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13 莫哥哥,一更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本以为很快就可以预约到枕园的日期,谁知道那边回消息说枕园正在休业中。

    乔深回来跟傅寒川回复道:“现在整个枕园只留下一个小学徒看门,说年底不开业,要等过了正月半才能回来。”

    傅寒川瞥了眼桌角摆置的日历,皱了下眉毛道:“这么久?”

    乔深道:“那边说了,年终查的紧,去枕园的人就少了,老板正好去热带度假。”

    枕园是达官贵人密会的地方,年底监察组查得紧,都会主动减少出来活动,这倒是说得通……

    傅寒川对着乔深摆了下手:“出去吧。”

    乔深点了下头出门,傅寒川点了根烟吸了口,身体倚进皮椅内,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

    这个时候就开始休业,究竟是休假,还是避为开?

    此时,一辆车正开往机场。宴霖闭眼靠坐在后座,旁边宴孤挂断电话,看向他道:“父亲,刚才枕园那边来电话说,傅寒川要来预约。”

    宴霖眼睛缓缓张开,深不见底的眼眸闪烁着尖锐的精光:“预约?傅正南倒是来往我枕园数次,他怎么也来凑热闹了?”

    宴孤道:“傅正南在外另有情妇,还有一名私生子。不过这些事,傅寒川本人不可能不知晓。他的前妻是苏湘,我倒觉得,他有可能是为她而来。”

    宴霖冷笑了下道:“这就查找过来了?”

    宴孤的面色沉了沉,说道:“本来一个苏湘一个祁令扬,倒也没什么。再加上一个傅寒川,这就变得有些麻烦了。”他的眉头皱了下,似嘀咕的接着道,“可他们不是已经离婚了,怎么对前妻的事情还把手伸得那么长。”

    宴霖眸光微动,转头看向了窗外,他缓慢说道:“大概是看在夫妻情分一场吧……”搁在膝盖上的手指缓慢曲起,攥成了拳。

    宴孤看了一眼他握起的拳头,换了话题道:“幸好我们这边先察觉到,把枕园暂时关闭了。那些可找的线索也都被抹平,这样苏湘那丫头想要找也不知去哪里找,除非……苏润醒过来。”

    他的眼眸一冷,又冷笑了一声道:“可是,只怕那蠢货醒来了,也不会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混成这样的。”

    “问题就在苏湘那丫头身上。如果她一直这么查下去,那我们迟早是要被她翻出来的。她身边能人云集,若她要为苏家报仇,这就麻烦了。”

    当初只一个傅寒川给那苏家吊着一口气,便让那苏氏又多活了三年,幸好那时候傅家还是甩开了苏家,不然苏家还不会那么快走向崩塌。

    闻言,宴霖的眉心皱了起来,手指慢慢的捻着,似在做着什么决断。

    宴孤看他一眼,又说道:“父亲,如果那苏湘要复起苏家,我们还继续压吗?”

    苏润已经成了废人一个,不会再有东山再起的一天,但那苏湘……看她的本事,若她下了决心还真说不定。

    宴霖漫不经心,只淡淡道:“苏家不会再有出头的一天,有,则掐之。”

    他的右手转着着左手无名指上的一枚金色戒指,那戒指看上去有些年头了,款式简单老旧,不过因为保养的好,光亮依旧。

    男人说话时语气平淡,但是那眉眼之间的杀伐之意格外冷酷。

    ……

    苏湘支着下巴,手上捏着的笔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

    宴孤把她拉黑了,连她有所怀疑的枕园也做了休业,一时间,她就像走入了迷宫碰到了障碍,只能原地等待。

    苏润才回来一天而已,就马上休业,真有那么凑巧?

    苏湘眯起了眼睛,对那枕园更猜忌上了几分,那宴霖,肯定是有问题的。

    苏湘搁下笔,换了只手撑着下巴,脑子里继续想着所有的可疑点。

    苏润、宴孤、苏氏……还有那视频……苏润是关键所在,那些一个个隐身在背后的,能沉得住气到什么时候?

