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33 不知道,冷战了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坐在电脑桌前,苏湘愣愣的回想着祁令扬的那一句话,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关于她是怎么成为哑巴的,这件事,比起之前常妍的作恶,会更难面对吗?

    感觉,他好像知道些什么。可是他知道什么呢?

    还有常妍,她既然没死,她就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可到底要怎么做,才会让她受到惩罚,又不会让自己又一次的深陷舆论?

    而且还有常家跟傅家两方的纠缠,也是让她头疼的。

    傅寒川……

    苏湘一想到在电影院傅寒川说的那些,心中就觉得更加烦乱。

    她拍了拍脑袋,暗骂都什么时候了,哪里还有他钻入脑子的空隙。待收敛了神思对着电脑一看,面前的屏幕上,她准备的关于新年开工时的讲话稿子上全是乱七八糟的字,连一句句子都拼不起来,反而夹杂了很多苏润、常妍的名字,还有傅寒川三个字。

    她吓了一跳,连忙删除了重新写。看来祁令扬说的没错,她脑子里装了太多的东西,得清除一些才有精力去应付别的事情。

    苏湘喝了口咖啡提神,集中精力重写发言稿,一直忙到很晚才关了灯去休息。这期间都没打开手机看一下,待洗漱结束后拿起手机一看,里面有一通留言,祁令扬好像猜到她会熬夜似的,给她QQ上发了一只打瞌睡的熊猫,暗示她明天会有熊猫眼。

    苏湘撇了撇唇,回过去道:明天的开工红包没有你的份了。

    发开工红包是每年的惯例,预示新的一年大吉大利,财源滚滚,祁令扬虽然不是她工作室的人,但给她的建议从来没少过,是她的创业老师,所以这份红包她要意思一下的。

    手机叮的一声响了下,他发过来一只大红包,开工大吉,一顺到底。

    令狐无疆:红包不可以少于这个数。

    此时已经过了十二点,苏湘皱了皱鼻子,回道:睡了,晚安。

    祁令扬看着屏幕上的晚安动图,淡淡的笑了下,只是那笑意有些沉甸甸的。

    他既希望她可以晚一点知道那个秘密,又知道她已经追查了三年,等常妍的事一结束,就再也没有理由拦住她了。如果真相没有那么残酷,这该多好?

    ……

    新年开工第一天,来工作室报到的人比起去年年底留下的人数又少了三个,其中一个还是门店经理,苏湘猜想稍后就会收到那几个人的辞职报告了。

    去年的最后一个季度那般动荡,产品都差点卖不出去,对工作室的信心降低可以理解。苏湘此时更能理解为什么祁令扬希望她振作精神一件件对付事情了。

    面对昔日伙伴的离开,心里确实挺难过的,若她再心思烦乱,以后工作室就真的这么走下坡路了。

    她深吸了口气,提起精神开始一番激励致辞,然后发了开工红包便散会,门店跟工厂那边的员工红包则让相关负责人下发下去,最后一个红包,她捏在手里笑了下,放入了抽屉,然后亲自去了那个缺了经理的门店,也就是那护肤品门店发红包。

    到了门店,不出她所料,店里的店员也没剩几个了。苏湘把开工红包发了,说了几句激励的话,就地提拔了一个工龄最长的人做经理。

    “那些现在离开了我们的,以后或许还有机会再见面,但我希望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是我们比起以前更好的时候。”

    也不怪那些人不讲情义气,没有拿了红包再走人已经是很厚道了。

    接下来便是一个个门店以及工厂的巡视,一直忙到傍晚才回到湘园。

    晚上祁令扬照常来湘园,苏湘把红包交到他手上的时候,他只捏了下厚度连拆开看一下都没就直接放入了西服胸口内袋。苏湘笑问道:“不看一下?”

    祁令扬瞟了眼坐在地毯上,眼睛直勾勾瞧着他的珍珠笑说道:“看一下就没了。”

    珍珠这个年纪,对红包正是着迷的时候,苏湘吐槽道:“小气。”

    祁令扬看她没有无精打采的模样,说道:“这么看,有些女企业家的风范了。”

    对于初创业的人来说,遇到困难挫折肯定不会少,但有些难过是因为人。一起打拼,一起吃苦忍耐下来的人离开了,心里是很失落的。

    苏湘抿唇笑了下道:“你早知道会那样,所以昨天才提醒我?”

