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79 什么是前夫?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湘将车子开得很快,一直到了苏家老宅。

    当她暂时的处理完那些事后,她还是不放心,她想找到苏丽怡问清楚,到底她有没有做过。

    即便她想过苏丽怡在时间上的错开点,但没有问道切实答案,她放心不下。

    万一她回来之前,就先找了人监视呢?

    这会儿,苏丽怡的嫌疑依然是最大的。

    此时的苏家老宅从外面看进去,只有路灯还亮着灯火,屋子里面一片漆黑。

    按照苏丽怡的个性,她不可能这么早睡,除非她还没回来。

    苏湘想拿手机先联系苏丽怡,在车上翻找了一通才反应过来自己走得太急,忘了拿手机。

    她推开车门准备下车,却从后视镜看到有两个光点越来越亮,黑暗中模糊的车影越来越清晰。

    苏湘眉眼一动,又将腿缩了回来,按兵不动。

    只这一会儿工夫,那车就已经在别墅门口停下,苏丽怡从车上下来,对着车内的人道别。

    苏湘的车停在马路一端的阴影下,从她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车内坐着的一男一女,不过由于时间太短,苏湘只模糊的看了一面,那车便离开了。

    苏丽怡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目送着车离开,然后才哼着歌走到门口开门。

    “苏丽怡……”

    一道声音自她身后传来,苏丽怡吓了一跳,转过身时就见苏湘不紧不慢的朝着她走近。

    苏丽怡的脸上闪过慌乱神色,双手背在身后绞着,紧张的看着苏湘走过来。

    她结巴道:“你、你怎么过来了。”

    苏湘不动声色的将苏丽怡的表情看在眼里,往刚才车子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刚才那两个人是谁?”

    大概是没有想到会被苏湘撞个正着,苏丽怡的神色更加慌乱了一些,忽闪着眼睛道:“朋友。”

    苏丽怡初中就出国,就算是她的某几个同学那也不可能,按照年纪,他们连拿驾照的资格都没有。

    “朋友?”苏湘微眯起眼睛重复了一遍,“你才回来多久,这么快就交到朋友了?”

    苏丽怡在苏湘紧迫的盯视下,神情越来越慌乱,苏湘冷声问道:“我只是问你一下,你慌什么?”

    “别让她知道,我们找过你……”

    一道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苏丽怡脑子里响起,苏丽怡强自镇定了下心神,手指用力一捏,梗了梗脖子道:“我跟谁在一起,关你什么事!”

    她挺了挺背,神态冷傲的斜睨着苏湘:“你来找我做什么?”

    “这深更半夜的,总不会是来找我聊天的吧?”

    苏湘静默着瞧着苏丽怡,若是她再撑一撑,她或许以为这丫头又出去找什么富二代了,但她的后半句话就让她露了馅。

    她们两人之间,虽有血缘关系,但是关系恶劣程度彼此都知,哪来什么聊天之说,苏丽怡只是为了转移话题。

    苏湘扯了扯唇角,说道:“当然不是跟你来聊天,我跟你有什么可聊的。”

    “不过苏丽怡,今天是节目播出的一期,你说……我来找你做什么?”

    苏丽怡皱了下眉,故作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苏湘往前走了一步,逼近她道:“你说呢?”

    “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刚才你心情那么好,是在看什么笑话,还是因为你的计谋达成了?”

    “是否还要我提醒你一下,在上次节目录制后,你追出来要挟我,说要曝光我‘潜规则’?”

    苏丽怡神色一变,微微的睁大了眼睛:“你、你以为是我对那些人揭发的你?”

    苏丽怡为了了解对手的舞蹈,每期节目都会看,所以今天晚上播出的节目发生了什么,她当然知情。

    而且……

    她捏住了拳头,恶声恶气的道:“喂,我告诉你,今晚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

    “谁知道你那点儿破事,还有别的什么人知道。”

    “反正,我没有对别人说过,信不信随便你!”

    苏丽怡把话说完了便转身去开门,苏湘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真的不是你做的?”

    年久的大门咔咔的往旁边移动,苏丽怡转身,恶狠狠道:“说了我不知道,你有问题找别人去,干嘛来找我!”

    她顿了下,忽然一声冷笑,瞧着苏湘讽刺:“我原来只想进入三强,所以才来找你帮忙。不过现在来看嘛,你自己都快凉凉,那么我肯定可以进入三强咯?”

