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40 烈女怕郎缠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吱”的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响起,苏湘随着惯性整个人往前冲了下,差点一头撞上前面的玻璃,幸好安全带把她给扯了回来。

    傅寒川惊愕的看着苏湘,就差激动的搓小手了。

    苏湘说话的声音很轻,但他听得很清楚,又不确定的再问了一遍:“你说认真的?”

    苏湘睨了他一眼,淡声说道:“不是因为你,只是因为傅赢。”

    即便是这样的回答,也让傅寒川高高悬起的心脏落了回去。

    管她是为了谁,她不搬出去就可以了。

    他重新开了车,一张脸绷着高冷,但唇角忍不住的往上勾起。

    苏湘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虽没盯着她,却让她有种被盯视的发毛感,好像被狼盯上了的感觉。

    好在一路上都没出什么幺蛾子。

    车子在车库停了下来,苏湘解开安全带要下车,就在这时傅寒川突然将她的肩膀按住,贴住她的唇一阵狠吻,用力的像是要把她的魂都吸出来似的。

    苏湘的反抗在他的力道下,更像是一个被驯服的过程。他用肢体语言告诉她,不温顺下来,他就不会放开她。

    苏湘又羞又急,心里想他这一路上是不是都在憋着这口气,怎么都不带换气的。可是她的氧气就要没了。

    终于,她没了力气反抗,身体放软了下来。

    傅寒川微张眸,看她闭上的眼,眼底露出一丝笑意。疾风骤雨似的吻,变成了和风细雨,温柔缠绵。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松开了她,苏湘一把推开了悬在她上方的男人,逃似的跑了个没影。

    傅寒川得了个饱足,笑意餍餍的走进屋子里,苏湘早就躲进了房间内,再也没敢出来。

    浴室内,她看着自己红肿的唇瓣,嫣红的脸颊,一双眼水汪汪的,像是化了冰的春水。

    苏湘懊恼的瞪了一眼傅寒川的房间方向,可那一眼,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毫无杀气。

    她真该警告那个男人的,她忘了说不许对她动手动脚,不然她就马上搬出去!

    对,下次的时候她一定要说的,苏湘暗暗告诉自己。

    ……

    进入四月时,果汁工厂的机器都已经安装并且调试完毕,正式投入生产。

    苏湘看着运转起来的机器,心里算是解决了一桩心事。

    工厂开工,就意味着残疾人的就业问题得到解决了。

    而她这个残联的爱心大使,又一次的被提名续任。

    晚上大家一起聚餐,工厂部门经理以及主管人员悉数到场,觥筹交错之下,苏湘又多喝了几杯。

    她去洗了个冷水脸,出来的时候就被傅寒川堵在了洗手间门口,又被他按在墙上亲了一顿,正好被过来的封轻扬看到了。

    封轻扬扬着一双英气十足的眉,暧昧挑起:“哟,都已经亲上啦?”

    苏湘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一张脸比喝了酒还红,下意识的往洗手间躲。

    她走的慌张,脚下一扭差点滑倒了。

    傅寒川一把扶住她往怀里一带,苏湘挣脱不得,先做了一回鸵鸟,将脸完全的埋了。她逃不了,顾不上其他,反正只要封轻扬看不到她的脸就行了。

    傅寒川就嚣张的瞪着封轻扬说道:“没见过亲女人吗?”

    傅寒川的嘴,毒起来的时候跟毒蛇似的,一张口就讽刺封轻扬不是女人,没有对她下得了嘴。

    封轻扬在封家那么多年,也不是白受气的,她呵呵一笑,对着苏湘道:“烈女怕狼缠,苏小姐可要当心呀。”

    封轻扬岂是好惹的,傅寒川损她,她还不了口,但是她可以对苏湘下手。

    所谓一物降一物,傅寒川这种自大又腹黑的男人,就只有苏湘这种小女人制服的了他。

    想必在傅寒川的计划里,就想好了怎么一口一口的把苏湘完全吞下,封轻扬此言一出,滚床单的日子怎么也要往后推推了。

    说着,封轻扬得意一笑,一扫耳边的短发,扭着小腰进洗手间去了。

    但她实在不适合这种矫揉造作的走路姿势,看起来像是被绑了脚的鸭子,傅寒川眉头一皱,嫌弃的摇摇头。

    他垂眸看了一眼苏湘,看她耳朵背都红透了,竟然红的发亮。

    傅寒川觉得有趣,曲起手指头轻轻弹了下她的耳朵,在她耳边道:“喂,鸵鸟,她走了。”

    低淳的男人嗓音随着他温热的气息钻入耳朵里,苏湘耳朵上的疼痛还未过去,就被他一股热气吹过来,那只耳朵顿时更烧了起来,感觉就要烫熟了。

    偏男人还一口咬在了她的耳朵上,苏湘有种要窒息的感觉,她想要义正言辞的警告他,此时都没了说话的底气。

    她偏头避开他,想说话时,傅寒川刚稍稍离了她一些,她这一转头就落在了他的唇上,轻轻的一碰。

    傅寒川眼睛一亮,扶着她的腰似笑非笑,低哑着嗓音道:“这可是你自己主动的。”

    苏湘简直要气哭,坚决否认道:“我——”

    “没有”两个字被吞没在了他的唇齿间,换成了“唔唔”声。

    封轻扬擦着手走出来的时候,看到走廊还贴在一起的男女,啧啧了两声,冷嘲热讽了一顿说道:“换个地方行吗?”

