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36 女人不论何时都要有自己的钱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湘看向封轻扬的眼神认真了一些,说道:“那封小姐——”

    火锅咕嘟咕嘟的开始沸腾起来,白汤翻滚,烟气蒸腾。

    封轻扬苦笑了下,随即拎起筷子在火锅中捞起几根菜沾了酱吃下,搁下筷子,她搓了搓手指,开口道:“女人不论何时都要有自己的钱。”

    “我,封轻扬,想要赚自己的钱。”

    话音落下,苏湘直盯着对面的女人。蒸腾起来的雾气将她的脸庞遮得模糊,但是她那一双黑亮的眼睛却分外有光坚定。

    苏湘对封轻扬这个人并不了解,但听闻过一些封家重男轻女的说法。身在豪门之中,不受重视的女孩最后的路途只有一条,那就是成为家族的棋子,联姻的工具。

    她自己何尝不也曾经是这昂贵棋子中的一颗?

    只是这位封小姐,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那种随意受人摆布的女人,不然,她也不会贸然答应傅寒川的要求。

    一想到此,苏湘眼眸微微一转,拿起筷子挑了一个墨鱼丸子吃了,再喝了一口水,慢条斯理道:“封小姐,你答应给傅寒川帮忙,不会只是友情帮忙的吧?”

    跟傅寒川假扮情侣,既然是假扮就会分手,傅寒川的那本艳丽账单上只不过又多了一员,但对女方来说,伤的是面子是名声,这可不是一般的人情债,更何况还是带着危险的。

    而以苏湘对傅寒川的了解,若不是傅氏抢了祁家的项目,跟封氏有了合作,他们二人的交情应该是谈不上什么深厚的。

    那既然只有公事合作的交情,又怎么会答应帮这么大忙?

    封轻扬眸光一闪,她以为自己那句话,会让苏湘产生共鸣效应,她便能答应下来了,没想到她这么敏锐,居然还能猜到她跟傅寒川的合作。

    她弯唇一笑说道:“没错,我答应他帮忙,是因为我们还有一个大合作。”

    原本在她的计划中,她以为老年乐园的项目会很顺利的进行,但那两兄弟实在是鼠目寸光,要完全通过恐怕没那么容易。

    这个项目,她的目的在于让封家看到她,不再是给那两个兄弟擦屁股打下手,再不济,她也打算用这个项目从封家半脱离出去,只是现在,她算是彻底看明白了,这是不可能的事。

    就算这项目通过了,执行起来了,也不过是给哥哥弟弟,给那些封家的男人们做踏脚石。

    所以,她才另有打算。

    苏湘的工作室已经运营了起来,若不是遇上常妍那些人在背后捣鬼,她的工作室还能更精彩一些。不过这也不要紧了,等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一结束,她的工作室就又能起来了。

    而她手上有钱,投资下去等于是半道上坐了顺风车,这么划算的投资,她当然要想办法加入进去。

    当然,她身在封家,一举一动有人看着,无论是封氏的分红还是别的,只要是跟封家有关的钱款,她便不能做出这么大的动作。所以,常家的那三千万,才让她把这个主意得以实行起来。

    她没有告诉过封家任何人,她差点被常妍暗害,更不会提起那三千万,这笔隐秘资金进入苏湘的工作室,以后就是她的个人资本。

    封轻扬夹着一片蘑菇,刷着花生酱道:“苏小姐,你该不会因为我跟傅寒川另有合作,就吃醋不愿意了吧?”

    苏湘看了她一眼,笑说道:“封小姐何必给我下套。傅寒川跟你合作,是他答应,而你又愿意的事情,与我有什么关系?至于我的工作室,掌控在我的手里,要说能不能答应,我也只会考虑会不会为我的工作室带来好处。”

    “另外,封小姐既然已经与傅寒川达成了新的合作,想必这个合作项目也不会是个小项目,封小姐还来投资我这个小工作室,胃口是不是太大了?”

    封轻扬笑笑说道:“没有人会嫌钱多的吧?”

    苏湘了然,几乎所有人都在追求利益最大化,就连普通小老百姓都在卖房做投资,商人的女儿,更是如此。

    “不过……”苏湘顿了下,“封小姐,我很好奇,如今那么的多的公司在吸引投资,什么天使轮,A轮B轮,这其中不乏发展前景远阔的,你怎么会看上我这样一个小工作室?”

    “你说你做过调查,那应该知道我这个工作室,这其中有很多是残疾人,野心也没那些公司大。你投资我,不怕吃亏吗?”

