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43 我是傅赢的妈妈,为什么我不能见他?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裴羡嗤笑了一声,丢个他一瓶啤酒,转头又丢给傅寒川一瓶。

    他道:“其实莫少说的没错,就算你手上办了这么一张证,但是如果苏湘不愿意跟你回来,她可以自己去办理解除婚姻关系。”

    “嗯……你只能够保证眼下,苏湘跟祁令扬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

    傅寒川的眼色沉了沉,没说什么,掀开了拉环喝了口。

    只要他在,他们两人就别想在一起。

    沉默了几秒,裴羡想到了什么,又问道:“老实说,你真的不介意苏湘她跟祁令扬……那个?”

    裴羡明显的听到了除了山风以外的,低沉的呼吸。

    裴羡拍了下他的肩膀,认真的道:“苏湘跟祁令扬在三年前的那一次,虽然说是苏润做的,不过起因在卓雅夫人。你对苏湘,是觉得对不起她,想补偿她,还是因为她不再属于你,让你觉得失去了一个所有物,还是因为她是傅赢的妈妈,或者,是你真心喜欢,喜欢到可以让你忘记那些施加在她身上的污水,不顾世人眼光……”

    “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三年前的事,因为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是混乱的,苏湘直接被逼得离开北城。

    而她此番能够再站起来,再回来,若傅寒川没有想清楚对她是什么样的心思,只一味的把她带到身边来,到最后过不去心里的那一道坎的话,对苏湘而言,不过是又回到了她过去的日子,对她又是一次伤害。

    那么苏湘不想再跟他有瓜葛,就无可厚非了。

    一阵风刮过,傅寒川的眼中闪着寒星,感觉周围的温度又低了几分,莫非同这时嗤笑了一声,开口凉凉的道:“他想,人家还不乐意呢。”

    “见过鬼还不怕黑吗?”

    裴羡胳膊肘拐了他一下:“你就不能少说几句?”

    莫非同痞痞的一伸腿,抬着下巴道:“不能。我莫非同,还就是不同了。”

    说着,他的目光越过裴羡,瞧着傅寒川讽刺道:“先把他自己的问题给解决了吧。如果他真的觉得小哑巴重要的话,用得着还跟那个常家的暧昧不清?”

    这也是这两年,莫非同看傅寒川不顺眼的原因之一。

    若真把小哑巴看得那么重要,那常妍又算是什么?

    裴羡扭头看向傅寒川,这个问题,他也做不了回答。

    只见傅寒川继续沉默着,莫非同就更不爽了。

    他不屑的睨了一眼傅寒川,意有所指的道,“再说了,傅家的门有那么好进吗?那结婚证,傅家认可吗?”

    得不到认可,不还是跟三年前没有任何两样?

    莫非同懒得再跟他们废话,说完以后,就转身走了。裴羡叫住他:“莫少,你去哪儿?”

    莫非同脚步一顿,头都没回,说道:“回家。”

    “你要这样走回去?”

    “……”

    莫非同只是将双手抄在口袋,往山下的方向走下去。

    裴羡摇了摇头轻叹了声,转头看向傅寒川道:“行了,风吹够了,也回去吧。”

    ……

    山上的谈话不了了之就这么结束了。

    回到傅家,这么晚傅赢早就睡了。

    傅寒川打开儿童房的门,小家伙睡得很熟,一本故事书还摊开在他的床头。

    傅寒川走了进去,将书收了起来放在床头的架子上,看了儿子一会儿这才回到卧室去。

    这一夜,注定是无眠的。

    洗过澡,男人枕着手臂瞧着天花板,一切都似走马灯似的在脑子里转。

    那个女人一身是光的站在台上,对着台下的人微微而笑;被他摁在车里时,惊慌无措又一副强装勇敢的样子,被他击得溃不成军。

    他摸了摸嘴唇,仿佛还有那个女人的余味。可惜那时他只顾得上发泄他的怒气,没有好好品尝。

    她会说话,喉咙里多了些声音,吻起来的感觉也不像从前了,这种感觉说不上好坏……

    倏地,脑子里又出现了她被祁令扬拥在怀里的画面,那一幕又让他握紧了拳,刚软下来的眼又变得凌厉了起来。

    裴羡在山上问了他一连串的问题,不管哪一个,若非他确定决定要这么做,他就不会让人不论如何都要把结婚证搞定了!

    ……

    苏湘的再次出现,就好像在平静的湖里投入了一颗石子,这一夜,所有人都没有睡一个好觉。

    傅寒川在离开宴会的时候把手机关了,天亮一开机,数条电话涌了进来,大多是卓雅夫人打过来的。

    傅寒川看了一眼,便将手机丢在了床头柜上,起身去洗漱。

    难得的,今天傅赢比他早起。

    小家伙坐在餐厅吃早饭,他捧着玉米汁,看到爸爸穿着家居服走出来,眼睛都瞪圆了。

    他道:“爸爸,你不是说,男孩子不可以随便打架的吗?”

