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54 她的肚子……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眼下来看,只有祁家得利,所以苏湘那边就变得麻烦了,那些人应该都会认为,是苏湘违背了当初的协定,对外公开了那件事。

    莫非同看了看裴羡,说道:“谁告诉你我要去他那儿。”说完他便走了。

    裴羡眉眼微动了下,哂笑了一声抿了口咖啡,继续的看着电脑动态,事情闹得这样大,傅家跟常家那边应该是暴跳如雷,苏湘第一个受到质问,就不知道这次她会怎么挺过去了。

    ……

    正当所有人焦头烂额的时候,北城的一处小别墅门口,一个女人站在外面,身边放着一只黑色的行李箱,行李箱上贴满了机场过检的标签。

    女人身材高挑,只是穿着宽大的针织外套看不出身材,脸上架着一副墨镜。出租车把人送到以后就离开了。

    别墅女佣出来开门,见到门口站着的人,眼睛亮了起来,惊讶道:“小姐,你回来了!”

    女人摘下眼镜笑了起来:“陆嫂,好久不见了。”她上前抱了抱女佣,但是身体微微往后弓着,与她保持着一点距离,好像生怕碰着什么似的。

    女佣也没在意,只高兴的让她进来,她拉着她的行李箱往里面走,一边絮絮叨叨的说道:“小姐你怎么不先打个电话回来,这样也好叫人去接你嘛。太太见到你,一定高兴坏了。”

    女人却只是淡笑了下,眼睛微动了下,眼底划过一丝犹豫。见到她这样,真的会高兴吗?

    “我妈呢,出去了吗?”

    进了屋子,女佣将大门带上,行李箱的轮子在地面上碾过,发出咕噜噜的声响,女佣回道:“在午睡呢。”

    二楼万茴走出房门,听到楼下有声音便下楼看看。当她站在台阶上,看到已经有一年多没见的女儿时,眼睛倏地睁大了:“薇琪?”

    陆薇琪在楼梯下方仰头往上看,笑着道:“妈,我回来了。”

    万茴不敢置信似的,快步往下走了几步,一直到最后一个台阶,与她只有一步之遥了,这才停下来仔细的看着她:“你这孩子,出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回来了也不打个电话,你这像话吗?”

    陆薇琪出狱一年多,去国外治疗脚伤,万茴想到她的脚,拉着她走两步:“你这是已经治好了吗?”

    她一扯动,陆薇琪的毛衣外套掀起一些。她里面也穿着宽松的春装裙子,但依然难掩她已经鼓起来的肚子。她是个芭蕾舞蹈家,最注意维护自己的身材,哪怕从那个舞台下来了,根植在骨髓中的习惯不会改变,就算是变样了也不会变成这个模样。

    可此时……一时空气好像停住了。

    万茴愣愣的看着她的肚子,握住她手臂的手指落了下来,喉咙翻滚了好几下,半天没找到自己的声音。

    陆嫂也呆住了,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地方,好像是看到了一个舞蹈家吃胖了肚子似的。她结结巴巴的道:“小、小姐?”

    旁边的行李箱被她不小心碰了下,那行李箱晃了晃,啪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万茴这才回过神来,目光盯着陆薇琪的眼睛:“薇琪,你的肚子……”

    时常有新闻报道在国外的女人遭到性Q侵,她一个人在外,是不是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怕她担心才不敢打电话回来?

    万茴一想到这个可能,马上捉着她的手臂道:“你在加拿大,是不是有人欺负了你?”

    可这也不能够,陆薇琪以前就曾经在俄罗斯生活过,那时候她也都生活的挺好,还一举成为了天鹅公主。就算她从那个位置下来了,手上的那些人脉也失去了很多,可她不至于被人欺负,况且,如果真的是被人欺负了,她不会留着孩子的。

    除了傅寒川以外,未曾听说过她结交男友,更不用说她结婚,那这孩子又是从哪儿来的?

    万茴的视线又落回到陆薇琪的肚子上,陆薇琪不曾遮掩,神色坦然的任由她看着,万茴翻滚了下喉咙,颤声问道:“你……这、这孩子是谁的?”

    陆薇琪偏头看了眼陆嫂,开口道:“陆嫂,你先帮我把行李箱送到我的房间,一会儿我会回去整理。”

    陆嫂愣愣的,突然被点到哎哎了两声,捡起行李箱往楼上走去。

    陆薇琪脚尖一转走向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万茴跟着走过去,又问了一遍,声音严厉:“我问你,你这一年在加拿大到底在做什么?”

