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94 前面服务台的地方,站着傅寒川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视频的事,一直有人致电进来询问,苏湘对那些电话都没给予回应。

    此时已是深夜十一点,电话也没有消停过。

    手机已经设置成了静音,亮起的屏幕在一片漆黑中显得格外刺眼。

    苏湘躺在床上,看着发出的那一道明亮光芒,过了会儿她才从被窝中将手机拿了过来。

    来电显示是理事长,她坐起身来,按下了接听键。

    刚接起时,来人就急匆匆的问道:“苏湘,你这是怎么回事?”

    打电话的人是残联的理事长,与苏湘关系还算亲密。此时,已经连开头的打招呼都省去了,直奔主题而来,可见事情有多么紧急。

    苏湘握着手机坐起身来,她没有开灯,黑暗笼罩着她,只有手机屏幕发出的那一点亮光,将她的脸色衬得苍白。

    苏湘苦笑了下,对这个问题无力解释,她道:“理事长,残联……是不是有什么决定了?”

    她是残联的爱心大使,闹出这么大的事,残联那边肯定会有意见。

    她之前就出现了几次负面新闻,因她的澄清应付了过去,而现在这情况,残联怕是要收回她爱心大使的身份。

    在中午的时候,苏湘就在关注着事态的发展,视频已经被强制删除,但是影响已经扩散开来。少年团的微博下,粉丝要求更换经纪人,她本人的微博下,也是一片骂声。回形针工作室,还有残联那边,全都有人去留言。

    像她这样私生活混乱的人,不配做爱心大使,也不配带领一个阳光少年团体。

    苏湘此时的状况,可以说是四面楚歌。

    电话中,理事长沉了声气问道:“你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决定,怎么不解释一下那个视频的事?”

    苏湘舔了下干涸的唇瓣,勉强笑了下道:“那件事,发生在三年前……”

    苏湘一说起三年前,对方愣了下。

    三年前,正在做公益活动的理事长遇到了一蹶不振的苏湘,把她带进了这个组织中,又是经过她的举荐,苏湘成为了本年度的爱心大使。

    那个时候的苏湘是什么样,理事长有印象,也亲眼看着这三年中,她是怎么自立自强起来的。

    对方道:“你这么说,我明白了……”

    苏湘握着手机沉默,不知道说点儿什么,理事长道:“你的为人,我是知道的。只是现在事情有点麻烦,残联这边……明天会开个会议。”

    “……”

    总归不是什么好消息,理事长叹了口气接着道:“我会尽量为你说话,不过你……你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

    苏湘已经做了一下午的心理准备,她挤了个笑道:“好的,那就谢谢你了,理事长。”

    电话中,对方又说了些安慰的话,通话结束。

    苏湘的手放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她将手机设置了关机,然后重新躺了下去。

    这一夜,虽然关闭了一切可以联系她的方式,不过苏湘依然睡得不安慰。

    “啊!”她猛地惊醒过来,睁眼看到熟悉的窗帘,熟悉的窗台的时候才清醒过来。

    原来是一场梦,却也冷汗粘背。

    她梦到自己身处在一片战场上,周围全是举着刀剑要斩杀她的人,而她手持着一把剑,已是伤痕累累。

    所有的人在说她是妖孽,她想要张口辩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没有什么为她横刀跨马,为她披荆斩棘的人,她一次次的挥舞起剑,一次次的受伤,没有止境的……

    不知过了多久,那些敌人都斩杀在她脚下,她以为这场战斗就要结束了,忽然一道寒光向着她而来,背后骤然一痛,她低头一看,一支箭将她射穿。

    她精疲力尽,又疼得难以忍受,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转头看过去。

    远处的城墙上,站着一个身穿盔甲的男人,他举着弓箭逆光而站,她努力的张开眼睛想要看清楚他的模样,而身体的力气也在这一刻耗尽……

    阳光通过窗帘的针织缝隙透进来,密密麻麻的无数银针似的光芒闪亮。

    苏湘动了动身体,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上了一场战场似的浑身疲累。

    翻身对着头顶的天花板,脑子里浮现一句话: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

    她用力的攥了下拳头,积蓄了一点力量,掀开被子站了起来。

    唰的一下窗帘掀开,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又是新的一天。

    不管怎么外面怎么说,日升日落,日子永远在继续。

    吃早饭的时候,张妈看着苏湘旁边的椅子上放着包,不放心的问道:“苏小姐,你要出门?”