    珍珠坐在地毯上,手里抓着一支笔在画册上乱画,粉嫩小脸上都画花了。她看着苏湘支着下巴发呆,便有样学样的跟着学起来,只是手里抓着的彩笔没有放下来,脸上又多了一条橙色的线。

    没几秒钟,她便安静不下来了。

    “麻麻——”珍珠抓着笔走过来,扒着苏湘的腿想要爬上去。苏湘回过神来,把女儿抱起来坐在她的腿上,珍珠看到桌面上的营业记录本,抓着笔就要画上去。

    “这个不行。”苏湘连忙将记录本收起来,从打印机上抽了张纸给她,这时门推开,祁令扬走了进来,珍珠看到她,甜笑一扬露出两个浅浅梨涡:“粑粑,要抱抱……”

    祁令扬双手夹着小丫头的胳膊轻轻一提就将女儿给抱了起来。他看了看小丫头的脸,手指搓了搓:“看你脏的,怎么画这么多。”

    油彩早就干涸,干擦已经擦不掉了。

    珍珠好奇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反正她又看不到。她抬手一划,彩笔在祁令扬的脸上也划上了一道。

    看着爸爸脸上多了一道颜色,小姑娘咯咯笑了起来,抓着笔又要划上去。一个躲,一个坚持着要画,房内全是珍珠的笑声。

    苏湘看他们闹的间隙,将桌面收拾干净了。祁令扬拿了珍珠的彩笔,半蹲在地上把小丫头放下来,让她把自己的东西收拾起来。

    珍珠撅着小屁股,跟着祁令扬一起把她的玩具丢到收纳箱中,画笔放在盒子里。

    祁令扬看了一眼无精打采坐着的苏湘:“在想什么?”

    苏湘耸了下肩膀:“没什么。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外面太阳都还没完全落山,天边残留一道殷红余晖。

    祁令扬道:“事情结束的早。”

    苏湘哦了一声,她把珍珠抱起来到外面去给她洗脸,祁令扬跟在她的身后。

    水声哗啦啦的响起,祁令扬拿着毛巾擦着被彩笔划到的脸,而小珍珠则被苏湘按坐在盥洗台上,拿着她的小毛巾给她洗脸。

    祁令扬看了眼苏湘,忽然道:“再过两天,等在老宅那边吃过年夜饭,一起去新西兰玩几天吧。”

    苏湘一怔,毛巾挂在手掌:“去新西兰?”

    祁令扬温柔笑了下道:“你忘了,在舞蹈大赛时说过,如果孩子们进了前三,就带他们去新西兰玩玩。虽然后来没有参加决赛,但是这答应下来的事还是要做到。”

    苏湘这些天满脑子都是要查的那些事儿,舞蹈大赛又让她跌了个大跟头,所以潜意识的将那些不愉快的事屏蔽,祁令扬这么一提,她便想起来了。

    “你说那个,可是这少年团都已经解散了……”苏湘微微皱眉,一想到这事儿,她心里就堵得难受。一番心血,付之东流。

    祁令扬捏着毛巾推了下她的额头,笑着道:“你现在的心思太重了。眼下要查的事情没有什么进展,不如出去轻松一下。”

    珍珠看他推苏湘的额头,伸长了手臂去抓苏湘手上的毛巾,苏湘把手往后躲闪了下,在她脸上擦了擦犹豫说道:“可是苏润……”

    祁令扬道:“苏润就算醒来,他那一身伤,想逃也难。另外,他也不敢往外逃。经过这一回,他应该知道,那些人是要了他的命。他身上一没钱二没人帮他,他能跑哪儿去?”

    “再加上魏兰茜怀疑她这些年受的难因他玩女人而起,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他。”

    祁令扬将毛巾挂在架子上,在苏湘身后捏了下她的肩膀:“如果他醒来了,我们就马上从新西兰赶回就是了。”

    “你不是一直很想去外面逛逛的吗,嗯?”

    苏湘回头看他一眼,心里有些动心。这段时间,压在她心上太多东西了,整个人也变得极为压抑,而且焦躁不安。若是出去走一走散散心,可能回来会好一些吧。

    说不定,那些遮挡在她面前的迷雾也会消失?

    苏湘斟酌了会儿点头:“那好,一会儿我去联系一下小诚他们。”

    祁令扬笑了起来:“那我去让手下订机票,你一会儿把证件给我。”

    他心情好,出去的时候把珍珠也带走了,嘴里说着道:“要跟妈妈一起去度假了,珍珠,你高兴不?”

