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97 为什么爸爸要叫妈妈喝酒,他又不是那些人脉圈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傅正南一直以来高高在上,贵不可言,他从没把苏湘当成是傅家的人,更是把她视作耻辱。

    他已经习惯了那种身在高位的傲然,此时对着苏湘那张淡淡而笑的脸孔时,他的眼角微微的抽搐了下,这一句恭喜让他嘴里说出来,还真的很难。

    人的际遇真的很难说,谁能够想到,就是这么个哑巴,一跃成了贵女呢?

    但傅正南来说,即便没了权势,对着苏湘的时候还可以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脸孔,他对着任何人都不会失了傲气,这就是傅家的人。

    傅正南淡笑着,对着苏湘道:“苏湘,宴老板是个很好的人,你做他的女儿,是大福气,今后可要多多孝顺。”

    他是长辈,长辈对晚辈的关照,不管处在什么位置上,让人孝顺总是没问题的。

    宴霖认干女儿,此时也没人觉得他的话有什么问题。

    但在苏湘听来,怎么感觉傅正南把她当成自己人,依然对她颐指气使的呢?

    不管是否她打心眼里反感傅正南,对他的话有所抵触,但在场面上,尤其又是这样的场合下,苏湘不会翻脸,更不会主动挑事,她唇角弯起,眉眼清朗,她道:“谢谢大傅先生赏脸。”

    方才,宴霖带着她一路给那些大人物敬酒,既是感谢,也是给她结交人脉,她说了一路感谢赏脸的话,对着傅正南也不会有什么别的话说。

    她一点头,对傅正南就算是过去了,众看客心里对苏湘则是又看高了几分。

    苏家的风评不好,再加上苏湘一直被人抹黑,不了解她的人,对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会来事会耍手段”这个层面上,哪怕她多次在公众场合出现过,又有爱心大使这个称号,别人还是觉得她肯定用了什么手段。

    而今近距离观察,对着这个小女人则是越看越顺眼了。

    难怪宴霖这样的人,也要收她做干女儿,有气度知礼数,不卑不亢不谄媚,是个上得了台面的女人。

    就算是对着昔日恶言相向的婆家,也能保持这样的淡定自若,笑脸相迎,就这份沉着大气,很多人都比不上。

    常言说,距离产生美,可到了苏湘这里,反而要倒过来,只有真正认识了她的人,才只是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苏湘仰头喝了酒,酒液入喉,冰凉过后是一片灼热,她手背贴了下面颊。

    纵然她手里拿着的酒杯盛不下一两酒,这一杯杯下来也不少了。

    睫毛低垂,她看着有人又往她的酒杯里倒上新酒,一抬头,又对上了傅寒川的那张脸。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一双眼似笑非笑盯着她看,看得她心里发毛又打鼓,她看不透他此时心里想着什么,在这地方,他不会做出什么事来吧?

    傅寒川一直默默的瞧着她,她在台上时,远看她像是一朵大气瑰丽的牡丹,此时近瞧,这朵大气的牡丹又有着小女人的娇媚,一张粉白脸红扑扑,泛着红润光泽,那一双水润的眼,更是波光潋滟,她连鼻子都微微的透了红,让他想到家里那只总拿湿漉漉鼻子来嗅他的大白猫。

    苏湘哑然的看着傅寒川拎着茅台给她倒满了,酒香四溢。她莹润的目光中含了些愤怒,这个人是专门与她作对的吗?

    祁令扬替她挡酒,到了他这里,他反而亲自给她倒酒。

    傅寒川的唇角一勾,捏着酒杯道:“喜酒喜酒,不喝酒怎么叫喜?”说罢,他低头看了一眼傅赢。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在对阵傅正南以后,就看傅寒川与她的好戏了。

    前夫来参加前妻的认亲宴,一桩奇事,看得也就更加兴致勃勃了,更不要说,就在前段日子,傅寒川还在那么多媒体前面说了告白的话。

    这是明摆着是要追回前妻嘛。

    这群人精,一向会审时度势,参照傅家现在的光景,难免想到此时傅寒川要追会前妻,是否有拉拢宴家的意思。可这会儿,他又亲自给人家倒酒,一点没怜香惜玉的意思。

    他到底要干嘛?

