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48 幼稚真好啊……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傅赢往嘴里扒饭,偷偷的瞧着傅寒川,等着他答应下来,这时候搁在桌角的手机响了起来。

    傅寒川看了眼,将手机接起。

    电话是裴羡打来,找他出去喝酒,傅寒川讲着电话,看了眼傅赢。

    傅赢的小耳朵也是尖尖竖起,听着他在说什么。

    过了会儿,傅寒川电话说完,傅赢筷子戳着碗底跟他讲条件。

    “爸爸,如果我可以自己放学回家的话,那就说明我长大了。这样,你就可以出去跟裴叔叔玩了,对不对?”

    小家伙黑白分明的眼睛机灵的很,傅寒川睨了他一眼,将手机放回原处,重新拿起碗筷时,不甚在意的道:“你连书包都懒得背,能坚持几天?”

    傅赢立即信誓旦旦的道:“我可以自己背的。”

    “嗯。”傅寒川垂着眼,似乎在考虑中,吃了口饭后,他看向傅赢,“你考虑清楚了?”

    傅赢十分认真的点头:“我肯定,非常肯定。”

    “好,给你三天试用期,看表现。”

    傅赢皱了眉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这也有试用期吗?

    不过管他的呢,反正他可以自己放学回家了。

    傅赢想得简单,这件事就这么敲定了下来。

    吃过晚饭,傅寒川拎着手机车钥匙像是要出门,吩咐了宋妈妈早点安排傅赢睡觉,宋妈妈哎哎的答应了下来,傅寒川走到门口的时候,傅赢在客厅的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

    “爸爸,已经一把年纪,如果一直坐在办公室不锻炼身体,又跟裴叔叔出去鬼混喝酒的话,你会跟那些大肚子叔叔一样的。”

    傅寒川的脚步一顿,眼角抽了抽,这个臭小子!

    坐在车上,傅寒川将车钥匙*钥匙孔时,忍不住摸了摸小腹,并没有一丝赘肉的感觉。

    不过他跟裴羡打了电话,另约了地点。

    ……

    枕园。

    男人看了眼苏湘带来的那一份日本豆腐,淡淡的看向苏湘:“苏小姐,你是来踢馆的吗?”

    苏湘笑了下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想请宴老板尝一下,指点一下。”

    男人静默的眼睛瞧着苏湘,苏湘不闪不避,一直微微的笑着。

    她将餐盒往前推了推,将一双干净的筷子放在餐盒上:“宴老板,请品尝。”

    男人收回了目光,拎起筷子吃了一口,垂着的眼睫下,目光微微动了动。

    苏湘一直紧盯着男人,不错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但不知他是不是掩藏的太好,她什么都没看出来。

    男人只吃了一筷子便放下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对着她道:“苏小姐,你这日本豆腐,锅里油煎的时间太长,这番茄肉酱的油太少,肉沫太干,味道也偏甜,所以……”

    他将那餐盒拿了起来,递给一侧站着的副手,再对着苏湘道:“苏小姐既然花了钱,就请享用这一桌就好。”

    苏湘很确定,她做的这道日本豆腐是按照母亲所教的步骤做的,就算味道上有差别,不至于差太多。

    她轻笑了下,说道:“今天就我一个人来,吃着有些无趣,宴老板不妨坐下,一起聊聊?”

    男人转身去时,闻言回头又瞧了苏湘一眼,过于平静的眼眸中透出一丝慎重。

    “苏小姐,枕园只是吃饭的地方,并没有这种规矩。”

    苏湘道:“既然这样的话,宴老板,那我就再问您最后一个问题。”

    “宴老板难道不奇怪,为什么我会做这道菜吗?”

    男人道:“日本豆腐,只是一道家常菜,并没有什么特别,很多人都会做。”

    苏湘:“确实,这只是一道家常菜,不过我想问的是,宴老板您就不奇怪,为什么我做的菜,做法、味道跟您的这么相似?”

    男人皱眉瞧了会儿苏湘,拎开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看来苏小姐今天有事而来,你想说什么?”

    苏湘神情一变,严肃道:“不瞒您说,这道菜,其实是我母亲所教,不知道宴老板是否认识?”

    “我的母亲,她名字叫沈烟。”

    男人望着苏湘,微皱了下眉却说道:“我并不认识此人。”

    苏湘心里一沉,有些急切的往前微倾身子:“宴老板,您好好想一想,真的不认识吗?”

