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8 好,很好……好个屁!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茶湾。

    苏湘跟那些高利贷的人依旧对峙着,让她拿钱出来填补苏润的窟窿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那一笔钱她没打算动,她自己都没脸去动,怎么可能给苏润还债?

    说的难听一些,那钱那房产,是卖了傅赢,傅家给她的补偿,也是对她的羞辱!

    “钱是苏润欠下的,与我无关,你们是要剁了他的手,还是剁了他的脚,都与我无关。”

    苏湘那把刀拿出来,不是把刀口对准那些高利贷的人。

    她一手拿着刀子,一手拿着手机,语音落下的时候,把菜刀拍在了茶几上。

    那些高利贷的人看了眼苏湘,再看看苏润,凉凉的道:“你们不是兄妹吗?看起来你妹妹对你的感情可没那么深。”

    领头的男人拿起了菜刀,手指在锋利的刀刃上刮了下,抬眼看向苏润,冷笑了下道:“好,那就看看,她是不是见死不救?”

    男人打了个眼色,身后的两个大汉便走了过去,一左一右的架住了苏润:“万哥,要左手还是右手?”

    被叫做万哥的男人看了眼魏兰茜:“问他老婆。”

    魏兰茜眼见着苏润被人禁锢住了,吓得就快跪下了,尖叫了起来:“不要啊!”

    她慌乱的看向苏湘:“你疯啦,他可是你哥!”

    “你拿着那么多钱又花不完,是要带到坟墓里吗?”

    苏湘竭力的让自己镇定着,她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在沙发上坐下,语音道:“冤有头债有主。”

    打完那些字,她将头偏向了一侧,管他们怎么折腾。顶多,待会儿报警做个备案。

    苏润也是完全没有想到苏湘竟然完全的见死不救。他被男人胁迫着蹲了下去,两只手被强行的压在茶几上面。

    那银光闪闪的刀刃从他的左手换到了右手。

    这辈子,他还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都快吓尿了。

    这个时候,他脑中闪过一道光,不对啊,还没到还款的时间,他们怎么突然跑来要债?

    苏润急着跑来苏湘这边拿钱,是因为知道苏湘跟傅寒川已经离婚,他不会再从傅寒川的身上得到任何的好处。所以想要尽早还款脱身,要知道每多一天,他欠下的利息就有十几万。

    可是这些追债的,怎么会提早来收款?

    眼看着那把刀贴在了他的手指头上,他急切叫停:“等一下!”

    万哥的手顿了下:“嗯?想好还钱了?”

    苏润吞了口唾沫说道:“万哥,还没到还款的时间,你不能这样乱来!”

    男人眉头皱了下像是在想着什么,随即轻嗤了一声,刀面拍着他的脸冷声道:“你借的可不是小钱,当然要对你盯紧点儿。”

    “你看看,连利息都还不出来,我还能再相信你吗?”

    苏润心里头慌的要死,他努力的斜过眼睛看向苏湘,只见她背对着他,丝毫没有要管的意思。

    他看了眼万哥道:“万哥,我说了,她有很多的钱,找她要,连本带利全部还清。”

    魏兰茜早已吓得跪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把刀子,生怕那个男人手一抖真的把她老公的手给切下来。

    她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你们就算真的砍了他的手,他也拿不出那么多的钱啊!”

    万哥看傻子似的眼神看向那对夫妻:“你们以为我傻?她是傅寒川的女人,我还不想得罪他。”

    不然怎么会到现在都没动那小女人一根头发。

    就算她已经脱离了傅家,那还是跟傅寒川的前妻,跟傅家有瓜葛的。

    男人扫了一眼苏湘,眼睛里闪过一道欣赏之色。

    不愧是跟过傅寒川的女人,有胆量,到了这个时候还能这么的淡定。

    魏兰茜尖声尖气的道:“傅家早就跟她划清界限了。你看她到现在有找傅寒川求救吗?”

    万哥皱着眉又看了眼苏湘,这倒是。

    这女人从始至终都没给谁打过电话求救。

    苏湘听到魏兰茜的话,身体微动了下,居然到了这个时候,还往她身上扯。

    呵呵……

    她捏了捏手指头,转头看向那万哥,语音道:“他们手上还有别墅房产,你们做高利贷的,不是事先都查清楚的吗?”

    “你跟苏太太说,要她老公的一只手,还是大别墅,让她选。”

    苏润听着苏湘谈买卖似的,吼了起来:“苏湘,我是你哥!”

    “啊!”

    刚吼完,手背上一股刺痛袭来,他惨叫了一声,刀刃划破了他的手背皮肤,鲜血瞬间涌了出来。

    苏湘听着那一声惨叫,手指头微动了下,并没有转头去看。

    万哥一直观察着苏湘的反应,见她动都没动,他的眸光微转了下,再看向魏兰茜说道:“苏太太,看起来,你该做一个选择了。”

    魏兰茜完全的慌了神色,苏湘的冷漠是她没有预料到的。

    难道真的要抵押了房子?

