以往乔影遇到这种情况会有很多话说,但今天一直保持着沉默。

    他看了她一眼,再道:“左手是爱情,右手是事业,三少,如果这两只手臂只能选择让你留一只,你怎么选?”

    “傅少这一路接受的是傅家的教育,他的生存环境跟我们都不一样。”

    说白了,他身上流淌的是傅家的血液。其实为一个女人放弃江山,古往今来,又有多少人是做到的?

    “再者,对傅少来说,可能他还没有意识到苏湘对他意味的是什么。”

    车子碾过减速带,车子微微的震动,裴羡再看了眼乔影,眉心微皱了下。

    车后座,莫非同皱着眉,胸中依然气愤难平。

    “裴少,你不是说我们是兄弟,你看着兄弟错下去,你还能保持冷静?”

    瞧他说的,好像事不关己一样。

    裴羡稳稳的扶着方向盘,说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冷静的是局外人。”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莫非同:“作为一个导演来看,我觉得你是太入戏了。”

    傅寒川身在那个漩涡,有些东西他看不到,或者在自我暗示不想去看,莫非同则是一脚踏在那漩涡边缘,如果没有稳住的话……

    傅家,傅寒川待莫非同他们离开以后,依旧沉默的坐在沙发内,宋妈妈过来收治,小心的看了他一眼。

    莫先生他们来过以后,傅先生好像更加烦躁了。

    傅寒川点了根烟,起身走到书房。

    电脑开着,他看着上面的视频,眉心深深的皱着。

    一波波的烟雾弥漫开来,他忽的摁了关机键,屏幕立即黑了下来。

    后悔?

    他有什么可后悔的?

    ……

    祁令扬从餐厅出来,抬头看了眼天空。

    阳光铺洒在身上暖洋洋的,盛唐收购结束,他完成了第一步,可他心里并没有多少喜悦,反而觉得心里很空。

    坐上车,看着前面一条笔直的马路,却不知道下一站想要去哪儿。

    前面一对小情侣从一家珠宝店走出来,两人亲昵的走在一起,女孩伸开了五指对着天空看,阳光下,她的中指闪烁着银光,女孩笑容灿烂。

    这时男孩的手握了上去,两人十指交缠,女孩灿烂的笑容中更多了幸福的味道,两人当着大街贴嘴亲了下,一起手牵着手走入一家甜品店。

    祁令扬垂眸,看了眼放在车前板的一只金色的脚。

    那是他去灵山玩的时候买的,里面的人说这是“知足”。

    但他此时想到的,却是那一只米白色的拖鞋。

    他掏出手机,打开了常用的通讯软件。

    苏湘抱着抱枕窝在椅子里看电影,疯狂动物城,傅赢很喜欢看的一部动画片,每次都要拉着她一起看,然后学里面那只水獭慢慢的同她说话,还要学他的样子慢慢的吃东西慢慢的走路,最后都会因为单脚停留的时间太长摔倒。

    他一倒在地毯上,就会忍不住的咯咯笑不停。

    苏湘一想到那个画面,唇角就忍不住的翘起来。

    桌上的炸酱面早就凉了坨了,没有动过一口。

    电脑右下角的图标闪了起来,苏湘点了开来。

    令狐无疆:有空出来吃饭吗?

    苏湘看了一眼那碗面,其实她并没有什么胃口,不过她已经在屋子里一步不出的呆了两天,该出去透透气了。

    酥糖不香:好。

    餐厅包厢,祁令扬将餐单递给苏湘:“想吃什么随便点。”

    苏湘低头看了眼那餐单,上面精致的美食图片却没有让她食指大动的*,她把餐单还给了祁令扬。

    ——我不知道吃什么,你来吧。

    祁令扬接回了餐单,没看一眼直接交给了服务员道:“把你们这里的特色菜都上。”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

    服务员出去后,祁令扬对着苏湘笑道:“当你不知道要吃什么的时候,就点这家餐厅的特色菜,这样就解决了你的选择困难症。”

    苏湘微扯了下唇,低头喝茶。

    祁令扬看她闷闷不乐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苏湘不想说起她的那些糟心事,挤了下笑避开了这个问题。

    ——怎么想起来请我吃饭?

