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04 席间一出戏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过几天就是春节,马路大街的商铺早就变了装饰,透出浓浓的年味,酒店里也不例外。

    到了周末,于家的宴会开始了。

    于家也是北城老一派的名门望族,再加上近两年又重新兴起的国风,于家的这次宴会也搞了个国风意境,酒店的灯都换成了宫灯,比起亮灿灿的水晶大吊灯,少了纸醉金迷的味道,多了几分典雅古朴。

    偌大的宴会厅内,摆了几张大圆桌,分了上下两层楼,既容纳了所有宾客,又显得地方宽大不拥挤,对面搭了戏台,唱苏州评弹。

    南方人的吴侬软语,美人标志,体态婀娜,那一把琵琶弹起来,听得人只顾驻足欣赏。

    于家的当家人站在空地听了会儿试唱,便点头让那评弹人留下,旁边的于小姐笑说道:“奶奶,宴会厅这样布置,可放心多了。”

    于老太太点头,微微叹气:“是啊,这样布置,少得罪人。”

    “北城势力交错,越来越复杂了,以后你接手,可要多当心。”

    很多人觉得,一个宴会,只要出得起钱,尽管往大了摆,怎么显阔怎么来,其实办宴会的讲究多了去了。

    光从宾客的人员上说,有头有脸的必须要请,来不来是人家的事儿,可若是没请到,便是瞧不起人,把人给得罪了。

    这把人请了吧,也要看请来的人中,有没有不对盘的,有过节的。

    别的时候还好说吧,人家不对盘是人家的事,来吃个饭喝杯酒,给主人家一个面子也就完事了,可偏偏于家摆的这宴会赶上了那什么视频门。

    那苏湘是谁啊,傅寒川的前妻,又跟那祁家有牵扯,还是残联的爱心大使,这样的人物,一牵扯,扯动几方关系。

    看最近北城的商界涌动,傅家跟祁家都要打起来了,这还能放在一个桌面上吗?

    于家小辈拿着长长一张名单安排座位的时候就犯了难,这么多人,哪些安排坐一桌?肯定要看起来平衡才行吧?

    所以那名单就交到了于老太太手里。

    姜还是老的辣,于老太太拿着名单一过眼,把有过节的错开,把大佬小姥均匀的安排好,这样既给大佬面子,又给那些地位不是那么高的人,给了机会让人家结交。

    于老太太带着小孙女在各席位间走了一趟,再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什么错漏了,这才松了口气。

    她站在二楼往下看,心里又叹了一声,幸好办这宴会时有人提醒做成中式的,不然这场面可就难说了。

    一会儿酒店经理过来提醒道:“于老太太,时间到了。”

    于老太太往门口看了一眼,道:“那就开始吧。”

    六点一到,宴会大厅门敞开,于家人在门外接待前来的宾客。

    一辆辆豪车过来,下车每一位的届是名流显赫,点头寒暄过后便往内厅进去。

    傅正南夫妇下车,同老夫人握了下手,卓雅夫人笑道:“外面这么冷,怎么在外面接待来了。老太太你这个年纪,只要安心享福就好。”

    于老太太这个年纪,自然是不能在外面吹风了,老姜油滑道:“当然是要亲自来接一接卓雅夫人你啊。”

    卓雅夫人得了高捧,心情愉悦,一边说着客套话,一边往大厅内走去。

    第二波贵客到来,来的是常家兄妹。

    常家是外来家族,但常家这几年在北城深耕,加上是南城的贵族,自是不能轻待。

    杨燕青因为怀孕起了反应,为了不扫兴便没有过来,常妍作为女伴陪着常奕过来的。

    一进到大厅,常妍便有些呆住了。

    这是中式的宴会?

    她的眼睛微微一动,往坐的半满的席间看去,带路的人穿过几张座位往前走,常奕看了眼常妍:“看什么呢,还不快点?”

    常妍回过神来,跟着往前。

    他们安排的座位在卓雅夫人这一桌。

    要不然怎么说于老太太是人精,风言风语传了这么久,知道常家跟傅家关系走的近,就安排在一起了。

    常妍落座,卓雅夫人看了她一眼,笑说:“常太太怎么没来?”

    常妍道:“大嫂有点儿不舒服,大哥让她在家歇着。”

    “哦,是这样啊。”卓雅夫人点了点头,“第一胎,是要好好养着。”

    常妍的视线在大厅内看了一圈:“夫人,傅赢呢?今天人多,可别让他乱跑。”

    提到傅赢,卓雅夫人眉头微蹙了下说道:“寒川说他带孩子过来。”

    常妍愣了下:“啊?”

