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54 傅少托我带话,让你别做搅屎棍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重新将她纳入怀里,在她的后颈揉捏了下,低喟一声道:“就算你真的没了心,我也想跟你一起……”

    苏湘的额头顶在他的胸口,他的身上有一股好闻的清香,每一口呼吸都有着这股清淡味道,伴随着他深沉的呼吸,将她的焦躁慢慢抚平。

    她想,他是真的看透了她,摸透了她所有的脾性,知道她情绪低落的时候是怎样,焦虑的时候是怎样。

    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开导她,给她信心,给她安慰,也让她放松下来。

    也因他这句话,心有了些微的波动。

    就算她没有了心,也要跟她在一起吗?

    ……

    北城的夜,过了九点才算正式开始。即便是入了冬,路边的大排档都不停歇,寒风瑟瑟中还守着美味的大有人在。

    高端写字楼的玻璃门向着两侧自动打开,几个衣着不凡的人从里面走出,清一色的精英阶层,这会儿也只是个疲又饿又累的加班狗。

    闵悦真打着哈欠,问着旁边的同事:“去哪里吃点儿再回去?”

    她一说,除了一个急着去跟女朋友约会的,其他的都应和着去吃东北铁锅鱼,便走入一家苍蝇小馆。

    这家小馆子在写字楼的后巷,没有大酒店的高大上,但是名气比大酒店还大。

    小馆子老板见到这几个的衣着打扮,一点也不意外,打了招呼让人随便找地儿坐。

    小馆子里不少都是这附近办公楼里面的,脏兮兮的装修,高大上的客人是家店独特的风景线。

    律师A喝了一口玄米茶先开胃暖身,打趣的道:“你说我们这么拼有什么用,想找个男人都找不到。”

    B赞同,以茶代酒碰杯:“何以解忧,唯有美食。”

    C反对,拿出小镜子跟化妆盒,先补妆说道:“谁说没用,时刻准备邂逅,随时随地。”她瞥了一眼隔壁桌,那一桌是17楼金融事务所的。

    闵悦真打开手机,在微信群看了会儿群友们的聊天记录,寻找着下一个大单。

    来北城,当然是要接北城的案子,这个群是律师群,里面有高难度不想接的案子,就在群内出价。

    律师A看闵悦真这个时候了还在忙着接案子,叹气摇头道:“闵姐,钱是赚不完的,你就不能歇歇吗?”

    闵悦真盯着手机,挑选着别人甩单的案子,说了两个字:“不能。”

    B道:“闵姐,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

    闵悦真抽空扫了她一眼,纤长手指在屏幕上写了两个字:我接。

    她将手机放在桌上,一扫众人:“你们不就是我的后宫?我不努力,怎么养活你们一帮爱妃?”

    “你们也给我给力一点儿,不枉我拖家带口的把你们带过来。”

    众人:……

    这时,两个伙计抬着一口小铁锅过来放在桌子中间的空洞上,木板锅盖揭开,里面一股热气蒸腾而出,香气四溢的同时还能听到里面的汤汁咕嘟咕嘟的冒着泡儿。

    “好了好了,还是吃最舒服了。”

    几个人顿时精神大振,先铲了锅边上的玉米饼开吃,一点都不顾形象。

    在小馆子吃就有这个好处,不需要端着,想吃就吃,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自在。

    闵悦真玉米饼沾着鱼汤,另一只手也不闲着,继续的刷起了微博。

    耀世影业旗下有个很火的小花跟老板闹出了绯闻,今天刚爆出来的,直接上了热搜。

    耀世的老总,不就是祁令扬吗?

    一个探班,就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闵悦真微扯了下唇角,眼睛里划过一道微光。

    她看八卦看得兴起,这文章写得有鼻子有眼睛,她看得都要相信了。这微博下面的评论也很精彩,各种脑补了一遍。

    屏幕忽然切换成了来电模式,闵悦真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放下了玉米饼,拿着电话走到了外面去接听。

    一分钟后就握着手机走回来:“你们吃着,我先走了。”

    她拿回来拿包,当然也不忘她吃剩下的半个玉米饼,一起带走了。

    其中一个律师抬头看她道:“干嘛去啊?”

    闵悦真两侧唇角一翘,桃花眼又见风情妩媚:“见男人。”

    众人:“宜守宜攻的妖精。”

    距离这写字楼两条街的地方就是酒吧一条街,闵悦真下了车,径直往其中一家门口竖着一个巨大啤酒模型的酒吧走了进去。

    酒吧里面的气氛灯炫耀,音乐震耳欲聋,乱舞的人群释放着白天的压力。

    闵悦真眯起眼睛往里面找过去,在吧台见到了祁令扬。

    他正被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搭讪。

    “帅哥,一个人喝多无聊,我作陪啊?”

