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32 我不说什么,你自己来感觉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口袋里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沉思,祁令扬洗了手,掏出手机一看,上面的来电显示让他怔了下,眉头微微蹙起,这是个陌生号码。

    手机在屏幕上一划,电话一接通,一个女人谄媚的声音就传过来了:“喂,你好,祁先生是你吗?是我啊,丽怡的妈妈。”

    祁令扬斜靠着流理台,一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拨弄了下框里的生菜,冷漠的声音响起:“你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

    虽然他让保镖把她们保护起来,但只有苏丽怡有他的号码。不过这么一想,倒是猜到她怎么拿到他的号了。他淡淡问道:“什么事?”

    魏兰茜那种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此时打电话过来,必定是有什么要说了。不出所料,魏兰茜谄媚的笑了下说道:“祁先生,我这几天在家一直在想着以前的事儿,想起来关于苏湘的一件事,就想约你出来,跟你说一下。”

    祁令扬敲了下唇角:“既然是关于苏湘的,为什么不直接打给苏湘呢?”

    “这个嘛……”魏兰茜干声笑了笑,“这件事儿挺大的,怕打击到她。”

    祁令扬的目光一冷,怕打击到苏湘,恐怕,还不止这个吧?

    ……

    咖啡店内,魏兰茜不时的张望着窗外,面前的咖啡已经是续杯。终于,当看到一辆车上下来的男人时,她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还特意拿出包里的唇膏又抹了一遍,让自己看起来更精神点儿。

    祁令扬走入店内,一眼就看到抹了一张大红唇的魏兰茜,跟前几次看到的那个歇斯底里的女人大不一样了。他走过去,魏兰茜热情招呼道:“祁先生,想要喝什么?”

    祁令扬淡淡看她一眼,坐下道:“我很忙,你有什么要说的就快点说。”

    魏兰茜明白,她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游走在上流社会的苏太太,她这么落魄,像他这样的人物肯出来见她,还不是看在苏湘的面子上?

    “嗯哼——”魏兰茜清了清嗓子,左右环顾了下,挪了下身体压着声音便神神秘秘的道,“祁先生,这件事,可是苏家的大秘密,苏润一直不让我说……”

    她眼神示意了下再道:“我把这件事说出来,风险可是很大的。”

    祁令扬看她故作神秘的模样,已经明白她什么意思。他冷笑了声道:“苏太太,既然是关于苏家的秘密,苏润也不让你说出去,那么你何至于遗忘,以至于想了好几天,现在才想起来?”

    魏兰茜被话一堵,瘪了瘪嘴,实话交代道:“好吧,事到如今,我也不怕说真话。这件事,是很久以前,苏润说漏了嘴我才知道的。在日本回国前,他千叮万嘱,不可以跟任何人说。他的意思,等回到国内以后,这个秘密可以让他傍身,养老送终。”

    “但你也看到了,苏润他背叛了我,我不可能什么都得不到,就这么被他坑了。我已经老了,丽怡还小,我得需要点钱傍身。”

    魏兰茜思来想去,认为苏润不肯让她把那个秘密说出来,是为了他以后可以跟那个姘头逍遥快活。既然他还没说出来,那她就要快一步捷足先登。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能把要钱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也只有跟苏润一个德行的魏兰茜了。祁令扬漠漠道:“好,那你想要多少?”

    魏兰茜见他这么爽快,伸出一只手,苏湘,她再有钱,还能比祁令扬有钱?如今,他是她的男人,又那么关心她,还能舍不得那点钱吗?

    祁令扬看了眼笑了下:“我怎么知道,这个秘密是不是像你说的这么值钱?”他的一条手臂横在桌面上,身体微微前倾道,“我又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他不在乎钱,但也不想被这几个人戏耍。

    魏兰茜一急,话脱口而出:“千真万确,不然苏润怎么可能这么对苏湘,根本没把她当成是自家人!”

    祁令扬微微眯起眼,身体往后靠在椅背上,咀嚼着她的那句话:“自家人?”

    魏兰茜自觉失言,不情愿道:“祁先生,我说的肯定都是真的。至于你肯给多少买这个秘密,一会儿我说了,你听着给吧。”

    祁令扬微挑了下眉,坐等她接下来的话,魏兰茜又一次的瞥了下周围,生怕有什么人偷听似的,她的身体往前凑过了半张桌,声音压得更低了些道:“苏湘,她不是苏明东的女儿。她是沈烟跟别的男人生的野种!”