    “如果不认识……您做的这道菜,跟我母亲做的是一模一样的。”

    苏湘看了一眼那道豆腐,她不相信,他们之间没有一点联系。

    男人已经站了起来说道:“很抱歉苏小姐,我确实不认识她。”

    “你说我做的菜跟你母亲一模一样,大概是大家用了相似的烹饪手法。刚才我也说了,你的味道是跟我有差距的。”

    男人说完,没再多做停留,转身离开了。

    苏湘一个人坐在餐厅,怔怔的看着那道菜。

    她一直很肯定他们之间是有联系的,可是却被否认了。

    这真的只是巧合?

    刚才那个男人说的,只是她做的菜跟他的有差距,可是她母亲做的,真的是跟他一样的呀。

    还是说,他不想承认他认识母亲?

    之后的时间,苏湘并没再多停留。

    她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来问一个结果,但这结果并不是她想要的。

    快要上车的时候,身后一道声音叫住她:“苏小姐,请您等一下。”

    苏湘已经拉开车门正要弯腰上车,听到声音她直起腰来,看着小跑着过来的副手。

    那副手拎着一个纸皮袋子递给苏湘道:“师傅说,苏小姐没怎么吃东西,大概是觉得味道不好。不过他让我打包了给您送来。而且,他说这一餐不收您的用餐费了。钱,我已经打回到了您的账上。”

    苏湘看了一眼那袋子,接了过来。

    “那就谢谢宴老板了。”她顿了下,眉眼微动了下,又道,“宴老板此次请我吃饭,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我还会再来拜访的。”

    说完,她轻点了下头,矮身上车。

    二楼的一个观景阳台,男人背着手看着夜色里那辆车的灯光划破黑暗一路远去。

    “师傅。”副手走了过来。

    男人手虚握成了拳,抵着唇轻咳了两声,微侧头道:“她收下了?”

    “是的。不过师傅,她说您请她吃饭,以后就是朋友,说还会再来拜访您。”

    男人瞥了眼漆黑夜色,说道:“以后她的预约,都不予受理。”

    “知道了,师傅。”

    男人摆了摆手示意副手下去,他似乎很是疲惫,咳嗽着一跛一跛的往屋子里走。

    偌大的房间里,摆着一张茶几。茶几上摆着苏湘送过来的餐盒,男人走过去,将盒盖打开了。

    里面装着的日本豆腐只剩下一点点的余温,男人拿起一边的筷子,夹了一块放入口中,细细的咀嚼了起来。

    他抬头看着前面的墙,那一堵宽阔的灰色墙面上挂着一幅画,不过被油纸包了起来,像是完全没有被拆开过。

    “你,竟然是沈烟的女儿……”

    安静的室内沉寂了多久,男人就对着那幅画看了多久。

    直到电话响了起来,男人才站起来去接电话。

    电话里,一道稍显苍老的女人声音缓慢传来:“宴霖,你那儿的药吃完了吗?要我给你寄一点过来吗?”

    ……

    苏湘沿路往回返,祁令扬打电话来问她此事,她闷闷的道:“说是不认识。不过我觉得,他更有可能在隐瞒着什么。”

    祁令扬道:“已经过去很久的事情,大概是不想再去回忆吧。”

    苏湘想到那个男人的跛脚,还有他脸上的疤痕,心底的疑惑就更重了。

    是什么事,能把人伤成那样,而如果他认识母亲的话,如果只是泛泛之交,又为何不肯承认?

    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落在车顶上沙沙作响。

    苏湘心里想着事情,忽然前面一道强光打过来,她猛地回过神来,连忙打着方向盘避开,车子往前冲过去,路面打滑踩着急刹车都没用,撞在马路护栏上才停了下来。

    苏湘摘了安全带下车检查状况,车头只是有些凹了进去,护栏也弯了。

    所幸这一撞并没有太严重。

    那辆打了车灯的车也停了下来,车主往前走,灯光下,看着那个侧脸有些眼熟。

    夜色与灯光交织起来的光影中,莫非同眯着眼睛看了会儿,不确定的道:“小哑巴?”

    苏湘听到这个声音,微微的愣了下,转头看了过去。

    莫非同对着那一张脸,心里一跳,果然是她。

    “小哑巴,真的是你啊!”

    莫非同大步的走了过去。

    那一束光下,那道人影静静的站着,周围小雨蒙蒙,莫非同在这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听到自己的心跳。

    “小哑巴,是你!”