    “我谢谢那个把你揭发了的人。”

    苏丽怡盯着苏湘嗤笑着,倒退的往里面走,然后背过声去,心情更加愉悦的哼起歌来,一蹦一跳的往屋子走去。

    “确认过眼神,我遇见对的人……”

    苏湘瞧着苏丽怡渐渐远去的背影,心头更加沉重了。

    苏丽怡信誓旦旦的说不是她,而刚才她质问她的时候,看样子不像是在说谎,虽然她不知道她在慌什么。

    大概只是她多心了吧……

    苏湘无功而返,重新回到车上,她静坐了会儿才开车回到湘园。

    门口祁令扬的车还在,苏湘几乎一下车,祁令扬就出现在她面前,握着她的肩膀将她上下看了眼,紧张的将她搂紧怀里。

    他收紧了双臂,怕她消失了似的。

    苏湘侧头看他的脖颈,脖子的皮肤微微发红。

    祁令扬情绪激动的时候,他的皮肤就会变成淡粉色。

    苏湘皱了下眉:“你怎么了?”

    祁令扬松开她,但是手指依然紧握着她的肩膀,他的声音低哑:“你吓坏我了。你没有拿手机,我联系不到你……”

    苏湘心里烦心事一堆,但面对祁令扬紧张的关心,心里好像没有那么难受了。

    她道:“我去找了苏丽怡。”

    两人之间自有默契,站在祁令扬的角度,苏湘连手机都没带就跑出去,肯定是为节目上闹出的事。

    比起黑漆漆的苏家老宅,湘园灯火通明,走廊上的鹦鹉已经被关入笼子,笼子上覆盖着一层厚厚棉布,但能听到里面翅膀扑腾的声音,大概是刚才动静太大,把鸟儿给吵醒了。

    苏湘看了一眼祁令扬,祁令扬微赧了下,他道:“那她怎么说?”

    “是她做的吗?”

    苏湘摇了摇头道:“她没有承认。不过……”

    进入屋子,里面热热的空气迎面而来,苏湘脱了外套交给了张妈,两人一起进到客厅。

    苏湘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祁令扬到了一杯热水给她:“不过什么?”

    苏湘抱着水杯,手指在光滑的玻璃上捏紧了下再松开,她还是摇头说道:“我也说不清我现在是不是应该相信她。”

    “那丫头跟苏润夫妻不一样,她这些年一直在国外,我对她并不了解。”

    祁令扬看了她一眼,沉声道:“但你你现在公布跟傅寒川的关系来澄清这件事,那你以前的事,很有可能也会被牵扯进来。”

    苏湘以前的“黑料”一大堆,尤其是她嫁给傅寒川时,就是用手段上位,这些黑历史被翻出来,对现在的事情而言未必是澄清,反而可能是雪上加霜。

    苏湘皱着眉,沉沉的吐了口气道:“我知道,但眼下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我只能见招拆招。”

    “你不怕吗?”

    “怕?”苏湘摇头,自嘲的笑了下,“不怕了。”

    “我也想清楚了。以前,我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怎么说我。可你看,你身边认识的人就那么多,这些人是真正跟我打过交道的,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至于那些连面都没有见过,都不知道是男是女,是圆是扁的人,我何必在乎他们怎么说?”

    “我活着的,是我的世界,跟那些人根本无关。”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低了下来,脸色神情也显得落寞。

    “只是……”

    “只是少年团的未来,可能我就未必还能继续与他们一起了。还有我的工作室……”

    那是苏湘做的最坏的打算。

    如果事情没有得到妥善解决,那么便是她的这份事业失败的时候。

    那么她便只能回来照顾孩子。

    因为是祁令扬,苏湘才愿意将自己这些最深的隐忧毫无顾忌的说出来。

    她看了他一眼,勉强的撑着笑。

    她道:“你说过的,做任何的事情,都要做好最美的展望,还有最坏的打算。”

    苏湘决定开始自己事业的时候,祁令扬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如此。

    时间在安静中分秒渡过,两人视线交换,祁令扬的肩膀一松,淡淡笑了下,捏了捏她的脸颊,再捏了下她的耳朵,将她有些凌乱的头发揉的更加散乱。

    他道:“笑的真难看,才刚开始就把事情想的那么悲观。”

    “你忘了,每个女强人背后,还有一个默默支持的男人呢。”

    “我还在生气,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没有马上来找我,而是自己跑出去了。”

    苏湘被他逗笑了,打起精神笑道:“是哦,我都忘了你这个祁氏的大总裁。快帮我想想办法,能不能把那个造谣的揪出来,我要把他挂在我们舞台当背景板。”

    难得这个时候她还能开玩笑。

    祁令扬将脸伸过去,睨着她笑道:“给个奖励?”

