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08 你还有完没完,皮痒了是吗?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模样长得还可以,才干也行,除了在封家的地位低了些,也没什么可挑剔的。

    卓雅夫人敛眸微皱了下眉,如果儿子看上封轻扬倒也可以,只是常家那边要想着怎么好好收场才行了,就像傅寒川说的,她抢了祁氏的项目,先惹了事端出来,常家那边还是好聚好散吧……

    这头,卓雅夫人肚子里打着算盘也不说话,封轻扬被她这么看来看去,她性格再阔朗也禁不住,手指在背后轻扯傅寒川的衣袖。

    傅寒川睨了她一眼,眼神示意让她再等一会儿,这般小动作看在卓雅夫人眼里却成了两人在眉来眼去。她道:“封小姐可是为了项目的事儿过来?”

    封轻扬笑笑说道:“是啊,亲自过来盯着放心一些。”

    她那弟弟的本事,跟他接触过的人都知道,所以她来傅氏也不全是为了陪着傅寒川演戏,实在是不想项目再出什么纰漏,尤其现在是年底了,大家都心浮气躁的。

    卓雅夫人眼睛里露出一点儿欣赏之意,商场上女将难得,若傅寒川身边伴着的是这样的女人,她也放心。

    “封小姐工作细致是好事,上次在于家宴会上匆匆一见,还没什么机会一起喝茶聊天,以后有空……”她看一眼傅寒川,“以后有空就来傅家坐坐。”

    封轻扬还是头一次这样被人邀请去家里,浑身不自在,咧了咧嘴笑着答应了,傅寒川对着卓雅夫人道:“妈,你这会儿怎么过来了?”

    卓雅夫人淡淡的瞥了一眼封轻扬,只说有事便走了。

    封轻扬对着卓雅夫人的背影,胳膊肘捅了下傅寒川道:“我猜,夫人应该是听到常小姐在这里,找人喝茶聊天去了。”

    傅寒川睨她:“你又知道了。”

    封轻扬道:“我在这里,常小姐也在这里,夫人大概是怕我们打起来,当然要安抚一下啊。”她收回目光,“不过,看夫人那眼神,以后不会逼着我嫁给你吧?”

    要知道,卓雅夫人给傅寒川挑老婆的事儿在上流圈儿都知道,那位身家显赫的常小姐在,圈子里才安静了几年。

    封轻扬摩挲着下巴瞧傅寒川那样儿,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人才好。

    冷情无趣,工作狂,是这个男人所有的代名词,至于那傅家,也不是什么可以安然享福的地方,怎么还有人千方百计的挤着进去,在她看来,跟自掘坟墓没什么区别。

    一个个的自诩聪明,怎么不睁大眼睛看看那位被扫地出门的前傅太太过的日子,那么凄惨,啧啧……

    傅寒川冷冷的看着封轻扬一个人在那儿摇头晃脑的,冷笑了一声,一句话都没搭理就朝前走了。

    卓雅夫人来到研发室找到常妍的时候,她正好要回去了。卓雅夫人看了眼她略白的小脸,笑说道:“怎么,现在看到我就走?”

    常妍挤了个笑道:“怎么会呢,只是时间差不多了。”

    卓雅夫人道:“那好,一起出去逛逛,怎么样?”

    常妍眼睛微动了下,说道:“现在就快放学,不然我们一起去接傅赢?”她笑了下,“上次在宴会上没有看到他,一直挺想他的。”

    卓雅夫人看着常妍挂着落寞笑容的小脸,心道她到底照顾了傅赢三年,对那孩子是真心实意的。

    她点了下头:“也好,我也有阵子没看到他了。”

    一起往小学过去,正到了放学时候,傅家的司机在那儿等着,吴老师见到卓雅夫人,带着傅赢过来:“夫人,您来了。”

    傅赢乖巧的叫奶奶,常妍捏了捏傅赢的小耳朵:“小傅赢,我们好久没见面了,你怎么不叫我呀?”

    校门口人来人往,傅赢左右看了眼周围那些渐渐离开的车,不知在看着什么,眼睛里露出了一点儿失望。

    他讪讪的看一眼常妍,往车上走。

    常妍看到傅赢情绪低落的模样,刚才那孩子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她眼里。他看那些车,是不是在找那个女人?

    尽管心里有这种猜测,她还是笑问吴老师道:“他是不是被老师骂了?”