    他在她面前站定,不知是灯光反射还是别的什么,他的眼底明亮,毫不掩饰他的喜悦。

    苏湘好长时间没有再见到莫非同,算起来也是三年了。

    她将一缕从束发中逃脱出来的头发勾在耳后,微微笑着道:“你别再这么叫我啦,我现在不是哑巴了。”

    “莫非同,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

    莫非同的声音微哑:“是啊,三年没见面,你这坏丫头,也不打个电话来。”

    “能说话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好歹,我是你大哥啊。”

    苏湘微扯了下唇,垂下了眼眸看着脚尖。

    这三年,她没有跟北城任何的人联系。

    她走的时候,将所有人的联系方式都删除了,那三年里,她存心避开这这里的人跟事,又怎么敢再跟这里的人联系上。

    况且,他是那个人的朋友。

    莫非同看着她垂下的半张小脸。

    她的睫毛浓密且长,这个角度看过去就更加的纤长,那管挺翘的鼻子下,还是那一抹微扬的红唇。

    莫非同意识到苏湘不想提起过去的事,清了清喉咙说道:“其实那个扶蕊慈善晚会,我也去了……我看到你了,你真的很厉害。”

    苏湘当然知道他也在,嘉宾名单她都看到了,只是那会儿没来得及跟他见上面,而且……

    她想到后来在停车场遇到傅寒川的事情,心里就涌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

    结婚证的事情,她还没来得及去查。

    本来,只是民政局去走一趟的事情,但问题是她是当事人,自己跑去查自己的婚姻状况怎么都是奇怪,而且现在她一堆的事情在手上,又要急着认回傅赢,便只能先往后挪一挪。

    这又一次的提醒她,她的身体状况,还有结婚证的事情,还是要有个答案,不然心里老是惦记着,像是一左一右的扎着两根刺,难得安宁。

    苏湘抬起头,笑了笑道:“怎么也要好看一些才回来,不然灰溜溜的走,灰溜溜的回来不是叫人又看笑话吗?”

    莫非同瞧着她眼睛里的笑意,可是她的眼底深处,只是笑的悲凉。

    三年的伤,积淀起来,如果是层茧子的话,该有几寸厚了吧。

    不管现在她过得再如何风光,重回这个城市,见到的也只是那些旧疮疤。

    莫非同点点头道:“对,就该越过越好。”

    他抬头看了看周围还在下着的雨点:“我们该不会要一直这么说下去吧?”

    苏湘笑了下:“是啊,差点忘了还下着雨。”

    车子的雨刮器还在左右摆动,发出轻微的声音,两人相视一笑,莫非同道:“先上车。今晚不管你有什么事,都给我往后推一推,大哥要请你吃饭。”

    苏湘看着扬着笑意的莫非同,不好就这么扫了他的兴。

    她去枕园的时候,预留了时间出来,现在没到时间她就提前回来了,便答应了下来。

    择日不如撞日,择店不如撞店,不过这里还在郊区的范围,两人抬头对着前面一家川菜馆。

    苏湘现在的喉咙情况是不适合吃辣的,莫非同道:“不然再往前一段路,到了市区,米其林餐厅去。”

    苏湘笑了下道:“没那个必要,你跟我进来就是。”

    苏湘给了加工费,让厨房把枕园打包来的菜热一下。

    莫非同对着苏湘,眉眼间都是止不住的笑意。

    服务员先送来了热茶,他拎着茶壶给苏湘倒茶,说道:“你先喝些热水去去寒。”

    苏湘道了声谢,暖暖的茶水入喉,身体都暖了起来。

    莫非同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说起来,你的车技还是那么烂。”

    莫非同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位小哑巴,就是在金家的生日宴会上,她撞了车,他们几个人便浩浩荡荡的跟了过去。

    苏湘也想起了那次的事,笑了下。

    她道:“我记得那个碰瓷的人,在你的修车厂工作了,现在他还在吗?”

    莫非同道:“他现在是我那儿最有名的改车技师,红牌。”

    两人又天南地北的聊了会儿,但都不约而同的避开了傅家,以及傅寒川。

    这时候,服务员将热过的菜端了上来,虽然重新热过了,但是口感还是不错的。

    莫非同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搁在一边的纸皮袋子,上面简单的印着一个窗花体的“枕”字。

    枕园,在北城的上流圈子有名,但非常的低调,不过那里偏远还看着荒凉,一般人不会去那里。

    他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会跑到那里去吃饭?”

