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26 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公道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傅寒川往前一步,森冷的气息压迫下来,“哪个她?”

    护士浑身颤抖着,眼睛飘忽不定根本不敢跟他对视,傅寒川冷冷看她一眼,转头对着身后乔深沉声吩咐道:“报警!”

    “傅先生,不要,求你不要!我儿子还在等着救命,不可以啊!”护士急着叫了起来,傅寒川道:“你害人害己,坏我医院名誉,难道我就要饶了你?你问问苏小姐,看她能不能饶了你?”

    苏丽怡站在一边一脸气愤,护士看到她要杀人似的表情,咬咬牙回头对着傅寒川道:“是、是卓雅夫人……”

    “……!”

    她的声音低的几不可闻,但是在那样安静的情况下,病房内所有人都可以听见。顿时,所有人的脸色更加凝重,目光看向了傅寒川。

    门口,一道怪异的普通话声音突兀响起道:“你刚才说,是谁?再说一遍?”

    众人转头看过去,就见苏湘站在病房门门口,脸上的怒火比苏丽怡还要气愤,她走进来直接站在那护士面前厉声道:“你说是谁!”

    之前,莫非同忽然打了她的电话,却不开口说话,苏湘人不在现场,但是这里所有人的对话,她都可以通过电话听到。在苏润拉去做检查那段时间,她便从酒店那边赶过来了。

    护士好像吓傻了,结结巴巴的又说了一次:“卓、卓雅夫人……”

    苏丽怡的小脸绷紧,双手握紧了气怒道:“前几日,卓雅夫人确实来过这里,她来看我爸醒了没。当时我还在想,她那么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来看我爸爸这个小人物。原来她真正想看的是我爸到底死了没!”

    “我爸给她做了事,她就要他永远都开不了口!”

    苏湘看了她一眼,抿紧了嘴唇没吭声,握着的拳头攥紧了,傅寒川的气息沉了下来,浓墨似的眼眸更加深沉。在三年前的那件事上,目前就只有苏润跟卓雅夫人两人的证词,却是互相推诿的,到底是谁在说谎,真正做了这件事的人,又是谁?

    傅寒川偏头,淡淡扫了苏丽怡一眼道:“她也牵涉在这件事中,关心苏润醒来与否很正常。”

    按照卓雅夫人的个性,她是嚣张跋扈,手段也过于激烈,但以她的身份,她不会不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看在傅赢的面子上,她最后并没有让苏润动手,可现在,却成了一个很好的挡箭牌。

    视线再落在了护士身上,傅寒川的声音冰冷,开口道:“你知道吗?如果你撒谎的话,也只能说得了一时,等苏润一醒,真相就会水落石出,明明白白。”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撒谎,不给自己留一条路吗?刚才,不是还想拼命救你的儿子?”

    护士的喉咙翻滚着,眼睛剧烈的晃动着,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却没有改口的意思,似乎更像是要隐瞒到底。

    这时候,莫非同看向主治医生道:“送去检验的那些药物,还有你说的那什么组织细胞,什么时候可以拿到检测报告?”

    那医生马上回道:“因为情况紧急,已经让检验科的人马上做测试,应该就快就出来了。”

    莫非同对着苏湘道:“苏湘,你别急,一会儿等检测报告出来,看她用了什么手法,等证据到手就马上送她去警局。到了那里,她总会说实话的。”

    他对着护士,冷声警告:“到了这个时候还在犯蠢,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护士脸色惨白,只是闭着嘴巴在那不停的哭,看起来更像是在垂死挣扎。

    祁令扬从始至终一直沉默着站在苏湘旁边,这时候他冷漠的瞥了一眼傅寒川,对着保镖开口道:“把她的手机搜出来,她既然已经‘完成’了雇主交给她的任务,就等那雇主什么时候联系她了。”

    不等保镖动手,苏丽怡先一步把手机从她身上搜了出来,抓着护士的手指给强行解了密码锁,祁令扬冷声道:“你不用看,所有的记录肯定是删了的。”

    苏丽怡也是抱着一点希望,一查下来果然已经删的干干净净。她把手机塞给了保镖,愤愤的撇过了脑袋。

    走廊上再次的响起了匆忙脚步声,一个穿着制服的人进来,把报告递交到了那主治医生手里,说道:“陈医生,这是你送来的药品还有细胞组织报告。”

    主治医生拿着那几页纸翻看了下,脸色凝重了起来,他抬头看向傅寒川道:“傅先生,药物检测中含有镇静安神的成分,在苏润的细胞组织中也找到了未代谢完的此类药物。另外,在那卷纱布上,发现了病菌菌落。”

    医用物品,不管是纱布还是药棉,都必须是消毒灭菌的,这样一卷纱布,如果用在苏润那样的病人身上,引起的后果便是他伤口感染,严重的可导致死亡!