    “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陆薇琪自己倒了杯水,平静说道:“妈,你其实都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她拿着水杯往唇边送去,手腕却被万茴握住了,杯子里的水晃了下,泼湿了袖口的毛衣,毛线吸收了那些水分,手腕处湿漉漉的并不怎么舒服。

    陆薇琪看了眼那处颜色深起来的袖口,抬眸看过去,只见万茴眼中一片痛色,她依然不敢置信。

    “薇琪,你在狱中还没想明白吗?你怎么……”万茴自己都不想说下去,说自己的女儿去给人当情妇,当玩物?

    万茴从来都是心高气傲,哪怕陆家落败了,那份高傲也没低下来过,那些话不会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但是陆薇琪却轻易的说出口了。她看着万茴,漂亮的眼睛带着自嘲笑意:“你是想说,我给人当情妇吗?”

    是啊,若是放在四年前有人告诉她,她会成为别人的情人,她肯定甩那个人几巴掌骂他神经病,可现实就是如此,她不得不低头。

    万茴一把松开她的手,恨极了她这满幅不在乎的模样。

    水杯中的水一晃,又泼洒出来一些,袖口的水渍又扩大了一点。陆薇琪放下杯子,身体往前凑向茶几,抽了几张纸巾吸水。她道:“妈,你以为,爸的公司这几年是怎么维持下来的?”

    “我们家还有这别墅可以住,还能够请得起女佣,公司还能够留得住员工,这一切,都是怎么来的?”

    “你真以为,爸爸能够维持住一切吗?”

    陆冷泉的公司好多年前就已经衰退,连带着整个陆家迅速衰败下来。她成为天鹅公主,有她的影响力在,陆家才又开始走上坡路,可随着她入狱,人走茶凉,陆氏比以前衰败的更快。

    万茴晃动着眼神,惊疑不定的道:“这不是……这不是你的那些朋友帮忙吗?”

    陆薇琪嗤笑了声,将手里的一团湿润的纸巾丢到了垃圾桶,她笑道:“朋友?”

    “在这名利圈子里,你风光的时候是朋友,落魄的时候,人家躲都来不及,谁还把你当朋友?”更何况,她坐过牢,谁想有一个坐牢的朋友?

    “妈,你不是一向看得比谁都清楚吗?”

    万茴嫁入陆家,见过这个家最风光的时候,也经历过很长的低谷,这些人情利益,她当然看得清楚,只是放在自己女儿的身上,她不想接受罢了。

    自己的女儿一直都是争强好胜的,哪怕当初跟傅寒川在一起,也要配的上他,谁能想到,她变成了这样……

    万茴闭了闭眼睛,身体脱了力似的倏地坐在了沙发上,手掌撑着额头半天说不出话。

    难怪她这一年多都没跟家里联系过。

    陆薇琪知道自己母亲的气性,扯了扯唇角,拿起另一只杯子倒水递给她,万茴看了她一眼,接过杯子道:“那个人是谁,你这次回来,是不是跟那个人已经分了?”

    那些富豪,对女人如果是玩玩的话不会长久,腻了就丢到一边。可要说分手了,她又为什么还要留着这孩子呢?

    万茴对于这个女儿,已经完全看不懂了。她这次回来,好像有什么变了,变得连她都觉得陌生了。

    陆薇琪又重新倒了杯水,喝了一口看向万茴。水珠湿润了她的唇瓣,湿漉晶亮,她的眼睛也变得妩媚起来,水光艳艳的。陆薇琪唇角噙着笑说道:“妈,我怀着那个人的孩子,他比我还紧张呢。”

    说完,她放下水杯站了起来,拢了拢衣襟两侧将肚子遮住道:“我刚下飞机,先去睡一会儿。等爸下班回来,我们一家就能够吃团圆饭了。”

    万茴瞧着陆薇琪慢慢走向楼梯的背影,气息很沉很沉。

    她不禁茫然的看向窗外,是她老了吗?为什么她觉得很羞耻的事情,她的女儿说起来却毫不介意还很高兴?

    可陆家这个样子,若陆薇琪说的是真的话,那么这个家,或许早就不存在了……

    二楼房间。

    陆微琪推开房门,门撞在墙上发出轻轻的砰一声响,大门敞开,她站在门口,往里面环顾了一圈。房间每天都有人打扫,里面维持着她最后一晚的模样,什么都没变过。

    陆薇琪踏步进去,走到靠墙的架子前,上面摆了各种各样的奖杯,都是她得来的荣誉,几只相框,是她跟团队的合影,跟她粉丝的合影,还有那些国外的王爵……

    陆薇琪一一的看过去,手指在那些奖杯上抚过,这些东西应该也有人每日擦拭,纤尘不染。她的视线落在一处空白的地方,那里,本该有一只环形奖杯,是傅寒川赛车比赛赢来的,给她求婚的礼物。

    不在了,早就不存在了……

    陆薇琪收回手指,嘴唇抿紧了起来,伤感的眼神变得愤恨。她抓起一坐奖杯往地上摔了下去,然后一连排的奖杯相框,全部被扫落。噼里啪啦的乱声响起,奖杯跟底座分裂开来,相框被摔的变了形。

    这里的每一座奖杯,每一张照片都仿佛在嘲笑着她,那么努力有什么用?到最后,她还不是什么都没得到,她不要这些东西,什么都不要!