    苏湘喝着热鸡汤,只说那里有名,好奇过去看看。

    莫非同看了她一眼,在他的印象里,苏湘可不是为了口吃的好奇心重的人。

    若是真的为了口腹之欲,她便不会这些菜动都没动就拿回来了。

    不过她有心不肯透露,他也不好继续追问。

    他道:“那地方可不是你好奇的地方。那个老板背景神秘,这北城达官贵人间,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都在那里悄悄摸摸的干。”

    “以你现在的身份,那里还是少去的好。”

    苏湘现在是残联爱心大使,是励志阳光的形象,跟那里扯上瓜葛若是被人知道,对她现在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口碑有很大影响。

    毕竟现在网络那么多的键盘侠,哪管什么是非黑白。

    苏湘扯了扯唇瓣,微微笑着道:“谢谢提醒,我会注意的。”

    若不是傅正南请的那个鸿门宴,她也不会去那里。

    莫非同吃了一口鳕鱼,又看了一眼苏湘,状似不经意的问起:“有见到傅赢了吗?”

    那孩子,是她在这里最深的牵挂,也为了这孩子,她在傅家那么忍辱负重的挺了那么久。

    苏湘的手微微的顿了下,她现在跟傅赢,也只是给他送了几次饭。

    那孩子不肯认她,而且傅寒川也不让她跟孩子见面。

    苏湘的笑不那么好看,低头吃了一口青菜,味同嚼蜡。

    莫非同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是什么事,傅寒川那混蛋,强行的把苏湘绑上了婚姻,拿孩子逼她回来。

    什么事情都是他说了算,哪有这种道理!

    他的声音沉了下来:“小哑巴你放心,我帮你。”

    苏湘抬头,脸上掩饰不住的感激:“你肯帮我?”

    她正愁该怎么跟傅赢好好解释。

    莫非同笑着道:“我可是他莫叔叔。”

    苏湘举起桌上的茶:“莫叔叔,那我先谢谢你。”

    ……

    游泳馆。

    裴羡换了泳衣,却是躺在躺椅上看着前面泳池里蝶泳的男人。

    这人真是脑子有病了,喝酒变成喝游泳水。

    傅寒川游了几圈上岸休息,哗啦一声破水而出,水花从他的身上落下,光滑的肌肉反射着亮光。

    男人甩了甩头,水滴洒落开来,性感绝佳的身材看得让人流口水。

    长手长脚,宽肩窄臀,性感人鱼线下鼓鼓一包。

    裴羡吹了一声口哨,从旁边躺椅上抓了一把毛巾丢了过去,傅寒川伸手一接,擦着头发走过来,身后的瓷砖面上留下几个湿漉漉的脚印。

    他在躺椅上坐了下来,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表,上面显示他游了多少米,肺活量多少等等。

    看起来他对这个数据还算满意,看过后他拧开了一瓶矿泉水仰头喝下,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稍稍溢出的水沿着他的下巴流淌下来。

    裴羡支着下巴瞧他,挑了下眉毛道:“怎么,想先练好体力,等着苏湘回来就狠狠压榨她?”

    傅寒川横了他一眼,拎起吸饱了水的毛巾砸了过去:“乔影不在,你就只能嘴上开开荤D段子了?”

    裴羡哼了哼声,兴致缺缺的躺了回去,百无聊赖的望着头顶的灯光。

    他道:“她在的时候,我们一起双开。”

    一想起那个女人,他心里就一阵烦乱。

    发个短信来说分手,然后就拒不见面了,这叫什么事儿?

    不想不想,不然真的是要被气死。

    这世界上的女人那么多,他没必要为了一个甩了他的女人吊死在上面了。

    不过……

    这一眼看过去,前面就只有波光粼粼的水面。

    按照他们两人的颜值以及身材,这场子里若是有女人,不愁没行情。

    不过按照傅寒川的要求,这馆子被包场了,也就只有他们两人互看身材。

    他侧过头,看向傅寒川打趣的道:“你说,若是苏湘来了的话,她看到你会不会不计前嫌的跟你好了?”

    “要不要我帮你打个电话?”

    傅寒川给他一个“你无聊”的眼神,他将喝了大半瓶的水放在桌上,再次往泳池走过去,漠漠的道:“要不要下来比一场?”