    封轻扬道:“我当怕吃亏。不过与其说我看中你的工作室,我不怕直说,我看中的是你,苏小姐本人。”

    “你的工作室有残联的背景,在政策上会得到优惠,又能得到当地政f府的扶持,所以至少在这一块内容上的风险就很低。”

    “苏小姐在这起这方面的事业时,也许你有考虑到自己的经历原因,但我看到的是苏小姐,你是个很有想法的人。有创意,又有人脉,路子走得又稳,还有干劲跟韧劲,这些要素集合起来,所以我才想要加入进来。”

    封轻扬说完那些,心中又暗忖说:其实你的那些想法,不是现在看到,而是早就有人提过了。而且老年乐园的创意就出自于你。有这么个现成的,又知根知底的,干嘛要去找那些二流子拿着项目书听他们吹牛皮。

    她看中的不只是苏湘的那些想法,那笔投资资金也是因她而来。这么说起来,苏湘还是她的福星。当然这些,她是绝对不能够说的。

    苏湘不紧不慢的挑着菜,淡淡笑着说道:“封小姐这么捧我,我可不敢当,工作室也不会像你说的那么顺利。”

    封轻扬料想她不会这么快就答应下来,于是又道:“苏小姐,刚才你只问我,为什么要投资你的工作室,可是你怎么不问问,我打算投资多少?”

    既然吹捧不动心,那金钱攻势,这小心脏总该动一下的吧?

    苏湘抬眸,配合着问道:“多少?”

    封轻扬比了下手指:“三千万。据我了解,苏小姐正在尝试转做国外市场,研发经费应该很紧张吧?苏小姐如果愿意点头的话,这场及时雨下得恰到好处。”

    苏湘眼眸微微一闪,说道:“确实是个很诱人的数字,以我工作室目前的状况来看,这笔投资很及时。只是……”她笑了笑,“封小姐,我的工作室以后即便做大了,也不会走上市的路子。我也不怕告诉你,想要给我做投资的,你不是第一个。”

    封轻扬看着她:“这么说,苏小姐是不愿意答应咯?”

    苏湘歉意一笑道:“封小姐,很抱歉。”

    这下,封轻扬诧异了:“为什么?”怎么会有人把钱往外推呢?

    苏湘笑了笑没再回答。

    虽然她也是名门出身,可又跟她们有着不一样的经历。她想要赚钱,但又不全为了赚钱。

    她知道一但开了这个口子,以后还会有别的投资人加入进来。话语权被分释,那些人的初衷不会跟她一样的,局势一但不可控,那些依靠着她的残疾人怎么办?

    苏湘把话题岔了开来:“封小姐,你有钱,又是个独立自主的女性,何不自己单独做呢?”

    封轻扬淡淡一笑,意有所指的道:“苏小姐,试问你在苏家的时候,可也曾挣扎过?”

    苏湘一怔,默默的看她。在苏家的时候,她还是个连大门都不被允许随意跨出的人,跟她又怎么一样。

    封轻扬弯唇一笑道:“我不知道苏小姐那时候是如何,不过,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她确实可以自己单独开公司,可一旦被封家发现了,这公司最后的命运,还不是变成封氏旗下的子公司?

    这次的谈话,算是这么凉了,分别的时候,封轻扬道:“苏小姐,我说的,你不妨再考虑一下,我随时等你的答复。”

    ……

    另一边,卓雅夫人回到了傅家老宅以后,只坐在沙发上揉着额头愁眉不展。

    道歉,要她给那个女人道歉,这口气她怎么咽的下?

    夏姐端来了红豆汤劝说道:“夫人,先吃点东西吧,你午饭都没吃。”

    卓雅夫人看到那碗红豆汤就一把扔了出去。哗啦一声,碗落地碎裂开来,碎片弹了一尺来高,一地的狼藉。

    夏姐吓了一跳惴惴的看了她一眼,老何对她摆了摆手:“去收拾了吧。”

    夏姐连忙收拾去了,这时候,傅正南从楼梯上下来沉声说道:“谁又惹你了,拿下人出气。”

    卓雅夫人看了他一眼,讽刺道:“你在家?呵,这可真是稀奇了。”

    傅正南多忙啊,不是商会那边就是公司里头,再不然,还有外面那个妖女那里,这傅家老宅,只有她一个人守着还吊着一口气的老爷子,几乎成她一个人的空巢了。

    傅正南走下最后一级楼梯,绕过那一滩碎碗堆走过来说道:“这是我家,还用得着你允许?”