    她动之以情:“苏湘,你不管你哥哥可以,可那房子是你爸妈留下的,是你从小长到大的地方,你真的舍得就这么没了?”

    苏家的不动产,在苏明东死后就变卖的差不多了,现在也就剩下那套大别墅,还有那个家具公司,是苏明东夫妻留下的最后的东西。

    苏湘的手指头捏紧了,她闭上眼,让大脑冷静下来。

    那笔钱她不想动,可那是父母留下的东西……

    魏兰茜眼见苏湘犹豫了,又哀痛的叫了一声:“湘湘……”

    苏湘抽紧了呼吸,脑子里正交战的时候,门铃声忽然的再次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绷着神经,被这突然响起来的铃声吓了一跳,一起看向门口。

    这个时候还有谁来?

    苏润看向了苏湘,心里燃起一丝希望,难道傅寒川对苏湘还念着那么一点旧情?

    这么说他就不算是误判了,以后还能睡在金山上高枕无忧。

    他挣扎了下,急道:“是傅寒川来了,快去开门!”

    苏湘听到傅寒川三个字的时候,心头颤了下,傅寒川?

    她微微的睁大眼睛,心里涌起了那么一点希望,随即她的眼睛一黯,轻摇了下头。

    傅寒川怎么可能来,连离婚证都是乔深送过来的……

    门铃声还在继续,很有耐心的一声响一声。

    苏湘沉了口气,站了起来,万哥叫住了她,冷声道:“等一下。”

    苏湘停住了脚步,转头看他。

    万哥道:“女人,你该不会是真的把傅寒川叫来了,还是你报警了?”

    他可没忘了,这女人一直拿着手机。刚才她那么不动声色,谁知道她是不是偷偷做了什么,在拖延时间。

    苏湘淡淡的扯了下唇,语音道:“你又没有动我分毫,就算傅寒川来了,他也不会怎么样的。若说我报警……”

    她睨了眼那两个不争气的,再道:“躲得了这次,躲不了下一次,还不如你们给他一个痛快。”

    男人皱眉一想,这才让她去开门,倒要看看这个时候,还有谁来救他们。

    莫非同一只手摁在门铃上,有节奏的摁了一下又一下,另一只手拿着一本书,看了正面又看了看反面。

    小哑巴这会儿该不会出去了,没在家吧?

    正要从猫眼看看的时候,门忽的打开,莫非同差点收不住身体往苏湘身上扑过去,幸好他反应够快,及时的撑在了门框上。

    “小哑巴,你干嘛呢,现在才来开门?”

    苏湘看到莫非同才叫意外。

    都这么晚了,他跑过来干嘛?

    莫非同瞧着苏湘的脸色,抬头往里面看过去,这才看到那一屋子的人。

    他的视线落回到苏湘的脸上:“小哑巴,你们……”

    以莫家的地位,道上的人都看到了都要打个招呼。万哥瞧见莫非同先是愣了下,惊愕的道:“三少,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莫非同拎着书,信步走进来,他看了眼苏润夫妇。

    苏润脸色煞白,鲜血直流,另一个女人吓得只会哭。

    这叫什么事儿啊?

    “哟呵,你们这是在讨债?”

    万哥笑呵呵的收起刀:“苏家这位大哥欠了我们的钱,欠债还钱,三少,你说是不是?”

    莫非同随手的拎了一把椅子坐下,翘着腿道:“是啊,说的没错。”

    “那希望三少看看就好。”

    道上有道上的规矩,男人开口就是提醒莫非同闲事莫管,虽然不知道他这么晚跑过来干什么。

    莫非同看了一眼苏湘,她垂着眼眸沉默的站在一边,也不说一句,好像等着任由那些人宰割。

    但这也不对啊,傅寒川跟她离婚,不可能一毛不拔。

    莫非同对着苏湘小声道:“小哑巴,你是不想管他们吗?”

    莫非同不认识苏润,但是当年他的那一手笔,可是把傅寒川给坑惨了。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不管,可是小哑巴不开口,他就没有理由出面相帮啊。

    这个时候,苏湘也已经做好了决定。

    她屏着气息,在屏幕上写道:“要我拿钱出来也可以,但是房子得归我,就当是我出钱买下了那套房子。”

    “你们立刻搬出别墅,另找地方!”

    魏兰茜叫了起来:“凭什么,那是你爸妈留给你哥的财产!”

    苏润瞪着苏湘,好不容易让她松了口,万没有想到这死丫头还有这一手。

    苏湘淡淡的看着魏兰茜道:“那就是你不要大哥的手咯?”