    莫非同踱步过来,拿过那几张纸看了看,冷眸看向护士道:“真是好聪明的法子,如果我没有及时制止,那卷纱布就已经裹在了苏润的头上。就算他转院治疗,只怕也已经受到感染,到时候,他的死亡原因便是伤口感染,不治身亡!”

    对于一个从业多年的老护士来说,要做到这一切轻而易举。

    护士脸色惨白,摇着头道:“我不是要他死,我没有……”

    “够了!”傅寒川的耐心已经用尽,他看了眼躺着的苏润,问主治医生道:“那些药物代谢完,要等多久?”

    医生琢磨了下,说道:“这么大的剂量,起码要等到明天。”

    “好,那就等明天。”傅寒川沉着气说了一句,冷厉的眼眸瞪了一眼医院院长,出了这样严重的事情,那院长也逃不了责任,一头的冷汗。

    为了这苏润,他特意安排了专人护士来照看,没想到反而出了问题。他擦了擦冷汗道:“傅先生,我再另外安排人看管苏润,一定不会再出现任何纰漏了。”

    “最好是这样!”话音落下,傅寒川转头看了眼那护士便抬脚走了出去。

    为了医院声誉,这件事并没有流传出来。另一间单独开辟出来的病房内,那名护士被关在里面,惶惶不安的等待着明日的到来。

    医院大楼门口,苏湘与祁令扬一起往车子那边走去,傅寒川站在台阶上瞧着她背影,脸色如凝固了的墨汁。

    蓝理站在莫非同旁边,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她想起来刚才为什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了。三年前,也是在医院,她见到过差不多的场面,这三个男人,她都见过。

    蓝理看了眼身侧的莫非同,这个时候才敢悄声问说:“为什么不直接报警啊?如果交给警察的话,就算是删了通话记录,只要警察去电信局查通话记录,不就知道是什么人指使的了?还有,那个护士,她算不算是谋杀未遂啊?”

    尽管她已经问得很小声,一旁的傅寒川眉头蹙了下,莫非同看他一眼,轻咳了声,拉着蓝理往旁边走了两步道:“就你聪明。不该问的别问,你不是一向明哲保身?”

    莫非同瞧着前面站着的傅寒川,这件事牵涉到的都不会是一般的人,更有卓雅夫人也在其中,报警处理,那傅家的颜面何存?卓雅夫人的颜面何存?

    所以,就冲着这一点,苏湘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公道。

    前方,傅寒川的指骨捏紧了,喉结上下翻滚了下,如墨的眼底却闪过痛色……

    ……

    傅家老宅。

    傅寒川回去接傅赢回家,卓雅夫人在院子里叫住他道:“我听医院那边说,你抓到了给苏润做手脚的人?”

    傅寒川淡淡嗯了一声,卓雅夫人看他的神情说道:“怎么是这表情,既然抓到了,把事情尽早结束了就是。”

    这件事拖了这么久,也该结束了。

    她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打量傅寒川,说道:“你调查那件事,可有跟封小姐提起过,可别因这事儿,把封小姐冷落了。”

    傅寒川面无表情的看她,直白道:“母亲真正的意思,是不是想问,苏湘有没有借机再来跟我纠缠一番?”

    在卓雅夫人眼里,只要是苏湘出现的时间地点,她都要时刻的防备着,生怕他们再有机会走到一起。

    果然,卓雅夫人冷哼了一声,她道:“是,你知道,我不可能看着你们再在一起,想都别想!我再提醒你一次,不管是谁做下的这事,她已经是祁令扬的女人!”

    别以为这件事结束了,他们之间的隔阂就算解除了。事实已经成了事实,傅家不会要一个不干净的女人,还是那个野种碰过了的!

    这件事,傅寒川已经跟卓雅夫人争论过多少次,此时,他已经不想再浪费时间,他冷声道:“母亲,刚才你说,跟封小姐提起,可是母亲,你真的希望我把因你而起的事情,告诉给别人听吗?”

    “你觉得,别人是觉得你亲切和蔼,还是毒辣阴险?”

    话音落下,他便转头大步离开,卓雅夫人看着他的后脑勺,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只是借话提醒他跟那个哑巴保持距离,并没有真把话往外传的意思,可亲儿子的这番话,狠狠的戳痛了她的心。

    阴险毒辣?

