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53 怎么证明?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夫人!”夏姐吓了一跳,连忙上去抱起她,一边对着屋内大声呼救起来,“来人呐,夫人晕倒了!”

    一辆救护车紧急送往医院,而国内的傅、常两家也是一团乱。

    由于文章造成的恶劣影响,傅氏、常氏的股价一路下跌,公司部门作出紧急应对,公关部门到处公关,一片焦头烂额。而在这片混乱中,只有祁氏的股价一路高升。

    傅氏大楼的总裁办公室,傅寒川一脸阴沉的关注着事态。乔深推门进来,不等傅寒川开口他便先摇了下头,沉声道:“时间太短,还在继续追查中。”

    这一看就是有人蓄意针对傅氏、常氏做出的攻击,只是对方目的为何?为什么挑在事件就要平息的时候再生事端呢?

    傅寒川的目光落回电脑上,手指骨紧握了起来,气息沉沉的,乔深皱了皱眉,疑惑道,“傅总,太太那时候明明答应,只要道歉她便不再追究的,这怎么——”

    看到傅寒川凌厉的目光看过来,乔深立即闭嘴,这时候外面吵吵闹闹的,秘书拦都拦不住,几个大股东硬闯进来,其中一个大声道:“傅寒川,当初那道歉挂出去的时候,你说什么大企业风范,坚持挂了这七天,现在你倒是说说看,这要怎么办!”

    “这分明就是你们傅家的私事,却连累了我们整个公司,你又该怎么给我们全公司上下交代!”

    那董事怒气冲冲,怒不可遏,秘书吓得看了眼傅寒川,低声道:“傅总,我们……”

    傅寒川站了起来,摆了下手示意她出去,凉淡的目光看向那几位董事镇定说道:“傅氏一直处在顶尖位置,也是别人要超越的目标。这么多年来,傅氏什么时候没有过危机,这只是一次小事件,各位董事经历过那么多风浪,这次怎么就坐不住了?”

    沉默之中,傅寒川继续沉稳道:“各位董事,也请想一想从道歉声明发出来以后,傅氏的股价一直稳定,各分公司也正常运作,并无什么不良影响。而这次的事端,分明是有人那这件事做文章。我也会跟进这件事,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他凌厉的眼神带着无比威严在前头几个董事身上一扫而过,那几位董事动了动嘴唇压着火气,但是眼睛依然冒着火,这时候那顾董又开口道:“小傅,以前傅氏确实有过不少危机,但是你自己想想看,这几年来,有多少次是因你们傅家私事而起的?”

    “至于这次事件,本可以避免,是你一意孤行让公司给你们傅家私怨受到了直接影响,就算你能够消除影响,但是你觉得,你还可以坐在这个位置上面吗?”

    “我们可是很不放心呐。”他话音落下,冷冷的白了傅寒川一眼侧过头去,摆明了不想再听傅寒川的保证。

    他一开头,另一位董事也说起来道:“寒川,你在公司业绩上的表现我们都看在眼里。但是这一次次的事件,我们这些董事实在是不想再看到发生了。”

    一个两个,言语之间都透露出了要罢免傅寒川这位总裁的意思,办公室内的气氛冷到了极点,乔深看了看僵持不下的双方,正焦急想怎么让这些董事们回去,傅寒川突然冷笑了一声,他看向那些董事道:“那么你们想怎么样?”

    “换人!”掷地有声的两个字响起来,像是平地起了一声雷,乔深一惊,都把话亮出来了,他惊愕的转头看向了傅寒川。

    傅寒川的薄唇抿紧着,凛冽眼神盯着那位顾董,另一位董事的语气稍微沉缓一些,但是也是表达了同样的意思说道:“寒川,眼下北城情况复杂,这个时候你倒不如先下来,把自己的私事处理完了再说嘛。”

    傅寒川嗤笑了一声,转头看向他,凉凉问道:“那么,你们意欲让谁来坐这个位子呢?”

    话音落下来,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也越加显得走廊上的脚步声清晰沉稳。

    傅正南的身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他冷冷的看了里面众人一眼道:“你们围在这里,是在为难我儿子吗?”

    他针尖似的目光在那顾董身上看了一眼,再一个一个的看了过去,气氛更加僵冷。

    傅正南把持了傅氏这么多年,当年又是他逼得傅正康远走加拿大再也没有回来,他的威望比起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高,也更让人畏惧他。

    那位顾董的气焰立即消了一大半,笑了笑道:“老傅,这怎么是为难寒川。只是事情摆在面前,我们这些董事们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另一个董事笑着道:“老傅,你不是应该在商会吗?”

