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58 你对我简直是了如指掌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湘斟酌了下,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具体的问,不如祁叔叔先说一下对我父母亲还有多少印象,我都想听听。”

    祁海鹏“唔”了一声,思索了下说道:“我跟苏明东的交情不算深,知道的也不多。不过苏明东这个人,在当年也算是个人物。北城这些旧圈人里,有他一号。只是后来几年也不知怎么回事,频频投资失利。最后就……”

    他一声叹息,苏明东是跳楼死的,死的也算是惨烈。只是留下个不成器的儿子,把苏湘给坑了。

    苏湘皱了下眉毛,苏家往日是风光,她还记得小时候家里的古董随便摆,墙上随便一幅画都值好几百万。苏家若是没有权势,也不会给她请了那么多的老师,还能把她捂紧了,外面不透一点风声。以至于很多人都以为苏家只有一个儿子。

    苏湘默了下:“那我母亲呢?”

    说到沈烟,祁海鹏看了一眼苏湘,笑了下说道:“你母亲当年可是有名的大美人,知道她的人就多了。”

    他微微的眯起眼睛看向前方,仿佛眼前就是三十多年前,那个风云变幻,英雄美人的盛年时候。

    他道:“三十年前,三大美人齐名北城,南沈烟,北卓雅,中有俞可兰。”

    苏湘听着,微微的笑了下。想不到自己母亲当年还是个出名的大美人。

    她笑了下又道:“可惜我长得不是很像我母亲。”

    她可不是什么名动一时的大美人。

    祁海鹏看了她一眼,又“唔”了一声:“嗯,你跟你母亲确实不太像,不过眼睛还是很像的。”

    苏湘第一次“出名”的时候,就是她跟傅寒川在床上被人拍到的时候。

    沈烟的女儿,居然没有令人惊艳的美貌,还是个哑巴,所以很多当年把沈烟当成女神的人,在看到苏湘的模样后都很失望,还嘲笑两个人结合出来的女儿不好,遗传到了他们的坏基因。

    “你的母亲沈烟,还是个才女,追她的青年才俊不少,不过她嫁给苏明东,还挺叫人意外。”

    “嗯?”苏湘神色一凛,从听八卦的悠闲状态一下转变,“什么意思?”

    祁海鹏道:“我知道的是,你母亲那时有一个跟她相恋的画家,不过那个画家并不出名。”

    “而那时候的苏明东,可算得上是枭雄。很多刚起步的公司被他击垮收购,苏氏的资本迅速积累起来,苏家那时可谓盛况空前,还把业务做到了海外市场。”

    “而那时,虽然你母亲有名,但是她不像卓雅夫人那样出生名门世家,只是个普通女孩。所以,她可以抵住那么多的诱惑,跟一个穷画家相恋让很多人眼红又羡慕。”

    “但过了段时间,就听说她嫁人了。婚礼非常盛大,车队都有几十辆,绕城一周。当时圈子里传,沈烟受不住贫穷,为了荣华富贵嫁给了苏明东。”

    苏湘拢起了眉毛,母亲贪恋荣华富贵?这话她是不怎么相信的。

    而且母亲也不是一个喜欢张扬的人。

    记忆中的母亲,吃穿都很朴素,哪怕后来苏氏就要垮了,她也无所谓。

    苏湘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祁海鹏怔了下,“后来就生了一个大胖儿子,满月酒都连请了七天七夜……”

    说着,他便停了下来。

    生了个儿子满月酒就摆了七天七夜,而生下女儿,却藏了起来,这差距对待……虽说时间过去了很久,当着苏湘的面这么说,她心里该不舒服了吧。

    他看着苏湘道:“不过他们把你藏起来,还藏了几十年,倒是叫人意外。”

    有个哑巴女儿,虽然说出来不好听了一些,但这么藏着捂着,是有些让人费解。

    勉强可以解释的,就是苏明东心高气傲,处在那个高度,不想被人知道他有个失败的作品,成为被人嘲笑的点。

    苏湘沉默了几秒,张了张嘴又想多问一些,祁海鹏拍了拍膝盖道:“好了,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你再问,我也不清楚了。”

    苏明东走的路子有些邪,跟他不是一条道上的,再加上苏家跟祁家没有业务往来,所以两人的交集不多。若不是在圈里有那么些名气,连这些都不会知道。

    这个时候下人们准备好了饭菜,祁令扬拍了拍苏湘的手背道:“先吃饭,之后的事慢慢来想。”

    苏湘点了下头,也只能这样了。

    吃过晚饭,回去的一路上,苏湘都在想从祁海鹏那儿得来的信息。

    车顶的灯亮着,苏湘趁着时候,将一些点都记在了本子上,对着那几条信息发呆。

    珍珠坐在她的腿上,好奇的要来抓她的本子,苏湘没阻止,小丫头当做是点读机那样,自己点着上面的字,嘴里咿咿呀呀的一通外星语。

    车子碾过减速带的时候微微颠簸,苏湘的身子也跟着颠簸了起来,珍珠的外星语变成了震动的呜呜声。

    祁令扬偏头看了她一眼,问道:“想出什么来了没有?”

