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55 几句话一哄就贴心了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莫非同在屋子里转圈圈,不管再怎么报导,祁令扬跑去探班那个顾茵茵是事实,如果不去,也就不会有这样的新闻出来。

    所以,最错的还是祁令扬干的事。

    那小子人还没到手呢,倒是开始耍花花肠子了,不怕小哑巴甩了他?

    这么一想,他的脚步又一顿,总觉得前后矛盾。

    连傅家继承权都不要了的人,还能为了一个女明星不要苏湘?

    都到了这个份上,祁令扬不可能这个时候抽身的。

    莫非同看向裴羡:“你也是影视公司老总,这是什么套路?”

    裴羡把手机一抛还给他,说道:“不过是个花边新闻,一年几千几万条这样的,有什么奇怪的。”

    “顾茵茵的那部剧是耀世今年压轴的年度大剧,爆一条这样的绯闻先弄点话题度出来热热身而已。”

    莫非同皱眉,是这样吗?

    不过,祁令扬做事业,一直都是低调的很,若不是跟傅寒川继承人大战,也不会把自己做的那些私产都曝光。

    他会为了一部剧就这么随大流的炒作?

    他对着悠哉喝酒的裴羡道:“我怎么感觉你在敷衍我?”

    裴羡的酒杯抵在唇边,淡笑一下,酒液入喉前,他道:“这才只是个开头,还要等有没有后续出来才能继续看问题,是不是?”

    在1988又待了会儿,裴羡从里面出来。

    站在台阶上,他抬头,头顶上空的星光被雾霾遮住了光亮,夜色浓稠,只有一轮淡淡明月散着淡淡光辉。

    几片薄薄乌云飘过来,将那月色也挡住了。

    裴羡悻悻的垂下头,慢吞吞的走下台阶。

    因为喝了些酒,便没打算开车回去,一路慢慢的往家走。

    得,这几杯酒下肚,又一个晚上撑过去了。回家床上一趟,一天过去了。

    这两年里,没有她的晚上,每晚都这么无聊。

    傅寒川还有个儿子可以陪着,他什么都没有。

    路灯华光清冷,垃圾桶旁边一只流浪狗在翻着垃圾,裴羡想起来,傅寒川那家伙不但有个儿子,他还捡了一只猫当苏湘养着。

    那个变态。

    他观察了会儿那只流浪狗,实在没有心情半夜带一只狗回家给它洗澡捉虱子。

    马路中央,一辆救护车呜呜的呼啸而过,一听就是救谁的命去了。

    裴羡一抬头,看着那救护车车顶一闪一闪的红光消失在夜色里。

    不知不觉……

    裴羡的脚步停了下来,前面一堵半高的大理石墙,上面金属的大字写着第二人民医院。

    往家里走的方向,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他看了一眼前面洞开的综合大楼大厅,这个时候里面还有不少急诊的病人,已经病人家属。

    不知道她今晚是不是值班。

    分手的那段时间,裴羡不接受这个结果,还曾来找过,那女人就当不认识他似的,把他当成了空气,还叫他不要妨碍她工作。

    当着那么多的人,裴羡没了面子,以后再也没来医院找过她。

    一道人影从里面走出来。

    昏暗的光线中几乎看不清她的人影,等走到门口光亮处,裴羡心跳倏地一抖,上前搭住女人的肩膀。

    “乔影……”

    女人转过头来,见着是他,神色淡漠的拂开了他的手,拿出耳机塞耳朵上,径直的往前走去。

    裴羡想了那么长的时间,也没想出来自己到底错在了哪儿,压着的火蹿了出来。

    他走到女人面前,一把扯下女人的耳机,黑着脸直接问:“就算是说分手,你也该给我个理由吧?”

    乔影的耳朵被扯得有点疼,但也没有理他,一直走到前面的停车场,上车,扬长而去。

    “shit!”

