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3 用你的余生来补偿我,万更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祁令扬看了他一眼,默了下转身就走。

    傅正南沉沉看他,他这性子,跟他母亲差不多,叫走就走,连个回头都没有。

    他道:“你知道吗?你这次让我很失望。我本来,打算公开你的身份,让你认祖归宗了。”

    这段时间,让他认祖归宗的念头越来越强烈,连对商会会长的那个位置,都没有那么深的执念了。

    这也许就是年纪大了,心没有年轻时那么的狠了。

    每次看他一个人在外,就越加对他觉得歉疚。

    可他到底是触了他的底线……

    祁令扬的脚步顿了下,微侧了下头,但是并没有完全的转头看过去。

    他道:“这个项目,我完成的很成功,在我看来,并不觉得有让你失望的地方。”

    他的不认错,让傅正南沉下去的怒火又被挑了起来。

    祁令扬走后,傅正南阴郁的脸色并没有缓和,他用力的搓着指骨,深沉而用力的呼吸了一次。

    祁令扬四年前没有被苏家暗算到,四年后,还是逃脱不掉,像是中了什么诅咒似的,为什么都是跟那个女人有关?

    电脑的屏幕忽然亮了下,傅正康要求视频通话。

    傅正南皱了下眉,这么多年,他跟他那个大哥并无往来,不过他还是点开了视频。

    傅正康戏谑的脸清楚的出现在屏幕上:“你好,正南,这么多年没见了,我还以为你不会点开跟我见面。”

    傅正南沉着脸:“什么事值得你放弃过去恩怨,跟我来聊天?”

    傅正康笑了下道:“来祝贺你的事业王国更加强大。我听说了,你们已经跟丹麦建立了合作关系,相信不久以后,整个北欧都会跟傅氏建立起业务往来。”

    说着,他停了下来,屏幕上倏地放大了他的脸,他瞧着傅正南的脸色,眼睛里带着嘲讽。

    “嗯?你怎么是这个表情?这不是值得庆贺的大事吗?”

    傅正南冷声道:“这确实是值得庆祝的大事,不过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

    傅正康哈哈笑了起来,随即神色一正,冷笑着问:“傅正南,看起来你这两个儿子都很优秀,决定选谁做你的继承人了?要先透露一下吗,我好有所准备?”

    他的问话,并不是关心傅氏将来交到谁的手上,而只是在看一场戏。

    屏幕倏地黑了下来,傅正康的脸也消失在了屏幕上。

    傅正南把视频切断了,阴郁的眼阴冷的扫了一眼电脑,鼻子间喷薄着怒气。

    傅正康当年败北,现在只能缩在加拿大看他的笑话。

    但他不会让他看到那一天的!

    傅正南攥紧了拳头,看了眼桌上摆着的手机,拿起来拨出了一个电话。

    响了几声以后,手机被人接了起来。

    俞苍苍愉悦的声音传过来:“老傅,令扬这次的表现没有让你失望吧?”

    傅正南沉声道:“他确实表现的不错,不过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告诉我?”

    俞苍苍听着傅正南阴郁的语气,微微的怔了下,她唇角微弯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苍苍,你知道我最不愿意看到什么。你跟我说,令扬接近那个女人,只是为了完成他的计划。”

    俞苍苍默了下,再开口时,语气中已经没有了那份轻松。她道:“老傅,一个人的心是很难管控的。”

    “他有你的算计跟诡谲,但他同时也是俞可兰的儿子。”

    当年俞可兰如果够狠,如果她出现在傅正南跟卓雅的婚礼上,并且那个时候说她怀孕了,那还傅、卓两家还能够联姻吗?

    显然,她还是心软,即便到了那个时候,都没有忍心毁了他的江山梦。

    俞苍苍的语气低沉,一提到俞可兰,傅正南心里的怒火没有那么强烈了。在他沉默的时候,俞苍苍再道:“我会试着再跟他谈一谈。”

    “嗯。”

    “那,你今晚还会过来吗?”