    苏湘淡淡的道:“想不到,祁叔叔对我父亲的评价是枭雄。”

    苏湘长大后,苏家已经衰落下来了,在她的印象里,苏明东跟枭雄两个字也划不上等号。

    祁令扬腾出一只手,将她的本子收了起来,再关了车顶的灯说道:“三十年前,很多人都下海经商,那个时候可以钻的漏洞很多。房地产、通讯、影视等等行业,都在发展阶段。也有很多有能力又有野心的人大肆扩张,大鱼吃小鱼,这没什么奇怪。”

    苏家本来就是世家,苏明东有钱有权有野心,就有成为枭雄的资本。

    苏湘吐了口气说道:“如果真的像祁叔叔说的那样,我父亲是个枭雄的话,那他得罪的人肯定不少。”

    说不定就有他的仇家,在她生下之后趁机的给她下了毒药,想打击报复。

    想到这里,她的眉心又是一蹙:“不对啊……刚才祁叔叔说,苏润出生的满月酒就摆了七天七夜……”

    而她一生下来,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直接隐瞒了她出生的消息。

    可郑医生明明说,她是在婴儿时期就被人毒哑的。

    一般情况下,不是应该家里生下孩子,就对人报喜的吗?

    还有母亲怀胎十月,她大着肚子,外界也应该知道苏家又要有婴儿诞生的呀,怎么却是所有人都不知情?

    除非,母亲怀孕的那几个月正好不在北城……

    苏湘想的头疼,祁令扬道:“你想的是枭雄,但是苏湘,你有没有发现……”

    苏湘支着脑袋,看着一路的路灯倒退而去,她道:“发现什么?”

    祁令扬道:“你父亲在商场上能够成为枭雄,而且将产业做的那么大,那必定是有他的过人之处。按说,他不会在之后一直走下坡路。可是这之后的十年里,苏家衰退的很快。到了最后甚至资不抵债,你不觉得这里面有些奇怪吗?”

    苏湘学了很多东西,但是对商业上的并不那么了解,但祁令扬这么一说,她也觉得有些奇怪了。

    可是,那毕竟是资本市场,一个投资失误,将会连带的起连锁反应,波及到其他业务。苏明东成功了那么久,遇到失败沉不住气,接连投资失利也是有可能。

    再加上苏明东年纪大了,那时候苏润也进了公司,他一直没有什么经商的才干,有些投资也是他撺掇着苏明东去做的。

    苏湘抓了抓头发,她对父亲这两个字,其实没有多深的感情。

    记忆里,苏明东对她非常冷淡,甚至没有抱过她一次,再加上苏家就要破产时,他竟然跟苏润商量着要把她用那种方式去联姻,对苏明东就再也没有一丝父亲的敬意了。

    苏湘静下心来,将祁令扬的话又思索了一遍,作为一个亲身经历过苏家大衰退的人,她闭上眼,又将过去的苏家再回忆了一遍。

    缓缓睁开眼睛,她道:“你的意思是说,苏家之所以在十年里大倒退,甚至濒临破产,有可能是遭到了报复?”

    一个享有声望的大家族大公司,在十年里面就败得一干二净,最后连公司都卖了,这确实有蹊跷。

    而且这十年中,苏明东死后的那几年,还靠着傅家苟延残喘了几年。

    祁令扬专心的看拿着路况,将方向盘打了个拐弯,等上了直行道,他道:“按照我的推测来看,应该是这样。”

    “不过刚才你也说了,你父亲之前得罪了很多人,遭到报复的可能性很大。这对于你嗓子的事,有没有联系就不清楚了。”

    两人说着话,珍珠乖乖的没有插嘴,只自己自娱自乐着。

    她张开了小手,拍在车窗上,好像要抓住那一闪而过的霓虹光似的。

    苏湘沉了口气,将珍珠的小手握在手里,捏着她软软的手指头,感觉自己得到的那些信息让她更加云里雾里了。

    她道:“看来,还是要等找到苏润再说。”

    她又想起了那个枕园的宴老板,他明明对父母亲知道一些的,但是却一直回避。

    只是看他的态度,要从他那里得到信息很难。

    “苏润在日本,还没有他们夫妻的消息吗?”