    小珍珠哪里懂得什么是度假,但祁令扬抱着她举高高,她便开心的抱住他的脑袋哈哈笑得开心。

    苏湘瞧着祁令扬那高兴劲儿,笑着摇了下头。只是出去度假而已,有必要这么高兴吗?

    一想到此,苏湘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慢慢落了下来。

    三年前,也有人说请她去西班牙,那时候的她,兴奋的就跟祁令扬一样,但最终是他一个人上了飞机,只带回来几瓶雪莉酒。

    那酒,都没能陪她喝完……

    苏湘自嘲的笑了下,看向镜子里自己嘲弄的笑容。

    洗手间外,祁令扬愉悦的声音传来:“赶紧出来吃晚饭了。”

    苏湘吸了吸鼻子把毛巾重新过了遍水,挂在架子上出去了。

    第二天是周末,苏湘琢磨着再去看一下苏润,看看他到底什么情况。正要坐上车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莫非同轻快的声音响起来:“妹子,我等你还我谢礼呢,我都等了多少天了。”

    苏湘抿唇笑了起来,莫非同帮了她天大的忙,还打算等忙过了这阵子好好谢谢他。她道:“你想要什么?”

    莫非同懒洋洋道:“我莫三少要什么没有,你就……请我吃个十七八顿饭吧。”

    “成交。那就今天先第一顿吧。”苏湘把见面地点约在了古华医院,电话挂断后便开车过去了。

    苏湘在病房见到苏润,他人依然昏迷不醒,看护的陪护人员说,他半夜的时候见到苏润的手指在动,但是没有醒来。

    有反应总比没反应要好……

    苏湘踱着步出来,一再的要求自己要有耐心。

    “想什么呢?”脑袋上被人轻敲了下,转头一看,莫非同斜靠在墙边,双手抄在裤兜里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他往病房内看了一眼道:“他要是醒来,这边的人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何必专门跑一趟来看他。那么丑,看了也不怕脏了你的眼睛。”

    苏润由于受伤的缘故,一张脸又红又肿,若不是张着鼻子嘴巴,看上去像是一颗巨型西红柿。

    苏湘被他逗笑,唇角弯了下,莫非同看她能笑了,跟着咧了咧唇:“这就对了。就怕你挂着一副苦瓜脸对着我,那我还怎么吃得下饭。”

    话落,身后一道娇俏的嗓音蓦然响起来:“莫哥哥,你来看我爸吗?”

    莫非同吓了一跳,转头就见苏丽怡站在他身后,冲着他甜甜笑着。

    莫非同身上汗毛都竖起来了,瞪了下眼道:“谁要来看你爸,还有,你叫谁哥哥?”

    苏丽怡往前跑了两步到他身前,抱住他的手臂:“你啊。”

    莫非同嫌恶的赶紧抽出了手,身上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你离我远点儿。还有,别叫哥哥,恶心死我了。”

    还有,他把苏湘当成了妹妹,这苏丽怡是她的侄女儿,管他叫哥哥,这什么跟什么啊。

    苏丽怡却不以为意,她道:“你救了我爸一条命,我得报答你啊。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苏湘站在一边淡淡看着苏丽怡故作天真的举动,唇边扬起一抹轻漠冷笑。

    苏丽怡的脑子多灵光,她是见识过的,这会儿估计又动着什么歪脑筋吧。

    她往病房内看一眼,苏润半死不活,外面还有他的仇家虎视眈眈,这边是她盯着不肯放过。苏丽怡为了保住苏润,这段时间该是想着一切办法,只是苦于没有那位贵人。

    而她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莫非同单枪匹马把苏润从日本救了回来,又是有钱有势,模样也好,满足了她心里那点儿对白马王子的向往,有这救命之恩在,就更好接近了。

    苏湘开口道:“苏丽怡,莫非同把你爸救回来,你想报了这个恩情,不如以身相许啊?”

    “你已年满十六岁,再长个两年就十八了。让莫非同等个几年,等你长大?”

    莫非同不知苏湘有何用意,但听她这么一说,急道:“小哑巴,你怎么能给我添乱!”

    苏湘对他摇了下头使了个眼色,嘲讽的眼神看向苏丽怡,把她的旖念戳破。

    苏丽怡的心思被苏湘当面戳穿,一张小脸俏红,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便进了病房,不敢再纠缠莫非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