    仿佛平地一声惊雷,祁令扬心中一震,声音都沉了下来:“你,再说一遍!”

    魏兰茜很肯定的再说了一遍,随后道:“这件事是千真万确的,我可不敢胡说。想当初,苏明东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沈烟竟然给他戴了绿帽子,苏湘还能被生下来,还养得这么大,我都觉得是个奇迹。”

    祁令扬曲着的手指一根根的握紧了起来,牙关肌肉绷紧了。他根本不再看着魏兰茜,也不再听她后面又说了什么,思绪已经完全被这个秘密所占满了。

    苏湘,她竟然不是苏明东的女儿?

    这么一想,便有几分相信了。

    苏明东当初走投无路的时候,不就把主意打到了苏湘的身上吗?

    而苏润,一次次的不顾跟苏湘的兄妹情分,一次次的把她往火坑里推,这,也是事实。

    祁令扬低沉问道:“这件事,你还有没有跟别的人说过?”

    魏兰茜连忙摆手摇头:“没有,这事儿这么大,我怎么敢乱说。”而且,这还是一条值钱的秘密,她又道,“祁先生,我都已经说了,你不会……”

    祁令扬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落下一句话:“稍后,你自己去查账户。”

    他的脚步忽的一顿,想到了什么,又转过身低沉道:“这件事,我希望除了我以外,你不会再透露给别的什么人,不然,你会知道有什么后果的。”

    魏兰茜达到了目的,自然连连点头答应道:“不会的,我肯定不会再告诉别的人。”

    ……

    苏湘只迷迷蒙蒙的睡了一小会儿就醒来了,感觉自己一直半梦半醒的,醒来脑子里就涨的难受。

    她拿起床头备着的一杯水喝了口,身体靠着抱枕发愣。床头柜上手机的指示灯一闪一闪,拿起来一看,傅寒川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我想见你。

    她本不想回复过去,但他毕竟救了自己一命,便写道:手伤处理好了吗?

    1988,地上掉了几截烟灰,但并没有酒杯酒瓶之类的东西。

    傅寒川没有心情喝酒,也不想喝酒来逃避自己的问题,更不想借酒消愁。

    他坐躺在沙发中,身体斜倚在扶手上,一条长腿伸直了,一条腿曲着,包裹着纱布的那只手搁在曲腿的膝盖上,另一只手则夹着根烟,白色的衬衣衣袖卷到手肘,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一片蜜色胸膛。

    白色的烟雾弥漫,将他一张俊脸映衬得朦胧,看上去虽颓废,但又好像随时可以露出他冷酷精锐的一面。

    他半眯着眼睛看着前方,微微闪烁的目光不知此时他在想着什么。

    茶几上搁着的手机因着信息进来,嗡嗡的震动了下,他立即起身将手机抄手拿了起来,看到苏湘回复过来的消息,直接按了拨号键。

    苏湘看着手机界面从信息模式切换成通话模式,不停响着的铃声提示着主人赶紧接听。苏湘过了会儿,在电话就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才接了起来,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想见你。”

    “……”

    “我想现在就见到你,立刻,马上。”

    苏湘半靠在床头,双腿曲着,被子被膝盖顶起一个鼓包,她的右手搁在上面慢慢捻着手指。此时,她却不想见任何人,只想安静的一个人独处一会儿。

    她问道:“手,怎么样了?”

    傅寒川没有回答她,说道:“想知道就自己来看,老地方。”说完,他就将电话挂断了。

    他双腿一蹬翻身坐起来,用力抽了一口烟后将烟头摁灭,起身站起,收拾了一番后便拎着外套走了出去。

    莫非同在一楼混了会儿,等到裴羡过来,正要上来看看那个自闭者怎么样了,就见他收拾齐整的走了出来。

    “去哪儿?”

    傅寒川脚步未停,经过两人身边时只面无表情的说道:“有事。”电梯门打开着还未合拢,他径自走进去,并没有要交代去做什么的意思。

    莫非同跟裴羡眼睁睁的看着电梯门关上了,莫非同喃喃自语道:“伤成那样了,瞎跑什么呀。”

    裴羡看了他一眼道:“只伤了手,又没断腿。”

    刚才只错身的那一眼,他看到了傅寒川手上包着的纱布,并无大碍,不过听电话中莫非同说的特大新闻,那家伙的心灵伤应该比手伤更严重。

    莫非同想到了什么,脸孔板了板不高兴道:“他该不是耍苦肉计去了吧?”