    祁令扬拎开一张座椅,按着她的肩膀坐下道:“创业,最难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什么时候才能获得全面盈利。很多人到后来负债累累,难以坚持。按照你的预订计划,等少年团推出来以后,回形针系列的护肤品便可占领一定市场,但是这个计划半途夭折了。”

    “你的工作室分为三个内容,营运了两周年,目前勉强维持了营收平衡,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但你也要看到,这里面有因政策优惠而受益的部分。其中亏损最大的护肤品系列,虽说决定走国际路线,又有帝梵家族的支持,但是针对欧洲人的皮肤设计新产品,这不会是个短的时间。”

    “而在国内的门店,你还是要继续国产护肤品,这些门店才能够生存下去。对那些离开的人,她们之前或许可以熬过一个两个冷冬,但是太多的冷冬,看不到希望时,离开是很自然的事。”

    “你能够摆正心态来看待,说明你挺过去了,以后也会越来越习惯这种……”祁令扬斟酌了下,“缘分。”

    人跟人之间,因为公事上的合合离离,也能称之为缘分吧。

    他淡淡看她,想到了一些事情,微动了下眉毛便没再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正好张妈端了饭菜出来,他拿起碗筷:“先吃饭吧,一会儿有时间再教你一些别的。”

    她手上有别的事情做,总好过她还有闲工夫惦念着苏润那边的秘密。

    这个开年便在后面几天的平静中过去了,转眼便到了元宵节。

    傅家老宅,傅寒川带着傅赢从老爷子那栋楼走出来,一大一小两个脸色都显得沉重。

    傅赢走了一半路,站在一棵腊梅下不动了。本该是花香正浓的时候,这棵腊梅却光秃秃的,今年一个花骨朵都没长出过。

    傅赢仰头看着傅寒川,小脸郁郁寡欢,两道眉宇之间挤出来一个小鼓包。傅寒川看他欲言又止的,说道:“怎么了?”

    傅赢抿了抿小嘴,抓着一根光秃的树枝拉扯,纠结了下才问道:“爸爸,太爷爷会死吗?”

    孩子虽小,但也知道过年时候是不可以说不吉利的话的,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是大不敬。

    但是刚才老爷子没有醒来看他,以前他来的时候,太爷爷都会看看他的。

    傅赢偷听到了傅寒川跟医生的对话,医生说,傅老爷子沉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很有可能在一场睡梦中就这么去了。

    傅寒川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你要明白,人的生命是有限的。”

    傅赢抿紧了唇瓣,似乎还有些不能接受,闷闷的走进了屋子里。卓雅夫人看了眼走进去的小家伙,侧头看了看傅寒川,她冷声道:“我有话要问你。”

    傅寒川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甚至要更加冷漠一些。卓雅夫人眉头皱了下,心里升起了不满,脸色也便沉了下来。

    她道:“你不让我跟傅赢见面,这是什么意思?”

    新年这几日,正是一家子团聚享受天伦的时候,可自从在常家事情以后,傅寒川便没有再让傅赢回来过老宅,也不再让卓雅夫人接走傅赢,说白了,就是禁止傅赢跟卓雅夫人再有接触。

    傅寒川看着远处,薄唇开合,声音里不带任何感情,他道:“夫人以后还是少跟傅赢接触。”

    卓雅夫人听到那个称呼,睁大了眼睛怒道:“你叫我什么?夫人?”

    她亲生的儿子,居然跟别人一样的叫她夫人?

    傅寒川抽回视线,冷淡的落在她脸上,对视着她的双眼,说道:“如果今天不是过节,我不会带着傅赢回来。”

    老爷子时日无多,傅赢到底是老爷子心尖上的宝,让他再多见几次,以后也只会是一次比一次少了。

    卓雅夫人一震:“你,你是防着我?”

    傅寒川闭了闭眼,母子一场,他不能说什么,只开口道:“傅赢还小,我不希望夫人灌输给他你的那些思想。”

    在常家那些事以后,他已经明白了,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卓雅夫人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得到儿子的这几句话,她笑了下,笑容讽刺又伤心。

    “常妍说,你心里一直有那个女人。你找封轻扬,也只是为了瞒过我,怕我再去找她的麻烦吧?”

    不只是为了瞒她,还有瞒过了常妍。

    常妍那个女人,做的事情让她愤怒,但有一件事她倒是做对了。她试探出了傅寒川的真心,他为了那个女人,居然做到如此地步!

    这件事,她本来想第一时间去质问他的,可一想到两人之间紧张的母子关系还是按捺了下来,等过段缓和时间再提。但她没有想到,是她想的太好了,现如今,不是她能不能改善母子关系,而是她的亲儿子,决定要跟她撇清关系了!