    又要她看在父母的情面上留着苏家的财产,又把她当成取款机填补他们的无底洞。

    她出事,他们躲,他们有事,她若不管不问就是无情无义。

    天底下有这样的兄妹吗?

    她连废话都不想跟他们多说一句,还讲什么道理?

    莫非同瞧着苏湘脸上的每一个表情,但都是平静的看不出什么变化。

    小哑巴的这幅冷漠神情,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脑子里浮现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他一怔,再看了眼苏湘。

    事到临头不怯懦,镇定自若之下还在为自己争取有利条件,这不就是傅寒川的作风吗?

    事情似乎又一次的陷入了僵持,看起来是苏湘苏润两兄妹为了家产在争夺了。

    那些讨要高利贷的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其中一个小声道:“万哥,他们这么拖下去,都要等到天亮了。”

    那万哥拧着眉,神色一凛沉声道:“不行,你们兄妹的事情,还是等事后自己解决。我现在要的是拿到钱。”

    “要么还钱,要么就把你那大别墅拿来抵押。”

    苏润的那一只手已经完全的浸润在血水之中,那条手臂都快没什么知觉了,他虚弱道:“万哥,我一定会还钱的,一定会还……”

    他转头看向苏湘:“苏湘,赶紧把钱给了,等事情先解决了再说,难道你想看到我失血而死吗!”

    只要钱给了,后面还能有他什么事儿。

    苏湘却是一直的瞧着那个万哥,眼眸微动。

    按说,逼着她要钱是最快的方法,放高利贷的人就算看傅家的面子不敢动她,但还是赚钱第一。

    其实只要吓一吓她,她还是怕死的。

    可是,这些人却只盯着苏润还钱,而且听起来,他们的目标是苏家的产权?

    莫非同一直知道苏家的那个混蛋哥哥没把苏湘当回事,都给人跪下被放血了,还在摆大哥的样子对苏湘呼呼喝喝,恨不得一脚踹过去。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苏润被莫非同肩膀上狠狠一脚踹过去,身体一歪跌倒在了地毯上。

    而莫非同那一脚踹的正好是他那一条被放血的手臂,这下连肩膀都废了,整条胳膊翻在了后背,看样子是脱臼了。

    苏润痛的嚎叫了起来,魏兰茜吓得又是一顿尖叫,眼泪横流的扑了过去:“老公,你怎么样啊!”

    苏润这会儿疼的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身体直颤,魏兰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着莫非同喊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狠心啊,你谁啊!”

    放高利贷的只划了她老公一道,他一来就把她老公的手给废了,他是站哪头的啊!

    她对着苏湘吼道:“苏湘,他是不是你叫来整你大哥的啊!”

    莫非同眉心一蹙,阴沉的道:“你再对着她大呼小叫的试试?”

    魏兰茜被他阴沉的模样吓到,委屈的闭上了嘴。

    万哥本来就要等到苏润松口抵押房产了,被莫非同这一搅局弄得很是不满。

    他道:“三少,你不是说不插手的吗?”

    苏润掸了掸裤腿,径自的站在苏润夫妻的面前道:“苏湘是我罩的人,你们再敢欺负她试试!”

    说着,他转头看向万哥:“万哥,你也听到了,苏湘是我罩的人,我是她大哥,她的事我能不管吗?”

    “虽然是这不争气的欠了你们的钱,但是那房子是我妹子的,万哥,你得给我面子吧?”

    最终,还是莫非同出面让高利贷的人把利息降成了银行的贷款利息,苏润为了保住他的手臂只好把公司收到的回款吐出来,莫非同再逼着苏润向他借钱把本钱还了,高利贷的人这才鸣金收兵。

    莫非同把苏润签下的借条收进了口袋,威吓道:“现在你们欠着我的钱,你敢不还我废了你另一条手!”

    如果是让小哑巴出钱把剩下的钱还了,那苏润夫妻不还是从小哑巴身上抢钱,如果是欠了他的,他们不敢不还。

    苏润夫妻今晚完全是偷鸡不着蚀了一大把的米,这姓莫的比高利贷的人还狠,那些人都要卖他的面子,能不还钱吗?

    苏润在魏兰茜的搀扶下站了起来,阴狠的瞪了一眼苏湘才转身出去。

    等那些人全部的离开以后,苏湘走过把门一关,长长的吁了口气。

    紧绷了那么久,她一下放松下来身体软软的滑了下去。

    她并非一点都不怕,事实上,她怕得颤抖。

    苏润被划刀的时候,她怕得根本不敢回头去看,因为那让她想起了父母跳楼躺在血泊里的那一幕。

    她知道苏润有钱,不可能被逼到山穷水尽的,他只是盯着她不肯放罢了。

    自从父母不在以后,他就挖空心思的从她身上掏钱,她已经成了他的取款机。

    傅寒川已经跟她离婚了,她身后再也没有任何人,可她也不想再被苏润继续利用控制,这才逼着自己狠心不要去管。

    可苏湘今天的这一“不管”跟“狠心”,也为她之后埋下了祸根。

    莫非同看到苏湘软倒在地上,将她扶着起来道:“小哑巴,你怎么样?”