    傅寒川洗漱的时候,对着镜子看到脸上的淤青,决定把工作转移到家里来做,但忘了傅赢还没出门。

    他端着脸拎开椅子坐下,宋妈妈端着精致的餐盘过来,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在傅家工作这么久,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先生这幅样子。

    傅寒川垂眸切开太阳蛋,漠漠的道:“吃完了赶紧去上学。”

    傅赢撇了撇嘴,哼,大人对小孩永远都是两个标准。

    到了上学的时间,司机上楼来接傅赢去上学,这时傅寒川放下了早餐,抽了纸巾擦了下唇道:“今天我去送他上学,你去公司上班,告诉乔助理,公司的事由他代为处理。”

    他这么一说,司机便领命而去了。

    傅赢习惯了司机或者宋妈妈替他拎书包,这会儿已经走到门口,被傅寒换一句话又给叫了回来。

    “书包呢?”

    小家伙看了眼傅寒川,瞥了一眼屋里沙发上搁着的书包,不情愿的回来背起了书包。

    一大一小站在电梯里,傅赢就扭捏起来。

    “爸爸,你今天怎么送我去上学,你不是要工作吗?”

    “爸爸,还是让宋妈送我去学校好了。”这时,他的书包带子已经滑下小肩膀,歪在了一边。

    见着男人不为所动,他又继续道:“爸爸,你这个样子,会吓到我的同学的。”

    傅寒川冷冷斜他一眼,电梯打开,男人率先走了出来,傅赢只好叹了口气,提了提书包带子跟上去。

    傅寒川等他坐好了,开口道:“因为那个连良?”

    傅赢惊悚的看着他,小脸一红,矢口否认道:“你说什么呀,才不是。”

    他抱着小胳膊扭头看向窗外,坚决不能被他老爸看出他的心思。

    傅寒川看了他一眼,小屁孩一个,居然有喜欢的女生,还当他不知道吗?

    车子开动了起来,十几分钟后,在靠近小学路的时候,车速慢了下来。

    这个时间段,正是送孩子上学的时间,学校门口的车停了不少。

    车、大人小孩,混在一堆,看着有些混乱。

    傅寒川拧了拧眉毛,这么一眼看过去,什么都看不清楚。

    车子在学校不远处停了下来,傅赢打开门:“爸爸,我自己进去吧,你就不要送我进去了。”

    说完,他就背着小书包自己下了车往前面走去。

    傅赢穿着校服背着小书包走路的样子,别说,还挺精神的。在那么多小孩里,就属他的小脸最好看。一路走过去,不少人在看他,而他则是目不斜视,一路走了过去。

    傅寒川看着那小身板,扯了下唇角。

    臭小子跟他小时候还挺像的。

    他一抬眼,又在周围的那些车里看了一圈,然而并没有看到那个人影。

    那女人,在告诉她傅赢差点走失后,她都不来看一眼吗!

    而被蒙在鼓里的傅赢抬头挺胸的往学校门口走着,身后一道声音穿过周围的杂音,软软的,脆生生的:“傅赢……”

    傅赢一听到那个声音,嘴角翘了下,然后板着一张酷酷的小脸转过头去:“干嘛?”

    一个小女生从他身后走过来,白嫩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傅赢,你今天是自己来上学的吗?”

    “当然,不就是上学。”傅赢在小女生面前傲娇的抬了抬下巴,那小女生笑得眉眼弯弯的。

    “那傅赢,你那天回去后,还哭吗?”

    傅赢的小脸一下子皱了起来,梗着脖子羞恼道:“谁、谁哭了!”

    “你好烦!”他迈着步子埋头往前快速的走,小女生捂着嘴偷笑了起来,跟着小跑了上去追赶他。

    人堆里,苏湘看着傅赢跟一个小女生打打闹闹的跑进了学校,直到看不到他的小身影了,这才留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

    小家伙长高了好多,小脸也长开了,还是那么可爱,只是脾气看起来有些古怪。

    苏湘看了一眼远处停着的一辆车,趁着那些家长们还没完全散开,悄悄的回到了车上。

    傅寒川所有的车,所有的车牌她都熟悉,所以在看到那辆车出现的时候,她便藏了起来。

    傅寒川,他一直都是日理万机的样子,居然会亲自送孩子上学?