    既然问起了,傅寒川没再否认,直接承认道:“是。出在苏湘身上的事情疑点很多,又在找不到人的情况下,我便让封小姐帮了这个忙。”

    “对了,既然已经水落石出,希望夫人不要再去找封小姐。她并非你希望的傅太太。”

    有了前车之鉴,傅寒川以后再也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尤其是不会再让卓雅夫人做出拉拢的举动酿出祸患。

    封轻扬跟他只是合作关系,但就怕卓雅夫人私下再有举动,跟封家那些人有牵连,那便又是一个常家了。

    卓雅夫人冷睨着他,仿佛这个儿子不认识了似的,她道:“好。可是从你把封轻扬带着去参加宴会开始,外界就是你跟封轻扬热恋的新闻,这,你要怎么摆平?”

    傅寒川默了下,说道:“很快,外界就会知道,傅寒川跟封轻扬分手了。”

    沉稳的话音落下,望着傅寒川平淡的脸色,卓雅夫人的唇角翘了翘,嘲讽道:“好啊,不愧是傅寒川,设计这一出戏的时候,连收尾都想好了。”

    “你用一个封轻扬,就让守了你三年的常妍退了场……这三年里,你留着常妍,也只是为了防止我在你身边安置那些女人吧?”

    “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啊……”卓雅夫人冷冷的笑了起来:“傅寒川,你倒是好啊,连我也防着,设计着。我是你亲妈,你为了那个女人,防着我,以后,是不是为了她还要跟我断绝关系?”

    傅寒川的脸上没有什么波动,垂着的手指却慢慢的握了起来,他淡淡道:“夫人,你身体不好,别再动气。”

    虽是一句劝诫,说了比不说还要让人伤心气愤,面对儿子的背叛,卓雅夫人大失所望,怒道:“你是不是鬼迷心窍了!在你背后,一直支持你扶持你的人,是我!”

    “我让你跟那个女人分开,是为了你好,就为了这件事,你要跟我生分,还要隔断我跟傅赢的祖孙情谊?”

    傅寒川握了下拳,继续保持着平静的语调不咸不淡的道:“夫人,傅赢也是她生的,你看着他的时候,会不会想到她?”

    “你别跟我狡辩!”卓雅夫人狠狠一挥手,气怒的打断了他,说到底,他是觉得她会影响了傅赢,就是这个意思!

    她指着他,气得手指打颤:“你好啊,你真是好样的!”

    傅寒川微蹙了下眉,气息更沉了些,一句话差点脱口而出,到了唇边又给吞了回去。

    事到如今,陷害苏湘的人已经找出来,他可以放心承认自己的本意,可面对盛怒的卓雅夫人,他想了想,并没把跟苏湘还在婚期中这件事说出来。

    他无法保证,盛怒中的卓雅夫人,会不会做出更加不理智的事来。

    回去的路上,傅赢瞅了瞅傅寒川问道:“爸爸,你是不是跟奶奶吵架了?”

    傅寒川直视着前方开车:“没有。”

    傅赢转了转眼珠子,噘了下小嘴,暗忖道:爸爸肯定说谎了,他都没跟奶奶说话,也不看她,两人都生气着呢。

    这个就叫冷战吧。

    晚上,傅赢偷偷的看了眼书房的门,确定那门关牢了,躲回房间里给苏湘发消息说:他跟奶奶吵架了。

    苏湘看着这条消息,儿子想同她聊天,她便顺着话题回复过去问:为什么吵架?

    傅赢:不知道,冷战了。

    苏湘对着“冷战”那两个字,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的。不过,傅寒川跟卓雅夫人吵架,真难以想象,那是怎样的场面。

    两个都是不肯服输的人,都是冷硬无比的人。

    但是,卓雅夫人一向对傅寒川要求很高,又一心以他为中心,就算傅寒川有时候顶撞她,她也不会生他的气很久,现下两人关系僵到打冷战了,这就奇怪了。

    苏湘搓捏了下手指,有过几秒钟的怔忡,心里隐约有了个答案,她摇了摇头,很快将自己从那个思绪里抽离出来。

    傅赢的又一条消息发送过来:太爷爷的身体也不好,医生叔叔说,他会醒不过来。

    苏湘看到傅老爷子的消息,脸上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她能够跟傅寒川结婚,真正的原因还是在于傅老爷子。当年若不是他病情严重,急于见到傅家第四代,傅家也不会同意她嫁入进去。