    她为了这个家,为了他做的事情,就是阴险毒辣?

    ……

    今天,傅寒川的戾气格外的重,傅赢在车上都不敢调皮,回到古华路的别墅,宋妈妈看到他黑着的脸大气都不敢喘。

    他这模样,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了。

    傅寒川回到家便径直进了书房,连晚餐都没出来吃。宋妈妈进去送饭的时候,里面满是烟雾,还有着浓浓的酒气。她将饭餐放在桌面上,小心看了眼傅寒川,想了想还是大着胆子劝道:“先生,少抽烟少喝酒,这样对身体不好。”

    傅寒川抿着薄唇,眉间蹙起的鼓包都快耸立成山,对宋妈妈的劝说也充耳不闻,只是又喝了一大口酒,宋妈妈见状也只能摇了摇头,拿着空托盘走了出去。

    到了门口,才关上门就听到里面哗啦一声东西砸碎在地上的声音。

    宋妈妈吓了一跳,手里的托盘差点掉了,今天的脾气怎么这么暴躁,跟吃了炸药似的。

    书房内,傅寒川的拳头紧紧的握着,脑子里全是苏湘淡漠离开的画面,没有看他一眼。

    就算是她肯看他一眼,她的眼神里,应该也是不屑,讽刺,失望……或者,她从来没有对他再抱有过希望吧……

    就算是立即找到了那个幕后人,他也不可能真正的还给她一个公道,他能够做的,只是补偿……

    补偿……她所受到的委屈,是可以补偿的了的吗?

    傅寒川自嘲的笑了起来,眼角泛起一丝水雾,又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呛得剧烈咳了起来。大白猫从电脑机箱上站起来,爪子碰了碰他的手背,走到他的腿上趴了下来,粉色的舌头抵舔着他的手指。

    傅寒川抬起手,摸了摸它的脑袋低低道:“你知道吗,我不能……给她公道……”

    ……

    封轻扬从封家别墅出来,额头飘了片雪花,冰冰凉的一刺也没能将她的满腹怒火平息。

    她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最好去一趟健身馆出身汗发泄一下,不然她今天受到的气一直憋在肚子里,一定会憋死的!

    那两个蠢货,居然说她的项目不值一提,还会把整个封氏拖垮?

    就在今日,封轻扬把她跟傅寒川一起商量的那个老年乐园的项目在家族内提了下,一听她要撇开封家传统的旅游领域,跨足老年人项目,立即遭到了反对。

    封轻扬坐在车内,脑子里还是那些人对她讽刺的话。

    “封轻扬,你是嘴巴一张,什么都敢说啊?你知道跑去做一个陌生领域,要面临多少困难吗?”

    “你拿封家的钱去冒险,后果你承担的起吗?现在旅游行业竞争这么激烈,你把资金抽调,万一资金链断裂,我们封家就会马上完蛋!”

    “封轻扬,傅家凭什么跟你合作啊?你以为一个APP项目,我们两家就算联手了?你别忘了,傅家在旅游行业正在抢我们的蛋糕。在APP项目上,看起来我们占了光,谁晓得他是不是又拿这个项目来骗你,指不定就是一招声东击西。”

    “你一个女人,懂什么是生意?我看,你是陷在爱情里面,被人耍得团团转了。你跟傅寒川能成好事,那对我们封家来说就是大好事,可你跟他做项目,还是再歇歇吧……”

    “……”

    封轻扬用力甩了下脑袋,双手扶着方向盘定定的看着前方,把车开出了车库。

    她一腔怒火,所以把车开得很快,一会儿便到了那健身馆,她是这里的会员,每周会来几次。

    她甩下车门下车,快要走到健身馆门口的时候,身后一道声音传来道:“你是封轻扬小姐吗?”

    封轻扬停下脚步,看着对面一个看起来高高大大很强壮的男人,他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不知道是干嘛的。

    她点了点头道:“对,我是。”

    男人把玫瑰花递给了她道:“封小姐,有人让我把这束花送给你,你签收一下。”

    封轻扬瞅了眼那束花,从小到大,她收到的鲜花很多,这健身馆内的人也有不少来跟她搭讪的。

    封轻扬没想太多便拿着笔签收了下来。就在她签字的时候,余光看到那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瓶东西往她身上泼过来,封轻扬眼疾手快,一侧身体躲了过去。

    地上冒起了泡泡,显然是重度腐蚀性液体。

    男人见出招不成,丢了瓶子立即跳上了旁边的摩托车逃跑,封轻扬哪能就这么放过,当即跑到车上追了过去。

    因返城的人多了起来,马路上不像前几日那么空荡,封轻扬使出最好的车技在后面穷追不舍,全部注意力也都放在了那辆渐渐接近的摩托车上。

    居然敢要毁她容,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把她当成什么了?

