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60 我,舍命奉陪!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说我啰嗦。”

    他松开手,在她额头弹了下,嘣的一下梆梆响。苏湘吃痛捂住了额头,水汪汪的眼睛瞪着他,祁令扬伸手又给她揉了起来。

    “想听我关心的人还没资格呢,你倒好……”

    男人微微低哑的声音带着宠溺,温润的眼眸中也盛满了宠溺,那微温的掌心熨贴在额头,像是带了电流似的酥麻。

    两人的视线碰触在一起,苏湘感觉不自在了起来,不动声色的垂下眼皮,双手搓着手臂低声道:“不玩了,时间不早了,你上车吧。”

    祁令扬看她搓着手臂,又将她微塌的衣领拉了拉:“那我走了,你赶紧进屋去。”

    说着,他也不再多做耽搁,拉开了车门上车离开。

    苏湘看着那车渐渐远去,微耸了下肩膀回屋。

    她冲了一杯感冒茶,捧着热乎乎的水杯回到工作室,将白天没做完的工作继续。

    才坐下没几分钟,家里佣人来敲门:“苏小姐,外面好像有人,但是我出去的时候又不见了。”

    苏湘的水杯放在唇边,闻言微微的皱了下眉:“有人?”

    张妈神色紧张,说道:“是啊,我刚才在院子里转了下,就见到我们家门外好像有人,可是我出去看的时候,又不见了。”

    苏湘抿了下唇瓣,她才刚进屋没多久,可是刚才她并没发现有什么异样。

    如果外面有人,又是谁?

    苏湘有些不大放心,放下水杯道:“我出去看看。”

    张妈点点头,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夜色漆漆,马路上几盏照明灯发出昏暗光芒,路灯下的树木影影绰绰,安安静静的与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平日里月色好的时候站着看一看还觉得挺好,此时一看,未免心慌了起来。

    张妈道:“苏小姐,不然告诉祁先生,让他来看看,要不要加强保安什么的?”

    祁令扬刚离开,而且过两天他就要去新西兰出差,苏湘不想他在外工作还放不下,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可能是经过的路人吧。”

    这里是别墅区,不过这里都是独栋的别墅,距离间隔比较大,可能是有什么人在外散步也不一定。

    张妈又张望了一眼,这大晚上冷飕飕的,谁还跑出来散步啊?

    苏湘道:“没事了,回屋吧。”

    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两天后,祁令扬飞去新西兰,苏湘抱着珍珠去机场给他送行。

    小珍珠委屈的撇着小嘴,张开肉呼呼的手臂要他抱,祁令扬笑了起来,从苏湘手里抱着小丫头,在她脸上亲了亲,闻着她身上好闻的奶香味。

    “爸爸出去几天就回来,在家好好听妈妈话,不可以惹妈妈生气,懂吗?”

    珍珠歪靠在他的胸口,小脑袋耷拉着,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样子,捉着他胸口的一颗纽扣玩,也不搭理人。

    祁令扬笑了下:“平时不见你这么黏着我。”

    催促登机的提示响了起来,苏湘把珍珠抱了过来说道:“大概是知道保护伞不在了,这时候就开始撒娇了。”

    平日里苏湘严肃起来的时候,祁令扬都会过来劝,是珍珠忠实的奶爸,小丫头精的很。

    祁令扬扯了扯唇角,又摸了下珍珠的圆脸,随后视线转向了苏湘,对着她道:“那么你呢?”

    苏湘脸颊微微红色,呐呐的对着他道:“什么?”

    祁令扬道:“就要不在你身边了,不黏我一会儿吗?”

    苏湘笑了起来,说道:“别夸张了行不行。”

    祁令扬这些年也时有出差,只是没有离开这么长时间的,可能真的会有些不习惯。

    登机的催促又响了两遍,苏湘抬头看了看电子告示牌说道:“赶紧上飞机吧,就要起飞了。”

    祁令扬看了下时间,不能再耽搁下去,才又嘱咐了她几句,最后他揉了下她的头发,低声说道:“有事就去找楚争,我来不及赶回来,不过也别忘了打电话告诉我,嗯?”