    苏湘看了看他,眼睛一转,从茶几上拿了一颗珍珠的棉花糖塞他唇瓣,说道:“甜不甜?”

    棉花糖外面的糖霜先化开,甜丝丝的在嘴唇间漾开,祁令扬瞧了她一眼,晃了下鼠标。

    暂时休眠状态的电脑屏幕立即被激活,屏幕上是苏湘看不懂的数据追踪。

    祁令扬道:“你让小邓去查那些个新闻来源,她一个小助理,你这一个小工作室,能有多大能耐?”

    苏湘盯着一直变动的数据,点头如啄米:“是是是……”

    祁令扬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他盯着屏幕说道:“我现在可以肯定,这件事在背后有人操控。”

    “那些转载跟风的媒体,我已经要求他们撤销新闻通稿,剩下的这些,可以慢慢筛查了。”

    这样一来,这件事算是暂时得到了控制。

    祁令扬的气息微微一顿,刚才他那么心慌意乱,最怕的是苏湘出了事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他,而是去找了傅寒川。

    好在,她只是去找苏丽怡对峙……

    另一头,傅寒川赶到了傅氏大楼,整个大楼这会儿只有公关部的人还在严阵以待。

    深夜,傅氏以公司名义发出新闻通告:傅氏为舞动节目的赞助商之一,且傅氏没有签约任何一个参赛者,并无外界所传存在不正当关系,更没有捧谁上位之说。每一位舞者能够站在这个舞台上,都是各自努力的成果,我们欣赏其努力拼搏的精神,也欣赏他们美妙的舞蹈,希望他们能够在舞台上越走越远……

    一篇不长不短,企业腔的通稿在傅寒川看过以后发了出去。

    乔深等候在傅寒川的办公室,通稿虽然发出去了,还要再观察一下后续发展。

    办公室内安静的很,乔深大气都不敢出。

    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这可是公司形象问题,眼下正是年底,业内都在盯着傅氏,而且还影响到明年开春的业绩,能不紧张吗?

    傅寒川突然道:“通知公关部,让他们都先回去吧。”

    乔深愣住:“啊?”

    傅寒川抬眸看了他一眼,说道:“愣着干什么?”

    “你觉得,傅氏作为一个知名大公司,就是为了这种新闻浪费人力物力的吗?”

    有哪个公司,在绯闻上一直发声明通告的,只在事件开始的时候,出一则公告澄清一下。

    若是一再的发声明,反而给人欲盖弥彰的感觉了。

    乔深回过神来,擦了额头一把虚汗。

    是啊,他都紧张的昏头了。

    乔深得了老板吩咐,往公关部那边走,心中腹诽:傅总可真是心理强大,事关太太,都还能这么的镇定自若。

    乔深走了一趟公关部,通知大家先回家休息,然后再返回总裁办:“傅总,那我也可以下班了吗?”

    傅寒川看了他一眼,冷声道:“你急着有事?有约会?”

    乔深一听这口气就不对,忙道:“不急。没有约会。”

    傅寒川低下眼眸盯着电脑,说道:“去联系几个新媒体,让她们写洗白文章。”

    这件事,当然不能通过公司层面来做。

    他将几个点罗列出来,让那些新媒体围绕不同的点来写。

    网络上打嘴仗,不就是黑写白,白写黑吗?

    有反面的声音,就要有正面的声音来作为回应。

    乔深再次走了出去。

    办公室内彻底陷入了沉寂,傅寒川阴骘的盯着苏湘发出的那一则微博。

    前夫?

    呵呵,这该死的女人,是怎么做到睁着眼说瞎话的。

    不过眼下,作为公关危机的处理,她勉强应付了过去,就怕接下来的那些人,该围绕着这个点再纠缠不休了。

    傅寒川扯着唇角嗤笑了下,作为北城有名有地位的人,多的是女人与他炒作新闻,哪怕是同坐一架飞机,可能都能说点什么出来,想不到还有跟自己的老婆炒绯闻的。

    不过……那个爆料人竟然会他跟苏湘有潜规则的关系,是真不知道他跟苏湘的关系,只为打击她的团队晋级,还是另有意图?