    裴羡重重一脚踢开路面上的石子儿,那颗石头先是呈现了一条抛物线,落地后一路连滚带蹦跶的,滚出了老远。

    真是要疯了,这女人的脑子是石头做的吗!

    裴羡带着一股气回了家,到家后就直接将自己抛在了床上,直挺挺的躺着,瞪着头顶的天花板。

    这床上,两人无数次的缠绵过,这会儿那缠绵的劲头涌在脑子里,感觉这床上全是她的味道。

    裴羡跳了起来,将床单被子全扯在了地上,一脚踹在床垫上,然后气哼哼的抱着被子去了客房。

    ……

    苏湘不知道,是不是她给傅寒川打的那一通电话的缘故,一连两天,她都在小学放学的时候看到了傅赢。

    小家伙脾气臭的很,不肯坐她的车,只肯一路走回去。

    小半个小时的路,不算短,但是苏湘跟着他这一路,特别满足。

    第一天时。

    “我才不要坐你的车,我自己有腿。”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自己走路回家时,说得特别牛气的话。

    说话的时候,还特意的摆弄了下手表。然后一边走一边心里打鼓,眼尾偷偷的瞧着跟在他身后的苏湘。

    第二天时。

    “我自己认识路,才不要你送。”

    小家伙很神气的拽了下书包带子,说话的底气都很足了。

    到了第三天。

    苏湘从保安室那边拿回餐盒,看着傅赢从里面走出来,便先忍不住的笑起来。

    她递过去路上买的小点心:“刚出炉的玫瑰花饼,跟牛奶一起吃味道很好。”

    傅赢看了她一眼,歪了歪肩膀,把书包卸下来,递给她苏湘,口气不怎么好的道:“给我提书包。”

    一直以来,都是吴老师或者常妍她们帮他拎着书包,只有傅寒川在的时候他才装装样子。

    小家伙一连背了两天书包,肩膀又酸又痛,腿也痛脚也痛,哪儿哪儿都不舒服,脾气便上来了。

    苏湘看了一眼那只吊在看空中的书包,再看了一眼小家伙:“你不是一直自己背的吗?”

    傅赢见她迟迟没有接过书包,生气的垂下手来大声道:“上学很累的,你不知道吗?”

    苏湘听他喊累,倒是笑了起来,她问:“有多累?”

    傅赢被问住了,反正他就是不喜欢肩膀被压着,这样都长不高了。

    他小脸一红,生气的拽着书包往前走:“算了,反正你从来都不知道。”

    书包打在他的后脚跟,一撞一撞的,连良看了看已经走掉了的傅赢,再看了看苏湘,抿着小嘴跟了上去。

    “傅赢,你等等我呀。”

    两个小朋友并肩走在一起,苏湘跟在后面。

    傅赢的那句话,有些刺到她。

    孩子从上学起,她一次都没有接送过他,也没有像别的家长那样,问他学校里有什么趣事,午饭有没有吃饱,跟哪些小朋友玩的好。

    不过她最缺失的,是没有好好教育他。

    前面在走的傅赢腮帮子鼓着,眼梢扫了一眼身后,又重重的哼了一声。

    一点都不来讨好他,还想要他的原谅吗?

    连良瞧着傅赢那鼓起来的脸颊,咯咯笑了起来:“傅赢,你这个样子好好笑哦。”

    “有什么好笑的。”傅赢嘟囔着,这回,他拎着书包踢着走,往前一脚,那书包一荡起来,他就往前一步,再一脚踢过去。

    连良道:“傅赢,你这个样子像青蛙的肚皮,你见过吗?”

    傅赢恼火的瞪了她一眼:“你才像青蛙。”

    他往后斜了一眼,好讨厌,还不来给他拎书包。

    一直到了前面红绿灯的路口,两个小朋友分别,苏湘将傅赢碰都没碰的小点心都送给了连良,让小姑娘带回去吃。

    傅赢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的时候,苏湘快了两步越过他,站在他的面前。

    傅赢抬头瞧了她一眼:“干嘛挡着我?”