    傅寒川手里捏着酒杯,笑吟吟的看着苏湘,他说的场面话苏湘是推脱不得的。

    不喝酒怎么叫喜,意思就是,她若不喝下这杯酒,就不喜了。

    挑了吉日选了吉时公布的消息,有福气有喜气,有希望平安福顺的意思,不喝酒,就是往外堆福顺。

    苏湘瞧着他英俊的脸,只觉他可恶透顶,她都快喝吐了,但她还是只能咽下这杯酒。

    傅寒川看她喝,自己也一饮而尽,但那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像是看下酒菜似的,眼看着她脸上的红润更深了一些,他唇角的笑意更深几分。

    傅赢一点也不稀奇傅寒川喝酒,但他几乎没看过苏湘喝酒,眼睛发亮,就觉得她好厉害。

    他经常被卓雅夫人带着去不同场合,见过不少世面,也偷偷喝过酒,他知道喝酒能够打开人脉圈。但酒的味道不怎么好,比他吃过的药还难吃,辣嘴巴,她竟然一口就喝没了。

    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爸爸要叫妈妈喝酒,他又不是那些人脉圈。

    傅赢今天明显是打扮过的,穿着笔挺的小西服,脖子间打着红色蝴蝶领结,头发也上了发油,一丝不乱,是个非常帅气可爱的小正太。

    他往傅寒川身边一站,俨然傅寒川的缩小版。但他比他爸嘴甜,小家伙道:“妈妈,你今天好漂亮啊。”

    儿子夸她漂亮,苏湘听了心里很受用,眼睛笑的像弯月。傅寒川眼底划过一抹狡笑,呵,祁家不是在摆身份吗?还有什么比傅赢的这句话更加硬气的呢?

    祁令扬坐在红毯的另一端,看着这一端的热闹。可他今天是客人,不能陪在苏湘身边,傅寒川的话,那孩子软糯清脆的话,随着风吹过来。

    他的手指捏紧了酒杯,一张温润的脸依然平静如秋湖,在这样的场合,他什么表情也不能有,不能怒不能醋,因为旁人一只眼睛盯着那边,另一只眼睛在盯着他这边。

    小男孩一声妈妈而已,他本就是苏湘的孩子,傅寒川在这时候耍心眼,在宴家人的眼里未必就是好事。

    以傅家以前对苏湘不承认的做派,此时就有上赶着拉亲近的嫌疑了。

    他捏起酒杯,徐徐喝酒,眉眼间还含着笑意,继续不动声色。

    这边,傅寒川接着傅赢的话说道:“你妈妈不是今天才漂亮,她一直都很漂亮。”

    苏湘本就因为喝了那么多的酒身上发热,他话一出口,跟觉得从头烧到了脚,耳朵脖子全红了。

    她一身红裙,现在感觉自己像是个大红人,真正的大红人。

    他怎么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话呢?

    可,他说她漂亮,好像还是第一次。

    苏湘喝多了,脑子昏沉沉的感觉,她记不清他是不是第一次说,但被人夸长得漂亮,而且是他当着这么多人说,是个女人都会觉得高兴。

    刚才好多人都夸她漂亮大方,她听得心里就很高兴舒服,谁都喜欢被人夸赞。

    傅寒川这样的人物,被很多女人喜欢着,爱慕他的人可以从北城的南端边界一直排到北端的边界去。他阅女无数,在他眼里,可以夸作漂亮的,不多的吧?

    她是个哑巴,没有人觉得她漂亮,伴随着她的,也只有别人的轻视鄙夷,她再坚强自信,哑巴始终是她的缺陷。哪怕她现在可以说话了,她的普通话与别人都是不一样的。

    在傅家三年,她始终没有抬起过头,傅家的人不承认她,更不要说在重要场合上夸她一个字,连苏湘这两个字都不能够被人提起。

    所以没有人知道,苏湘此时心里想的是什么。

    她有种吐气扬眉的感觉,又羞愤傅寒川当着众人面对她的调X戏。

    旁人听到傅寒川当众夸苏湘漂亮,各自交换着眼神,谁没看出来,傅家这是跟祁家在较上劲了?

    相隔了几张座位的陆薇琪,一口雪白牙齿都快要咬碎了。

    从前,她是别人眼睛里的一道光,她走到哪里,那些人的目光就跟着到哪里。可现在呢,那个哑巴,麻雀似的女人成为了别人眼里的金凤凰。傅寒川甚至当众说她漂亮。

    傅寒川的嘴里,夸过谁?他的出身,他的优秀带给了他无上的优越感,站在他身边,谁都能被他给比下去。

    哪怕她陆薇琪,站在他身侧的时候都会有自卑感,觉得配不上他,他的光芒太盛了。

    陆薇琪与他恋爱的时候,他也曾把目光放在她身上,也曾说几句哄人的情话,可从她离开了他以后,那目光就再也不属于她了,更不要说一句肯定的话。

    陆薇琪恨得咬牙切齿,不只傅寒川当众与她调Q情,还因为此时站在她身后的男人。

    宴霖与傅正康是差不多的年纪,苏湘认了宴霖做干女儿,以后都将受到宴家的照拂,而她却只能做傅正康的情人,陆薇琪心里又恨又苦,只这几分钟里,酸苦麻辣什么滋味都尝过了,没有一点甜。

    一想到是她阴差阳错的帮了那个哑巴,她就气得要吐血,眼睛里就快喷出火来了。

    可她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能做。

    她现在是傅正康的女人,她失态,失了颜面的人是傅正康,她以后还想不想当薇琪夫人了?