    陆薇琪站在那些废墟里,冷冷的笑了起来。这些东西,都是垃圾,那么多年的苦练,还不如她靠着出卖自己的身体,一步登天了!

    傅寒川……傅寒川又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不知好歹,瞎了眼的男人罢了!

    她会让他知道,他失去的是什么!

    ……

    湘园的廊檐下,鹦鹉阿了嘎嘎的叫着,不时抬起爪子在横杆上跳来跳去。

    莫非同背着手,看着苏湘那一根长长的鹅毛笔逗着那只鹦鹉,让它开口说话。

    “叫吉祥,快点叫吉祥,给你吃松子。”

    鸟眼转了转,瞥了眼苏湘手里的松子,张口却是:“美女美女。”

    苏湘拿那根鹅毛敲了敲它的脑袋:“谁让你叫美女的,是吉祥,吉祥如意,笨死了。”

    “笨死了笨死了。”那鹦鹉怪声怪调的叫了起来,翅膀扑了扑,“笨死了。”

    苏湘恨恨瞪了鹦鹉一眼,那鹅毛戳它:“你耍我是吧?”

    莫非同看她刻意表现出来的轻松样子,皱了皱眉道:“苏湘,在我面前你还装什么,我知道那不是你做的。”

    她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消停了几日,一切就等尘埃落定,没想到旧事又重提,无异于旧伤疤又一次的被人揭开。

    苏湘笑了笑道:“我装什么,自己没有做过的事,又何必心虚紧张。”只不过,暂时不想去为那些事烦心罢了。

    莫非同看了她一眼,慢吞吞的道:“傅少没接我的电话,刚才听傅家那边传出来的消息,卓雅夫人晕倒了,人还在医院急救。”

    苏湘手指一顿,将那跟羽毛搁在了一边,没了逗鸟的兴致。她转头看向莫非同道:“在你来之前,傅正南来过。”

    莫非同惊了下:“大傅先生?”

    居然是傅正南亲自来的,他立即又问道:“他有为难你吗?”

    苏湘扯了下唇角道:“他能把我怎么样。这件事,本来就是她们做的,我放过了她们一马,现在倒成了我的不是。”

    她也冤,自己忍了那么多,反倒被人死抓着不放,还要为此负责了。

    莫非同皱起了眉毛,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摇了摇头道:“不对。”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他又不好说,便说道,“可能是那些想要顺势拉下傅氏跟常氏的人,趁着这个机会大做文章吧。”

    他想了想,看向苏湘道:“你看,会不会是——”

    话未说完,祁令扬的声音响起打断他道:“你是想说,是不是我接住了这条道歉的尾巴,造势弄事,顺势把祁氏顶上去?”

    他从花园穿过来,温润的眼噙着笑,但笑意中透着冷意。任何一个人被这么猜疑,都不会给以好脸。

    “三少,这园子没有对你设门槛,可也莫要背后嚼人舌根。”

    莫非同瞧他一眼,讽刺说道:“祁二少,就冲着你以前做过的那些事儿,我很难不怀疑你。”

    “到现在为止,祁氏的股价上涨了不少吧?”

    祁令扬与他对视了几秒钟,眼看着就要吵起来,苏湘低沉着声音道:“不会是祁令扬。”

    莫非同皱眉看向她道:“你相信他?”

    苏湘转头看了眼祁令扬,再看向莫非同道:“他说过,视频的那件事交给我来办,他既然这没说了,我便相信他。”

    在这件事中,祁令扬也是受害者,他如今更是祁氏的掌门人,没必要拿那件不光彩的事给人博取眼球。

    莫非同看了苏湘一眼,问道:“如果是他呢?苏湘,你是不是太信任他了?”

    苏湘抿了下唇瓣,看了看祁令扬,再对着莫非同道:“如果是他,我会离开这个园子。”

    言下之意,他们的关系也就到头了。祁令扬了解她的脾气,所以,她才会说不会是他做的。

    祁令扬唇角微微翘了起来,眼睛中的暖意又回来了,他看了眼莫非同,说道:“如果三少来这里是为了求证的话,我已经表明了,我不需要那么做。至于是什么人做的,相信以后也会水落石出。”

    “我与三少怎么说也一起合作过,何不耐下心来再看看?”

