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34 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湘瞧着封轻扬,不知道她来意为何便没有开口,封轻扬抬起手晃了下道:“我也是找她,一起?”

    “你找常妍?”苏湘倒是诧异了,随即想到在常家的时候,常妍说到的那些话,苏湘看向封轻扬的目光有些不自在,带着一点探寻。

    不会是……常妍还疯狂的攻击了这位封小姐?

    可是,最近没出什么关于封家的新闻,那能是什么呢?

    封轻扬淡淡笑了下道:“是啊,我听说她醒过来了,有些事儿得跟她好好聊聊。”说着,眼底闪过一道厌恶又凶狠的神色。

    苏湘微微蹙了下眉,不知道常妍又做了什么,让人上赶着来跟她算账。

    不过,有句话说的好: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

    常妍,如果一直是那个乖巧懂事的女孩子,就不会有今日这许多事了。

    苏湘轻点了下头,往大楼里走进去。电梯里,两人并没有什么交流,安静的能听到电梯运作时的轻微的声音。

    封轻扬透过光洁的钢板反射瞥了几眼苏湘,在电梯门打开之前,她忽然开口道:“苏小姐,一会儿聊完事情了,可否一起喝杯咖啡?”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她站在电梯门口等着苏湘,好像她不答应,就不让她出去似的。

    苏湘看了她一眼,道:“可以。”

    封轻扬抿唇一笑,这才迈腿走了出去。

    常家人在病房门口安置了保镖,不让任何人打扰常妍养伤。苏湘走到门口,便有保镖拦住了她,粗暴的道:“常小姐不接受任何的探视,不管你是谁,都请回吧。”

    苏湘微微翘了下唇冷笑:“这么说,常先生跟常夫人希望我带着警察来探视了?”

    保镖眉头一皱,看出眼前这个女人似乎没那么好打发,冷声道:“你等一下。”说着便掏出手机走到了一边,苏湘瞧着他拨号,提醒道:“你可以跟他们说,我姓苏。”

    那保镖回头看了她一眼,在电话中如实说了,几秒钟后,保镖拿着手机走了回来,把手机递给她道:“常夫人有话要对你说。”

    苏湘淡淡看他,把手机接了过来:“常夫人,是我。”

    电话里,常夫人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那天事情都说清楚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妍妍好不容易才抢救了回来,非要把她弄死了才甘心吗!”

    苏湘无语的笑了下,她道:“常夫人,你也说了,那天只是把事情弄清楚,可是这件事怎么落幕,我是否该要个说法?”

    “你——”常夫人为之气结,“她都这样了,你还不打算放过她?”

    苏湘听了只觉得好笑,为什么这些人会以为常妍抹了脖子,就是一笔勾销了?难道是她这段时间没来找他们的麻烦,就觉得她不再追究了吗?

    “常夫人,如果是你,你会就这么算了吗?”苏湘顿了下,不想在电话中谈这件事,她道,“既然常妍已经醒来,我希望能够尽快的把这件事了结。”

    那天不欢而散,她没有常家人的联系方式,也不想借别的人嘴去通知他们,反正只要她过来医院,那些人不管在不在,都会立即到场的。

    在这之前,她已经通知了卓雅夫人也到医院来,她打算一并解决了,不想让这件事再占据她的时间,她的生活。

    苏湘说完把手机还给保镖,那保镖看了看她,这回不敢再耍横,只默默的站回到门边去了。

    期间,封轻扬一直在打量着苏湘,她的语气表情,整个人身上散发出的气场,跟她那瘦小单薄的身量都无法匹配。

    就是这么个女人,让傅寒川又爱又没辙的,有意思了……

    这时候,苏湘侧过身来,对着封轻扬道:“封小姐先?”

    如果只是来探病的话,什么都无所谓,但她跟常妍是私怨,人情债是没办法一起讨的,她也不想当着别人的面,去羞辱一个人。

    封轻扬微微一笑,说道:“苏小姐的事似乎更严重一些,我今日反正没什么事,可以再等一等。”

    她对着苏湘点了下头,往前面走廊走去,在护士台那边的休息椅上坐下来,拿着手机打游戏,一副自在模样。

    苏湘的手指握在了门把上,气息微沉了沉,只要她手指稍微用力,这扇门一推开,面对的就又是一场苦战了。

    她唇角微微一扯,有些无奈。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有些事,不只是在追寻的时候痛苦异常,要一个最终结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门推开,映入眼帘的便是躺在病床上的常妍。她闭着眼,脖子上缠绕着白色纱布,搁在被子上的两只手也是如此。

    听到脚步声的常妍睁开眼,看到苏湘的时候平静的神情明显变了下,同时身体也跟着颤抖了下。

    苏湘走到床侧,居高临下的把她从头到脚看了一回,视线再落到她的面上冷冷道:“怎么,怕了?”