    又是那种放心不下又充满宠溺的眼神,苏湘点点头:“嗯,知道了……”

    见苏湘点头答应了,祁令扬这才去检票处。

    苏湘看着他进闸,两人最后挥手告别,她做着珍珠的小手:“跟爸爸说拜拜。”

    珍珠小手捂着小嘴飞吻,奶声奶气的说拜拜。

    等苏湘转身之时,眼前一个人影晃过,她微怔了下,等再看过去时,满眼都是行色匆匆的旅客。

    她微沉了口气,大概是那天晚上有些被张妈吓到,感觉有人跟着她似的。

    苏湘抱着珍珠上车,驱车离开了停车场。

    而在飞机头等舱,祁令扬打开电脑,屏幕就是苏湘跟珍珠母女的照片。

    珍珠趴在绿油油的草坪上,面前对着一株蒲公英嘟起了小嘴,一半的蒲公英飞了起来,苏湘半躺在她的身侧对着镜头微笑,及肩的黑发微垂,笑容明媚,画面让人一看就觉得很温暖很美。

    空姐过来服务,看到那一张屏保图片,笑着说道:“真漂亮。”

    祁令扬抬头看了她一眼,微微笑道:“她是我太太……”

    ……

    卓雅夫人开完董事会议,踩着高跟鞋从傅氏大楼走出来,面前一辆红色cooper开过,她微皱了下眉毛,想起了什么转头看了一眼傅氏大楼的某处,眉心皱得更紧了一些。

    管家老何将车开了过来在她面前停下,卓雅夫人拉开车门上车,手指揉着太阳穴,眉心不曾舒展。

    此时她的脑子里还想着那一辆红色cooper,那哑巴当年将傅家老宅大门撞烂,刺耳的叫声依然回荡在耳边,刺得她脑袋疼。

    老何等了一会儿,不听她说起要去哪儿,便问道:“夫人,现在去华夫人那里喝茶,还是回老宅?”

    卓雅夫人想了想,说道:“去常家看看吧。”

    老何愣了下,随即应答:“是的,夫人。”

    车子开起,卓雅夫人支着脑袋,淡漠的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街景。

    她暗示过了常妍,可不见她有什么动静,这几天傅家也没见她过来……

    一会儿就到了常家别墅门口,老何将车停下,下车去跟常家的下人打招呼。

    门铃响了几声,没几秒钟,里面就有人出来,见到门口站着的老何,再一瞥马路上停着的白色轿车。

    只见那车里,坐着一个模样冷漠的贵态妇人,那不是傅家的那位卓雅夫人,还能是谁?

    她立即打开了门笑道:“原来是卓雅夫人来了。”

    这时,卓雅夫人推开了车门下车,走到铁栅门处,微抬下巴问道:“常小姐在吗?”

    “在的,小姐在书房。夫人请进来,我这就去通知她。”

    卓雅夫人点了下头,跟在佣人身后走了进去。

    常妍人在书房,不过她并不是在看书。

    电脑打开着,上面是优悦视频跟豆蛙视频两大视频网站联合举办的舞蹈大赛的宣传,上面公开了比赛的评委,每一个都是圈子里的大腕人物,光是这波热身造势就很吸引人了。

    而在海报的下方众多赞助商中,出现了傅氏的Logo,常妍的手指对合着,视线盯着那个logo。

    傅氏为了旅游线路的推介,只推出过一档旅游综艺,不参与别的综艺项目,现在赞助这舞蹈大赛,这用意……

    她的手指握紧了起来,目光阴沉的对着那一则宣传。

    门响了起来,常妍回过神来,将电脑关了,翻开了桌面的书:“进来。”

    外面的佣人听到里面的声音,这才推开门说道:“小姐,卓雅夫人来了。”

    常妍一怔,转头道:“夫人怎么来了?”

    佣人道:“这就不知道了,正在楼下等着呢。”

    常妍看了她一眼,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往楼下走去。

    楼下,卓雅夫人坐在客厅,喝着佣人给她冲泡的红茶,就听到楼梯上传来噔噔的脚步声。

    常妍甜软的声音传来:“夫人,你怎么来了?”

    卓雅夫人放下茶杯,对着常妍微微笑道:“经过你们家附近,就顺便过来拜访一下。”

    常妍走过来,在沙发上坐下,对着佣人吩咐道:“你们赶紧去准备午餐,我要留夫人在这里用餐。”

    “是,小姐。”

    佣人离开后,常妍对着卓雅夫人笑了下道:“不然不常来,今天可一定要在这里用了饭再走。”

    卓雅夫人点了下头道:“好啊,反正回去也是我老太婆一个人。”

    她的脸色微微露出些落寞,语气却有些嗔怪。

    常妍的笑意有些尴尬,拿起茶几上的一包零食吃。

    卓雅夫人之前就暗示过她,只是她在去接傅赢的时候那么难堪,哪里能这么去傅家老宅。

    她笑道:“夫人现在照样是大美人一个,怎么能说是老太婆。”

    卓雅对这些开头话不甚在意,两句话后便说到了她要转入的事上。

    她道:“常小姐,说起来,我也不是顺路来看你,而是特意来的。”

    常妍望着她:“夫人……”

    卓雅夫人亲厚的将她的手放在手心上,拍了拍她的手背道:“常小姐,那日我跟我你说的话……”

    她顿了下,将常妍的手松开,又笑了下说道:“刚才你家佣人说你在看书,可能常小姐决定要帮助你哥哥嫂嫂,我还是不要来扰乱你的心意了。”

    常妍看着落空了的手,上面还有着一些余温,但也在顷刻间消失了。

    她看着卓雅夫人,那日被苏湘的羞辱历历在目,她的笑容勉强,睫毛微微颤了起来,声音透着委屈。

    “夫人……你对我的厚爱,我是知道的。”

    “其实我去找过傅赢,也想跟他重拾之前的友好。只是他的母亲回来了,看到他们母子天伦,我怎么好去打扰……”

    她垂下头,一下一下的剥着手指头掩饰难堪。

    卓雅夫人却在她落音后,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你说什么?”