    傅正南冷冷看他一眼道:“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要是再不马上回来,这公司就不是我们傅家的了。”他停顿了下,看了看这间办公室,又问道,“你们这是在开董事会议?”

    此时一个助理模样的人走进来,贴着那位董事耳边悄声道:“那道歉公告是大傅先生要求马上撤下来的。”

    那董事眼睛转了转,挺着身板说道:“不,当然不是。我们只是着急,来讨要个说法。”

    “老傅,我们这些人有不满也是正常的。你看看从那道歉公告挂出来以后,卓雅夫人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了,而我们这些人则明着暗着的被人问起。现在那些文章都爆了出来,说卓雅夫人……”

    那人撇撇嘴,似是羞于提起,掏出手机继续道:“我这手机今天都没停下来过,不得不关机了。”

    傅正南沉了口气,瞧了众人一眼说道:“这件事因我夫人而起,我会处理给你们做出个交代,这样可是满意了?”他的目光落在那打头的顾董身上,目光中可见阴狠。

    那顾董笑了下道:“老傅,你这是要为卓雅夫人一力承担了?”

    傅正南道:“事情总要有解决,我也相信,是谁要整垮我们傅家,我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

    他的目光刀子似的扫过众人,狠戾之气令人后背发凉,众人一看也不敢再继续闹下去,那顾董阴恻恻的说道:“好,既然老傅你这么说了,我们就再等等。”

    乔深把那些董事们送出去以后,默默的关上了门,傅正南沉着一肚子气,待门一关上便狠狠的瞪了傅寒川一眼道:“这就是你答应那个女人惹下的后果!”

    他拎了下裤腿,气哼哼的坐在沙发上,腹中一把火烧的正旺。事端一起,他料想那些老家伙们要坐不住,从商会那边赶了过来。

    傅寒川淡淡看他道:“父亲,比利时那边来电话说,母亲晕倒了正在医院急救,你可已经知晓?”

    傅正南皱了下眉,沉着一张脸说道:“知道了。”在车上的时候他就接到了那边打过来的电话。

    傅寒川沉默了下,又道:“她是你的妻子,此时人在医院,父亲难道不过去陪着她?”

    傅正南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厉声问道:“你想说什么?”

    “因为她才惹出了这件事来,整个傅氏都被受到了质疑,我在给她擦屁股!”他用力拍着茶几,整个茶几面震动,砰砰的响。

    乔深站在门口守着,都能听到里面传过来的声音,暗想这次可闹大了,正贴着门板想要听清楚一些时,那门骤然被人走里面拉开,傅正南走了出来。

    乔深身体站的笔直:“大傅先生。”

    傅正南看都未看他一眼,径直的往外走了出去。

    乔深轻吁了一口气,目光看到里面时,就见傅寒川皱紧了眉毛,不知道两人又发生了什么事,说了些什么……

    ……

    湘园的门口停靠了几辆轿车,从里面出来几个西装笔挺的人,看气势身份不低。

    屋子里,苏湘正在工作,手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思路,苏湘摸着手机接起来,手上的笔也没停下。

    “喂,你好——”

    “苏湘,这是怎么回事,你改变主意了?”

    听到闵悦真的声音,苏湘停下笔莫名其妙道:“什么改变主意?”

    闵悦真的声音提了起来:“你不知道?你又上了热搜,有人把你跟卓雅夫人她们的事捅出来了!”

    苏湘脑袋一懵,笔嗒的一下落了下来,她回过神来,马上点开了电脑页面,当看到那些新出炉的公众号文章时,她脑子里像是点了把火。

    “这是怎么回事?”她一目十行,将那篇文章迅速看下来,心跳的厉害。

    “我还想问你呢。傅氏跟常氏那边的官方微博已经撤了那则道歉公告,苏湘,这件事真的与你无关?”

    苏湘还未回答,张妈进来道:“苏小姐,外面有位姓常的先生找,要放他进来吗?”

    苏湘蹙了下眉毛,姓常的也就常家的那些人了。她搁下手机道:“让他进来。”

    “哎……”张妈应声出去开门,苏湘走出了工作室,在客厅等候。一会儿,常奕严肃的脸出现在面前。

    苏湘看了眼张妈吩咐道:“张妈,去沏茶。”

    “是的,苏小姐。”张妈不安的看了看进来的人,进去厨房准备茶水糕点。

    苏湘指了下沙发:“常先生请坐。”

    常奕淡淡的看她,在沙发上坐下道:“苏小姐还能如此镇定,我真是佩服。”

    苏湘看着他道:“如果你是说现在网上闹出来的那件事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不是我。”

    常奕嗤笑了声道:“当初苏小姐要求公开道歉,并且赔偿损失,我们按照苏小姐的要求都照办了。苏小姐的事业也趁着这股风直上而起,听闻不少公司都与你来谈合作。”

    “苏小姐现在又出尔反尔,这是什么意思?”