    常妍的喉咙伤了,这个时候说不出话,只痛苦的摇了摇头,对她满目憎恨。

    苏湘开口道:“你放心,我不是你,不会要你的命,但也别天真的想我只是来探望你一下。”

    常妍瞪大了眼睛,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呜呜声,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苏湘看了看她的脖子,微微弯下腰,门口的保镖一看到她的举动,马上走了进来警告道:“小姐,请你别乱动。”

    苏湘的手上拿着常妍摘下的氧气罩,戴回了她的口鼻上,她回头冷冷看了那保镖一眼,保镖站在原地没动,没有再前进也没退回门口。

    苏湘转过头,对着常妍道:“我以前做公益的时候,遇到很多想要自杀的残疾人。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残疾的身体很没有用,让自己没有尊严,也拖累了家人。”

    “但是,他们告诉我说,原来死也是一个可怕的过程,死过一次没死成,就不想死了。他们想要好好活着,等待希望……”

    常妍防备的瞪着她,急促的呼吸很快便让呼吸罩蒙上了一层水汽。

    苏湘看了她一眼,往后退了两步,拎起一旁备着的椅子坐下,她淡淡的看着常妍,继续说道:“当初你有勇气害人,有勇气杀人也有勇气自杀……你在常家那么多人的呵护下长大,你可以天真,但别用天真害人。”

    “给你戴上氧气罩,是不想一会儿你听到我说的,你这一口气提不上来,真把自己折腾死了。我不会怜惜你的命,也不觉得你的命比别人的珍贵,趁着你们常家的人还在路上,这会儿好好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

    “记住,别再以为自己的爱很伟大,认为自己无辜,别人都要来迁就你的心情。我不姓常!”

    苏湘说完那些,便不再开口,不过一双眼一直瞧着常妍。

    这是她跟常妍以及卓雅夫人的恩怨,所以,她必须当着她们本人的面,把这件事解决了,而不是因为常妍受着重伤而直接去跟常家的那些人谈判。

    常家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

    杨燕青因为常妍的事受到影响,紧急住了妇产医院保胎,又加上刚开年需要忙着公司的事,常家人也是忙的焦头烂额,等常妍伤势稳定下来这边就交给保镖全天守着,常夫人刚探视完女儿回去,又急匆匆的赶过来,气都还没喘匀。

    苏湘站起身来,漠漠的看他们一眼,对方也没什么好脸色对着她,常守上来就怒道:“我妹妹变成这个样子,你还想怎么样?”

    苏湘瞥了眼常妍,回头看了那些人一眼,静默着没出声。

    不过,她不出声不是怕了他们,而是她在等一个人,不想浪费唇舌罢了。

    又过了几分钟,卓雅夫人也出现了。见到苏湘,她的面色更加阴郁,连看她一眼都觉得眼睛疼似的侧过头,对着床头柜硬声硬气的道:“你又想怎么样?”

    苏湘瞧了她一眼,猜此时卓雅夫人心里肯定想掐死她的心都有,可她如今捏着她的把柄,她又拿她没有办法。

    苏湘的目光在常妍跟卓雅夫人之间来回一扫,开门见山道:“我跟常妍,跟你卓雅夫人的恩怨拖了三年,我希望今天就来个了结。”

    她顿了一下,微微抬起下巴,直视着前方道:“我要你们公开道歉,用常氏、傅氏的官方账号,以你们的个人名义道歉,我的视频在网上前前后后传了多少天,你们的道歉就挂多少天,至于这道歉内容怎么写,必须要我满意。”

    “还有,所有关于这件事的视频、图片,不管是个人微博,还是营销号文章,必须一条不留,不留一丝痕迹。”

    一听这内容,便有人迫不及待的跳起来了,卓雅夫人指着苏湘,“什么,你——”

    苏湘不想听她什么指责,没让她打断便继续说了下去:“另外,由于我的个人名誉受损,而导致我的工作室,以及残联名下的慈善机构受到的损失,你们要做出赔偿。我已经找评估师估算过,这些你们可以看一下。”

    她从包里掏出两份评估书直接递给了常家人,以及卓雅夫人。“我工作室的赔偿,请你们打入我的工作室账号就好,至于慈善机构的,则以对我道歉的方式,以捐款的名义打入进去。”

    说完,她便停下来不再开口,淡漠的眼依然直视着前方,脸上是没有丝毫商量的表情。

    那份评估书,没有人看一眼,毕竟钱,对于这两家人来说,都只是小事。

    常老先生眉眼深沉,胸口很用力的起伏了下。他这个年纪的人,见过了太多大风大浪,按说没有什么能够让他有这么大的情绪反应,除了自己女儿做下的事,还有今日,苏湘提出的这个要求。

    “苏小姐,你可知,用常氏的官方账号对你公开道歉,对常氏有什么样的影响?”