    此时,宴霖在与傅正康寒暄,互相道喜,宴霖认了个女儿,傅正康的这位女朋友怀孕这么明显,自然也是要说句喜话。

    宴霖与傅正康接触不多,说话不生分也不特别亲近,但是对这陆薇琪是绝对没什么好感的。

    三年多以前,就是这个女人陷害了苏湘,让她被傅家赶出去,这笔账且慢慢算。

    陆薇琪不经意的碰触到宴霖目光时,心里忽然抖了下,待她在仔细看过去时,那人已经是儒雅和顺的一张脸孔了。

    陆薇琪是个聪明人,她知道刚才那一瞬阴冷的目光不是她的错觉。

    她立即就想明白了。宴霖这样身份的人,要认下一个干女儿不只是投缘那么简单的。他肯定会先把苏湘的身份背景调查清楚,也就知道了她与苏湘的恩怨。

    她跟苏湘的关系是非常恶劣的,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所以他又怎么会看好她?

    再者,是她指使邢思挖了宴家的坟地,不管她有没有承认,苏湘肯定是告诉了他的。

    天晓得,她只是挖了个坑给苏湘跟傅寒川跳,现在却是把自己坑的要活埋了!

    陆薇琪很快的又想到了另一件事,她看了眼傅正康,掌心底下已经微微冒出冷汗。

    傅正康忌惮傅寒川与宴霖结盟,可若因她的关系,宴霖再恨上了傅正康,有意与他作对的话,傅正康会不会为了不得罪他,就不要她了呢?

    她帮着他把傅正南傅寒川都赶下了台,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她的可利用价值已经差不多了。

    她还有个孩子……陆薇琪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这孩子才四个多月大,才只有一个胎形,对傅正康那样冷酷的人来说,孩子又怎样?

    他有权有势,这样的男人,即便年龄大了些,也多的是女人贴上去,那些小明星小网,只要钻到了空子就会往他床上躺,只要他想,他想生多少就有多少。

    而她坐过牢,早就不是以前风光的天鹅公主了,她与傅正康最大的联系,还是因为利益。

    她还想到,她坐在这里时,傅正康就没怎么对人介绍她,那些人也不怎么与她说话。若他承认了她的话,又怎么会不对人介绍她呢?

    陆薇琪心里越想越乱,越想越怕,沸腾起来的心慢慢凉却。

    陈晨一直瞪着被人簇拥着的苏湘,她从来没有看得上这个女人,只当她运气好,麻雀飞上了枝头,心里暗暗咒她,一个没家世背景的哑巴,天晓得能够得意多久,跟宴家结交的人非富即贵,她苏湘算是老几。

    可心里也嫉妒着她的好运气,凭什么好事都落到她头上去了。

    那一身红裙刺得陈晨眼睛生疼,干脆抽回了目光低头喝酒,反正她这个小角色是不会有人过来敬酒的,陆薇琪没动静,她也没敢贸然出去给别人敬酒。

    她本来的打算,就是趁着陆薇琪与傅正康出去与人敬酒的时候,她跟着一起过去顺带混个眼熟而已。

    陈晨一侧头,看到陆薇琪发白的脸色,以为她身体不舒服,马上问道:“薇琪,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这时候,苏湘倒是主动的给陆薇琪敬酒来了。

    她的目光看过来,走到陆薇琪跟前道:“陆小姐,你来喝我的酒,非常感谢。”她抬头看了一眼身形强壮高大的傅正康,微微笑说道,“听说傅先生与陆小姐好事将近,我先讨杯喜酒喝。”

    前几天,苏湘去见过陆薇琪,与她对峙,那时候她是说过要放过她一马,但只是吉隆坡的事情而已,别的,她可没说。

    她现在是宴霖的干女儿,这么多大人物在,她让陆薇琪下不了台,别人也都会看在眼里。陆家靠着傅正康的关系在周转,但从今以后,就还要再考虑一下宴家了。

    另外,傅正康这种盯着利益权势的人,苏湘估摸着,他对陆薇琪也就利用的成分在。

    他那样的人,会娶一个坐过牢的女人做夫人?这个答案,悬。

    苏湘去与陆薇琪对峙的时候,陆薇琪为了凸显自己的优越,尤其提到了自己就将是傅夫人的身份,还特意的炫耀了一下她的大钻戒,苏湘此时特意挑了这句话来说,目光往她的手指上扫了一眼。