    祁令扬道:“苏润在日本欠债,比在国内好不了多少。日本的黑S社会对他可不会客气。他一直被人追债,躲躲藏藏的,就差藏海里去了。”

    苏湘冷笑一声:“苏润夫妻习惯了舒服日子,要他像是老鼠一样躲躲藏藏,他们能受得了?”

    “我奇怪的是,他们怎么没有逃回来。”

    祁令扬道:“要么是日本机场跟港口码头都有人在等着他们露面,要么就是国内有更让他害怕的人。”

    苏湘眉头一皱:“让他们更害怕的人?”

    苏润去日本的时候,是卖了公司去的,再加上他手上有卓雅夫人给他的一大笔钱,国内债务他已经还清了,就连莫非同的债也还了,还有什么是值得他怕的?

    祁令扬的眼睛闪过一道冷光,说道:“那就不清楚了。”

    车子里陷入了一阵沉默,过了会儿,祁令扬问道:“苏湘,你外公外婆那边呢?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

    苏湘摇了下头:“自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对他们就没有印象。从来没有听母亲提起过。”

    倒是爷爷奶奶还有点印象,不过十几年前也都过世了。

    车子到了湘园停下,苏湘抱着珍珠下车,祁令扬将车倒入车库。

    最近这段时间,祁令扬都是等到珍珠睡了以后才离开的。

    好在小丫头起床比较晚,祁令扬不用一大早过来,苏湘只要跟她说,爸爸去上班了就解释过去了。他也就不用太累,两头跑来跑去。

    按照以往的规律,珍珠到了洗澡睡觉的时间,但是今晚给她洗漱完,小丫头还精神的很,穿着睡衣拉着祁令扬,一定要他陪着一起睡。

    苏湘无奈的看了祁令扬一眼:“可能有阵子没听你给她讲故事了,你去哄她睡吧。”

    祁令扬比较宠珍珠,有时候小丫头发脾气了也是他一哄就乖。

    祁令扬抱着珍珠进入她的儿童房,小丫头就捧着画本要他讲故事。

    苏湘站在门口淡淡一笑,将房门带上,然后下楼去工作室。

    这一天都没做什么事,只能晚上解决。

    她将记录着祁海鹏口述资料的本子锁入了抽屉,打开电脑。

    参加舞蹈比赛的报名单已经提交上去,正式的合同也从邮箱发了过来。

    苏湘这些年带着这群少年团参加过几次比赛,也都取得了好成绩,接下来她就要发力,让她带领的团队冲第一了。

    这次的赛事很大,若是能拿下冠军,那将得到一笔不菲的奖金,说不定还能上春晚。

    她以前编的手语舞就曾经在市区的电视台表演还得过奖金,但苏湘的目标是春晚,就算上不了春晚,几个知名的地方电视台若能登上去,也是很有成就感的。

    苏湘将合同打印了下来,仔细的看过条款,准备让闵悦真再看一下,然后就正式签约。

    门敲了两声,苏湘正在听新传过来的编曲没有注意到,直到祁令扬摘下她一侧的耳机。

    苏湘回头看了他一眼:“珍珠睡着了?”

    “嗯,那丫头中午都没怎么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苏湘:“可是她刚才明明很有精神。”

    祁令扬轻笑了下:“她是很久没有跟我撒娇了,就来找一下存在感。”

    苏湘默了下,虽然他们尽量的表现出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孩子是非常敏感的,珍珠不会说话也不懂这里面变化的原因,但会用一些行为直接表示出来。

    再加上今天让她知道了她亲生父母的事,孩子懵懵懂懂,心中应该是有不安感的,所以才表现的比平时更加乖巧也更粘人。

    她道:“今天刚让她知道她亲生父母的事,我有些忽略她了。”

    祁令扬捏了下她的肩膀,安慰道:“她总要经历这个过程。与其让她长大后才告诉她,不如现在就让她潜移默化的接受。只要对她的关心跟爱不变,她一样可以快乐的长大。”

    苏湘点了点头,平时都是她对孩子比较严厉,这话从最宠孩子的祁令扬嘴里说出来,感觉怪怪的。

    让珍珠早一些知道她的身世,是她跟祁令扬之前就决定好的,只是看到珍珠的这细微变化,她心里有些心疼。

    而在这之后不久的将来,当苏湘真的亲生经历了一些事情后,更加庆幸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对的。

    只是她没有珍珠那么幸运,而是一直活在了一个残忍的谎言中。

    苏湘勉强笑了下,没再说什么。

    祁令扬看了眼她电脑上正在播放的歌曲,将另一半的耳机放在耳朵里,脑袋随着节奏轻摆了下。

    “嗯,这歌还不错,小诚的歌越来越有水准了。你想好怎么编了吗?”