    苏湘轻叹了口气,接过他的小书包,傅赢以为她要给他拎书包了,心里还没高兴起来,就见苏湘张开了书包带子往他后背背上去。

    “你干嘛!”

    苏湘对他眨了下眼睛道:“背书包呀,书包的这两根带子不就是拿来背的吗?”

    她比划了下,这书包材质好,背带宽又有一层厚垫,不会勒住肩膀。

    傅赢的小脸涨红了,怒着小脸发脾气:“你装什么傻,我是要你来给我拿!”

    “你要想要我原谅你,就应该按照我说的做!”

    面对耍起了孩子脾气的儿子,苏湘的脸沉了下来,摁着他的肩膀严肃认真的道:“傅赢,我有希望你原谅我这几年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但从来不指望,用讨好你的方式来求你的原谅。”

    “我是你妈妈,不是求着做你的妈妈,更不会为了你高兴,就让你予取予求,你最好记住这一点。”

    苏湘可以理解傅赢的思想出现偏差,毕竟围绕在傅寒川身边的女人,如果想要上位的话,就必须要让傅赢满意了才行。

    不光是女人,那些有求于傅家的,对这孩子无不是讨好着来的。以前每次孩子被带出去,回来都有很多别人送的东西。

    傅赢被苏湘唬的一愣,圆溜溜的眼睛眨了眨,怎么这些跟他想的都不一样了?

    哼,果然只是装装样子对他好的,这才几天,就对他不耐烦了。

    小家伙抿紧了小嘴憋了会儿,对着苏湘大声道:“那我也不要做你的孩子,你回家抱你的小宝宝,不要理我好了。”

    小家伙那话一说出口,心里的委屈也冒了出来,刺扎了气球似的,后面半句话都带着哭腔。

    他脏兮兮的小手揉起了眼睛,抽噎了起来。

    一点都不会哄他,对他一点都不好。

    他干嘛要闹着自己走路回家呀,有小汽车坐,上车就有好吃的,不用闻汽车尾气,也不用背书包。

    小手被温柔的握在掌心,一块湿漉漉的纸巾擦在他的手上,温柔又怪异的普通话响起来。

    “看的手这么脏,擦眼睛会有细菌进到眼睛里,会得红眼病的。”

    傅赢抽着鼻子,愣愣的瞧着半蹲在他面前的人,脾气好像耍不起来了。

    苏湘擦干净了他的手,一时湿纸巾没地方丢,就先塞进了口袋里,与他平视着眼睛道:“傅赢,你的书包对我来说很轻,我一只手就可以拎起来。”

    “但是这是属于你的书包,是你在上学学知识,是你这个年纪,应该去承担的负担。”

    “如果连这些你都承担不了,你告诉我,以后你可以做什么呢?”

    傅赢眨了眨眼睛,听得似懂非懂,心里好像没有那么生气了。

    苏湘看他听进去了她的话,牵住他的小手走起来,也给他台阶下:“你现在是饿了才背不动吧?想吃什么,先去吃点儿?”

    ……

    常家客厅的电视机开着,常妍躺在沙发上,一本书盖在脸上。

    她这个样子已经差不多一下午,不,应该说已经有好几天了。

    杨燕青从外面回来,听着客厅的电视机响着,便走了过去将电视机关了。

    常妍听着忽然没了声音,蹙了蹙眉,把脸上的书拿下来。

    “大嫂,干嘛把电视机关了。”

    杨燕青笑着看她:“原来你醒着呀,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她将遥控器放在茶几上,杨燕青拎了拎毛毯缩起了腿,将半张沙发腾出来给杨燕青坐。

    她的下巴搁在膝盖上道:“无聊死了,大嫂,你明天带我出去玩吧。”

    杨燕青看了她一眼,取笑道:“哟,稀奇了,你一向不喜欢往那些太太堆里跑的,居然主动要求参加?”