    吴老师回答道:“傅赢刚转学不久,这里还不习惯吧。”

    卓雅夫人道:“好了,今天我带他,你跟司机先回去吧。”

    吴老师面有难色:“夫人,先生说,小少爷正在期末考中,让他回家好好准备考试。”

    卓雅夫人微蹙了下眉,这时常妍忽然开口道:“就是因为要考试了才紧张,反而考不好,不如让他放松一下。”她看了眼傅赢,“你看他,都没什么精神了。”

    吴老师回头看了看傅赢,犹豫时卓雅夫人道:“行了,我就带他去吃顿饭,一会儿就送他回去。”

    卓雅夫人一开口,吴老师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让她们带了傅赢走。

    餐厅内,常妍直接把餐单递给了傅赢:“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今天我请客。”

    傅赢胡乱翻看着餐单,兴致缺缺的样子,常妍笑着哄道:“吃完了饭,带你去打冰球,怎么样?”

    “打冰球?”傅赢这才有了些兴致的样子,他随便的点了几个菜,常妍跟卓雅夫人又补充了几个,便将餐单递给了服务员。

    卓雅夫人对着常妍道:“还是你有办法,我们家傅赢挺难伺候的。”

    常妍摸了摸傅赢的小脑袋,帮着说话道:“傅赢不是难伺候,只是学习累了而已。”

    她牵住傅赢的小手:“我先带着他去洗手。”说着,便带着傅赢往洗手间走去。

    卓雅夫人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里轻叹了口气。要说常妍那细心周到的样儿,做孩子母亲倒是很合适的。而且常妍温柔听话,跟她也合得来,要说换人,她心里还有些不舍。那封轻扬能力是好,就怕她性格太硬太野,跟她处不来。

    洗手间外,常妍等候着傅赢在里面洗手。等他出来了,常妍一把拉住傅赢,蹲下来与他视线齐平,说道:“傅赢,其实你是在想你妈妈,对不对?”

    “你觉得夫人不喜欢她,所以,你才没有表现出来?”

    傅赢垂下小脸,显得郁郁寡欢。

    小孩子脸上能藏住多少事,常妍一看他这模样就更加肯定了心里的猜想,心里不由更加恼恨了几分。血亲血亲,有血缘关系的就是不一样,不管她对他多好,他都只把她当成外人,而那个女人,不管她怎么样,他都还惦念着!

    常妍面上依然带着温柔笑意,说道:“从你转学以后,她就没有再来接你吗?”

    傅赢皱了下小眉毛,摇摇头就要往前走。常妍拉住他问道:“你没有问她为什么不来接你了吗?”

    傅赢抬头看了她一眼,板着小脸倔强的抿着小嘴。

    他当然有问过,可是她不接电话,也不回消息。哼,肯定是那臭小孩不让她来了。她不来找他,那他也不要她了。以后都不要再见她了。

    常妍摸摸他的小脸,柔声说道:“傅赢,她是你妈妈,我亲眼看到她多么爱你。你忘了,为你你,我还跟她吵过架。其实她那么忙,都坚持每天给你做饭,晚上还来陪着你一起走路回家。她把你送回去以后,还要再回到学校把车开回去。”

    “其实……你有问过你爸爸,他为什么给你转了学校吗?”

    傅赢脑袋一抬,问道:“你是说她不知道我转学了吗?”

    因为不知道他转学了,才不给他送饭了,也不来接他?可是,他明明给她发了消息的呀。

    常妍的笑容落了下来,一副心疼模样看他道:“她知道的。那时候她能找到你,现在当然也能。她不来看你,一定有她的理由。”

    傅赢眨了下眼:“什么理由?”

    常妍轻叹了口气,说道:“傅赢,你知道为什么夫人不喜欢你妈妈吗?”

    傅赢清澈的眼睛望着她,常妍深吸了口气,面有难色的道:“因为你妈妈她……做了一些不好的事,她……”

    “常小姐,我不知道你竟然喜欢在人背后说三道四。”一道低冷的声音蓦然响起,常妍吓了一跳,转头看向站在屏风旁边的男人。

    傅寒川面色阴沉冰冷,径直的朝着傅赢走来,一把抱起了他,对着常妍道:“常小姐,做事要有个分寸。我给你一再的留面子,看来你是不需要了。”

    常妍脸色一会儿变得紫红,一瞬间又是煞白,仿佛被他那没有一点温度的眼眸所冻伤,她整个人微微颤抖着,脖子像是被人掐住了,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傅……”

    傅寒川冷冷的剜了她一眼,不等她说什么就朝前走了,卓雅夫人过来,正好跟傅寒川迎面赶上,傅寒川脚步一顿,对着卓雅夫人道:“母亲,我那日已经说得很清楚明白,母亲是一定要妨碍儿子,也害了傅赢吗!”

    “我……”卓雅夫人一来就被儿子喷了一回,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脸懵然的看着傅寒川气怒的离开了。

    她皱着眉,回头看向常妍道:“这是怎么回事?”