    傅正南沉默了下:“好……”他顿了下,“再炒几个菜,把那臭小子叫过来一起吃饭。”

    ……

    这一场的大获全胜,并没有让祁令扬获得多大的荣耀,更没有起先预算的,顺利拿到那个继承人之位。

    这一切,皆因祁令扬得罪了傅正南,傅氏地位最高的那个人。

    两人盘腿坐在蒲团上,凉亭的四面都透着和暖春风,一切都看起来春意盎然,又是平静时的静谧。

    俞苍苍做起功夫茶来,如行云流水一般,随着一遍的润洗,淡淡的茶香随着茶水的白雾一起飘散开来。

    她拿了一小杯的茶,慢慢放在祁令扬的前面,她眼一抬说道:“到现在,是不是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祁令扬看了眼茶水,看向俞苍苍抿唇不语,只是眉头微皱了下。

    俞苍苍垂眸,拿起自己的一杯茶喝了一口道:“你忍了这么些年,也一直在幕后操纵着一切。那时候,你是设棋盘的人,将全局都看得透彻。”

    “但当自己入了这个局,你并没有做到当初的那样透彻。是身在其中变得身不由己,还是你自己也沉迷了进去不愿清醒的看?”

    俞苍苍的眼睛清明,有着不符合她年龄的成熟内敛。

    有人说,她不像是二十八岁的人,倒像是四十八岁的人那样沧桑了。

    除去年少时的颠沛,还有,为了那个人,她愿意让自己变成那样。

    她的声音沉缓,继续说下去道:“当初,你利用苏湘分化了傅寒川父子的感情,而现在,傅寒川也在用这个方法对付你,我不相信你没有感觉到。”

    祁令扬捏着小小的茶盏在指尖转动,平静的眼一如平静的这茶面,水光反射在他的眼底,一点点的微光闪烁着。

    他抿了一口茶道:“傅寒川利用了苏湘?那是他的妻子,生下他儿子的人,他可以做到?”

    俞苍苍道:“为什么不可以?他跟苏湘离婚,就是放手一搏。在利益面前,他清醒的及时,而且做得比你更加冷静,更加的狠。”

    她顿了下:“而你,明明意识到了这一点,却沉溺进去了。”

    “设局的人,最怕自己最后也变成了一颗棋子,你让傅寒川掌握到了把柄。”

    “本该这个项目结束之后,他公开你的身份,让你能够正大光明的进入傅家,但在这个紧要关头,你把他得罪了。”

    俞苍苍的语气里有些埋怨的意思,因为祁令扬的这个失误,把她也牵连了进去。

    “我之前一再的提醒你,可你还是没有控制住你自己。”

    “你以为你自己足够小心谨慎就不会被人发现了吗?”

    “他是傅正南,这辈子,他经历了多少风雨,是我们都不能想象到的……”

    俞苍苍这次也难免唠叨了起来,还是希望祁令扬能回到原点来。

    祁令扬的唇角微微的勾了起来,冷冷笑着,现在的局面,已经完全清晰了。

    难怪傅寒川在项目开始的时候,就没打算跟他抢。

    以他的渠道,他不可能不知道关于黛尔的消息,但他没有让苏湘去帮他,原来,他是在等着这一天……

    他道:“那又如何,现在我们只是站在了一个起点上,差不多的局面。”

    俞苍苍看了他一眼:“你是真的对苏湘动了情?”