    常妍嘟着嘴看了她一眼:“大嫂……”

    茶几上摆着一块精致的提拉米苏,只挖了一个小角,杨燕青拿起来看了看,在另一个角挖了一块放入嘴里。

    这一尝味道,就知道是自家小妹做出来的。

    她道:“提拉米苏的含义是带我走,你这蛋糕应该往傅家送,怎么自己吃起来了?”

    “是不是嫌傅寒川不懂风情,吃不出你的意思?”

    常妍抿着唇瓣,嗔怒的捶了一下杨燕青:“你就知道笑话我。”

    她握着杨燕青的手腕,将勺子往她嘴里送。

    杨燕青笑着又吃下去一口,说道:“对了,这几天都没见你往傅家那边跑,跟傅寒川怎么了?”

    “是不是又闹矛盾了?”

    一提起傅寒川,常妍悻悻的揪着毛毯上的绒毛不吭声。

    傅寒川那次说过她以后,虽然卓雅夫人安慰了她几句,但她自觉没脸过去,便一直的闷在家里。

    杨燕青看她情绪低落的样子,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

    不过她的这段感情里,一直都是常妍在追着傅寒川跑,就算是闹了矛盾,先忍不住的还是常妍。

    杨燕青道:“行了,你这样子你大哥看到又该心疼。明天卓雅夫人约着去郊区看枫叶,你也一起来吧。”

    见着了卓雅夫人,由卓雅夫人说几句,也便等于是傅寒川给了她台阶下,常妍这才脸上有了些笑容。

    杨燕青看她的样子,戳了下她的额头:“你呀……”

    ……

    转眼到了周六。

    傅赢在傅寒川的胳膊弯里醒来,一头黑发睡的乱蓬蓬,鸟窝一样。

    没错,他昨晚又跟爸爸一起睡了。

    爸爸这两天对他还不错,没有撕他的作业本,也没有扔他的游戏机,还允许他睡他的大床上。

    只不过,他会问他放学路上的一些事情,让他觉得好烦,有些事情他是不能说的,瞒的他好辛苦。

    不过他也聪明,只要装睡就蒙混过去了。

    小家伙被一泡尿憋醒了,爬下床跑到卫生间释放了,舒服的吁了口气。

    卫生间的门打开,傅赢提上裤子,傅寒川睨了他一眼:“让开。”

    小家伙乖乖的跑到洗漱台,站在小凳子上自己挤牙膏刷牙,另一侧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来。

    过了片刻,男人站在他的旁边,挤了牙膏刷牙。

    洗漱完毕后,傅赢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拉开他的衣帽间。

    整个衣帽间全是他的衣服,有些衣服还好大,他都穿不上。

    宋妈妈说,这里面的衣服,都是那个人离开前准备的,一直买到他十岁的时候。

    傅赢在一排溜的衣服中选过去,最后挑了一套印着悟空的卫衣,自己换了起来。

    走到客厅,小家伙的脚步慢了下来,乖乖叫人。

    “奶奶。”

    卓雅夫人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嗯。”

    她往餐桌上的早餐看看一眼:“快些吃东西,吃完了奶奶要带你出门。”

    傅赢眨了眨眼,看了一眼傅寒川:“可是我今天要去学跆拳道的呀。”

    而且……而且他今天跟她约好了,她说要来看她打拳的。

    卓雅夫人道:“跆拳道那边已经给你改到了晚上,不妨碍的。今天有环宇集团家的千金,还有不少孩子都去,你得过去。”

    傅赢张了张小嘴,卓雅夫人不等他的抗议,只淡淡的对着傅寒川说道:“我今天要带他出去。”