    苏湘道:“还在进行中,应该快了吧。”

    现在他们是一边编曲,苏湘这边同步的编舞,如果有变动,再看情况,这样才能赶得上参赛的日期。

    祁令扬按了按她的肩膀:“你的事情,比我还多。我还打算带着你跟珍珠出去休假几天,看来你都没时间。”

    他的力道揉捏的正好,苏湘闭上眼睛享受,说道:“你有时间出去度假?”

    他才刚接手祁氏,耀世那边也不是完全放下不管,两头跑着,连吃饭的那一点点休息时间都在盯着电脑。

    谁比谁忙啊……

    苏湘道:“是不是要出差?”

    祁令扬笑了下:“你对我简直是了如指掌了。”

    “下周要去一趟新西兰。”

    “嗯?去新西兰?”苏湘的眼睛亮了下。

    霍比特之乡,而且新西兰还同时的拥有海洋、山脉、草原、冰川跟火山,是个非常奇特的地方。苏湘一直想去看看,但是之前没有来得及,之后又忙起了事情,便把那个地方放在了她的旅行单上,想着以后有机会了,就去看看。

    祁令扬道:“趁着比赛还没开始,先出去放松一下。给你包吃包住,来回路费也全部报销。怎么样,有没有很心动?”

    苏湘脑海里已经浮现蓝天白云,还有蔚蓝海洋,脚趾踩在海滩上的感觉,脚趾头都动了起来。

    但是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对桌上的那一份合同,她道:“心动是心动,但是没办法行动啊。”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祁令扬眼底露出一些失望。

    苏湘想要出去走走看看的心愿没有变过,但他把她当成自己的一部分,便也将她的心愿放在了心上。

    不止如此,他还有别的担心,比如说……傅寒川。

    他想将她随时随地的带在身边,这样他心里才不会那么惶恐不安。

    苏湘感觉到捏在她肩膀的手指重了起来,她抬头道:“怎么?”

    祁令扬垂眸看她,什么话也没说,但是苏湘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他在想什么。

    她微微笑了下:“我只在这个湘园,慢慢等待。所以,你大可以放心去。”

    ……

    到了周一,一切又一如既往。

    跟闵悦真一起看完了合同以后,苏湘来不及回去做饭,便在餐厅打包了一些午餐给傅赢送到学校去。

    闵悦真看苏湘匆匆忙忙的样子,摇了摇头。

    她拿起手机给祁令扬打电话道:“听说你这周要去新西兰?”

    电话那头,祁令扬道:“怎么,不会正巧你也要过去吧?”

    闵悦真嗤笑了一声,弹了弹手指甲道:“我在新西兰又没业务。我是怕你不在的时候,有人趁虚而入。”

    “所以,你打这个电话的目的是说,你可以效劳?”

    闵悦真笑了起来:“帮你看着人没有问题,但是酬劳怎么算?”

    朋友归朋友,遇到钱的事儿,她也不手软。

    祁令扬这种大土豪,只是拔了一根毛而已。

    电话那头,祁令扬轻笑了一声道:“成交。”

    ……

    傅氏大楼,裴羡坐在傅寒川的对面,中间的桌面上,摆着一份企划案,还有一份合同。

    傅寒川将上面的内容看完,瞧着裴羡道:“你想让我赞助这个综艺?”

    裴羡道:“这是两大视频平台一起联合举办的舞蹈秀,之前还从来没有过,吸引到的关注会比任何一档综艺都要多,如果你赞助下去,傅氏的知名度不是又扩开了吗?”

    傅寒川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将合同连同企划案都给推了回去。他道:“傅氏的知名度已经很高,没必要浪费那个钱。”

    裴羡:“不再看一下,不考虑?”

    傅寒川指出道:“上个月的十号,皇图收购了优悦视频一半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这么热心来找我投钱,我还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

    裴羡的皇图,本来只是个影视公司,不知道是不是跟乔影分手刺激太大,这两年皇图做的很大。而根据皇图的战略需要,买下了网络播放平台的一半股权。

    裴羡笑了起来:“撇去你跟祁令扬的情敌关系,那小子的魄力跟眼光都是很不错的。”

    祁令扬独创的自产自播的模式,在刚开始出来的时候,业内很多人还在为他捏把冷汗,不过这几年下来,他建立起来的版图已经很明显。裴羡也是从他那里得到了启示,直接买下运作成熟的网络平台一半的股份。

    “我知道你因为祁令扬有偏见,也别一竿子全都打死了嘛。”

    “如果我告诉你,苏湘带的团队也会参加这次比赛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