    祁令扬看了苏湘一会儿,微微笑着道:“因为刚完成了一件大事,想找人庆祝……”

    他微垂了下眼,笑意中有些落寞,再抬眼看向苏湘:“不知道该找谁,就想到了你。”

    如果是做成了一件大事,那当然是很开心很想跟别人一起分享的,尤其最想跟家人一起。

    苏湘想起来祁令扬在祁家的境遇,安慰的对他笑了下。

    ——那我应该多吃一些了。

    ——对了,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

    祁令扬笑着沉默了下,拿起旁边放着的手机打开网页,然后递给了苏湘。

    苏湘好奇的看了他一眼,拿着他的手机看了起来。

    硕大的标题让她的眼睛微微的瞠大了。

    “傅氏收购盛唐,打造全方位版图。”

    下面是傅寒川跟祁令扬握手的照片。

    她睁大了眼,将整篇报道看完,难以置信的看向祁令扬。

    ——你是盛唐科技的老板?

    难怪,他有那么一支精锐的团队在短短的时间内完成了APP的制作。

    祁令扬微微笑了下道:“我刚赚了一大笔钱,所以才让你放心点餐,是不是后悔没有点所有最贵的菜?”

    “不过你现在来不及了。”

    苏湘被他逗笑了。

    ——那我可以加餐么?

    祁令扬笑了下:“如果你吃的下的话。”

    服务员把菜一道道的端上来,介绍完后请人慢用就出去了。

    祁令扬看苏湘拿起了筷子准备开动,说道:“等一下,还有一道大菜没有上来。”

    苏湘抬头好奇的看着他,祁令扬从下面拿出一只小小的包装普通的盒子递给她。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我随便挑的。”

    苏湘看了他一眼,正要打开盒子,祁令扬道:“等等,这道大菜适合你回家独享。”

    苏湘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过还是把盒子先放在了一边。

    饭过半,祁令扬看着苏湘默默喝汤,他放下筷子,开口道:“苏湘。”

    苏湘抬头,清澈明亮的眼睛让祁令扬接下来的话忽然有些说不出。

    他舌尖抵了下唇,他勉强的道:“苏湘,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我……我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你会不会很失望?”

    “你,还会跟我做朋友吗?”

    苏湘捏着勺抿唇看着面前的男人,一滴汤汁从勺子上滴落下来。

    她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她恍然想起来过去的一些事。

    祁令扬为了帮助他父亲在商会会长的竞选上占得优势,曾经利用过她,她觉得他是个亦正亦邪的人。

    但他做的事情,对她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苏湘微皱了下眉,放下了勺子。

    ——那要看你做了什么。

    祁令扬看着她细白的手指比划完最后一个动作,微笑了下,低头重新捏起筷子:“继续吃吧,菜要凉了。”

    祁家老宅,杜若涵看着最新出来的新闻,只觉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祁令扬竟然是盛唐的总裁,这些年,他竟然不声不响的做了那么大的一间公司……他一直抱着游戏人间的态度,他是何时做的?又是跟谁一起做的?

    杜若涵抱着手臂,自问越来越看不清他了。

    他到底在做什么,又为什么要以封疆的名义去开公司?

    他……

    杜若涵心烦意乱,打开了IPAD,将盛唐所有有关的讯息,包括他封疆这个身份的资料都查了一遍。

    许久过后,她呆坐在那里,目光剧烈的晃动着。

    公司是五年前成立的,成立的时间在她跟祁令聪结婚后不久。

    是因为她吗?

    她慌乱的翻找起手机,找出那个电话号码拨打了出去。

    餐厅里,正安静的吃着饭,突兀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祁令扬看了眼随意搁在一边的手机,屏幕上闪烁着“若涵”两个字。

    他扫了一眼苏湘,她正往这边看,祁令扬手指在挂断那里划了下,空气立即安静了下来。

    杜若涵听着那一端的“嘟嘟”声,不死心的再拨打了过去,那一端却是响起了语音提示:“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她紧紧的握着手机再也坐不住,蓦地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打开门,门口穿着黑衣服的保镖站在她的面前道:“太太,您想去哪儿?”

    餐厅里,祁令扬将关了机的手机放入口袋。

    苏湘望着他,好好的怎么不接电话?