    上次母子俩吵过一次后,两人也陷入了僵局,傅寒川甚至在那次之后,便没再让老宅的人把孩子接过去。

    但今天,是卓雅夫人亲自来要人。

    傅赢上的是公立小学,上学之初就遭到过卓雅夫人的反对,毕竟私立学校最大的优势,不是教育资质,而是里面的人脉。

    很多世家子弟的人脉网络,从学生时代就开始了。傅家就算现在有顶尖的地位,但是在傅赢这一代,也要有他的人际关系网。

    吃过早饭以后,卓雅夫人便将人带走了。

    傅寒川擦了擦唇角,对着宋妈妈吩咐道:“给吴老师打电话,通知她今天放假。”

    教育机构,苏湘带着珍珠等候在那里,一直等到中午也没见傅赢的身影。

    她失望的看了门口一眼,本来,她打算让傅赢见见珍珠,给他解释一下,也好让那孩子不要心里总扎着一根刺。

    而在郊区的一座私人庄园里,傅赢跟那些达官贵人的孩子玩起来,也是丝毫不逊色。

    他玩网球,没有一个玩得过他的,缕缕得分。

    树荫的遮阳棚下,卓雅夫人瞧了一眼常妍,微微笑着道:“你好些时间没有来找我喝茶了,跟寒川置气,我可没有得罪你,怎么把我也给牵连了?”

    常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夫人,我哪有跟你生气,我只是这段时间在忙,没有时间过来。”

    常妍自然不能真的承认是跟傅寒川闹了别扭,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杨燕青看了一眼常妍,这丫头现在倒是会说话了。没把自己的位置摆低了。

    卓雅夫人捏着茶杯微垂眼眸,淡淡一笑,三年了,一直觉得常妍这丫头家世虽然好,但是太文弱,现在看起来,常常来参加这些太太们的聚会也是有好处的。

    她道:“在忙什么?”

    常妍低头一笑道:“在跟着大嫂学财务。”

    “嗯?财务?”卓雅夫人微怔了下,“你不是学中文的吗?”

    常妍道:“我怎么也是家里的一份子。大哥说我游手好闲,叫我去公司帮忙。”

    常奕确实说了她几次,不过她对公司的事一直没有兴趣,一直推脱着。不过上次傅寒川说了她那些后,她拉不下面子去傅家,自己又想了想。

    一直的围着傅寒川转,他看不到她的。她得有自我,那个女人,不也是离开寻找自我去了吗?

    杨燕青也笑着说道:“是啊,这丫头毕业了那么久,也没做上什么正经事。公司已经开到北城来了,她若学上手了,我也好轻松一些。”

    卓雅夫人点头,微微笑道:“你们一家子感情是真好,看得让人羡慕。连小姑跟嫂子的感情都这么好。只不过……”

    她话音一转,对着常妍道:“常小姐,我这些年习惯了你陪着,你不来,我这家都冷清了。”

    “还是要常来玩呐,还有我家傅赢……”

    她往那堆小孩子那边看了一眼:“这孩子的感情,处着处着才热乎起来,你几天不见,都不想他的吗?”

    常妍目光微微闪烁了下。

    卓雅夫人的这暗示让她心里一沉。

    那个女人……她是傅赢的妈妈,母子连心,就算几年不见,孩子单纯,几句话一哄就贴心了。

    她照顾了傅赢三年,孩子对她的感情,会淡了吗?

    她轻吸了口气,笑对着卓雅夫人道:“我当然很想他,听说夫人要带着他来,还特意抽空给他做了他喜欢吃的布丁蛋糕。”

    卓雅夫人往桌上的蛋糕看了眼:“这蛋糕做的真好看,还是你的手巧,做什么都好吃。”

    她对着远处在玩的傅赢招手:“傅赢,过来过来……”

    小家伙听到有人叫他,丢开球跑了过来。

    常妍好几天没有看到傅赢,看到他一头的汗,拿着手帕给他擦汗,逗着他道:“怎么,好几天没有见我,都不想我的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