    苏湘将最后一口豆浆喝完,拎起包道:“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小邓她们来了,就让她在工作室那边等我。”

    张妈奇怪的看她一眼,都这样了还出去?

    “苏小姐,这几天,还是留在家里休息吧。珍珠小姐总找你,现在空闲下来,正好可以陪陪她。”

    苏湘笑了下,捏起桌子上一颗蒸饺,她道:“以后会有时间陪她。”

    说完她便走了出去。

    商场内,苏湘看着前面门庭冷落的店铺,门口竖着的少年团立牌已经不见了。

    今天是周六,客流量本该很多的。

    一个穿着阔形呢子大衣的女人经过店门口,对旁边的闺蜜道:“就是这家店,那个少年团代言的。明明都是有才气的孩子,跟错了人才红起来就要凉,可惜了……”

    “是啊,真够倒霉的,昨天海报还张贴着的,全部被人撕了。”

    苏湘原地站着,看着那两个女人越走越远,又有几个学生走了过来,在店门口站了下。

    “小诚哥哥他们真倒霉,决赛的票我都不知道给谁了。”

    “我上个礼拜还在这里买东西了呢,结果恶心的我……哎,浪费……”

    苏湘心里听着当然不是滋味,不过更难听的话她都听过,这些对她还没造成什么影响。

    她走进店里,店员无精打采的在那玩手机,瞧见门口人影了懒洋洋的说了一句“欢迎光临”。

    苏湘在收银台站定,支着下巴打瞌睡的收银员看到老板,吓得马上清醒了。

    苏湘环顾了店内一圈,冷声道:“你们平时就是这么给我上班的?”

    几个店员听到她的声音,立即都精神了起来:“苏小姐。”

    苏湘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说道:“我知道因为新闻的事,店里的销售受到了影响,但你们作为我的员工,就该像平时一样。”

    “我出薪资给你们,不是让你们在这里打瞌睡玩手机的!”

    “如果你们是这样的服务质量,那让进门的顾客怎么想?”

    苏湘声音一提,威严赫赫,几个店员垂着脑袋不敢吭声,店长小心翼翼的道:“苏小姐,他们平时都挺好的,不过这次事件……”

    她看了眼苏湘,店里销售下滑的原因不在员工本身,而是老板出的负面新闻,在别人看来,苏湘这是在乱发脾气,把员工当成了出气筒。

    苏湘睨了她一眼,说道:“你是想说,这是我的问题?”

    店长忙摆手:“不不不……”

    她哪里敢真的那么说。

    苏湘冷声道:“那就好好工作,你作为店长,尽好你的职责。”

    这边的商场巡视完,苏湘又紧接着去了另一家。

    这家是手工艺品店,比起靠少年团名气贩卖护肤品的零售店,这里的情况要好一点。

    不过门口少年团的立牌也已经收了起来。

    苏湘进门的时候,看了一眼原来摆放立牌的位置。

    店里几个人都在做手工,几个客人在店里逛着,有兴趣的就站在那边看手工艺人做东西,苏湘心里有了个大概,等店长给客人介绍完了产品,把她叫了过来。

    “昨天销售怎么样?”

    店长查了下销售记录,说道:“比以前稍微下滑了些,不过都还在正常范围内。”

    苏湘点了点头,看了眼那些正在做手工的艺人,他们本身就是活招牌。

    她收回视线,看向门口又问道:“门口的立牌,是你们收起来的吗?”

    店长马上道:“是的,苏小姐。昨天祁先生打电话过来,建议我们把海报还有立牌先收起来。”

    苏湘了然点了下头,昨天她情绪恶劣,都忘了这件事。

    一整个早上,苏湘将几个门店都视察了一遍,又去了代加工工厂查了库存量,到了午后才回到湘园。

    她回去的时候,小邓已经在工作室等候着。

    苏湘将包放下,拿出里面的记录本,看向小邓道:“来很久了?”

    小邓笑了笑,说道:“也没很久。”

    “嗯。”苏湘打开记录本,看了上面的数据一眼,又问道,“那些孩子们呢?”