    “那个女人见过傅赢了?”

    常妍点了点头:“嗯,傅赢放学的时候,我去接他,见到那位苏小姐了。”

    卓雅夫人的脸色沉了下来。

    从常家离开后,卓雅夫人坐在车上,脸色更加恶劣,因为气怒,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

    “那个女人,她怎么敢……”

    当初让她离开傅家的时候,就已经在协议上写清楚,她不可以随意的去见傅赢。

    她当那些白纸黑字,都是不作数的吗!

    老何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劝慰道:“夫人,您先消消气。”

    “那女人回来,肯定是放心不下小少爷的。”

    卓雅夫人掐着手指,冷声道:“去实验小学。”

    当晚,苏湘去接傅赢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傅赢从学校里面走出来。

    她以为傅赢被老师留堂或者轮到做值日生,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

    一批批的孩子出来,就快没人了。

    连良背着小书包跟另一个小男生一起从校门走出,苏湘对着她招了招手:“连良……”

    连良走了过来,声音软软的叫阿姨。

    苏湘笑了笑,问道:“连良,我家傅赢今天是不是被老师留下来了?”

    连良摇了摇头,皱着小眉毛道:“傅赢只上了两节课就回去了。”

    苏湘怔了下,好端端的怎么下午就回去了,她以为傅赢生病,急忙问了一声:“他是不是不舒服?”

    连良又摇头:“不是,好像是他的奶奶来接走的。”

    傅赢虽然背景惊人,傅寒川对着学校的赞助就高达八位数,不过在学校里他就只是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家长老师都不知他的背景,更何况是小孩子。

    苏湘一听奶奶二字,心里却已十分有数。

    她点了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

    连良看她神色落寞,抿了下小嘴道:“阿姨,明天我会告诉傅赢,你来接他了的。”

    苏湘扯了扯唇角,对小姑娘笑了下:“谢谢。”

    回到车上,苏湘心里就不平静了。

    卓雅夫人经常有社交活动,也常带着傅赢出去参加活动,但她不认为孩子在上学的时候,她就过来把人接走。

    她这么做,很明显的,是她知道了她来接傅赢放学。

    她不想她跟傅赢有所接触!

    苏湘紧紧的握着方向盘,盯着前面的红灯,眼睛都印红了。身后突兀响起刺耳的喇叭声将她的神思拖了回来。

    她沉了口气,方向盘一转,往傅家老宅的方向而去。

    傅家老宅的门口,管家老何好像就是在等着她似的站在大门口。

    苏湘故地重来,情绪一点都好不起来,眼睛里透着又狠又恨的戾气。

    不只是卓雅夫人这么粗暴的带走了傅赢,还因三年前,她跟这里最后的决裂。

    那一扇高大华丽的雕花铁栅门高高耸立,已经恢复如初,但她与这里的关系,已经是划下一道鸿沟,再难弥合。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要再来一次这地方。

    看着那一扇门,往事又在脑中浮现,她永远都记得那时候的绝望,那时候的嘶喊,跟那些人对着她的冷漠。

    一股气流在她的胸口激荡,她的手指死死的握着方向盘,眼睛直视着那扇门,鼻腔喘着粗气,眼睛也红了起来。

    老何走了过来,敲了敲车窗,笃笃笃沉闷的声音响起,那被密闭玻璃隔离的男音显得更加低沉。

    “苏小姐。”

    苏湘一下松了手指,微微的握起拳,可以感觉到掌心深深的拓下了方向盘的纹路。

    窗外站着的人好像生怕她又一次开车撞门似的,又叫了一声:“苏小姐。”

    苏湘推开门下车,冷冷的看了老何一眼,冷声道:“我要见傅赢。”

    说着,她便往前走去,老何手臂一伸,拦住她道:“苏小姐请留步。”

    苏湘的脚步一停,偏头冷瞧着老何。

    老何道:“夫人在雅竹轩等你。”

    苏湘眉头微蹙了下,老何已经往前走去,那边备着一辆车,看样子是要送她去那什么雅竹轩。

    苏湘气息微沉了下,抬步走了过去。

    雅竹轩是一座高级茶室,里面布置充满禅意,实木长桌,上面摆放茶具,角落还有琴师弹琴。

    音符空灵,伴随着外面淙淙的流水声,闭上眼,眼前就是一片静谧天地,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茶香。