    她以为傅家给傅赢选择的学校,一定是最一流的贵族私立学校,没有想到他只是把傅赢送入了一家普通的公立学校,难怪一直查不到傅赢的消息,是她找错了方向。

    得知傅赢在这所学校,她也是愣了好一会儿。

    不过看到傅赢那么健康活泼,她放心了不少。

    才牵动起来的笑凝结在唇瓣,这三年过去,不知道会不会真的印证了卓雅夫人的那句话,孩子已经不记得她了。

    她离开的时候,傅赢才三周岁而已……

    回到湘园,珍珠还在睡,苏湘打开了电脑开始工作,却是直愣愣的盯着屏幕,脑子里还是刚刚瞧见的傅赢的小模样。

    怕别人觉得她怪异,她没有拿出手机拍下他的照片,只能那么远远的看一眼,一点都没有让她一解相思。

    这些天,苏湘一直在琢磨着,要怎样才能跟傅赢见面。

    她想过了无数个场景,可最难受的,还是一个字——怯。

    她不知道傅家的人是怎么对傅赢解释,她这缺失的三年。

    她也不知道,在跟傅赢的最后一面,她说自己在上学,这个理由是否早就失效。

    在傅家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早晚要离开,可是以那样不堪的方式离开,让她觉得自己去见傅赢也是难堪的。

    如果傅赢觉得她恶心怎么办?

    “怎么好好的坐着就哭了?”

    祁令扬走进她的工作室,就看到苏湘一个人坐着,泪眼汪汪的样子。

    他看了一眼她的电脑,电脑已经成为待机模式。

    跟傅寒川同样的原因,祁令扬也选择了在家工作。他知道苏湘出去过一趟,他在苏湘的椅子扶手上坐了下来,揉了揉她的头发低声道:“是不是去见过傅赢了?”

    苏湘点了下头,吸了吸鼻子:“嗯。”

    见她情绪低落,祁令扬猜到了什么,说道:“他不认你?”

    苏湘摇了摇头:“不是。”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头:“我没有直接去找他,只是看了一会儿。”

    祁令扬明白苏湘的顾虑,劝慰道:“慢慢来。如果他知道你可以说话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苏湘点点头嗯了一声道:“你也去工作吧,我没事了。”

    “我去看看珍珠有没有醒了。”说着,她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祁令扬回头看着她没精打采的背影,眉心微微的皱了起来。

    正如他将苏湘藏在凤城,不让傅寒川的人探到她的消息,傅寒川同样的,将傅赢所有的消息也封了起来。

    这几年,不管他这边的人怎么去查,都查不到一星半点。

    作为旗鼓相当的对手,祁令扬可以猜到傅寒川的用意。

    他知道苏湘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傅赢,他越是藏着傅赢的消息不透出一点,苏湘就越会按捺不住的回来。

    傅寒川,他一直深知怎么才能拿捏苏湘的软肋。

    打听了许久都没有得到的线索,却在今天早晨突然来了消息,苏湘接到电话,早餐都没吃完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出去。

    祁令扬的手指捏了捏,眼睛沉了下来。他看了下时间,给楚争打电话。

    “去查一下,苏湘跟傅寒川究竟还有没有婚姻关系。”

    电话那端的楚争微愣了下,看了眼面包机跳出来的吐司。

    苏湘跟傅寒川?

    可他们两人这次回来,不是准备要结婚的吗?

    他应了一声:“好的,祁总。”

    ……

    另一头,傅寒川出现在了教师办公室里。

    傅赢的班主任老师接待了他,递过来一杯水道:“傅先生,您请喝茶。”

    傅寒川淡淡的嗯了一声,对于老师有意无意看过来的眼神,轻咳了一声,低头喝了一口水。

    “只是不小心撞车,老师不必在意。”

    “啊,是这样啊,呵呵……”老师呐呐的笑了下,“傅先生,您可一定要小心开车啊,现在的路上车子实在是太多了……”

    这家公立学校的教学资质不比贵族学校差,在这里上小学的名流富豪也不少,但是这位傅先生的身份,好像更加神秘。开学的时候,校长就特意找她谈话,交代她一定要特别关注她班上那个叫傅赢的同学。

    而且据说,这位傅先生向学校捐助了一栋教学楼,并且将学校所有的陈旧设施都更新换代了一遍,这可没几个人做到的。

    另外,为数不多的几次跟这位傅先生见面,他总是给人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种种原因,使得老师在这个时候不得不找些话来缓解一下她的紧张。

    她看向傅寒川,挤着笑问道:“傅先生今天突然来学校,是来问傅赢同学的学习情况吗?”