    他在沙发上坐下,看了守在一边的老何一眼说道:“你先下去吧。”

    老何答应着退开了,傅正南伸手打开一只银色锡罐,用竹勺挖了些茶叶出来放在茶壶中,倒了开水,烟雾袅袅中,他看了一眼卓雅夫人,不紧不慢的收拾善后,然后拎起茶壶倒了杯茶,这才问道:“听下人说,你出去了,这是从哪儿回来?”

    卓雅夫人冷冷看他一眼,讥笑道:“如果我说,我从别的小白脸那儿回来,你会怎么样?”

    傅正南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慢慢吹凉着茶水说道:“卓雅夫人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从认识她的第一天起,傅正南就知道,这个女人是想要当武则天的。卓雅夫人这个名号,她爱惜的紧,又怎么会舍得让这个名号沾上一丝污点?

    卓雅夫人瞥了他一眼,捏了着手指咬牙,气息都不稳了。可这个时候,她不想跟他吵架互讽,还真有那么一个污点,正与她迎面而来。

    她沉了口气说道:“她,要求我公开道歉,用傅氏的官方账号。”

    傅正南的手里的茶杯晃了下,转头看向她:“什么?”他将茶杯慢慢的放在茶几上,气息更加沉了下去。

    卓雅夫人端坐在沙发上,没有一丝动静,只握紧了手指挺着背目视前方。

    傅正南像是不敢相信,再次说了一遍道:“你说她,要你公开道歉?”

    他鼻子里哼了一声,像是完全不屑,又冷声问道:“如果不道歉,又如何?”

    “报警处理。”

    傅正南精锐的眼眸微眯了下,脑子里很快就计较了一番。不论道歉与否,那个女人都占了上风,区别就在闹出的程度大小了。

    但用傅氏的官方账号,这是万万不可的。这影响的可是整个傅氏!

    傅正南道:“不可。”

    卓雅夫人不可思议的看向他怒道:“傅正南,难道你希望我被警方带走被调查?”

    傅正南端起茶杯,淡漠道:“傅氏不能被动摇。”他皱起了眉,语气更冷了一些,“卓雅,在你考虑做那件事的时候,就没想过今天吗?”

    卓雅夫人眼睛一睁,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里的涌动更加激烈。

    她道:“傅正南,说到底,你还是在计较我设计了你的那个野种,是不是!你对我这么冷漠无情,说到底,你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是不是!”

    傅正南端着茶杯没再说什么,让她一个人在那里心潮澎湃。

    卓雅夫人看他平静的表情,心里更是气怒难当,他不回答,便是默认了?

    忽的她想到了什么,冷笑了一声接着道:“你跟那个女人,其实都在等着这一天吧?等着看我的这一天?”

    “以前我怎么对付苏湘,你想也用在我的身上?”

    在陆薇琪陷害那个哑巴,制造舆论时,她逼着苏湘跟傅寒川离了婚,现在,他是不是也想这样,在事情没有牵扯到傅氏以前,也让她离开傅家?

    “傅正南!”卓雅夫人嚯的站了起来,心痛难忍的看着他,只觉自己的一颗心寒彻无比。她为这个家做了这么多,为了那个女人,他就要一脚踢开她?

    “傅正南,我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就算是离婚,全世界也都知道,我是卓雅夫人!”

    傅正南蹙着眉开口道:“卓雅,你是有被害妄想症吧?”

    卓雅夫人冷笑着道:“我跟你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了,你在想什么,以为我不知道吗?”

    “傅正南,我跟那个哑巴可不一样,我在傅氏是有股份的!董事会有我的一席之地,离婚,你傅家的一半也都会属于我。你以为离婚了,你讨得了好吗?你舍得吗?”

    说完,她讥笑一声拂袖而去。她把背脊挺得笔直,走上楼的时候,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时候也是沉稳有力,没有一丝慌乱。可没有人知道,她扶着那扶手的时候,手指有多么用力,她眼底的伤痛有多深。

    走了半生,只有她一个人……

    最后一级台阶,她停了下来再深深的吸了口气,垂下眼皮从扶手的镂空雕花中看了客厅坐着的男人一眼,她唇角勾笑起来,眼泪落地,笑容也毫无温度。

    不管怎么样,她都是卓雅夫人,是这傅家的女主人,谁也别想从她这里夺了去!

    ……

    “夫人,这……你真的要这么做?”宣发部门的工作人员听到卓雅夫人的这个要求时,眼睛瞪直了,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苏湘,是前任傅太太,那个苏湘吗?

    卓雅夫人冷声道:“怎么,我使唤不动你,是吗?”

    “不,当然不是。”工作人员连忙摇头,可又一脸的难色,这则消息发出来……她哪里敢啊……

    她道:“夫人,这件事,傅先生知道吗?”