    本来只是好好的吃个饭,他怎么会突然发那么大的脾气?

    常妍紧紧的咬着嘴唇,皮都快咬破了。她忍着眼泪,对卓雅夫人匆忙说了一句不陪她吃饭了就跑了出去。

    ……

    车上,乔深从后视镜看了眼傅寒川阴沉至极的脸色,虽然老板易怒不好惹,但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发这么大的脾气。

    傅寒川的脸阴得能滴出水来,他捏着的拳头搁在膝盖上,冷声吩咐道:“一会儿通知常氏,让那边换个代表过来,常小姐的门卡收回作废。”

    因为之前出过纰漏,吴老师不敢再有懈怠,在卓雅夫人把傅赢接走后,她便给傅寒川打了电话作交代。傅寒川知道常妍也在场,心里怎么都感觉不对劲,当即从公司赶了过去。

    傅赢的手表上有追踪,很快就让他找到了她们所在的餐厅,正让他赶上了常妍的那一番话,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乔深嘴上回应着,心底腹诽:常妍以常氏代表的身份过来监督项目,傅氏给了她一张可供自由进出的门卡,这又是换人,又是作废门卡,而且还是即刻生效,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这是要彻底翻脸的节奏啊……

    他小心翼翼道:“可是傅总,如果这么做的话,常家那边怎么交代?”

    傅寒川的声音更冷了些,说道:“请常家对常小姐严加管教,尤其不要丢了常家的脸面。”

    这一句话已经是非常严重了,常奕接到傅氏要求换人的消息,又听到傅氏的人委婉说对常妍严加管教的意思,气得差点掀了桌。

    常奕一把将手机砸在地上,气得叉腰来回踱步。

    杨燕青看他一脸怒火,问道:“那电话谁打来的,怎么气成了这样。”

    常奕回头看着她,一手指着手机冷笑:“傅家看不上我们家妍妍也就算了,说什么严加管教?是说我们常家不会教吗?”

    “呵呵,我跟你说什么来着?傅家要翻脸不认人,这翻得可真够快的!”

    杨燕青看了一眼地上那支裂开了屏幕的手机,走过去捡了起来,她道:“妍妍呢?”

    常奕闭着眼深呼吸,等压下那股怒火以后才道:“你打电话问问她,跑哪儿去了。”

    常奕的手机已经不能用,杨燕青去取了自己的手机,可是打了几回都没有人接听,后来显示的提示音竟然是已关机。

    杨燕青一脸忧心忡忡:“她关机了。那丫头到底做了什么,惹傅寒川弄得要换人。”

    话音落下,常妍从外面进来,一双眼睛红通通的,明显是哭过了。

    她失魂落魄的往楼上走,常奕看她一眼,冷喝道:“站住。”

    常妍一脚已经踩在台阶上,闻言只停顿了下,便继续的往上走去。常奕怒不可遏,怒道:“傅家要求换代表,你做了什么?”

    常妍扶着楼梯扶手,身体晃了下,忽然笑了起来。

    傅寒川不让她接触到傅赢,是怕她把那个哑巴的丑事告诉傅赢吗?

    呵呵,什么封轻扬,全都是幌子罢了。她就说,他怎么变得那么快,忽然就跟封轻扬好上了……

    常妍背对着常奕夫妻,所以他们只看得到她的肩膀在微微抖动,杨燕青拧眉看着她,扭头看了一眼常奕,先说道:“一会儿我去找她谈谈,你这时候就别打击她了。”

    说着,她转头对着常妍的背影道:“妍妍,你去休息,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

    常妍却慢慢的转过身来,走回到客厅,她对着常奕夫妻道:“我知道,你们都对我好,都心疼我。大哥大嫂,我这里,受伤了,我很疼……很疼……”

    她木然的指着胸口,眼泪扑簌簌的从眼眶跌落下来,那模样看得常奕心拧成了一团,哪里还舍得骂她。

    杨燕青扶着她坐在沙发上,安抚着道:“小妹,别哭啊,你晚饭吃了没,我让下人给你弄点吃的?”

    常妍哭着摇头,脑袋埋在杨燕青怀里:“大嫂,我想回南城去了,不想在这里呆着了。”

    常奕看她哭得身体颤抖,他们常家的宝贝,什么时候这么委屈过。他沉了口气道:“傅家那么对我们常家,那就走着瞧!”

    ……

    古华路,傅宅。

    傅寒川一脸阴沉的踏进门,对着宋妈妈道:“给他去放水洗澡。”然后他冷眼对着傅赢,“洗完澡就去看书,别让我看到你在干不该干的事儿。”

    宋妈妈看傅寒川脸色极差,连忙上来拉着傅赢,但傅赢甩开了她的手,一脸倔强的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给我转学?”