    陆薇琪经过方才一番心理活动,已经是心有戚戚,此时苏湘一挑话,心虚之时下意识的缩了下手指。

    那枚大钻戒,她今日也特意的戴在了手上。

    傅正康是个精明人,不然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他知道苏湘跟陆薇琪有很大的过节,之前他还特意的煽了一把火,让陆薇琪加深对苏湘的恨意,当时目的是为了方便达到自己的目的,但任何事都有两面性,现在这把火就快要烧到了他的身上。

    傅正康不能拉拢宴霖,但也绝不想跟宴家过不去。

    男人垂着的眼皮底下,目光微微滑动,他笑说道:“苏小姐想讨杯喜酒,我当然要给面子。苏小姐聪明,我近日确有好事。下个月我办寿宴,还没来得及通知,这第一个邀请的客人就是苏小姐了,请务必与宴老板赏光前来。”

    一桩好事在男人嘴里换了别的意思,婚宴变寿宴,也就等于否认了与陆薇琪所谓的好事将近,否认了她的身份,当众的打了她的脸面,当下陆薇琪一张脸又红又白,眼睛里涌上了泪水,红了的眼愤愤的瞪着苏湘。

    可她陆薇琪此时所有的光环都来自于那个男人,她毫无抵抗的力量,即便受了委屈羞辱,也只能咬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陈晨还指望着陆薇琪当上傅夫人,让她的位置更加牢靠。若她做不了傅夫人,那她陈家还有什么希望?

    苏湘打碎了陆薇琪的梦,也就等于打碎了她的梦!

    陈晨一直是个急躁脾气,她忍不了这口气,一口气闷了那口酒,突的跳了出来。她对着苏湘冷声讽刺道:“苏湘,你在这里装什么高雅?”

    “认个干爹就了不起了吗?你凭什么看不起薇琪,你跟她不也一样?”

    什么干爹干女儿,不过就是办场宴会遮掩不正当关系。

    说实在的,别的男人想包养女人,嘴上叫干爹干女儿,一场欢A爱游戏,但没有人办这种隆重宴席的,政界商界,有名望的文艺界人士,就连莫家都来了,那种关系,谁能够这么光明正大?

    这种隆重场合,有眼睛没眼睛的都能够看出来,宴家父子是真看重这个姑娘,真感激她的帮忙,宴霖看苏湘的目光,慈祥的就是老父亲看女儿的眼神,宴孤言语不多,但也表示出了对这个妹妹的维护。

    所以说,这说话呛人的姑娘,不只是不长眼睛,还没脑子,一句话把气氛全毁,也就等于毁了她与她全家的将来。

    陆薇琪是傅正康的情人,在场的人都清楚,不过是给傅正康面子,看破不说破。陈晨却把苏湘比作了陆薇琪那样的角色,在场的人都无语摇头。

    这种女孩,就是上不了场面的。

    陈家以前风光过,有人认出她,说她是陈某某的女儿,直接议论她没教养,气得陈晨面红耳赤。

    宴霖今日一直是好心情,没摆过难看脸色,陈晨说了不客气的话,他也没表现出特别难看的脸,只问道:“这小姑娘是谁家的孩子?”

    陆薇琪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宴霖一问话,她只能硬着头皮道:“宴老板,她是我的朋友。不好意思,她喝醉了说胡话呢,宴老板苏小姐请不要介意,真的很抱歉……。”

    人是陆薇琪带进来的,她不能装作不认识她,头低的不能再低了。她也没有想到,陈晨会这么沉不住气。

    陆薇琪以前就有八面玲珑的手腕,这个时候也使出了她的全部能耐,可陈晨的话说的太直白了,她想挽救都难,除了道歉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她心里懊悔的要死,恨不得钻桌子底下去。

    陆薇琪这次过来,本来就是想找机会露面,告诉这些权贵们,她是傅家的夫人了,但这会儿后悔无比,她不该来的,更不该把陈晨也带过来。

    宴霖表示出他的大度,一挥手道:“哦,继续吃喝,别扫了兴致。”

    他没再说什么,轻轻淡淡的一句话就过去了,接着下一桌。

    这就是场面人,对于别人闹事,也能在镇定自若中圆了场子,但所有人知道,不管是这个没脑子的陈晨,还是陆薇琪,好日子是结束了。

    陈晨的这番话,想打苏湘的脸,却也打了傅正康的脸,傅正康当即脸色就沉了下来,绷紧了牙关,他只是按捺着不发,阴冷的目光一扫陆薇琪,胸口用力的起伏着,被她们给气得。

    这下,宴家是彻底的得罪了。

    陆薇琪被傅正康的目光吓的心脏停掉了一拍,身体微微的颤抖了起来。从他冷厉的目光中,她知道她一直在害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苏湘随在宴霖身后去下一桌,脑袋微微偏侧,眼角余光扫了下陆薇琪,唇角微勾。

    还真好解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