    祁令扬却是当做那个电话没有来过一样,沉默的吃东西。

    苏湘看他好像没什么事,便也继续的喝起了那一碗羹汤,不时的抬眼看了看对面的人。

    他好像不是没事,而是装着什么心事。

    “苏湘……”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安静的空气里响起,多了分沉重的味道。

    苏湘再度的抬起头来。

    祁令扬深吸了口气,问道:“你有没有想过离开这里?”

    他跟傅寒川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燃起,想必他已经察觉到他做过的事。

    他问过俞苍苍傅寒川的反应,她说,苏湘去给儿子过生日被赶了出来,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而他现在已经进入傅氏,接下来,他跟傅寒川的争夺会更加的激烈。

    他不想再伤害到她,现在离开,可以让她尽量少的受伤。

    苏湘默默的眨了下眼睛。

    ——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

    祁令扬望着她清澈的眼睛,竟然不敢跟她对视。

    他低头默了下,再抬头的时候,他牵了下唇角,含糊的道:“我听说了一些你的事。所以……有没有想过离开?”

    “我记得你想要出去看看世界。我有个在国外开民宿的朋友正缺人手,有没有兴趣过去?”

    苏湘抿着唇,长长的吸了口气,手里的勺子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碗底,发出寥落的轻响。

    她一直很想出去看看,但前提是开心的出去,无牵无挂。

    苏湘蜷缩了下手指,摇了摇头,苦笑了下。

    ——暂时不想。

    说跟想其实是一回事,可真的要走,她有牵绊。

    这个世界上,这里,有她最放不下的人。

    别人,她可以不再去想,不再去看,可傅赢是这个世界上与她最亲密,她唯一留恋的人。

    他还那么小,怎么能放下他。

    现在只隔开了几公里路,就让她日日难安了,若是隔开了千万里,她会疯掉的。

    祁令扬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的目光微闪了下,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

    回去的路上,祁令扬的心里都没放松下来。

    车子经过小区旁边的公园,看到那个他与苏湘初见面的地方,他还记得他为她掸去了一条毛虫,她第一次在他的面前比划起手语。

    那时候,他只是一个局外人,冷眼看着她与傅寒川,但什么时候,他渐渐入了局而不自知?

    他将车停了下来,推开车门走到了那一个花台。

    经过大半年的生长,那棵树的枝叶比起去年更茂盛了,像是没理头的汉子,乱蓬蓬的撑开了枝叶。

    祁令扬看了会儿才转身回到车上。

    回到家推开门,一道人影忽然从眼前冒了出来。

    杜若涵看着面前的人,眼睛里含着泪光。

    “令扬,他说的是真的吗?”

    祁令扬微皱了下眉,淡声道:“他告诉你了?”

    祁海鹏已经知道,那祁令聪看到今天的新闻也该知道了所有的事。

    “是。”

    杜若涵捏着拳点了下头。

    在她要出门找他的时候,门口的保镖拦住了她,并且给祁令聪打了电话请示。

    祁令聪让保镖把电话递给了她,告诉了她,他的身世,还让保镖把她送了过来。

    “是因为我?”

    傅家的人把他丢在外面几十年不闻不问,他却在那之后就认了傅正南,背叛了祁家……

    “是因为我,让你受到了屈辱?”

    “你想回到傅家,对抗祁家?”

    祁令扬看着面前泪眼模糊的女人,脸上淡漠一片。他点了下头,承认道:“那个时候是。”

    他不否认,原本相爱的人被硬生生的拆散,对他的打击有多大,而他无力反抗时的屈辱,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恨与绝望。

    而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以后,他更加的明白了,祁海鹏在跟杜家联姻时,根本没有考虑过他,因为他不是他的儿子,他的身上流着的不是祁家的血。

    愤怒之时,全世界都是他的敌人。

    杜若涵正激动时,注意到他的那一句话,泪眼中透出了迷茫:“曾经是?”

    祁令扬看着杜若涵抱着希冀的脸,沉声道:“若涵,我说过我已经放下了你,不要再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

    他不想再给她任何的希望,他们现在应该是两条错过的交叉线,在那一个交叉点之后,只会越来越远,再也没有交集的可能了。

    说着,他侧开头打开鞋柜准备换鞋,下意识的看了眼最上一层,眉头忽的一皱。

    “是因为她吗?”

    杜若涵从身后拿出那一只米白色拖鞋,又一次的问道:“是因为她吗?”

    “她,是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