    她的眼眸微微一转,说道:“我还真是好奇,那个女人不过是个哑巴,怎么让你跟傅寒川都乱了分寸。”

    不过把事情重新来看,他们兄弟二人,这才是站在了真正公平的起点上。

    都失去了傅正南的信任,也都爱上了同一个女人。

    是要有情的女人,还是无情的江山,这才是真正的摆在了那二人面前。

    祁令扬抿着唇没有回答,俞苍苍看了他一眼,心知自己说了那么多,他未必听进去几分。

    她轻叹了口气道:“你我并没有什么关系,不过老傅让我们有机会站在一个阵营。作为一起的人,还是在最后说几句。”

    “虽然你是俞可兰的儿子,他也因为你的母亲对你有着歉疚,不过他毕竟是傅正南。在他的心里,傅家是高于一切的。你母亲当年被他抛弃,现在的‘封疆’也是一样。一个不慎,你所有的一切都会付诸东流。”

    “你自己再最后想清楚吧……”

    俞苍苍说完最后的忠告后站起了身:“哦对了,晚上他说一起吃饭。不过,如果你没有改变你的想法,没有跟他认错的意思的话,还是不要去了,免得你们父子再起冲突。”

    俞苍苍的身影消失在小道的尽头,祁令扬一个人继续的坐在凉亭,看着薄纱在风中飘摇。

    眼前蓦然的浮现那一张温婉的小脸,冲着他静静的笑着,水光潋滟的眼眸透着一股悠悠的沉静。

    不经意的一抬手,将桌上的茶杯打翻,水流一条线似的往地下流淌,也将宁静打破。

    祁令扬无奈的拿起一边的布巾擦拭,手指忽的一顿,看着眼前翻到的茶杯。

    他跟傅寒川继续的这么斗下去,那苏湘……是不是会跟当年的母亲一样……

    他抬手,将那杯翻了的茶杯扶正了,眉心紧紧的蹙着,他沉沉的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往凉亭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

    傅寒川的办公室,会议结束后,傅寒川便回到了自己的地盘,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继续办公。

    全公司上下都在为这次取得的大项目而兴奋,不过他这边却是安静到沉闷,因为不敢。

    秘书室的几个人不时的往副总裁的办公室看过去,打着眉毛官司。

    “公司得到了大订单不是好事吗?怎么傅总反而拉长着脸?”

    另一个道:“听说傅总这次是跟祁总监竞争总裁之位。谁拿下了项目,谁就能坐稳那个位置。”

    “可是也没听董事长说,祁总就任总裁的位置啊?”小嘉一头雾水,如果真是传言说的那样,那干嘛不在会议上一起宣布了。

    乔深走过来敲了敲桌面,警告的瞪了他们一眼:“你们这些听风听雨的,多做事少八卦!傅总跟祁总的闲话,也是你们乱说的?”

    话音刚落下,那些秘书们便乖溜溜的缩着脖子认真对着电脑做起事来,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响起来。

    乔深狐疑的看了她们一眼,虽然他是傅总面前的大红人,但是平日里也没摆什么架子,怎么现在他一发话,这些人特别听话的样子,还好像很怕?

    身后嗒嗒的高跟鞋声音一路的过去,乔深背后一冷,转头一看,就见卓雅夫人进入了副总裁的办公室。

    乔深额头一团黑线,难怪这帮人那么安静听话呢。

    办公室内,卓雅夫人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满意的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

    她在沙发上坐下来,看着傅寒川道:“我道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做,就看着祁令扬把帝梵先生拿下了,原来你的用意是这个。”

    卓雅夫人也是董事会的一员,在傅正南的秘书室当然也有自己的眼线。

    有人告诉她,祁令扬进了傅正南的办公室,两人并不愉快。

    祁令扬拿下了大订单,却没有坐上总裁的位置,还在傅正南的面前失了宠,这让她快意不少。

    她笑着道:“祁令扬一直利用那个哑巴来算计你,这次是不是他自己也失算了,反而被那个哑巴连累了?”

    傅寒川抿着薄唇,手指微微的动了下捏了起来。

    卓雅夫人沉浸在喜悦中,并未察觉到傅寒川的异样,事实上,自从祁令扬出现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那个女人的儿子,也不过如此!