    卓雅夫人带着傅赢出席宴会一直是常态,这次傅寒川带着孩子来,总觉得有些奇怪。

    卓雅夫人喝着热茶,垂下的眉眼中藏着不愉快。

    晚间她安排老何去接孩子,老何回来报告说,孩子已经被傅寒川接去了公司。

    以往,傅赢每个周末还去几次傅家老宅,最近一段时间,傅寒川便以孩子复习备考为由,老宅都不回去了。

    卓雅夫人心中有数,这次儿子带走傅赢,是不满她抢下了祁氏的蜘蛛计划。

    卓雅夫人将茶水往桌上搁住,抬眸时却看到常妍愣愣的看着楼下门口位置。

    “怎么了?”

    她顺着她的目光看下去,就见傅寒川手臂挽着一个短发的女人走了进来。

    卓雅夫人眉心又是一皱,那不是封家的二女儿吗?

    傅氏跟封氏最近才有合作,什么时候这两人关系走这么近了?

    她皱着眉,余光往常妍扫了一眼,心里沉甸甸的。

    傅家跟常妍的关系,就只差最后一步了,他这么做,是要干什么!

    常妍的脸都白了,桌下的手指紧抓着裙子。

    在这三年中,常妍也经常作为女伴陪着傅寒川出席各种宴会,不过自从那个女人回来后,她跟傅寒川的关系便越来越远,几次发生了冲突,到后来就只差说狠话了。

    在这样的状态下,还谈什么女伴。

    可即便心里清楚,亲眼看到他身边站着别的女人的时候,心里依然跟针刺似的难受。

    不光是傅家跟常家的人看到傅寒川身边站着封家女儿的时候觉得怪异,席间坐进来的贵宾都是一脸莫名。

    一直风传常家跟傅家要联姻,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往常妍身上看过去,常妍身上像是扎了一根根刺似的,站不能站,坐着又觉那椅子像是烫红的铁板,让她坐立难安。

    而那一手安排了席位的于老太太一口茶水呛在喉咙间咳不停,于小姐拍着她的背,瞧着那进来的两人:“奶奶,这是怎么回事啊?”

    于老太太也搞不明白了,她千算万算,怎么也不会料到傅寒川竟然带着别的女伴。

    紧急中,她连忙道:“快,快去通知把座位牌换一下。”

    于小姐亲自去走了一趟,把傅寒川带到了另一桌。

    这席间已经坐了不少人,要换起来就麻烦了。

    因为着急,也就疏忽犯了大忌,竟然安排到了苏湘跟祁令扬的那一桌去了。

    此时,苏湘同祁令扬正往这桌走,待看到座位上坐着的人时,于小姐想要再换已经来不及了。

    祁令扬神色依然温润,苏湘脸色挂着淡笑,安然落座。

    于小姐一看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回去了。

    于老太太撑着额头摇头叹气,坏了坏了,全弄乱了,这下可把她最不想得罪的人全都给得罪了。

    傅寒川这边,他眉眼淡淡的看着苏湘跟祁令扬坐下,而这整个席间的气氛都变了。

    前夫前妻,加上现任的两位,这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简直是,史上最尴尬的酒宴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这桌距离常家坐着的那一桌最远,没有到达最刺激的点。

    在别人眼里,这桌子的气氛尴尬至极,而当事人心里怎么想的,别人也就不可知了。

    苏湘心里也郁闷,她正处在风头浪尖上,也做好了要在公众场合面对众人视线的心里准备,可没想到还有更让人难受的。

    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局面。

    她只好拿出最冷静的一面坦然处之,转头看向对面戏台的评弹。

    封轻扬头一回见到传说中的那位哑巴太太,带着十足的兴趣。

    整座的人都尽量保持着克制,只有她开口说道:“苏小姐,听闻你的大名很久了,头一次见到,你人可真漂亮。”

    苏湘看向封轻扬。

    她在外界的名声一直不怎么样,自认长相也不是出众的,这是真夸她呢,还是暗讽呢?

    不过看对方脸色,不是在讽刺她。

    苏湘暗扫了眼傅寒川,跟在他身边的女人,哪个对她不是尖酸刻薄,见面就极尽挖苦,这位倒是与众不同?

    她笑了下道:“客气了,跟小姐你比起来就差远了。”

    眼前的女人留着一头利落短发,宽松的丝制衬衣搭配高腰的阔腿裤,显出她高挑身材的同时也展露了她的强大气场,不论是气质还是打扮也与以往在傅寒川身边的任何女人都不同。

    傅寒川的这口味,换的还真快,而且还转换的突兀。

    不是跟那常家的打得火热的吗?