    一家不管不是在国内还是全球都排的上号的大集团大企业,对一个小人物公开道歉,会引来多少侧目,又有多少人议论纷纷?

    虽然是以常妍的名义道歉,但是谁都知道常妍是常家的人,代表的就是常家,区别并不大。

    对于卓雅夫人,也是一样的道理。

    卓雅夫人这辈子都是以傅家傅氏的利益为重,又怎么能接受这样的要求,马上气怒叫道:“苏湘!”

    常妍听完苏湘的那些话后,果然呼吸更加的急促了起来,呼吸罩上的水汽蒙了一层又一层,她的一双美眸睁红了,愤怒的瞪着苏湘,挣扎着要下地来,手臂上插着的点滴管子啪啪的敲着杆子。

    显然,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连累到了常氏。

    常夫人忙上去摁住她,回头对着苏湘语气沉沉道:“苏小姐,你要追究可以,但也别太过分了!”

    苏湘偏头看向了常妍,淡漠道:“怎么,你急了?气了?你自己做那些事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有这么一天呢?”

    她收回目光看向常老先生,说道:“常老先生,当初,因为贵千金犯下的错,对我以及我个人工作室造成的恶劣影响,你们应该也清楚吧?”

    提出这个要求,是要恢复她个人名誉的同时,也是要让他们也去经历一下那种煎熬过程,况且比起她的视频影响,一个道歉,已经算是轻的了。

    苏湘道:“比起常大小姐入狱这件事,我觉得道歉的方式,已经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若是你们不能接受,我也可以选择去警局。”

    “但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答应下来。”她淡淡的瞥了一眼常妍,冷笑了下道,“因为如果报警的话,一旦被媒体闻到一丝风吹草动,她所做下的丑事,便会原原本的被还原出来,不……还会有人添油加醋,看图说话。”

    就像她那样,被人意Y淫出无数个版本,臭名远播。

    “这样一笔账算下来,怎么都是划算的了,不是吗?”

    “常小姐只是因为求爱不成而在上流社会丢了面子,但是这种事一旦传扬出去,而且还有案底,这辈子要想找个好男人嫁了,别人也要想一想,敢不敢娶了。”

    所有人都铁青着脸瞪着苏湘,恨不得把她撕了。

    常守咬牙切齿的道:“苏湘,你还是做个哑巴比较好!”

    苏湘轻轻的笑了下道:“常先生,就算我是哑巴,也有要求公道的权利。”她的面容沉了下来,严肃而认真的看向了常妍,“若非念在你曾经照顾过傅赢的份上,我不会让你安稳的等到今天。恐怕你住着的不是这舒适的VIP病房,而是警方安排的特殊病房了。”

    这些个要求,是她反复思量才做下的决定。

    不管当初常妍是安着什么心留在傅赢身边,她照顾过傅赢,对他用心过,对他真心过,她不能完全抹灭。

    她记得傅赢生病的时候,是常妍守着她,也记得她不在的这些年,常妍给了他温暖。

    傅赢把她当朋友,她不想把这一切都看成是一场利用。对孩子来说,她希望给他留下些好的一面,别让他的世界充满了诡计跟邪恶。

    “至于你……”苏湘回过头来,面对着铁青脸色的卓雅夫人,“夫人,你是傅赢的奶奶,我必须要给你留下遮羞布。不要让孩子把你看成童话里的老巫婆。”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她不想傅赢也为此事付出代价,要他去面对他们上一代的这些丑闻。

    说到底,一旦她报警指控常妍,就是拔出萝卜带出泥,虽然卓雅夫人及时止住不会受到什么大的责罚,但是这丑闻也会被人挖出来。

    “你——”卓雅夫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差点气晕了过去,牙齿都快咬碎了。

    老巫婆?

    在傅寒川的眼睛里,她狠辣恶毒,在这个女人眼里,她是老巫婆?