    裴羡对着男人的背影,这身材还真他么的好看,他低头看了自己一眼,也罢,这身材还是要继续保持的。

    他一把揭开身上搭着的毛巾起身往跳台走去,一边道:“莫非同那小子是不是长肥肉了,不敢过来了……”

    远处,在餐馆跟苏湘一起吃着饭的莫非同打了个喷嚏。

    苏湘看了看他:“是不是感冒了?”

    “我这么强的身体,怎么会。”莫非同矢口否认,挠了挠鼻子暗想,该不是谁在他背后说他的坏话。

    ……

    周一,傅赢小朋友变开始了自己放学回家的日子。

    最后一节课结束,老师说了下课,傅赢便飞快的收拾好了自己的小书包,连良看他道:“傅赢,你真的是要自己回家了吗?”

    傅赢骄傲的抬着小下巴:“那是当然。”

    在放学孩子们开心的打闹中,连良软软甜甜的声音传来。

    “可是,你认识回家的路吗?”

    傅赢之前有司机接送,还从来没有单独走过。

    这么一问,小家伙抓了抓前额头发,看着三三两两离开教室的同学,眼睛里露出了茫然。

    他强自镇定的道:“我当然认识。”

    那个人肯定在校门口。

    连良看了他一眼,甜甜笑道:“那我们一起走吧。”

    留校的值日生开始打扫教室,傅赢背起了小书包,两个小朋友一前一后的走出教室。

    前面的学校大门口,还留着好多家长在接孩子,傅赢习惯了吴老师等在外面,这一眼看过去,没有看到自己熟悉的人,也没有家里的车子,心里有些打鼓,脚步慢了下来。

    他看又往那些人里看过去,找着那一道人影,没有。

    他又看了一遍,还是没有。

    傅赢心里的火蓦然就烧了起来,哼,才坚持了几天就不来了。

    保安叔叔明明说,那个人放学的时候会来拿便当盒的。

    傅赢的情绪一下子上来了,挤过挤挤挨挨的家长堆,闷头只顾往前走,脚步也快了起来,连良也只好加快了步子跟在他的后面。

    “傅赢,你在生气?”

    “我才没有呢。”

    “你没有生气,那为什么走这么快?妈妈说,路上走要慢一点,要小心车子,你这样是不对的。”

    傅赢这会儿心里窝着火,小姑娘叨叨叨叨的,心里更烦了,他凶巴巴的瞪过去,正要说不用她教,小手忽然一暖,他低头看过去,自己的手被她的小手牵着。

    连良甜甜笑道:“我拉着你,这样你就不会害怕啦。”

    “我知道,其实你在害怕对不对?”

    傅赢嘟着小嘴不吭声,呐呐的往前走,她的手好软,不过,他好像真的没有那么害怕了。

    身后,一辆车慢慢的跟在他们的后面,慢的就快要熄火了。

    莫非同瞧着前面的那小子,这么小就开始泡N妞,不知道傅寒川那老子知不知道。

    啧啧,不过就傅赢那长相,有小女生喜欢也是应该的。

    青梅竹马,两小无嫌猜,幼稚真好啊……

    莫非同既然答应了苏湘会帮她,便是说到做到,周一就跑过来接傅赢放学了。

    本来想着见到傅家的人,跟他们打个招呼说带孩子去他那儿玩儿,也便糊过去了,没想到他到的时候,竟然没有看到傅家的车在。

    要上去叫住这小子吧,他倒是自己跟着个小女生手牵手起来了。

    莫非同跟了一路,摩挲着下巴,这上去打扰不大好吧。

    他琢磨着,傅寒川是什么意思,居然让傅赢这宝贝疙瘩自己回家,不怕被绑架了吗?

    到了前面路口的红绿灯,两个小孩站在了那里等过马路,莫非同觉得这个时候,他该出场了。

    “傅赢。”莫非同单手抄在口袋走过去,在傅赢的身侧停了下来,对着那个小女生摆了下手,摆出自以为帅气的动作,“哈喽,小美女。”

    连良对着突然冒出来的怪叔叔一脸警惕,拉着傅赢往后退了一步,傅赢看到莫非同,圆圆的眼睛睁大了,诧异道:“莫叔叔?”

    “傅赢,你认识他?”

    傅赢道:“别怕,他是我莫叔叔。”

    “哦。”连良这才放下心来,给莫非同说了声叔叔好。

    莫非同笑眯眯的点了下头:“真乖。”

    他家里那些丫头们可没这么有礼貌。

    不过现在可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的时候,他看了眼前面就要变色的交通灯,对着傅赢道:“你这是要去哪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