    “他在班里挺好的,学习认真,跟同学团结友爱,很照顾别的同学……”

    老师只觉自己都快要编不下去了。

    傅赢小朋友上课玩游戏,调皮到叫人头疼。小小年纪就要当大哥,指使其他小朋友捉弄别人,打坏体育馆的玻璃……

    “哦,对了,这个月,傅赢小朋友被推选做生活委员了呢。”

    傅寒川垂眸喝着水,闻言眉头微微蹙了下:“嗯,生活委员?”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子,就是家里太惯着他,让他骄气的很,这老师的话,一听就是反着来的。

    至于这个什么生活委员,该不是学校特殊照顾,给他面子指派了个活儿给他干着。

    傅寒川猜的八九不离十,但是老师看他一皱眉,有些冒了冷汗。她说道:“是啊,本来同学们选他做班长,不过他自己挑着做了生活委员。”

    刚开学的时候,班干部是随便指派,傅赢有校长的特殊关照,便做了班长。过了一个月,等孩子们都熟悉起来了,老师们也观察了一阵子后,才正式推选班干部。

    这次,傅赢的班长没有保住,不知道这位傅先生是不是生气了。

    傅寒川挑了下眉毛,淡淡的问道:“那现在班长是谁?”

    “是连良。傅赢当时的票数与她差不多,不过他自己后来选做了生活委员,也挺好的,他……可以搞好班集体的团结。”

    老师这么说的时候,觉得喉咙都像是要堵起来了。

    不过傅赢同学做生活委员,有一点好,班级的经费问题可以解决了。

    傅寒川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淡淡的嗯了一声,又没了声音。

    老师抹了把额头的汗,情况都了解下来了,也不见这尊大神要走的迹象。

    这时,傅寒川抬眸,薄唇开合道:“老师,现在拐带小孩的人很多,听说有的骗子冒充家长进入学校,将孩子带走。这些防范工作,你们可一定要做好,若是孩子走失了,你们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老师愣了下,这怎么可能?

    通常情况下,家长是不能进入学校的,而且进来是要经过保安室登记,再来,校方也有家长资料,怎么会随便让人带走孩子?

    不过考虑到这位傅先生的身份特殊,可能危机意识要比别人更强一些吧。

    她随即马上道:“这不会的,我们学校的保安做的一直都很好,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请傅先生您放心。”

    傅寒川又是“嗯”了一声,将茶杯放下站了起来,看样子是谈话结束了。

    老师想到了什么,又问道:“傅先生,现在正是上课时间,您要不要再去看一下傅赢同学的上课表现?”

    傅寒川眼眸微动了下,漠漠的道:“不用了。”

    说完,他便不再多做停留,转身离开了。

    后来老师琢磨了好一会儿,觉得那位傅先生今儿特意来,好像是特意交代,不要让什么人接触傅赢的意思。

    傅寒川的身影高大颀长,经过前面的教学楼的时候,连良拿笔悄悄的捅了捅傅赢的后背,小声道:“傅赢,那个是不是你爸爸呀?”

    闻言,傅赢转过头去,果然看到自己爸爸的背影。

    这会儿他正在打游戏,下意识的将游戏机塞进了桌肚子里。

    是不是老师打电话叫家长告状了呀?

    班里别的同学也被老师叫家长,王晓明同学回家后就被他爸爸打的屁股开花了。

    傅赢苦恼的抓了抓头发,小背挺了挺,居然认真听起课来了。

    不过直到这一天结束睡觉之前,他都没有被说一句,爸爸也没有没收他的游戏机,他想,可能是老师后来又打电话给他,夸他学习好了。

    ……

    不过对苏湘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在那之后的某天,苏湘特意寻了个时间想要找傅赢的时候,就被挡了回来。

    “我是傅赢的妈妈,为什么我不能见他?”

    那位老师冷冰冰的道:“不好意思,傅赢的家长记录上,并没有他母亲的名字。”

    苏湘的脸色煞白,气得身体微微哆嗦,可又无法反驳。到了放学的时间,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傅赢被傅家的车接走。

    苏湘好几次忍不住想要冲到傅家去,让她跟傅赢见上一面,但一想到那个人的恶劣,又只能生生的忍了下来。

    他不就是要逼着她去见他吗,她才不会中了他的计!

    傅家老宅,傅赢被卓雅夫人接了回去。吴老师拎着小书包走在最后,见到卓雅夫人跟常妍,对着她们点了下头,便先去了傅赢的专用书房。

    常妍自从被傅寒川说了之后,便不敢再随意的抢吴老师的工作了。

    她也怕再闹出走失孩子的事情,便每天去傅家老宅做一些小点心等傅赢回来给他吃。

    见到傅赢,她微笑着捏了捏他的小脸:“像只小花猫一样,先去洗洗,我做了你喜欢吃的布丁。”

    小家伙跑过去洗手,这时候傅寒川早下班,步入老宅的院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