    瞧他那心急火燎的样子,肯定是见苏湘去了,他那种人,什么事不能拿来利用的。

    裴羡意味深长的道:“这可未必了……”他侧头看向莫非同,“有些事卖个苦肉计就可以,但这件事上……”

    ……

    私人电影院,苏湘站在包厢门前,她深吸了口气,推开门时,以为会见到傅寒川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的模样,却冷不丁的被抱入了一个怀抱。

    傅寒川用力的抱紧了怀里的人,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嗅着她清新的气味,低语道:“对不起……”

    苏湘整个身体是僵硬的,听着那熟悉的声音,闻着那熟悉的香烟味道,只是这烟味中还隐隐的混合了一丝血腥气。

    她知道这个抱着她的是什么人。

    “放开我,你这样抱着我很难受。”

    他的手臂太紧,好像把她胸腔的空气都要挤出来似的。苏湘手指抓着他的手臂,试图挣开他,却被他抱得更紧了些。

    但他没有这样抱她太久,深吸了口气后,他松开她,手指搭在她的肩膀,乌黑的双眸不见锐利,只是依旧深邃深不见底。他的面容严肃而认真,又说了一句对不起。

    苏湘望着他,平静道:“对不起什么?”

    傅寒川望着她清澈而淡薄的眼睛,反而有些不敢跟她直视了。

    莫非同问他在想什么,他脑子里想的是,因为自己的自负,给她带来的最沉重的伤痛,想的是常妍问他的那句,他所犯下的错……不只是让他推开了她,也给她带去了难以抹平的伤口。

    如果说别的那些女人,他不能够说与他全无关系,但还可以挺直了腰背说,那些女人并非他主动招惹,可是常妍呢?

    他以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留在身边可以挡去不少麻烦,他以为他可以掌控住,却不想自己的这一自负反而招来了反噬……

    傅寒川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开口道:“常妍……我以为我可以掌控一切,可是我没有想到,她……”

    他的手指用力的握了下,对着她清明的眼睛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她去说那些话。

    告诉她,他利用了常妍在等她回来?

    这样的话如果说出口,他敢肯定,得到的不会是她的原谅,更不是感动,而是狠狠一巴掌。

    不,他宁可她狠狠打他,也不愿她去联想到他曾经对她也做过同样的事。

    利用,这两个字在她眼里,是她最为憎恨的了的吧。

    “我很抱歉,更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你……”他有些无措的看着苏湘,这一桩桩事,全都因他而起,还要怎么理直气壮的去要求她的原谅?

    苏湘的嘴唇抿动了下,偏头看了眼他手上缠着的纱布,已经包扎起来了。她移了目光再对着男人的脸孔,淡淡问道:“她怎么样了?死了吗?”

    傅寒川一怔,反应过来她问的是什么,说道:“已经抢救过来,但昏迷不醒。”

    苏湘平淡的嗯了一声,流了那么多血,要醒着也难。

    她直视着傅寒川再问道:“你找我出来,是不是还有别的话要说?”

    常妍既然没死,那么她跟她之间的恩怨便不会这么了结。可她跟常妍的恩怨,又不会只是牵扯到两个人。

    傅寒川蹙了下眉,苏湘直接说了下去道:“你这么急着找我出来,是不是还想要问我,打算怎么处置常妍?”

    “既然事情已经查出来了,所有的决定应该是宜早不宜迟。你担心我坚持要报警,引起傅、常两家大地震,还有卓雅夫人,也会因这案子而被推上风口浪尖?”

    或许别的,苏湘没把握说了解傅寒川,可是他是傅家的人,如今更是傅家的掌舵人。她身处过傅家,知道那是家族利益高于一切的地方,傅家的人,可以为了家族利益不顾一切!

    “你想劝我就此罢手,放弃对常妍的追究?”

    只他一句道歉,就可以将这一切都平息下来?

    苏湘冷冷的望着面前的男人,垂着的手指攥紧了起来。

    她怎么决定,是她的事情,他更没有资格来要求她什么!

    傅寒川皱紧了眉毛,面前绷紧着的小脸已然愤怒了起来,他却无法为自己辩解什么,只能苦笑起来,谁让他自己种下了这个因呢?

    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如今只是自食恶果。常妍有一句话说对了,他犯了无法挽回的错。

    他抬起手指,将她垂落的一缕头发拨到耳后,淡淡笑了下道:“不会……我不会左右你的决定。你想要怎么做,我都无权干涉你,也不想说什么影响你。”

    苏湘蹙了下眉毛,狐疑的看着他,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道:“你不怕这件事闹上新闻以后,你们傅氏会引起大震动,甚至影响你在傅氏的地位吗?”