    他的手里拿着一支手机,但只是用两根手指边框捏着打圈,从机顶滑到机底,再重复着。

    他似乎在等着什么人打电话进来,又似乎只是空手无聊,多个消遣。

    办公室的灯很亮,偶尔响起男人低沉压抑的咳嗽,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

    一夜几乎无眠,苏湘在凌晨的时候支撑不住,勉强的打了个盹,张妈起来做早饭,一点点脚步声就将她惊醒了。

    苏湘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她的身上盖着一条棉被,而祁令扬还在看着电脑,他的手边放着一杯提神醒脑的咖啡。

    苏湘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咕哝道:“我竟然睡过去了……”

    她看了一眼电脑:“情况怎么样了?”

    祁令扬微微蹙眉,说道:“眼下是没什么问题了。”

    按说,这种八卦新闻,就像是苍蝇叮着了有缝的鸡蛋,不会因为一则声明就消停了的,现下来看,看似消停了。

    新闻没有再更进一步的爆料。

    那些跟进转载的新闻媒体也就都偃旗息鼓,只有一些狂热粉丝,还有看热闹的人还在微博打着嘴仗。

    苏湘松了口气,拿过电脑打开新闻网页再搜了下,潜规则的热搜新闻已经不在榜单上了。

    苏湘敲着键盘,在搜索框输入热词,弹出来的页面关于她的负面新闻还是有,但并没有她跟傅寒川以前的事被扒拉出来的旧闻,反而多了几条类似洗白的文章。

    这些文章写得还非常隐晦,有的甚至是站在中立的角度来说的。

    在一片炒黑中,这些洗白文犹如雾霾笼罩下的几缕新鲜空气,显得尤为珍贵。

    而在这几片文章带起来的节奏下,文章下方也多了一些不一样的声音。

    “傅氏只是节目赞助商而已,要真的潜规则什么,干嘛不直接把少年团签约下来。说明人家是靠实力走过来的……”

    “少年团到目前还没有签约任何一家公司呢,人家只不过上了几个通告做宣传,进了四强而已,就有人迫不及待的跑出来喷,什么心态……”

    “见过有人为了红而炒作的,没见过炒作经纪人的,真的是搞笑,经纪人还是自己出道算了……”

    苏湘微微怔愣了下,她并没有花钱请谁来写这些文章,不排除有些反话正说来蹭流量的,但一些本身流量很高的新闻媒体,没有必要这么做。

    那么就是……

    苏湘在搜索框输入了一个字,随即停了下来,将那个“傅”删除了。

    祁令扬只看了一眼,就明白苏湘的用意,他伸过手去,在搜索框重新输入了“傅氏”两个字,按下搜索,马上页面就切换成所有与傅氏有关的新闻,最新的,就是傅氏深夜发出的那一则通告。

    不长不短的一篇文章,并无过多写两人关系的内容,全部是在节目与公司层面上来讲述。

    祁令扬道:“我看过这篇通告,这是傅氏昨夜的紧急公关。所以不排除那些跟风媒体惧怕傅氏而不再纠缠。”

    说完以后,他没再多说什么。

    苏湘看过以后,抿了下唇瓣。这件事牵扯到她跟傅寒川两个人,从而引发到少年团跟傅氏,她这边已经表态,傅寒川那一方也肯定会表态的。

    以傅氏的权势,若是真的动了那个真格,一张法律公函就能让那些媒体赔得关门大吉,所以也有识趣了的媒体。

    苏湘微微皱着眉,将电脑关了,祁令扬看了她一眼:“怎么不看了?”