    之前把苏润夫妻俩从日本带过来,两个人都曾出过力气花过心思,也算是合作了一回。莫非同瞧了瞧他道:“此一时彼一时。何况我从来帮的都是苏湘,何来的合作。”

    莫非同说完那些话后便起身离开了湘园,他过来这边,只是不放心苏湘。眼下这个节骨眼上,常家跟傅家都不会放过她,临走前,他对着苏湘关照道:“傅少那边我会去看着,这段时间你出门小心一点,没事不要随便出这个园子,就算出去了,身边也找个人陪着,千万别一个人。”

    不管是谁,在找不到人的情况下,苏湘就是嫌疑最大的人,她动了那些人的蛋糕,就会有人要报复,万事都小心一点为好。

    苏湘把莫非同送到了门口,看着他上车,在他关车门之际,她笑着道:“谢谢了,哥。”

    在这个时候,无条件的信任她,第一时间来关心她。长这么大,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温暖。

    莫非同一怔,关门的时候差点把手指头夹到了。他抓了抓后脖子,往门内指了下道:“谢什么,我是你哥,快些回去吧。”

    车子缓缓的离开湘园,莫非同双手扶着方向盘,觉得眼底热热的,像是有什么要涌出来。他眨了下眼睛,拍了拍左胸心脏的位置握紧。自己一直嘴上说要做她的大哥,真亲耳听到那一声哥,这滋味……

    “哥,挺好,挺好的……”

    湘园内,苏湘穿过花园走过去,祁令扬还站在廊檐下,看到苏湘走进来才转身进去,像是怕苏湘跟着莫非同走了似的。

    屋子里,祁令扬没有走进客厅,而是转了个弯到了苏湘的工作室。巨大的落地窗前,可以看到园子里大半的景致,春天一来万物复苏,草坪泛出了绿色,沿着池塘栽种的几棵早樱也长出了花苞芽。

    苏湘走进工作室,看到的就是祁令扬对窗而立的背影。听到脚步声,他转过身来,对着苏湘一笑道:“谢了,在他面前这么挺我。”

    在那些文章如雨后笋似的冒出来的时候,他也是懵着的,完全反应不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祁氏的安控部门发出警示,公司高层立即开会,然后下令删除那些文章,也关闭了祁氏的官方微博评论。

    等看到祁氏股票不但稳定还上升的时候,安控部门才解除了警示,不过公司也没有放松下来,依然密切关注着。

    祁氏公司那边电话不断,祁令扬料想会有人来找苏湘,即刻赶回来,看她安然站在廊檐下的时候,他心里才放松下来。

    他看着她,眼睛含着淡笑,只是心里却依然不定着。

    她选择相信他,是在人前选择维护他,还是心里也这么想的,他并没有那份自信。他可以对别的任何事都有十足把握,唯独是她,患得患失。

    就如那莫非同所说的,因为他曾经在她面前不真实过,所以,便更在意她的看法。

    苏湘走过去,微低了下头,他没有把话说透,但是她可以听出来。她转头看着他道:“在这件事上,只有我们两个是最大的嫌疑人,可我们都知道,不会是我们。”

    “祁氏虽然眼前得利,但失的是祁家的颜面,你没必要这么做。”

    祁家的人被人设计,而且还是那个前傅家太太,那个声名狼藉的哑女,就如同当年的傅寒川一样,这会是个笑柄,让他抬不起头来。

    苏湘一想到过去那些日子,被人戳着脊梁骨嘲笑,傅家人对她恨之入骨的神情,心里依然是一阵寒意。

    祁令扬看她道:“比起失去颜面,我更怕失去你。”

    几秒钟的沉默过后,他低低的声音问起道:“如果……傅寒川怀疑你,你会难过吗?”

    要过去对他解释吗?

    这一句话,他没有问出来,在舌尖的时候又咽了回去。

    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她就在他的身侧,近在咫尺。她也亲口说她信任他,但他知道,他跟傅寒川,是有不同的。

    两人对视着,苏湘侧过眼睛,看向窗外道:“任何人怀疑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都会不高兴。凭什么我要为此事负责?”

    她已经选择了后退一步海阔天空,为什么依然有人不肯放过她?

    祁令扬看她一眼,目光微黯,又微微一笑,有些满足。她能这样信赖他,他已经很高兴,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他看着外面道:“树欲静,风不止。苏湘,只要你在这里,风就不会停下来。”

    ……

    一架飞机飞往比利时的飞机从北城机场起飞,闪烁的灯光被地面上的人误以为是流星,与天空的那些星星一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