    小邓道:“我让他们先去练舞室练习,不过……”

    她垂下眼皮,犹豫的说道:“苏小姐,这件事他们也听说了,现在都没什么心思……”

    现在的情况,可谓之兵荒马乱,人心浮动也是正常。

    苏湘点了下头,说道:“你去把他们都叫过来吧,我跟他们开个会。”

    “好的苏小姐,我马上去。”小邓立即走了出去,片刻后,几个少年挨个走了进来,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苏湘看了他们一眼,将记录本合上,站了起来。

    她道:“事到如今,道歉的话我就不说了。事情都是因我而起,看到你们的表情,我知道你们忍到现在,肯定对我有不满。”

    “咱们长话短说。我昨天在这里,一直在盯着数据,所有的,你们少年团的,还有我的工作室的。就在今天早晨,我又巡视了一遍所有的门店,”

    “销量低迷,客户对我的产品失去了好感。”

    说到这里,苏湘顿了下,她将双手放入口袋内,看着那些孩子们道:“我昨天也在这里想了很久。”

    “一次次针对我的负面新闻,让我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事业岌岌可危。”

    “你们是我事业的一部分,是我一手带起来推出去的。我相信昨天开始,就有别的经纪公司在联系你们,想要让你们跳槽了吧?”

    其实不是昨天开始,应该说,从她第一次的负面新闻出来的时候,就有人想要挖墙脚了。

    只是那个时候,她的核心凝聚力还在,而一次次的事件下来,人心是没有那么坚不可摧的。

    说到这里,孩子们不敢直视苏湘的视线,默默的垂下了眼皮。

    苏湘淡笑了下,她道:“我能够理解。”

    她移了下椅子坐下,接着说道:“昨天,我想了几个方案,你们先听一下吧。”

    苏湘第一个先看向小邓说道:“你跟我的时间不长,我现在这个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起来,如果你有更好的出路,我这边随时能够放你离开。”

    “如今正是年关,该给你的奖金,薪资都不会少。”

    “如果你选择留下,那接下来的日子,大概会清闲一阵子,不过你在娱乐圈的江湖地位就没那么好了。”苏湘自嘲笑了一下。

    小邓苦着脸,她确实动过要离开的心思,但老板这么直接说出来,她反倒不好说什么了。

    “苏姐……”

    苏湘抬手示意了下,说道:“人往高处走,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她移开目光看向少年团的成员们。

    她道:“你们跟我的时间就长了,我们一起从零基础起来的。不过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要求你们对我不离不弃。”

    “我给你们想了几条路。第一,是离开我这里,回家。第二,是选择别的经纪公司,也许会有更好的出路。第三,继续跟着我,但这是个未知数。也许你们就只能跟我一起去工作室干活了。”

    闻言,小诚先是一惊,抬头道:“苏姐,那舞蹈大赛……”

    这个时候,如果签约了别的经纪公司,那就只能代表别的公司参赛了。但是所有的编舞都是苏湘完成的,如果他们代表别的公司去比赛,舞蹈内容怎么办?

    苏湘笑了下道:“这件事我还没跟裴先生商量。”

    “按照我目前的情况,再继续去参加比赛的话,可能会给平台带来风险。所以我打算退赛,不拖累节目方。”

    “不过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你们拼到现在,这功劳有你们的一半。所以,我才想先跟你们商量。”

    “如果你们决定另投经济公司的话,那么我的编舞,就只能请对方买下版权,这算是我最后给你们的一份礼物。”

    “本来,我可以将编舞版权全部送给你们,不过我还有工作室要继续经营,所以这点请你们能够谅解。”

    “但如果你们决定继续跟着我,就只能大家一起退赛。”

    “所以,你们的决定,决定了我怎么去跟裴先生说清楚。”

    “现在的时间紧迫,我能够给你们的,只有半天时间,到了明天一早,你们就必须给我回复。”

    苏湘说的非常平静,说到最后,她微微一笑,再道:“好了,我想说的,就全部说完了。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小诚直接往前跨出了一步,说道:“苏姐,我不用考虑了,我选择跟着你。”

    “我本来就是你带出来的,而且我本来就没打算成为明星。当初我爸妈放心把我交给你,就是信任你。”

    苏湘唇角微微翘了下,心里颇为感动,她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小诚是队长,先表了态,这时候,另一个小女生也站了出来,抬起手比划。

    ——我要跟着苏姐。没有苏姐,就没有我赵哟。就算不能够跳舞,我也可以学着做别的。

    小姑娘本身就是聋哑人,在几年前看到苏湘拍摄的那个公益广告开始就崇拜她了。她一直努力学着苏湘的手语舞,有机会能够拜她为师,她是不会离开的。

    苏湘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她既不看那些已经选择留下的,也没看另外三个还没决定的,不给他们任何压力。

    这边两人已经表态,另外三个互相看了看,还在犹豫中。

    时间过去了几秒,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苏湘看了眼,抬头道:“你们回去再考虑考虑,包括你们俩,再回去跟家人商量下。”

    她淡笑了下,让小邓送他们出去,把电话接了起来。

    电话是祁令扬打过来的,苏湘握着手机道:“不放心我?”