    她勾着冷酷的笑意,对着傅寒川道:“儿子,你这次做的非常好。及时的甩开了那个女人,还让那个女人做饵,让祁令扬失宠。”

    “这样,他对你的威胁就没有那么大了。”

    到现在都没有公布总裁的位置谁来坐,就说明了傅正南不再那么信任祁令扬了。

    “让那个女人作饵……”

    刺耳的话钻入耳内,反复的盘旋在脑中,傅寒的手指握得更紧了些,漆黑的眼眸没有一丝的亮光。

    卓雅夫人因为高兴,一直在自顾自的说着话,到反应过来傅寒川没有对她做任何的回应,她眉心皱了下,看着儿子面色沉沉的模样。

    她心下一沉,警惕的说道:“你该不是在后悔,在可怜那个哑巴吧?”

    “傅寒川,既然你已经丢开了那个哑巴,就不要对她再有任何的感情。怜惜、后悔、同情,你给我统统都丢掉!”

    “我们傅家对她的补偿不少,她下半辈子什么都不做都可以高枕无忧,没什么可让你歉疚的。”

    “这个烫手山芋,你别再沾手!”

    卓雅夫人本来挺高兴,一下子神经再次的紧绷起来。

    那个女人毕竟是傅赢的母亲,而傅寒川也为了这个女人几次三番的跟他的父亲作对,以后,可不能再有任何的闪失了。

    说白了,那个哑巴就有可能成为将来傅氏继承人选的关键,但并不是什么谁得到她就成王,而是谁沾上了她,就只能败走而归。

    她绝对不希望,那个人是她的儿子!

    卓雅夫人再说了一番警告之后才离开,再度回归安静的办公室内,傅寒川将握得变形了的笔放下,起身淡淡的看着落地窗外。

    祁令扬此次的失利,并没有让他心里有多少愉悦感,也没有什么胜利感可言。

    真的胜了祁令扬吗?

    可是,傅赢失去了母亲,也让他再也没有往日的那些安宁……

    他的生活变了,枕边没有人,吃饭的时候面前是空着的,他不得不每天要去面对儿子的哭闹却没办法告诉他原因……

    他的手指一根根的握了起来,心里一遍遍的问自己,他到底是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

    ……

    傍晚的墓园,落日将半边天色燃得血一样红。

    祁令扬将一束紫罗兰放在一块墓碑前面,然后随地而坐,看着远处被夕阳染红的云朵。

    “五年前,他找到我,那时候我挺恨他的。如果不是他为了权利放弃了你,我也不会生活在祁家,在那里长大,也失去了若涵。”

    “我想报复祁家,也想把他看得比天还大的傅家摧毁,为你、为我报复他……这些年,我也一直的在这么进行着。”

    “我接近她,离间他们父子的感情,这样我才有机会进入傅家。这样的目标也越来越近,但最近,我好像迷茫了。”

    “我看着她不禁想,如果那时候我在傅家长大,我就是傅家的长子,那一晚跟她在一起的人就是我,是不我跟她就会过得很平静很幸福……”

    “再后来,我想,如果我没有得到继承人之位,那苏家还是会做一样的选择,因为他们要找的是最强的靠山……”

    “这样,我始终都伤害了她,好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除非我放弃复仇,放弃那个位置……”

    祁令扬喃喃自语,将很多不能对人说的话,只能在这里慢慢诉说,俞苍苍不可能给他真正的答案。

    他轻笑了下说道:“妈,我对自己视为棋子的人动了心,是不是很可笑,也很愚蠢?”