    那女人随着音乐轻轻摇动着身体,展现她婀娜的身材,像是一根无风自动的柳枝似的柔软娇媚。

    闵悦真站在女人后面看了会儿,觉得她更像是一棵食人花,谁动心谁就被她一口吞了。

    祁令扬对着女人点了下头道:“来喝两杯。”

    女人喜不自禁,便要挪动长腿坐在他旁边的吧凳上,肩膀却被人勾住了。

    女人回头看过去,闵悦真对她一笑,说道:“不好意思,他要找的是我。”

    女人自然是不服气的,她今晚就看中了这么一个绝顶优质的男人,岂能拱手让出去,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闵悦真个子高,又加上是个平板身材,这昏暗光线下,还真容易让人雌雄不分。

    女人睁大眼睛,一改之前的娇媚,泼辣道:“喂,你有没有搞错,先来后到懂不懂?他是我看上的!”

    说完,她还翻了个白眼,拨了一下肩头的大卷发碎嘴:“一个GAY还来抢男人……”

    闵悦真一听这话,就知道又被当成了男人。

    她抚了下额头,妩媚一笑,一条手臂搭在了祁令扬的肩膀上道:“不好意思,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先照照镜子,起码我比你好看。”

    “你……”女人恼羞成怒起来,“死人妖,有本事你再给我说一遍!”

    祁令扬看着闵悦真把那女人耍着玩,扫了她一眼,对着女人淡漠道:“不好意思,我找的就是她。”

    女人看了两人一眼,脸色涨红,她挑了半天没想到挑中了个GAY,算她看漏了眼。她狠狠跺了跺脚跑开了。

    祁令扬没再管那羞恼走开的女人,对着闵悦真道:“好玩么?”

    闵悦真咧唇一笑道:“谁让她不长眼睛的。”

    说着,她晃动了下肩膀,身体随之摇动起来。祁令扬支着下巴,随意一扫她胸口,笑着说道:“也不能全怪别人。”

    闵悦真低头,一看自己的平平的胸,她过来的时候将风衣裹上了,这看起来就更平,说得难听一些,胸肌结实的男人都比她有料。

    她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回去看你家湘湘去,反正你也是看的着摸不着。”

    祁令扬警告她:“过分了啊。”

    闵悦真哼了一声:“知道了,湘湘是你女神,用来膜拜的。”

    她看着祁令扬,看他仰头喝酒。

    俊美儒雅的侧脸,微垂的眼眸,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捏住玻璃杯,手腕上表盘的金属光微闪,他的薄唇抿住透明的玻璃杯,加冰的威士忌随着他吞咽的动作,那一颗圆圆的喉结滑动,极具画面感。

    她一个只讲法理不讲情理的,脑子里滤过几个简单粗暴的单词:性感,帅气,雍容,多金,忧郁。

    闵悦真道:“我说你也真是找虐,爱上谁不好……”

    也不是说苏湘不好,只是她太复杂。

    “好好的要结婚了,结果现在连自己买的宅子都住不下了,你也真够悲催的。”

    祁令扬将杯子搁在吧台上,淡漠的眼中透出清冷。

    闵悦真中午去过湘园,知道他搬出那里也不奇怪。

    他低头看着面前的酒杯,低低的吐了口气。

    他道:“苏湘跟那个人的婚姻关系,真的没办法立刻解除吗?”

    闵悦真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这么晚找她,还是为了苏湘。她向酒保要了一杯鸡尾酒,看酒保花式调酒,说道:“不死心?”

    祁令扬的眼死死的盯着酒杯,搁在膝盖上的拳头握紧了。

    闵悦真道:“如果你想毁了她的话。”

    知情的人都知道,苏湘的这婚事,如果真要上法庭,是很容易解决的,偏偏锁住她的,是傅寒川。

    她今天在微信群试探了下,里面偏巧还真有傅氏律师团的人在,这个人还是她的师兄,当年政法大学的风云人物,她的偶像,还没毕业就被傅氏的人挖走了。

    “……”

    沉默中,闵悦真喝着鸡尾酒。在他们的左侧,一男一女挨着一起看手机,对娱乐八卦大聊特聊,另一侧,也是一男一女,不过那男人在讲关于酒吧的鬼故事,说的那个女孩缩在他怀里,他便正好大吃豆腐。

    闵悦真撇了撇嘴,看向祁令扬,把他的酒杯拿了下来。

    她道:“能不能别喝的这么惆怅,也就两年,湘湘心里又不是没有你。”

    闻言,祁令扬的手臂微微一顿,看向她。

    闵悦真无语的看他,看吧,不管多矜贵的男人,在听到自己喜欢的女人有那么一点意思的时候,都能瞬间激动,哪怕表面上装的多淡然。

    她心里叹了口气:你的平静出卖了你。

    她道:“我说的是她在乎你的付出。”

    她像个哥们儿那样,拍了下他的背道:“湘湘是个有情有意的女人,她不会负你,只要你自己别作死。”

    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将那条还没看完的八卦新闻给他看。

    “爆出这种新闻,为了让湘湘吃醋?”