    苏湘白着脸摇了摇头,走到阳台那边坐了下去。

    她喝的红酒还有的剩下,她微微的颤着手倒了一大杯酒一口咽下,僵冷的血液热了起来,在身体里流动,这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莫非同拧眉瞧着她:“小哑巴,你哥一直是这么对你的?”

    知道是一回事,但是亲眼看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明明有钱,却要掏空自己妹妹的口袋。

    当年只知道她跟傅寒川睡了一觉,觉得她可恨,现在回头来想,整件事里面最无辜的就是她。

    这么一想,莫非同只觉得那一脚踹得轻了,他应该直接剁了他的手才是!

    苏湘的喉咙翻滚着苦笑了下,想起来什么,语音道:“莫先生,你怎么会突然来?”

    ……

    大楼下,傅寒川的车刚停下,就见到一群大汉从楼道里面走出来上了一辆面包车。

    他推开车门的手顿了下,既然那些人出来了,也就是事情解决了?

    想来,他给她的那一大笔钱,已经填补了苏润那个无底洞。

    卓雅夫人给苏润设局的事,他是知道的,所以他明白自己的说辞已经无法取得她的信任。

    她对苏润下手就是在告诉他,她的那一句“不客气”不是说说而已。

    既然他已经决定要夺回继承人的位子,而卓雅夫人又已经开始下手威迫,不如就此放手。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苏润竟然去找了高利贷来解决困境。

    而现在既然问题已经解决了,他没有上去的必要了。

    傅寒川一直看着那辆面包车开走了,他静静的坐在车里,仰头看着五楼的位置。

    那一家的窗口明亮,窗帘微微的拂动着。

    “叮”的一声,打火机的声音响起,黑暗中火光照亮了男人冷峻的面容,一瞬间后又恢复了黑暗。

    烟雾慢慢在车厢内弥漫起来,充满了烟草的味道。

    这时候,楼道里又走出了两个人来,苏氏夫妻那两人的身影,傅寒川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皱了下眉,看着苏润好像伤得好像很重的样子。

    空气里隐约传来魏兰茜咒骂的声音。

    “……才走了一个傅寒川,就又勾搭上别的男人了,你妹妹这狐媚功夫可是不得了了,难怪现在这么硬气……”

    一路上骂骂咧咧,直到上了车。

    傅寒川的眼眸倏地阴沉下来,抬头往上看。

    难道她找了祁令扬?

    阳台上,苏湘的人影一现,她好像去阳台了,然后一个高大的人影也在视线里一闪。

    因为距离的关系,并不能看到那个人的面容,但是心已经狠狠往下一坠,令他极度的不舒服。

    事情解决了,居然还留着不走?

    呵呵,她还说跟祁令扬只是朋友关系吗?

    傅寒川的脸色阴沉的能滴下水来,紧握着方向盘青筋都鼓了起来,控制着自己不要冲动的冲上去。

    好,很好……

    好个屁!

    傅寒川一把推开了车门下去。正要走进楼道的时候,他的脚步在一辆车旁边顿了下。

    但是他在这里并没看到祁令扬的车……

    他往车牌看了过去,刚才没有注意,如今就着昏暗的路灯一看……

    他跟莫非同那么多年的好兄弟,好到穿什么牌子的内裤大家都清楚,莫非同的座驾他又怎么会不认得。

    傅寒川的眉毛拧了起来,往楼上那个人影瞥了一眼,莫非同跑过来干什么?

    他抄起手机打了过去。

    ……

    楼上,莫非同正在给苏湘解释他来的原因。

    他拿起被遗忘在一边的书递给苏湘。

    苏湘好奇的把书接过来,看到上面的封面一愣。

    中国手语?

    莫非同把这个给她干什么,总不会是他心血来潮想要学手语吧?

    莫非同对着苏湘清亮的眼睛,心脏就有种管不住的感觉,忽轻忽重的乱跳。

    他忽闪了下眼,躲开苏湘的注视,指着那书道:“这是……”

    才开口,手机铃声突兀的横插了进来,莫非同皱了下眉,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目光虚晃了下。

    他看了眼苏湘,走到一边将电话接了起来,电话那头,男人阴沉的声音传过来:“你在哪儿?”

    莫非同一听到傅寒川这低沉平静的嗓音,顿时心虚的感觉没了,反而是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气怒道:“傅少,你知道刚才小哑巴经历了什么吗?她……”

    傅寒川却是冷声打断他道:“你在她那里干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