    山间的野花香气淡淡的飘入鼻息之间,似是来自未知时空的回答。

    祁令扬转头,看了一眼冰冷坚硬的墓碑,上面嵌着的一张照片,俞可兰依然还活在三十岁的模样。

    他的手指在母亲的脸上轻轻的抚了下:“当年他丢下你,去跟另一个女人结婚生子,那个时候你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紫罗兰的花瓣被风吹得轻轻颤动了起来……

    ……

    傅赢的阳历生日在苏湘的日日期盼中终于等来了。

    苏湘在日历本上划过又一道,看着那个画着心的日子,唇瓣忍不住的翘起来。

    但随后她就意识到一个问题,翘起的唇瓣缓缓的落下来。

    怪她太贪心,月初第一天就把每个月见一次的傅赢的机会给用了。

    以她现在跟傅寒川的关系,不知道他还会不会遵守当初他答应她的话。

    上一次她跟他发消息,还是问他那个项目的事,她好心问一句,他直接泼了她一头冷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帮了祁令扬把他给惹恼了。

    可这也不能怪她呀,谁让他不早点说的。

    她摩挲着手机在小小的客厅来回踱着步子,最后还是没有忍住的给傅寒川发了消息:明天傅赢的生日,你能让他过来吗?

    傅寒川捏着手里的手机有一下没一下的翘着,眸光微转,傅赢的生日?

    目光落在面前的小家伙身上。

    傅赢正在翻着十万个为什么,点读笔指着上面的图片,就有标准的普通话将内容完整的介绍出来。

    小家伙一副认真样,微微的皱着小眉头思考的很认真。

    傅寒川叠着的双腿放下站了起来,把儿子抱了起来:“宋妈。”

    宋妈妈正在准备晚饭,看到傅寒川抱着小少爷,像是要出门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傅先生竟然提早回家了,前些日子他都是加班到很晚才回来的。

    但他回来了不说话也不在书房呆着,就闷坐在客厅。

    宋妈妈手里还捏着颗西兰花:“傅先生,什么事啊?”

    傅寒川道:“今晚不在家吃饭,收拾一下东西去傅家老宅。”

    宋妈妈微愣了下:“啊?”

    自从太太离开这个家以后,傅先生已经很久没有带着小少爷一起过去了,最近都是老宅那边派人来把小少爷接过去吃饭,住个一两天再送回来。

    傅寒川眉眼一扫,宋妈妈便老老实实的收拾东西去了。

    苏湘离开后,傅赢的情绪不怎么稳定,他去傅家的时候,宋妈妈会跟着一起过去住下。

    傅寒川却只是把孩子送到了老宅,并没有要下车一起吃饭的意思。

    这边宋妈妈拎着一大包的保姆包,夏姐过来帮着抱孩子,进进出出的,常妍知道傅寒川过来了,也跟着一起出来,却只看着他坐在车里不动。

    她上前轻声说道:“傅寒川,既然过来了,怎么不留下一起吃饭呢?”

    傅寒川抬手看了眼腕表,淡淡的道:“还有事要忙。”

    他这么一说,常妍便无话可说了。

    她看着面前表情疏离的男人,挤出一抹笑道:“只是一会会儿的时间,半个小时就可以的。听夫人说,你的胃不怎么好,还是按时吃饭的好,不要为了工作把身体弄垮了。工作是做不完的。”

    傅寒川轻吐了一口气,转头淡漠的目光落在女人苍白的脸上。

    她在傅家老宅已经住了好些日子,这段时间,他也没有再在老宅吃饭。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母亲跟这位常小姐才能放弃。

    以前为了一些事,他不能把话说得过于直接,而现在,在想明白一些事以后,便再没有了那些顾忌。

    他道:“常小姐,你的病应该已经养好了吧?”

    他看了眼后视镜,宋妈妈最后检查了后备箱,确认东西都已经拿下来并且关上了后背箱,他再凉凉的看了一眼刷白了脸的常妍,踩着油门离开了。

    一阵伴随着尾气的风刮过,常妍忍着眼眶的泪水,死死的咬着唇瓣。

    傅寒川是在赶她走。

    她泪眼朦胧的看了眼车子早已经消失了的方向,指甲掐在了掌心。

    夏姐已经把傅赢抱到了屋子里面,没有看到常妍这才再次出来看看。

    她看到傅家的贵客站在门口,微微颤抖着肩膀,似是极力的在忍耐着什么。

    “常小姐,你不进屋子吗?”