    卓雅夫人看了眼那段文稿,脸色跟扑克牌似的没有一点表情。傅正南令她痛心,傅寒川令她失望,偌大傅家,没有可以一起商量的人,没有什么同舟共济……她发这个声明,又有什么可说的?

    她冷声道:“发。”话音斩钉截铁,不带一丝犹豫。

    看着工作人员登陆上傅氏的官方账号,并且看着发送出去时,她才转身离开。

    没过几秒钟,只要关注了傅氏官方账号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则声明:因本人之过,令苏湘女士被人陷害,遭受巨大损失,本人在此表示诚恳道歉。在此也特别澄清,之前种种关于苏湘女士的负面新闻,皆是谣传,请勿相信。

    落款是卓雅二字,还盖上了私人印章。

    整个傅氏大楼的工作人员都惊愕了,卓雅夫人跟前傅太太道歉,而且还这么突然,这是什么鬼?

    总裁办公室,乔深连门都忘了敲,直接推门进去:“傅总……”

    傅寒川正在开一个远程视频会议,突然被打断时眉头皱了下,乔深自觉失误,连忙垂手站在一边。

    傅寒川对着视频道:“晚点再说。”随后,他关了页面看向乔深道:“什么事这么匆忙?”

    乔深马上道:“傅总,卓雅夫人刚刚用公司微博账号发了一份公告声明。”他竭力的让自己的语气平稳,同时把手机拿给傅寒川看。

    这可是卓雅夫人啊,且不说她的地位,就她跟傅太太在那斗得跟乌鸡眼儿似的,她肯低头道歉?

    傅寒川看着这则新闻,眉头皱紧了,眼底的诧异一闪而过。

    他马上放下手机,直接上网搜了常氏的官方微博,那边还没什么动静。不过,应该也快了。

    傅寒川没有想到,苏湘会采用这种方式,更不知道她还有别的什么后招。在这件事上,他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去决定她怎么做,所以,即便知道她去医院找过了常妍,他也没有打听她说了什么。

    不过从这份道歉声明上看来,她是不会报警处理了。

    他的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多了一份愧疚,手指也跟着一起握紧了。

    她始终还是顾念着傅赢,放过了卓雅夫人……

    因门没关紧,走廊上响起了脚步声,一会儿就有人推门进来,小嘉一脸急色的道:“傅总,宣发部门那边吵起来了。”

    傅寒川眉心本就皱着,此时不用猜也知道是为什么,不过口头上还是要问一句:“吵什么?”

    “顾董他们要求马上把、把卓雅夫人的那则声明撤了,但是宣发部门的人说,卓雅夫人要求他们在上面挂着不许撤,他们不敢,这便僵持起来了。”

    傅寒川站起来:“知道了。”说话的同时,人已经走出办公桌的范围,往宣发部门走去。

    电梯在十二楼停了下,还没到部门就看到大厅内的那些职员往宣发部的方向张望,隐约听到有人在大声斥责。

    傅寒川不怒自威,此时又是带着雷霆之势而来,看到他的人马上自觉缩起了脖子面对屏幕,只是耳朵还伸长着,听着每一分动静。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卓雅夫人怎么会突然发这种声明出来,而且还是对前任傅太太,另外,这声明的意思,是不是说前傅太太的那些事儿,跟卓雅夫人有关?

    官微上发出这种声明,难怪那些董事们一个个气得蹦起来了。

    傅寒川走到宣发部,那位顾姓董事见到他,马上调转方向对着傅寒川道:“傅寒川,你来得正好。卓雅夫人发这种声明她是什么意思!这可是我们傅氏的账号,她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影响吗!我要求把这声明撤下!”

    这位顾姓董事可以说看着傅寒川长大,以前看在他是傅氏总裁的份上还叫一声傅总,私下叫一声大侄子或者寒川,可现在正在气头上,这就顾不得他直呼其名了。

    可这种态度,若是在私下无人时还好,如今众目睽睽之下,分明是打脸,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傅寒川面色冷峻,眼眸又黑又冷,低沉的声音更带着迫人压势,他道:“顾总,难道你没看出来,这只是卓雅夫人的个人声明,有提到傅氏一个字吗?”

    那顾董事被一堵,正要反驳过去时,另一位董事开口道:“傅总,你可不能因为卓雅夫人是你母亲就偏帮不讲道理了。谁不知道卓雅夫人是我们傅氏的夫人?你又见过哪位夫人随便对外开口,而且还用官方号来说?这不等于——”

    “方董的意思是说,这就等于卓雅夫人借用傅氏的嘴,说了那些话。”傅寒川掐断他的话,自己开口接了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