    苏湘抿着嘴唇,张妈端着托盘走出来,看到客厅沉重的气氛,屏息凝神的过来将东西放下后便离开。

    苏湘看了眼常奕道:“常先生,我说过了,这件事与我无关。我当初下那个决定,本就有意将这件事私下处理,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再生事端。”

    常奕道:“苏小姐要怎么证明?”

    “在这件事上,知情人不多。作为常家人,哪怕是傅家人都不会将这件事捅出去。我能够想到的,便是苏小姐又反悔了。”

    苏湘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紧了紧,她道:“道歉公告跟之前的视频事件相隔时间不长,如果有人要利用这个做文章也不是不可以。”

    常奕看她一瞬,冷声道:“苏小姐,你要这么说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事件出来,常、傅两家公司都受到了巨大影响,公众对我们的质疑不断,而只有祁氏,在此次事件中成了唯一的得益者。”

    “那视频事件出来后,因为祁令扬的缘故,祁氏也受到了影响,再加上处于两代人的交接之际,对此事应付的很是勉强。苏小姐,我知道你是个心思细密的人。据我所知,你就要嫁给祁令扬,你敢说,这不是你为了祁氏做出的安排?”

    苏湘没有立即回答常奕,只是端着茶水淡淡而笑。

    在任何人看来,祁家是名门,而她一个落魄门庭出生的女人,离过婚生过孩子,更重要的是她是非不断,跟傅寒川的过往至今还有人当成甘蔗渣一样的嚼着最后的余味。

    她要进入那样的高门大户,就要给那高门的人看到她的价值,所以她就策划了这一出戏,让祁氏得到最多的利益,让这成为她踏入高门大户的资本。

    苏湘喝了口水,慢慢说道:“我以前,经常被人说我花样多,手段也狠,外界说我这个哑巴是个恶女,什么事都做的出来,连自己的身体都能牺牲。但那些其实我并未真正的感觉到。而在这件事上,从常先生嘴里说出来,我差点真的自己都要相信,我是那样的人。但是……”

    苏湘停顿了下,凉淡的目光看向常奕:“常先生,像祁家这样的人家,真的容得下一个惹是生非,三五不时就要上热搜的女人吗?”

    “我只是个普通人,有自己的一份事业,而不是那些大明星需要曝光率才能证明自己的商业价值。我也深以为,像祁家这样的人家,更需要的是低调,常先生觉得,我会做与之相反的事情吗?”

    “祁氏之前因为祁令聪意外的事出过波折,但我也相信,祁令扬有这个能力将祁氏带向新的高度。他不需要我利用这种事情来锦上添花!”

    苏湘声色俱厉,常奕眯了下眼睛盯着她看了几秒钟后沉声道:“苏小姐说的有理,但是,证据呢?你要怎么证明?”

    他转过头看着前方,神态冷然:“我只看到了眼前看到的,而我们常氏现在正蒙受着巨大的损失,苏小姐,如果你无法证明清楚的话,那么这笔损失,我只会向你讨要回来。”

    常奕撂下话后便起身出去了,苏湘仍旧坐在原处,看着茶几对面没有动一下的茶水。

    她握紧了下手中的茶杯,慢慢的放回去,常奕,这是把事情都推到了她的脑袋上,如果找不到始作俑者的话,她就要为此负责了。

    常家是这样,恐怕傅家那边,也是对她恨之入骨了。

    不出她所料,没过多久,傅正南也踏进了这片园子。比起常奕,傅正南对她的敌意更加深刻。

    “你这个女人,我就知道你是个祸害!出尔反尔,你害的我们傅家还不够,非要把我们傅家都折腾光吗!”

    苏湘一脸平静的对视着傅正南,眼睛微动了下道:“大傅先生,常妍道歉之时,常家人都非常的抗拒。我记得常家的那则道歉公告,也是卓雅夫人先发出来,常家才跟上的。”

    “可见卓雅夫人道歉之时,你并未出面阻拦,我就只当你没意见。现在你这么对我横加指责,大傅先生又打着什么主意呢?”