    这么大的事,足以让卓雅夫人在董事会受到罢免,傅寒川也会受到她的影响而被迫下台。

    傅寒川依然只是一笑,他道:“你担心我?”她这么问,是不是说,她还在乎他?

    苏湘瞪了他一眼,冷硬道:“怎么可能。我只是不敢相信,当初用尽一切手段也要夺到的权力,你最重视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如果因为我受到动摇了,你会善罢甘休?”

    说完她便撇开了脑袋,不想再看他那张脸,她死都不会忘记,当初他是怎么对她的。

    傅寒川看她冷硬而带着嘲讽的神情,手指从她的肩膀往下滑,握住了她的手,尽管她还攥着拳。他握住她,把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

    苏湘可以感觉到透过布料传递过来的,有别于周围暖气的温暖体温,更可以感觉到他胸腔下一下一下有力的心跳声。她转过头来毛着眼睛瞪他,手臂用力的挣了挣,傅寒川却更用力的摁住了她。

    他道:“我不说什么,你自己来感觉。”

    他灼灼的目光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的每一寸。

    他知道自己过去对她犯下的错,辩解既成事实不是男人所为,但他自己很清楚,不会再去重复过去的错。

    苏湘的视线下移,落在她的手上,她的手贴着他的胸膛,指端依然是他有力的心跳。

    常妍说的那些话蓦然的又一次的闯入脑海里,她的手指像是烫着了似的颤了下,这回没再顾及他手背的伤,猛地抽了回来。

    苏湘的心绪不再平静,双目晃动了下,只觉得喉咙渴的慌。

    “我回去了。”说着她便转身匆匆离开,不再去看那男人是什么表情。

    傅寒川也没有再追上去,看她几乎落荒而逃的身影,他淡淡的笑了下,漫步走回到沙发坐下……

    苏湘这一路开车回去,思绪都是杂乱的,路上闯了红灯都没在意。回到湘园,苏湘用力的握了下方向盘沉了沉气息,这个时候不是去管别的事的时候,那么多事还在等着她,而且……一朝被蛇咬,还不怕吗?

    她闭了闭眼,等彻底冷静下来了,推开车门下车,一抬头,却见门口屋檐下,祁令扬单单的站立在那里。

    苏湘默了默走上前:“我……”

    祁令扬道:“晚饭做好了,进去吃吧。”

    他先转身进去了,不再发一言,吃晚饭的时候也不见他说什么,连珍珠逗趣卖萌他也只是虚应的笑了下,偶有跟苏湘眼神接触时也立即躲闪开了。

    苏湘按捺着,一直到他离开前,她叫住他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没跟我说?”

    若是以往,他定要问她刚才去了哪里,可反而是他先避起她来。

    他说过,以后再有任何事都不会瞒着她的。

    祁令扬沉着眉眼,目光复杂的看着她,脑子里全是那个关于她的秘密。

    她才刚刚知道常妍做下的那一切事情,若再让她知道那些……一下子承受那么多,她受的了吗?

    他更没有想到,自己跟她的命运,连接在一起的并不只是苏明东、苏润的那些算计,就连身世都如此相同……不,比起她,他已经算是幸运的……

    苏湘疑惑的看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的看着她,她开口唤了一声:“令扬?”

    祁令扬回过神来,他轻咳了一声道:“以后你会知道的。”

    他马上转了话题:“春节假就要过了,除了常妍的那些事,别忘了你还有工作室的工作要处理,别为了私事把公事耽误了。”

    “嗯。”苏湘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祁令扬看了她一眼便转身打开车门,车灯一闪,划破漆黑暗夜,一会儿就消失在了马路上。

    又过一天,苏湘趁着苏润醒来时准备再去医院,祁令扬在电话中却说道:“不急于一时。忘了我跟你说的,事情一件件解决。眼下苏润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不会跑了的。等常妍的事情结束了,再集中精力去解决以后的事。”

    祁令扬撤了保护苏丽怡母女的保镖,但在医院守着的那两个保镖却一直还在。一来是防止有人暗害他,二来也是为了防止苏润逃脱。但从目前迹象来看,苏润反而过的四平八稳的,甚至乐于在别人的监视下。

    祁令扬停顿了下,再说道:“常妍,你准备怎么处置,这件事你想清楚了。我不希望你是因为逃避去想,才去再追究别的事情。你知道,这每一件事,对你而言都不会是简单轻松的。”

    “甚至,有可能更难面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