    电话里祁令扬温柔低沉的嗓音传过来道:“我听张妈说你出去了。是不是去了门店?”

    苏湘笑了下:“还是你了解我。”

    她停顿了下,想到那些收起来的海报跟立牌道:“还有,谢谢了。”

    祁令扬轻笑了下:“这种事你谢什么谢。”

    只恨不能为她遮风挡雨,这个时候,也只能为她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还以为,她这个时候并不想听到他的声音。

    他道:“接下来,想好怎么做了吗?”

    “如果你想离开这里,我可以陪你。”

    “或者,如果你想出去散散心的话,我们一起去新西兰,反正已经答应过那些孩子们,正好一起去度假。”

    苏湘望着窗外如日中天的太阳,有些晃眼睛,她抬起手在眉毛遮了个凉棚,弯起唇角笑了下道:“不是你说,在什么地方跌倒,就在什么地方爬起来吗?”

    三年前,她被击垮一次,这次,她一定要彻查清楚,是谁在背后暗箭伤人!

    苏润人在日本,为了躲债而东躲西藏,不大可能有心思去公布那段视频,而且如果他有这个心眼,直接拿视频来威胁她不是更好?

    至于苏丽怡,她已经止步四强,除非她是为了报复她,不然不可能这么做。但如果她要这么做,当初可以直接公布这段视频,何必跟陈晨那些人合作,编出那一段谎言弄得自己灰头土脸?

    闻言,祁令扬沉了口气,他道:“那好,我陪你完成这场捉鬼游戏。”

    ……

    商场,常妍陪着杨燕青出来购买婴儿用品,经过回形针门店的时候,偏头往那儿看了一眼。

    她的脸上浮起一道冷笑。

    那女人不是很风光的吗?

    又是残联爱心大使,又是做企业,又是推明星的,现在呢?

    那门店里,连只蚂蚁都不肯进去了。

    常妍收回视线,杨燕青看了她一眼,偏头也看了看那冷落的门店,说道:“当初,你想签约那个少年团为我们常氏代言,看这情况,幸好没有签下来。”

    常妍唇角微浮了下,说道:“嗯,那时候人家正当红,看不上我们常氏。不过,就算真的签了也没什么,不是还有赔偿条款吗?”

    杨燕青微怔了下,想起是有这么一条,笑说道:“看我这记性,都忘了。看来真是一孕傻三年。”

    “小妹,你真该早点帮你大哥,你这脑子不来公司工作太可惜了,都怪他们太宠你了……”

    两人慢慢走着,经过了那家门店,一起踏上扶手电梯。

    电梯慢慢的往下滑,常妍抬头,又看了那门店一眼,脸上一片阴冷。

    当初她想签约少年团作为常氏的代言人,甚至不惜出高价,就是冲着最后那一条赔款条约。

    越是高额的签约金,若是出了问题,相对的形象赔款也会翻出几倍。

    但是那女人不但不肯签约,还羞辱了她一番。

    她以为她翻身了,了不起了吗?

    现在还不是一败涂地!

    常妍微微抬起下巴,看着前方,神色间透出隐藏不住的冷傲狠戾。这股子气息连杨燕青也感觉到了,她侧头看了她一眼,微微皱了下眉。

    “妍妍,你怎么了?”

    常妍回过神来,慌乱将心绪收起,眨了下眼睛:“啊,什么怎么了?”

    马上就是下面一层楼,常妍扶着杨燕青:“大嫂小心,到了。”

    眼前的姑娘眉目清甜,与往日那个温柔又惹人怜爱的小妹无异。

    杨燕青以为自己眼花,笑了下道:“没什么。有点累了,找个地方坐一下吧。”

    二楼是满是吃的小店,有平价的小吃店,也有高档地方。杨燕青那种身份的,自是选择人少服务周到的高档场所,两人一起往一家西餐厅走了过去。

    门口服务员用法语问候了一句,常妍回答“两位”的时候,看到里面站着的人影,眉毛微皱了下,对着杨燕青道:“大嫂,我们换一家吧。”

    杨燕青怀着身孕容易肚子饿,此时正想补充点吃的,常妍突然要换地方,她抬头望去,就见前面服务台的地方,站着傅寒川。

    她转头看向常妍道:“你不是最喜欢看到他的吗,这是怎么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