    傅正南一怔,目光更加冷厉起来,脸阴沉的可怕。

    苏湘慢慢的走向沙发边坐下说道:“刚才常奕先生来过了,他自己推理了一番,指责我出尔反尔是为私心,演出这一出戏是为了祁氏。”

    “可我现在看到大傅先生,也想到了一件事。网上公众指责卓雅夫人失德,大傅先生可是想要趁此换一位夫人?”

    傅正南离开后,苏湘凝着脸站在走廊看着那辆车离开。至此,只是常奕跟傅正南来找她质问,傅寒川呢?他想的,是否也跟他们一样,以为是她一手策划了这件事,对视频事件的后续报复?对祁氏的献礼?

    ……

    傅氏大楼的总裁办,傅寒川撑着额头,手指慢慢的揉着太阳穴,眼皮微合着。

    傅正南离开前的愤怒的斥责在脑中回响。

    “傅寒川,我现在对你只有失望。你被那个女人迷得五迷三道,连最基本的判断都失去了。三年前,你为了傅氏可以放弃一切,但是看看现在,你都做了什么?”

    “如果觉得这个位置你坐稳了的话,外面那些人会告诉你,这个位置谁都能来坐!”

    门敲了两声被人从外面推开,傅寒川看了眼来人,放下手开始做事。

    乔深拿了公关部的建议进来,他先看了看傅寒川的脸色,犹豫着说道:“傅总,刘总监的意思,如果要完全消除影响,最好的方法是太太出面澄清。”也就是说,对网上的那些言论公开说明,那些都是不实传闻。

    傅寒川的脸色动了下,但是没有说什么,乔深看了他一眼,大着胆子嗫喏着嘴唇道:“傅总,只是一句话,你看能不能请她……”

    只要当事人发个声明,比起公关部那些撤文章,删除言论禁止转发评论,或者请公关公司等等一切手段都来得快速有效。

    虽然,这对她来说,等于是……乔深低垂了眼皮,不敢再往下说。

    傅寒川的手指握紧了,如果让她说明网上那些文章都是不实言论的话,就等于自打脸面,连那道歉公告都否认了,不就是反过来承认她用手段逼迫了发出公告的人,诬陷了她们吗?

    她费劲心思走到这一步,肯定不愿意,死都不会愿意的。

    乔深可以感觉到傅寒川周围的气压又低了几帕,沉吟了片刻又道:“还有一件事,傅总,刚才大傅先生去了湘园,你看是不是去看看?”

    傅寒川的眉头立即高耸了起来,但也只是那么一瞬,他冷声道:“出去。”

    乔深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怔愣了下,什么?傅总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乔深离开后,傅寒川身体往后一靠,身体深深的陷入在了皮椅中,椅子晃了晃,他无神的双眼看着前方的墙壁,满身疲惫。

    是啊,他都在做什么?做着无用功去挽回一个铁了心不肯回来的人,把自己陷入了这样的境地。

    脑中浮起卓雅夫人之前说过的警告,她说,她亲口承认了她回来是来报复他,报复傅家的。

    如果这是她的报复的话,她成功了……

    桌上的手机一直不停的响着,傅寒川看了眼并未理会,过了会儿那铃声也便自己停了。

    莫非同一遍遍的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手机提示音,烦闷的挂断了电话对着裴羡道:“他没接电话。”

    裴羡看了他一眼,递给他一杯咖啡道:“看到了。”如果接了电话的话,他就不会把手机收回来了。

    莫非同滑动了下鼠标,再看了会儿网上舆论走向,俩家公司都在做紧急处理,已经从热搜榜单上撤下来了,不过那些发布文章的公众号,加上转载要处理干净还有段时间。就怕这边刚撤了,那边又有一篇新的文章冒出来。

    莫非同抿了口咖啡,嘟囔道:“自己一地鸡毛都没弄干净,干什么老盯着别人的,这些网民真是吃饱了没事做,她又不是公众人物,老盯着她做什么。”

    裴羡道:“现在是网络时代,她跟顶级豪门傅家、祁家,常家都有牵扯,再加上有心人的煽动,不就变成一场吃瓜大会了?”

    莫非同吐了口气,实在是坐不下去,拿起搭在扶手上的外套站了起来,裴羡看他穿衣服问道:“怎么,你要去傅氏那边?”

    “如果是的话,我劝你一会儿再去,先让他冷静下来再说。”

    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涉及到的人众多,傅家的人,常家的人,祁家,还有苏湘,这里面到底是针对了某一家,还是只对人,还是其中的几个人,眼下还看不分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