    夏姐慢慢的走过来,常妍听到脚步声,吸了吸鼻子将泪水逼了回去。

    脑中蓦然的响起那句话:要么狠,要么滚。

    “嗯,进来了。”她最后看了眼车子消失的方向,转身往屋子里走进去。

    ……

    苏湘坐立不安的看着手机,电视台播放了什么她都没有看进去。

    傅寒川没有回复她的信息,看来是不愿意了。

    她咬着唇,手指嗒嗒的飞快按动:傅寒川,你的肠子是小鸡长的吗?我又不知道那个项目对你那么重要,再说也没见你损失什么。傅赢的生日,你早就答应过我的。

    写完,她将手机拍在沙发上,坐等他的回复。

    如果他不回的话,她就一直的发过去,烦死他。

    傅寒川看着那一大串的字,薄唇轻扯了下。

    他的肠子小鸡长的?

    他直接将电话打了过去,苏湘正在喝水,乍然响起的铃声惊得她一口水呛到,一边咳着一边接起手机,生怕那个小鸡肚场的男人又挂了电话。

    男人冷淡的声音响起道:“苏湘,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损失什么?我告诉你,你让我损失大了。”

    苏湘忍着咳,听出来男人似乎很生气。

    她用语音道:“那你想怎么样?反正已经这样了。但是你答应了我的事情,你不能反悔。你是个商人,就要有契约精神。”

    傅寒川听着女人那耍赖蛮横的口气,哂笑了一声道:“苏湘,你倒是越来越能耐了。不过,我跟你白纸黑字签约了吗?”

    为了一件衣服,她都能较真的叫他签字,那他就好好的跟她上一课,什么叫奸商。

    苏湘气得重重咳了一声,他果然要耍无赖,只怪那个时候太大意。

    她语音道:“帝梵先生已经离开了北城,你找个别的补偿的方式吧,我看我能不能做到。”

    傅寒川听着她的妥协,唇角勾了起来,跟他斗,她还嫩了些。

    他道:“我先想想。”

    “那你快点想,想不出来,等明天过了也能想,但是你明天必须要让我见到傅赢。”

    “明天你见过傅赢以后就违约,我怎么相信你?”男人拿腔拿调的又堵了苏湘一回,“这样吧,你过来一趟。”

    苏湘愣住了,过去?

    男人淡淡的声音再度的在手机另一端响起:“我还没吃晚饭。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说完他就把电话挂断了,苏湘听着一片空寂的声音,一脸懵然。

    她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已经黑下来了。

    正犹豫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她以为傅寒川已经想好了要她做什么,想当然的接起了电话,正要用语音功能问他要什么,电话那头却是响起了祁令扬的声音。

    “苏湘,你现在有空吗?”

    苏湘微怔了下,看了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她将刚打上还未发出的语音取消了,问道:“能先说是什么事吗?”

    祁令扬看了眼手里的玫瑰,说道:“请你吃晚饭。”

    苏湘眨了下眼回道:“可是我已经吃过了。”

    祁令扬看了眼花束,他用最快的时间从墓园回到市区,买了花却没有机会送出去。

    “这么早?”

    这时苏湘的手机嘟嘟的响了下,又有新的消息传进来了。她快速的打字语音道:“我有另一个电话,就先挂了。”

    打开消息框,那一行字写着:趁还有得商量。

    苏湘看着这几个字,脑子里就浮现傅寒川那不可一世的神情。

    她捏了捏拳头,腾的一下站起来,抓起车钥匙出门。

    古华路,傅家的密码没有改,苏湘开门进去,就见男人抱着手臂坐在客厅看球赛,见到她进去也只是抬了一下眉。

    她站在他的面前,语音道:“你晚饭吃好了?”

    傅寒川的视线盯着那个十一号球员,眉也没抬一下:“没有。”

    这个时候,苏湘才意识到屋子里安静的只有电视的声音。

    宋妈妈不在,傅赢也不在。

    她过来的时候还想说,不如跟他商量好她今晚就把傅赢接走,让小家伙在她那里睡一晚上。

    她问道:“傅赢呢?”