    她冷笑了下,看起来,有人要动手灭了她啊!

    男人急于摆脱她的追逐,回头看了眼,往前看时,前方一辆中巴车开过来,他连忙闪身躲避,却因下雪路滑整摩托车打滑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封轻扬只觉得一股重重的冲击力迎面而来,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

    深夜,雪花窸窸窣窣还在不停的往下落,窗台已经积起厚厚了一层雪。

    手机铃声在空寂的书房内响起,傅寒川猛地被惊醒,睁开眼时眼底还有些朦胧,过了会儿才回过神来,视线落在那支手机上。

    他捏了捏鼻梁,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

    腿上趴着的白猫似是受不了那手机铃声的吵闹,从他的腿上跳了下去。傅寒川伸手,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眉心微蹙了下,划开接听键。

    电话那头,一道凉凉的声音响起道:“傅寒川,你可欠了我大人情了。”

    傅寒川冷冷道:“什么意思?”

    “你来了就知道了,利和医院七楼,七三二四房。”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傅寒川沉了口气,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十一点十一分。他将手机放入口袋,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医院内,封轻扬一下一下揪着手腕上绑着的蝴蝶结纱布带,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傅寒川走进去,看她这模样便皱了下眉毛,封轻扬转头看向他,冲他摆了下手:“来了。”

    傅寒川皱了下眉道:“怎么好好的变成这样了。”

    封轻扬凉凉看他:“你说呢?”

    傅寒川拎着一张椅子坐下来,修长双腿叠在一起,等着她的演说。

    封轻扬看他这沉着淡定模样,挑了下眉才说起道:“就在五个小时前,我差点被人泼硫酸,然后我开车去追赶,但是不巧遇上了下雪天,发生了一点小车祸。”

    傅寒川看她的伤势,除了她的额头有些擦伤以外,手腕上的伤应该是最严重的了。

    “伤得如何?”

    封轻扬咧咧嘴唇道:“没什么大碍,不过医生说我有轻微脑震荡,让我观察一晚上。我一觉睡醒来,但是实在是太无聊了,就把你叫过来了。”

    若不是路面打滑,她不会为了避开那辆中巴车撞到防护栏上去。

    傅寒川的面色很冷,冷得跟外面的冰花似的,封轻扬看了看他:“我受伤,你不至于吓得哭了吧,瞧你眼睛红的。”

    她笑了下,难得看傅寒川这一副颓废样子就想调侃一下他。

    傅寒川冷冷看她一眼,他道:“这个时候,你觉得我有兴趣跟你耍贫嘴?”

    “你刚才说,你去追赶才发生的车祸,那么那个泼你硫酸的人呢?你把人撞死了?还是逃了?”

    封轻扬瞪了他一眼,刚才还说不毒舌,以她的性格,她宁可把人撞死了也不可能让人逃了。

    她指了指隔壁病房,摸了摸脖子道:“那人还在昏睡当中,摔断了这里。等他醒来,就知道是谁让他做事了。”

    这么心狠手辣,对一个女人来说,毁容跟毁命差不多,这个人简直是对她恨之入骨了。

    傅寒川的脸色暗沉,身上发出一股冷冽气息来。

    先是苏润,现在又是封轻扬,这一连串的事件,是正好撞上了,还是有人在迫不及待?

    封轻扬看了他一眼,说道:“不妨我们来猜猜,会是谁这么狠毒?”

    傅寒川抿着唇没回答,封轻扬自顾自的道:“刚才我睡着的时候,梦里就老有一双阴沉沉的眼睛在看着我。我思来想去,虽说我得罪的人不少,但恨到这个程度的……”

    “我想了想,这段时间,我也就去了你们傅家老宅一次。那时候在场的就是那位单纯温良,又一心爱慕你的常小姐。那日,如果我不在场的话,常小姐带着全家给你家拜年,也许几杯茶一喝,讨了卓雅夫人的欢心,把旧日不快解除了,你们就又能联姻上了。”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她看我的眼神不那么友好,你说,有没有这个可能?”

    封轻扬的另一只手摩挲着下巴,慢悠悠的说完,凉淡的目光看向了傅寒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