    毕竟,他这才搬出湘园,心里多不爽啊。

    祁令扬扫了一眼那新闻标题,淡漠道:“只是探个班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闵悦真收起手机,噙着笑道:“那你可真小看了男人跟女人搞暧昧的破坏力有多大。”

    眼眸微微一动,她捏起鸡尾酒上面的一片柠檬放在嘴里咬了一口,酸的眯起了眼。

    她砸了砸嘴,赶紧喝了一口酒去去味道,看向祁令扬,漂亮的眼眸中透着精明。

    她道:“说说看,这事儿,是你弄的障眼法,还是傅寒川为了刷低湘妹子对你的好感度,找狗仔偷拍了你?”

    祁令扬跟苏湘重返北城才没多久,唯一受到关注的一次是慈善晚会上。之后祁令扬便接任祁氏,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这个时候爆出这个绯闻,便显得匪夷所思了。

    而就闵悦真对祁令扬的了解,耀世这几年捧红不少艺人,但从没跟谁传过绯闻,也不炒作什么。

    她这么说,有两个猜测。

    如果是祁令扬为了苏湘而做的障眼法,那就只能是为了撇清自己与她的关系,以保证将来若是她跟傅寒川的婚姻关系被人知晓,她不会被人千夫所指。

    至于第二种猜测,则是像她之前说的那样,傅寒川开始做小动作,惹怒苏湘,削弱她对祁令扬的好感度,最好两人闹翻。

    ……

    湘园。

    白天苏湘一直在忙别的事情,还受了一肚子气,祁令扬离开后,她便回到工作室赶工。

    有一个原创舞蹈综艺来找她,苏湘给自己的“问好少年团”报名参加了,如果能够顺利夺冠的话,她带领的这个团就彻底红了,而她的身价也会继续上升。

    所以,她这段时间都要全力以赴,编出最好的舞蹈。

    苏湘从邮件里接收团员自己写的歌曲跟歌词,她戴上耳机按了播放键,认真的看着每一句词,听着每个旋律。

    手语舞跟街舞那些都不一样,节奏不能过快过嗨,也不能过慢,但必须有意境,不然就没有吸引力,没有竞争力。

    轻快旋律中,突兀响起的QQ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点开弹框。

    问好早安:老师,这么晚了你还在线啊?

    酥糖不香:嗯,在听你写的歌。

    问好早安:老师,那你听了我的歌,心情好点儿了吗?

    苏湘对着这行字微愣了下,她今天没有见过队员们,怎么他们会知道她的心情不好?

    不过她听了这首歌,心情还算不错。

    酥糖不香:挺好的。

    苏湘发完这条信息过后,歌曲过了大半,她之前的都没仔细听,便按了重放。

    以为跟队员的对话就此结束,那边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问好早安:老师,祁大哥探班顾茵茵,你真的没事吗?顾茵茵超级喜欢祁大哥,她这是要得逞了啊!

    苏湘愣住了,按了暂停。

    顾茵茵是耀世力捧的小花之一,苏湘见过她,也知道她一直喜欢祁令扬,不过祁令扬从不给她回应就是了。

    酥糖不香:你在说什么?

    问好早安发过来一条新闻链接。

    问好早安:老师,你还不知道吗?

    问好早安:我是不是做错事了?

    消息后面跟了一个惊恐的表情,遁了。

    苏湘沉了口气,将那条新闻链接点了开来。上面显示的标题醒目:樱花粉心碎,耀世总裁探班顾茵茵,疑似好事将近。

    祁令扬手下各色女星众多,但还从没探班过谁,得到这位老总的亲自探班,难怪一出来就上了热搜。

    苏湘将新闻看下去,上面还有几张不同角度的照片,都没拍到正面,不过从侧脸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照片上的人确实是祁令扬。

    她微微的蹙了下眉,祁令扬今晚上过来的时候,对她说了那么多话,难道还有为这条新闻澄清的意思?

    她虽然带的团队是往娱乐圈发展,但她本人并不介入那个圈子。

    她知道很多女星或者经纪公司为了博取热度会用一些炒作的方法,但祁令扬捧人,好像从来没有这种操作。

    他说过,靠颜值靠炒作上位的艺人称不上是艺人,只有没实力没作品的人,没什么可拿来说了,才炒这些博眼球。

    就是因为他选人有独到的眼光,所以他捧出来的人大部分能红。

    苏湘对着照片,既然他不做炒作,那怎么会突然去探班顾茵茵?

    苏湘看了眼桌边的手机,微微的皱了下眉,手指在摸到手机边上的时候又收了回来。

    顾茵茵拍的那部剧是大IP,也许是什么营销需要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