    在傅家的那三年里,她去见他一面还要经过允许,对那位老爷子,也说不上什么感情。

    那位老爷子本就已经是风烛残年,熬了这么多年,应该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传说中也曾叱咤风云的人物,到最后的归路,跟普通人没什么不同。

    苏湘回道:这个世界,有生命离开,也有新生命会到来。在你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你就是一个新生命。从此以后,你会吃到很多好吃的,不好吃的东西。也会见过很多不同的风景,遇到高兴的或者不高兴的事。

    但更重要的是,你会遇到很多人,包括你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任何的人。这些人里面,有人会陪着你很久的时间,也有的只能陪你一小段时间,但是总归会分开。遇到跟离开,只是时间的问题。

    苏湘不知道,她说这么多,傅赢能不能明白。但是生老病死,还有那么多不可知的意外,造就了人与人之间的缘分长短。她不希望傅赢恐惧死亡,至少,不要像她那样去第一次的认识什么是死亡。

    傅赢看着那段长长的文字,反复看了几遍,然后问道:你也会死吗?爸爸也会死吗?

    苏湘看到这个,心里梗了下,她慢慢写道:生命有长短,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天的。但既然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到最后才不会遗憾白白从这个世界上活一回。太爷爷,他年轻的时候是个很厉害的人,他还见到了你的出生,看到你长大,我想,他对这一生应该会觉得满足了。

    我生了你,看到你平安快乐长大,再以后看到你结婚生孩子,我也会很满足。但是从那以后,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就是你的妻子跟孩子了。

    对了,你现在还跟连良联络吗?想她吗?

    傅赢小脸一红,写道:我要睡觉了。

    真是的,他可是很认真的问她问题呢,怎么可以问他的私事。

    小家伙心里舒服了,正想再说些别的时候,听到门口走廊有脚步声,立即把手缩回了被子里,眼睛一闭就做出睡熟了的样子。

    儿童房的房门并没有关严实,傅寒川轻轻推开门进来,看到房间明晃晃亮着的灯,对着床上的小家伙道:“以后装睡记得把灯关了。”

    傅赢揉着眼睛,哼哼唧唧的假装醒来:“啊,我什么时候睡过去了……”

    他拿起枕头旁边翻开的书,就这么看了起来。傅寒川扫了他一眼,冷声道:“想找她说话就光明正大的,没不允许你找她。”

    傅赢装模作样翻过一页图册,傅寒川淡淡道:“跟她说什么了?”

    傅赢:“没什么,就随便聊聊。”

    “随便聊聊?”

    “是啊,随便聊聊。”小家伙心情看上去还挺好的,没在傅家老宅时那样心事重重的了。

    傅寒川瞥了他一眼,走过去把灯关了:“时间不早了,早点睡觉。”臭小子,还瞒着他。

    傅寒川走回主卧,对着一室冷清沉沉的吐了口气。他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下,灯也随之熄灭了。却在这时,房门悄悄被打开了。另一侧可以感觉到被褥被掀开,床铺微微下沉。

    傅寒川睁开眼对着天花板淡声道:“干什么跑过来了。”

    傅赢往他那边挪了挪,贴在他的身侧,与他保持着一模一样的躺平姿势,小家伙道:“我还是有点害怕。”

    对一个小孩子来说,不管多勇敢,初初接触到死亡时,心里依然会有恐惧。

    傅寒川偏头看了他一眼,揉了揉他的头发道:“你距离那天还远着呢。”

    傅赢侧过身体,往他怀里钻进去,闭着眼睛含糊道:“爸爸,你跟她都不要死,我也不要你们老……”

    “嗯……”傅寒川一条胳膊枕在脑后,瞧着天花板,另一只手拍了拍小家伙的背,目光微微闪烁,片刻之后终是以一记叹息作为睡前的最后晚安。

    ……

    苏湘让常妍安稳度过了这几日,是因她伤重,若等她一醒就去找她算账,怕她承受不住真的死了。等医院那边消息传来说常妍已经转入普通病房,不再靠着氧气机活命,苏湘这才再次走入了医院大门,跟她,总该有个了结。

    在她下车之时,另一辆车也开了进来,苏湘起初没在意,径直往前走时身后一道声音却叫住了她。

    “苏小姐……”

    苏湘转头看过去,见到从车上下来的人,脸色微动了下。面前这个人,听过很多次,但真正面对面见面的,只有那么一两次。

    她问道:“封小姐怎么也来医院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