    封轻扬笑了笑:“我叫封轻扬,这样我们就算认识了。”

    说着,不等苏湘有所回应,她侧过一些目光看向苏湘身边的祁令扬,笑道:“祁先生,很遗憾我们在蜘蛛计划上没有走到一起,希望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合作。”

    祁令扬微微笑了下:“生意场上的事,向来瞬息万变,失了一次机会也没什么。”

    他看向傅寒川,勾着唇角微笑,温润的眼底藏着一丝冷。

    苏湘听着这几位看来看去,说来说去,心里滋味不是很好,只好让自己都把注意力放在前面的戏台上。

    幸好还有戏看,不然真不知道怎么熬下去。

    她看着别人的戏,而她这一桌,也成了别人在看的戏。

    苏湘尽量不去管那些看过来的视线,忽然手背上一暖,一只手握住了她的,苏湘手指轻颤了下,转头看过去,祁令扬对她轻笑着道:“别只顾着看戏,一会儿回去又让张妈给你准备吃的。”

    他夹了一片水煮鱼放在她前面的碟子里。

    苏湘一直不大习惯跟祁令扬亲密,此时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脸都红了起来。正要缩回手时,余光看了眼在座的那些人。

    她没有忘记,她来参加这个宴会,是在为那个视频做出回应。

    虽然不能对外公布他们要结婚的事,但在这些人中稍微那么示意一下,便算解围了。

    只要有了正常交往的男女关系在,那发布视频的,便是在侵S犯他人隐私。

    其他人看着两人一起出席宴会,又是牵手又是夹菜,这样亲密的举动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到了傅寒川这里,他目光阴沉的看着那搭在一起的手,手指骨握了起来,恨不得上去把祁令扬的手剁下来。

    他碰了她哪里,他就剁他哪里。

    手臂被人拧了下,傅寒川吃痛,暂时收回了视线看向旁边,封轻扬拎着酒瓶给他倒酒,顺势身体贴着他的手臂,在他耳边轻声道:“还要不要再亲密一些?”

    傅寒川看了她一眼,余光瞥了眼苏湘,封轻扬冲着他眨了下眼,忽然端起酒杯说道:“难得有机会坐一起,来干一个。”

    封轻扬这么一开口,别的人多少要给面子,一个个的都拿起了前面酒杯敬酒。

    傅寒川一口喝了自己的杯中酒,封轻扬的酒杯则贴着唇,唇角勾着狡黠笑意,余光盯着旁边的人,她还没喝进去,酒杯就被傅寒川拿过去了。

    傅寒川又一次的一口闷,将酒杯搁在桌面上,视线瞪着苏湘说道:“你酒品不好,喝多了怕你出丑。”

    封轻扬看着那酒杯,那咚的一声,她都要怀疑那酒杯是否碎了。

    苏湘尽量不去管傅寒川看过来的视线,也尽量将他言语间的意思忽略。

    酒入口,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辛辣,还有甘醇的绵柔感,国酒就是好喝。

    苏湘又喝了一口,旁若无人对着祁令扬笑说道:“茅台喝多了也不上头,我贪杯一下,应该没事的,哦?”

    祁令扬宠溺一笑,摘下她的酒杯搁在桌上道:“再好喝,酒终究是酒,还是少喝一点好。”

    另一桌,虽然隔开了一段距离,但是从常妍的角度看过去,依然可以看清那一桌的情况。

    她眼看着傅寒川跟封轻扬的亲密,他还喝了她的酒……

    她跟着他出席了那么多次宴会,他从来没有帮她喝过一杯,最多给她把别人送过来的酒换成果酒。

    常妍紧捏着拳头,指甲都快掐断了。

    常奕的脸色也是很不好看。

    傅家跟常家联姻的风声早就传出去了,傅寒川这是什么意思?

    大庭广众之下带着另外一个女人出席宴会,是在往他常家脸上打脸吗?

    卓雅夫人跟傅正南交换了一下视线,傅正南对着卓雅夫人耳语道:“你不知道这事儿吗?”

    卓雅夫人沉着脸色轻声道:“我怎么知道。”

    是自己生的儿子,但是从来不受她的制约,从来都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谁知道他做这么一出戏,是要干什么!