    “在老宅。”

    苏湘一听到老宅二字,眼眸微微的黯了下。

    傅赢去老宅,那明天……

    这时候傅寒川才把视线看向苏湘:“你过来,其实是想着多见见傅赢的吧?”

    苏湘没否认,本来就是,难道还能是为了来看他的么?

    傅寒川看她淡淡的表情,眼角抽了下,冷声道:“去做饭。”

    苏湘微微睁大了眼睛,她开了半个小时的车,就是为了给他做饭?

    古华路处在市区繁华地段,他叫餐厅送外卖,这会儿都可以吃完了。

    傅寒川看她杵着不动,鼻音道:“怎么,不愿意?不愿意就回去。”

    “但也别忘了,你还欠了我什么。”

    苏湘捏了捏拳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往厨房走去。

    冰箱的东西都备着,她挑了几个容易做的菜,快速的做完了往桌上一放,男人闻着饭菜香,才趿着拖鞋慢吞吞的走过来。

    苏湘在家的时候已经吃过了,便坐在一边等着那傅大爷吃饱喝足,给她一句痛快话。

    傅寒川拎起筷子,看着苏湘直直的站在一边,便说道:“你站在这里我还怎么吃?”

    “去拿了碗筷一起。”

    苏湘皱了下眉毛,不过她晚上吃的不多,这会儿倒是有些饿了,便去拿了碗筷出来。

    两人又像是以前似的坐着,两人的手肘只隔开一点距离,不经意间就能碰到。

    傅寒川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好的胃口,吃了两碗米饭,喝了两碗汤。

    看他吃饱了,苏湘问道:“你想好了吗?”

    傅寒川搁下碗筷,抽了张纸巾擦嘴。

    “没有。”

    苏湘捏了下手指吐了口气,闭着眼睛告诉自己再忍耐一下,只听男人又把她指挥起来了:“去洗碗。”

    他起身站起来,往书房走去。

    苏湘闷着气将碗碟收到厨房,双手扶着流理台想着,莫非同不是说那个项目事关他的生死存亡吗?

    怎么一点看不出他有什么紧张的样子,还是说,他就借着这么折腾她来撒气?

    不过只是做饭洗碗,这也太简单了,要是换做以往,他早就暴跳如雷了。

    苏湘收拾完了回到客厅,外面空荡荡的,书房的门开着,里面的光亮撒在走廊。

    她往书房走了过去,傅寒川并不在里面。

    脚边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着她的脚,低头一看,是那只白猫,养的肥嘟嘟的。

    那猫冲着她喵的叫了一嗓子,就竖着尾巴小跑着往书桌那儿跑去了,纵身一跳,跳在了他的书桌上。

    苏湘记得傅寒川在这书房立的规矩,这是他的禁地,那猫若是坏了他的文件什么的,估计得被剥皮。

    苏湘忙过去一把将踩在键盘上的猫抱了起来,抬头时她愣住了。

    傅寒川并没有在办公,小视频放着的是手语教学。

    她想起来,以前她进来的时候,有时候会看到他飞快的按鼠标,像是不想她看到什么似的。

    有一阵子她还怀疑他工作之余偷看小黄片解闷。

    苏湘的视线落在那视频上,喉咙翻滚了下。

    他既然看得懂手语了,还看这教学视频做什么。

    门口,男人穿着浴袍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看到里面抱着猫的女人,意识到什么,快步的走了进来将电脑关了。

    一抬头,对上苏湘清亮的眼眸。

    像是被戳穿了什么,傅寒川皱了下眉,粗生粗气的道:“看什么看,出去。”

    苏湘看了他一眼,抱着猫往前走。

    “回来。”

    男人又叫住了她,苏湘转过身来,将猫放在了地上,手臂比划起来。

    ——傅寒川,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若他看书学手语,只是为了能够看懂她手语的话,那他现在又看这些教学视频,是为了什么?