    “还有,为什么奶奶那么讨厌我妈妈?”

    卓雅夫人虽然没有在孩子面前说过什么,但是小孩子心思敏感,从大人的蛛丝马迹中总能发觉到什么的。

    傅寒川冷着一张脸看他,薄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傅赢若是此时察言观色的话,可以发现他父亲压抑着的忍耐。

    只是这会儿,傅赢急于知道他想要知道的一切,根本控制不住,他再问道:“还有,还有,她为什么不来学校了?”

    傅寒川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咬着牙道:“你还有完没完,皮痒了是吗?”

    “进去!”

    傅赢被傅寒川粗暴的拎起丢到了房间,房间里传来孩子的哭声,宋妈妈根本不敢说什么,连忙关上了房门照顾孩子去了。

    傅寒川一脸郁猝的坐在沙发,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

    叮的一声,打火机一闪一亮,烟雾从唇瓣间袅袅升起,他夹着烟搓揉着疼起来的太阳穴,像是一只憋坏了的困兽。

    他想摆脱这眼前的一切,想让一切都恢复到从前,怎么就这么烦,这么难!

    那个女人呢?

    她现在是不是依旧在家里吃好喝好,跟那祁令扬有说有笑,商量着怎么摆脱他,一起幸福生活?

    一想到这个,他心里燃烧着的那团火就更加厉害,恨不能焚烧一切,把她一起,都灭个干净,省得他整天记挂着。

    傅寒川狠狠的将剩下的半根烟摁灭在烟灰缸,拎着车钥匙走了出去,想找某个人算账,走到电梯口的时候,电梯门一打开,卓雅夫人走了出来。

    她上下看了他一眼,冷声问道:“你这是要去哪儿?”

    傅寒川脸上的戾气不减,气哼哼的起伏着胸膛,仿佛看到卓雅夫人以后,那戾气更甚了。

    卓雅夫人往家门口走过去说道:“我有事要问你。”

    屋内,卓雅夫人坐在沙发上,双手搭在膝盖上,她道:“你在餐厅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对常妍那样?”

    “你想要跟常家撇清关系,不再往来,可你这么做,不觉得动作太快了吗?”

    就算要断了关系,也是慢慢来,有个缓和期,不至于弄得太难看。可傅寒川那几句,像是一个巴掌抽在常妍的脸上,这种做法,除了加剧傅、常两家关系恶化以外,没有别的任何好处。

    “还有,你说我害了傅赢,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为了这句话,卓雅夫人才一定要过来问个明白。傅赢是傅家的未来继承人,她怎么会害他!

    傅寒川语气冷硬,他道:“母亲,你怂恿常妍去接近傅赢,为她的将来铺路,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卓雅夫人的眉毛高高皱起,不满道:“我那是希望你们在一起后,常妍可以跟傅赢有感情,以后可以家庭和睦!我这么做,能有什么后果?”

    傅寒川:“那你知道常妍在做什么吗?你以为,她真的像是她表面上的那样温良吗?”

    “她想要见傅赢,是想利用傅赢,是要告诉他,关于苏湘的那些事!”

    “你要让傅赢知道他是怎么来的吗!”

    傅赢光明正大的出生在傅家,一出世就是傅家未来继承人的身份,可他怎么来的,却是一段阴暗不能言的过去。而三年前的视频事件,如果他没有及时赶到的话,相信常妍也会说出来。

    对一个小孩子用这种心计,常妍是彻底的踩了他的底线,他能容忍的下去那才是他傻了疯了。

    卓雅夫人嚯的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你说常妍,她想对傅赢说那些?”

    原来常妍带着傅赢去洗手间,并不是陪着他,怕他走丢受伤这么简单,而是在找机会,给傅赢说那些事情。

    她厌恶那个哑巴至极,但是在傅赢面前,她尚且留有顾忌,常妍这么做,是毫不在意对傅赢的影响,只为了自己争取机会!

    这么一想,卓雅夫人想起来,在于家宴会之前,常妍就送给她一条极为珍贵的项链,还一再说明要见傅赢,今日又是如此。

    哼,这丫头,竟敢利用她,什么温柔善良,原来只是伪善而已!

    傅寒川冷眼看着卓雅夫人变幻的脸,让她自己去慢慢想明白。

    他今日铁了心的要跟常家翻脸,就是不想再让常妍再有机会从她,从傅赢那里下手。

    他再次的开口冷声道:“母亲,我最后再说一次,以后不要再插手我或者傅赢的任何事!”

    他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像是一根根的钉子,打入了卓雅夫人心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