    苏湘看了一眼窗外,阳光穿破云层,黛色云朵像是镶嵌了一层金光,天色在一点点的亮起来。

    她道:“都已经天亮了,我们不可能把时间都花费在这里。你去洗漱一下,从这儿吃了早饭再去公司吧。”

    祁令扬“嗯”了一声,站起身去洗漱。

    他没有告诉苏湘,这诡异的突然爆料,又突然的中止背后,可能还埋着更爆的雷。

    而苏湘自己也有着这样的感觉,眼前只是暂时的平静,谁也不知道这场震动之后,是否就此平息了。

    两人都心照不宣的不再提及。

    祁令扬在湘园的房间还保留着,进入自己卧室前,他先去了一下儿童房。

    珍珠还在酣然熟睡着,臂弯勾着一只长耳朵兔子,一只白嫩的小脚丫搭在被子外面,脚趾头圆乎乎的分外可爱。

    祁令扬淡淡一笑,走进去将她的小脚放回被子里,帮她把被子盖整齐了,在她额头上亲了下,摸着她软软的额头细发。

    小丫头似醒非醒,长长的睫毛翕动了下微睁,漆黑的眼底氤氲着一层水雾,粉嘟嘟的小嘴呢喃:“粑粑……”

    祁令扬微微一笑,又亲了亲她额头:“继续睡。”

    小丫头小手抱着兔子动了动,闭上眼接着睡过去了。

    祁令扬轻手轻脚的关门离开,这才回到卧室去洗漱。

    待他再次出来,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头发擦得半干下楼。

    苏湘冲泡了珍珠早晨要喝的奶粉,两人在楼梯上遇到,祁令扬将奶瓶接了过去,说道:“我去喂她,你去洗漱吧。”

    苏湘点了点头,将奶瓶递了过去,往自己卧室走,祁令扬看着她背影,唇畔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这样的早晨,来到北城以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他不知道是否该谢这一场危机,还能让他再次回味这样温馨平静的早晨。

    ……

    傅家别墅。

    傅寒川从书房内打开门,一早起来做早饭的宋妈妈看到他吓了一跳,往他卧室的方向看了眼。

    “先生,你昨天晚上没睡?”

    一夜没睡下,傅寒川才好了一些的咳嗽又发作了。

    他的拳抵着唇咳了两声,说道:“没事,去忙你的。”

    说着,他往卧室走去,宋妈妈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摇了摇头。

    单身男人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都这样了还熬夜。

    如果太太在的话……

    宋妈妈又摇了摇头,就算是太太在,也说不上什么话的,不过她会把药送过去。

    有个女人在家,到底还是很不一样的……

    花洒下,傅寒川冲着澡,浴室的门忽然就打开了。

    傅寒川转过头,就见傅赢站在门口,皱着眉毛瞪他,那严肃的小脸,简直就是傅寒川的迷你版。

    男人眼眸冷淡,声音威吓:“出去!”

    傅赢不声不响转身就走,待傅寒川裹着浴袍出来,就见傅赢板着腰背坐在沙发上,一脸严肃的看他。

    小家伙把嘴唇抿得紧紧的,看着傅寒川在房间内走来走去。

    傅寒川在床边坐下,看他道:“你想说什么?”

    傅赢这才开口:“潜规则是什么?”

    那个舞蹈节目,他也有看,那些屏幕上说的,他都看到了。

    闻言,傅寒川看了儿子一会儿,说道:“潜规则,就是看不见的、明文没有规定的,但是却又是广泛认同,实际起作用的,人们必须‘遵守’的一种规则。”

    傅赢皱了下眉毛,这个说法,跟他在网上搜到的解释是一样的。

    就知道敷衍他。

    “爸爸,你说的跟网上是一样的。”

    但是傅赢知道,网上那些人说的意思,跟这个是不同的,不然那些人也就不会一直嘘少年团,说他们作弊了。

    傅寒川擦着头发的手顿了下,现在的孩子因为过早的接触网络,早已与他们那个时代不同了。

    而且傅赢作为傅氏未来的接班人,他要受到的诱惑更多。

    傅寒川对儿子的敷衍的态度做了些转变,他道:“在成人世界,潜规则就是,有些人为了要达到他们的某种目的,就要拿自己的东西去做交换,以谋取更大的利益。”

    “这种潜规则,可以是小钱换大钱,可以是钱换权,也可以是权换钱,甚至,用身体去换他们想要的。”

    傅赢的神情更加严肃了一些:“那她为什么要跟你做潜规则?她给了你什么?”

    傅寒川捏了捏鼻梁,就知道跟那件事有关。

    昨晚他回来的晚,这孩子肯定憋了一晚上。

    他心中涌起一股火来,别让他知道,是谁烧起了这把战火,他一定不会放过的。

    傅寒川道:“她没有做什么,是有人眼红她,故意抹黑而已。”

    傅赢这才松了口气似的点了点头,随即另一个问题抛了出来:“什么是前夫?”

    此问题一出,傅寒川的脸色立即就黑透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