    不知是刚才的洗澡水水温过高,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男人的耳朵尖微微的发红。

    男人将毛巾抛了过去道:“我头疼,给我按按。”

    他在皮椅上坐了下来,苏湘走过去,沉默的将毛巾盖在他的脑袋上,慢慢的一边擦一边按。

    空气里是两人微不可闻的呼吸声,还有一些别的什么在发酵。

    苏湘的手指有些酸了,便停下来捏了捏指骨,这时男人的大掌忽然伸了过来,握住她的手。

    滚烫的温度,苏湘的手猛地一颤,想要往回缩却被他牢牢的握住了,并且跟她十指交缠了起来。

    两人四目相对着,傅寒川对着她澄澈的眼,目光微闪了下。

    好在,她还不知道全部。

    趁着她还没有完全的飞远,他要再次的把她关回笼子里。

    男人低哑的声音道:“傅赢说他要妈妈,你回来吧。”

    苏湘抿着唇,站着没有什么表情。

    他这是什么意思?

    傅寒川轻吸了一口气,又道:“不是说要补偿我吗?”

    他打开抽屉,里面躺着当初她签下的离婚协议,在民政局用过以后,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他道:“如果我说因为你,我变得一无所有了,你要用你的余生来补偿我,你敢吗?”

    男人漆黑深邃的眼锁着她,那手指越收越紧,苏湘脑子里空白一片,完全的找不到方向,她糊涂了,也无法做出思考。

    为什么一个项目就让他一无所有,跟苏明东一样也投资失利了吗?

    可是怎么可能,傅家就算在这方面有损失,还有别的赚钱的地方。

    对了,还有祁令扬,莫非同说到了跟祁令扬有关……

    不等苏湘再细想,嘴唇忽的一热,接着便陷入了一片滚烫火海。

    傅寒川在看到她出现在他的面前,看到她那一片嫣红唇瓣时,就想这样吻住她,想要陷入这样的柔软。

    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样吻她了,以前他怎么会对这样的美味视而不见呢?

    他的忍耐,在她这样直直的看着他发呆的时候便全线崩溃。

    不想给她过多的思考机会,也不想再亏待了自己,他已经错过了很多了……

    苏湘的后腰一痛,飞乱的神思收了回来才意识到自己被傅寒川抵在桌边,衣服都被他扯松了。

    她的手抵在他的胸口,侧开脑袋避开了他的热吻,氤氲的眼眸泛着薄薄的雾气,还没有完全的从意乱情迷中收回。

    她喘着粗气看着男人,抬起手比划起来。

    但是傅寒川并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大手轻而易举的将她的双手束缚在头顶,身体低了下去……

    不应该的,他们已经离婚了,不可以再有这种关系……

    苏湘裹着被子坐在床头,揉着头发懊恼得不行。

    她看了眼旁边闭眼吃饱魇足的男人,恨不得把他一脚踹下去。

    都怪他勾Y引的她。

    苏湘恼火的掀开被子,双脚还没踩在地上,窗外忽然响起了一个炸雷,吓得她立即缩了回去。

    好好的怎么会打雷?

    难道离婚后做这种事要遭雷劈?

    可这也不能全然怪她啊!

    傅寒川似笑非笑的看着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说道:“你走不了了。”

    他看了眼窗外瓢泼似的倒下来的大雨,间杂着电闪雷鸣,半个夜空亮如白昼,瞬间又变成浓墨似的黑。

    “这样的天气开车很危险,以你的车技,估计是不能开的。”

    苏湘抿着唇愤愤的瞪他,傅寒川粗粝的拇指划过她的眼角,一笑道:“先住一晚上,明天一早傅赢就回来了,一起给他过生日。他吵着找你已经很多天了,嗯?”

    他一说到傅赢,苏湘就软了脾气。

    她垂着眼皮,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