    而睁开眼,长桌的一端坐着卓雅夫人,她身侧的茶艺师正在给她冲泡茶叶。

    老何把人带到便退了下去,苏湘走上前,漠然的看着她。

    “坐吧。”卓雅夫人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淡淡吩咐了一句。

    苏湘冷声道:“不用了,我很忙。”

    她没打算跟她久耗着。

    卓雅夫人抿了一口茶,冷笑了一声说道:“好大的架子。”

    她抬眼看向苏湘,那眼神,跟三年前看她时是一样的,轻蔑、不屑、厌恶。

    她道:“苏湘,你连傅家的门都进不去,还敢在我的面前摆架子?”

    苏湘嗤笑:“傅家的门又不是铜墙铁壁,恐怕夫人忘了,之前我是怎么进去的!”

    “若说端着架子,夫人这架子端了几十年,不累吗?”

    她知道,卓雅夫人若是要阻止她跟傅赢见面,大可以在学校门口当着她的面接走傅赢,直接来一场面对面的对仗,再不然,也可以通知人来要求见面。

    她之所以那样带走傅赢,就是要她来主动找上来,可又让老何带她到这里来,还不是为了端架子,羞辱她。

    卓雅夫人冷冷看她一眼:“苏湘,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叫老何带你来这里,而不是让你进去傅家?”

    苏湘的神色微微一变,手指捏了起来。

    卓雅夫人手摆了摆,让在场的茶艺师跟琴师都退了下去,她直视着苏湘,眼睛里透着冷酷道:“念你跟傅家跟寒川有那么一场孽缘,我还给你留点面子。”

    她顿了下,声音更加冷了下来:“因为你脏,傅家的门,不会让你踏入一步!”

    苏湘脖子好像被人掐住了,脸部血液迅速冲涌,手指掐入了掌心里。

    但她也知道,她没有必要为一个她已经舍弃了的地方,她唾弃的人去浪费她的感情。

    她不就是要打击她,羞辱她吗?

    苏湘深吸了口气,咬着牙道:“夫人,在签下离婚协议的时候,上面写的很清楚,我有一个月一次的探视权。”

    “我离开三年,加起来有三十六个月,三十六天,你无权阻止我。”

    她跟傅寒川的婚姻关系未解除,但她可以跟傅寒川呛声,却不能用这个来跟卓雅夫人辩解,这是个只有少数人,也只能这几个人知道的秘密。

    卓雅夫人冷笑了下,说道:“你签下离婚协议的时候,可没传出那种丑闻。现在,你居然敢用你肮脏的手去碰傅赢?”

    一股怒意冲上脑门,苏湘闭着眼,竭力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她道:“夫人,我签下离婚协议,我也跟傅寒川已离婚。那个时候,我是自由的。我跟谁在一起,谁也无权干涉。”

    “协议上可没写,离开你们傅家之后,我还必须要为你傅家守贞。”

    说到这里,她冷冷的笑了起来:“说起来,这不是夫人你一手安排的吗?”

    “你给我牵了线,这时候却来往我身上泼脏水。夫人,您可真高雅。”

    “请问你对着我的时候,不觉得心虚有愧吗?”

    “你对着傅赢的时候,不觉得心虚有愧吗?”

    卓雅夫人的呼吸乱了起来,握着茶杯的手颤抖,茶水泼洒了出来,她的衣袖沾到,很快的晕染开来,一片深色。

    她垂眼看到,将茶杯丢了出去,深吸了好几口气沉声道:“我已经让你哥哥停手,这指责是你指错了方向。”

    她眼一冷,又道:“以你现在的地位,还是爱惜一点自己的羽毛好,不要再闹出什么丑闻来。”

    “你既已要与祁令扬结婚,就别想再借着傅赢,来勾y引我的儿子!”

    “夫人,你想多了。”

    苏湘打断了她,微微的抬起下巴,睥睨似的看着卓雅夫人道:“夫人,我与你们傅家,缘分尽了。你看上什么人可以进入你傅家大门只管进,我管不着也跟我没关系。但傅赢是我生下,这血缘关系断不了。”

    “我只想安安静静的陪着傅赢,不想与你傅家有任何瓜葛,但若夫人硬要阻拦……”

    苏湘声音一顿,铿锵有力的道:“我,舍命奉陪!”

    千防万防,不就是防着她跟傅寒川再有什么吗?

    苏湘心底只剩冷笑。

    真要硬来,她没有什么好怕的。

    卓雅夫人听着那有力的四个字,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苏湘把话撂下后,便转身走出了茶房。

    只余空气里中依然浮动着的清幽茶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