    可她这个时候,找不到任何的词语,任何一句话可以说出来。

    苏湘道:“我的话都说完了,这件事的解决方法,我只接受我提出来的,不会再有别的妥协。你们有一天的时间考虑,若不能,我会带着另一个方式再来寻你们。但到那个时候,恐怕就是带着警方一起来了。”

    说完那些,她便没有再停留,转身走了出去。

    道歉,让这些自以为高人一等的人,低下她们高贵的头颅道歉,比砍了她们的脑袋还痛苦,更何况是在公众面前。

    这个惩罚,足够让她们日日锥心,更何况还拉上了公司做垫背,那些受到影响的人,对她们的怨愤不会轻的。

    苏湘走出房门口,脚步一顿,深深的吸了口气。不远处,封轻扬侧坐在椅子上,看到苏湘走过来,她看了眼时间道:“比我预计的时间要短很多。”还以为要跟那些大人物再较量上很久的时间呢。

    苏湘道:“我只是喜欢速战速决的方式。”

    有些人有些事可以慢慢磨,可对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只能靠闪电战结束。一旦给了他们空间时间,等他们回过神来,那些已经存在的证据都能够被抹灭。

    况且,新的一年了,她的工作室必须要尽快有起色,不然对那些信任她的人,她没有办法交代。

    两大集团公司的公开道歉,这热度赶得上当初她失利了的舞蹈大赛所造成的损失了吧?

    封轻扬点了下头道:“好,我也争取尽快,不过苏小姐,这样就要麻烦你等上一等了。”

    苏湘张了下嘴唇,封轻扬摆了摆手已经往前走去,声音落下来道:“苏小姐,今天我们不谈,以后也会谈的……”

    苏湘瞧了她一眼,只得摇了摇头,走到自动贩卖机那边买了一杯热茶坐下来。

    另一边,封轻扬走到了病房门口,正好卓雅夫人青着脸走出来,两人交肩而过,卓雅夫人脚步都没停留一下,哒哒的高跟鞋声音踩得跟机关枪似的,恨不得把地面给踩碎了,看得出来,她已经是气怒到了极点。

    封轻扬微扬了下眉毛,再看病房里面那些人的脸色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不知道苏湘到底说了些什么,能把这些人弄得一脸咬牙切齿又莫可奈何的样子。

    “你来干什么?”当有人注意到封轻扬的时候,常夫人一脸气怒,同时也下了逐客令,“出去!”

    她可没有忘记,他们去傅家老宅的时候,这个女人也在,而且是怎么帮着卓雅夫人,让他们颜面无光的。

    常奕沉沉的道:“封小姐,你来又是做什么?”

    封扬轻漫步进来,视线盯着常妍,看到她的眼睛躲闪着不敢看她,她勾唇讥讽的笑了下,摸了摸脸颊道:“常小姐,干嘛不敢看我,我这脸又没花,更没被硫酸腐蚀,没这么可怕吧?”

    常妍呜呜的摇了摇头,身体往常夫人身边偎过去。常奕拧着眉问道:“封小姐,你在说什么?”

    封轻扬讽刺的哼了一声,冷冷道:“常小姐如今身受重伤,想必也不能开口说话了。不过,常小姐应该是没有来得及接到那个机车男的电话吧?”

    那天机车男对她泼酸,结果出了车祸撞断了脖子昏迷不醒,等他醒了,常妍自杀自己也住进了医院。

    封轻扬转头对着常家人说道:“常小姐雇凶对我泼酸,想毁了我这张脸呢。”

    “什么?”

    有前面常妍设计陷害苏湘的事,此时再听到这件事,常家人已经没有再那么笃定常妍无辜了,只是依然不能够接受。常守怒道:“你这个女人,又在胡言乱语什么,不会又是傅寒川找你来的吧?”

    这女人,已经羞辱过了常妍,到现在还敢来落井下石!

    封轻扬抱着手臂,下巴往常妍那边抬了下,冷声道:“有没有做过,问她就是了。”

    “健身馆门口的监控,我截取下来了,你可别说没有,那机车男还在医院躺着呢。”

    常家人顿时一副憋气样子看向了常妍,常老先生似是再也无法忍受,暴喝了一声:“常妍,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一事未平,一事又起,这真的是他教养出来的好女儿吗!

    封轻扬掏了掏耳朵,淡声道:“常老先生,要教训女儿还是等我离开了吧,我的时间宝贵。此番前来,也只是来讨要个公道。”

    “公道?”常守轻嗤了一声,“封小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吗?爹不疼娘不爱的,你们封家会为了你得罪了我们常家吗?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