    ……

    常家别墅。

    杨燕青半躺眨在客厅沙发安静看书,等着常奕回来。

    常奕有常妍陪着去宴会,她就只管把心放下来安心养胎。

    说实话,家里有个妹妹挺好,像是遇到这种情况,如果她不能去的话,常奕便只能找别的女人了。

    而一般来说,这种时候都是最危险的,容易生出一些不该有的心思,一些事儿来。

    这样一想,杨燕青微微一笑,翻过一页书。

    这时候,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杨燕青放下书,看了眼来电显示便接了起来,电话里,对方说道:“常太太,你要的资料我都发到你的邮箱了。如果你要银行的出账记录,明天我将原件送过来。”

    打电话过来的人是常氏的律师,有这层身份在,要查一些东西比较方便。

    上一回,常妍突然说要增加应酬的钱,杨燕青当时没多放在心上,直到跟常奕提起这事儿。

    常奕在这件事上就比她敏锐多了。

    除去常氏每年给常妍分红的钱,父母还有她这两个哥哥私底下给她的都不少,而且常妍自小就吃穿不愁,在金钱上从来不会斤斤计较,不会说为了应酬就不肯拿出私己钱了。

    为此,杨燕青还跟常奕理论,说女孩子对钱会敏感一些。小钱没什么,多了就觉得不舒服了。

    她还拿出常妍送给她的和田玉坠,说这些东西花销都不小。

    自家人舍得花钱,但是那些不相干的太太小姐们也这么送,花的都是她的家底儿,小姑娘看着银行存款眨眼间就这么变没了,该是觉得心疼了。

    常奕笑话她说,那她肯定不知道常妍是怎么长大的。常妍在读高中的时候,学校有个同学为了治病,把房子变卖了,同学捐款,常妍出手就送了人家一套房子,说是给人家住的,不能让人家病治好了却无家可归。

    杨燕青顿时哑口无言,如果是这样的话,确实没必要开口要钱。

    不过常奕还是提议,让人去查一下小妹的账户,看看她到底什么情况。

    如果真的像她说的,为了应酬出钱狠了,再给她补上去,怎么都是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妹妹,哪里能让她受委屈。

    他这么一说,杨燕青便私下找了常氏的律师去查一下常妍的账户,这样一来大家也可心安。

    杨燕青本是随意一查,但听律师这言语间的说辞,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

    看一下电子记录就可以了,怎么还有原件?

    “你先等一下,我看过以后再给你电话。”

    她坐起身来,趿着拖鞋往书房走去,佣人端着刚炖好的燕窝出来,看到她往楼上走,便好奇问道:“太太,燕窝好了,你不吃了吗?”

    杨燕青这一胎等了好几年,对孩子看重的很,即便身体不适也一定注重保养,燕窝是每日必备。

    杨燕青拎着睡裙继续往上,说道:“再放回炖锅去,我一会儿再来吃。”

    “哦……”佣人看了眼已经走到二楼的太太,讪讪的又端着走回了厨房。

    杨燕青走到电脑桌前,直接就摁下了开机键,看到桌角叠放整齐的防辐射服才记起自己怀着身孕,便抓过来护在了肚子上。

    得知自己怀孕后,常奕便不让她接触电脑了,即便如此,还是备了一件防辐射服放在桌角。

    待电脑一进入工作状态,杨燕青便立即打开了邮箱,看到那一长串的进出账记录,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难怪律师说要给她看原件,都要怀疑这电子账单是不是经过人为修改了。

    常妍有几家开户银行,每一份收支明细都拉了出来,看得杨燕青心惊肉跳。

    那是一笔笔让人吃惊的数字。

    常妍,她……每个月都有一大笔的钱取出来……

    常妍进入常氏工作才几个月的时间,可是这大笔的出账记录,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

    她拿那么多钱出去,做了什么?

    杨燕青快速的滑动着鼠标,将账单拉到最后,有一笔超大额的钱在三年前被转走,从那个时间开始,她的账单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杨燕青的右眼突突的跳了起来,她的呼吸沉重,眉心拧成了一团。

    难怪,这么多钱出去,她手里还多余的钱才怪。

    难怪,她开口要增加应酬费了。

    杨燕青拿起手机,把电话打了过去,说道:“你明天,把账单送过来。”

    “还有,她每笔账去了哪儿,可以查到吗?”

    对方回答道:“如果是现金的话,就只能问常小姐本人了。如果是走的银行转账,再盯一下应该没问题。”

    杨燕青道:“那就给我继续查下去。”

    “是的,常太太。”

    电话挂断,杨燕青坐在皮椅中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她看着那一个个的数字,印象中那个乖巧可人的小妹,怎么都无法想象,她到底怎么了?

    杨燕青兴冲冲的去书房收邮件,下楼的时候满怀心事,表情格外沉重。

    常奕进门,把脱下的外套交到一旁候着的佣人手上,看到妻子满怀心事的样子,马上大步走了过去,说道:“怎么这个脸色,哪儿不舒服?”

    “你好好走路,别摔着了。”

    他扶着杨燕青,怕她摔着了似的,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肚子,而杨燕青则看着走进来的,同样沉闷着一张脸,魂不守舍的常妍,暂且将事情压了在心里。

    她深吸了口气道:“我没什么事。”

    “小妹,你怎么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