    洗手间门口有什么好亲吻的,以后回忆起来都是一股味道。

    封轻扬酸溜溜的想着,往大厅走去继续招待那些属下说道:“不要等傅先生跟苏小姐了,他们在办事,我来陪你们喝,来来来……”

    她这一开口,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跟着走出来的苏湘听到此话,脚步一顿,恨不得踩出一个地洞来可以让她掉下去。

    她镇定着走过来,对着众人看过来的暖昧目光,笑吟吟的拿起酒杯道:“来继续喝。”仿佛封轻扬说的话不存在似的。

    傅寒川比苏湘更加镇定,他站在她的身侧拿起酒杯。

    在人前,傅寒川从来都是严肃高冷的。他的这副模样,又有谁能想到他刚刚才饱足过一顿呢?

    但两人的这一副“我跟他只是合作人”的神情,让封轻扬的“谣言”不攻自破,封轻扬撇撇嘴,自个儿翻了个白眼。

    聚餐结束,大家走出饭店,苏湘与傅寒川各自回到自己的车上。

    欧洋已经被傅寒川安排给了苏湘,所以不用再听傅寒川的指示。当傅寒川用眼神示意他的时候,他咧咧嘴,钻进了车内。

    傅寒川心底咒骂一句臭小子,只能自己坐入他的那辆车内,吩咐唐天时:“开车。”

    车内,傅寒川的手指抵着唇,唇角勾着笑,目光却微敛,似乎在谋划着什么。

    两辆车是往同一个方向的,他的车跟在前面一辆的后面,就见苏湘的那辆车忽然转了方向,往另一个路口开去。

    傅寒川皱了皱眉,对着唐天时道:“跟上去。”

    苏湘坐上车的时候,还闭着眼睛休息。说是休息,其实她脑子里乱糟糟的。

    不只是工厂开工的喜悦,还有被人看到她跟傅寒川在接吻的事儿。

    按照苏湘的经历,她连床照都被人发出去过,像这种的话,基本是算不上什么了。

    她可以对别人的目光完全不理会,可又偏偏在意。

    同样是被迫,但她只是觉得羞,而不是羞耻难堪。

    她那时憎恨设计了她的人,恨不得杀了他们,但她对傅寒川并没有那种杀之而后快的恨意。

    她一再的把这种感觉归结为自己抵不过傅寒川的蛮横,想因为他是傅赢的爸爸。

    但她可以一巴掌打过去制止他的。

    她捏着手指头好一番思索,感觉自己的底线似乎越来越靠后了,所以才会让傅寒川得寸进尺。

    难道仅仅是因为看到他们的人,是他们都认识的,是朋友?

    还是有着别的原因?

    正胡思乱量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号码是祁令扬的。

    祁令扬已经很久不曾打过苏湘的电话,而苏湘也没有再给他打过电话。

    他们选择了不再联系,所以当看到这通电话的时候,苏湘下意识的就以为珍珠出了什么问题。

    “珍珠她没事,是苏丽怡。”

    苏湘眉头一拧:“苏丽怡?她又怎么了?”

    上次苏润动了沈老夫人的歪脑筋,被苏湘一番敲打已经安分了,苏丽怡又出了什么事儿?

    电话那头,祁令扬轻叹了一声道:“你先过来再说吧。”

    挂了电话,苏湘就让欧洋掉头去了祁家老宅。

    另一辆车,片刻功夫以后,当傅寒川看到这熟悉的路况,心里就拧巴了起来。

    这是去祁家老宅的路线,难道她这时候还要去祁家不成?

    去见祁令扬?

    傅寒川很有把握,苏湘跟祁令扬断了关系,她不可能还会回去的。

    上次周冯的事,祁令扬也没有插手进来。

    那她这时候去祁家做什么,为了那个小女孩吗?

    傅寒川对祁令聪的女儿没什么意见,毕竟在苏湘离开的那几年里,那孩子陪了她几年,是她一手带大的。

    正思索间,车子果然在祁家老宅门口停了下来,他看到苏湘下了车,往内走去。

    唐天时往车后看了一眼,想老板会不会也跟着进去,却只见傅寒川黑着脸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双眼睛紧盯着那道人影。

    屋内,苏湘看到了祁令扬跟祁海鹏,这个时间珍珠已经睡了。

    她对着祁令扬一点头,再对着祁海鹏叫了一声:“祁叔叔。”

    祁海鹏对苏湘的到来也挺意外的,他看了眼祁令扬,想他们可能是有什么话要说。他道:“你们聊着,我就上去了。”

    他起身上楼去了。

    苏湘在屋子里扫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苏丽怡。

    祁令扬道:“先坐下吧。”

    两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祁令扬给她倒了一杯水,问她道:“喝酒了?”

    苏湘点头“嗯”了一声,祁令扬道:“我听说,那家工厂已经可以开始出产了,恭喜。”

    苏湘笑了笑,祁令扬看了眼苏湘,再转头看着前面的一堵墙壁,搓着手指似乎在考虑怎么开口,又像是在晃神。

    苏湘喝了一口水,正好解了她喉间的干渴。她道:“你还没有说,苏丽怡她到底怎么了?她不是跟着剧组在外地拍戏吗?”

    祁令扬回过神来,淡淡笑了下道:“哦,也不算什么大事。”

    两人的话题就转入到了苏丽怡的身上去。

    他道:“这件事,主要还是魏兰茜的问题。”

    “魏兰茜?”苏湘一愣,上次她还听说魏兰茜找到了第二春,正跟那个男人蜜里调油呢。

    祁令扬微蹙了下眉道:“跟魏兰茜好的那个男人,并不是真的看上了她,而是他知道魏兰茜跟你有关系……”

    祁令扬慢慢说来,听他的意思,大概就是,那个离婚男之所以跟魏兰茜好,是魏兰茜口无遮拦,说苏湘是她的前小姑子。那时,苏湘跟祁令扬是一对的消息是公开的,那个男人就开始打起了魏兰茜的主意。

    虽然魏兰茜跟苏润离婚,与苏湘扯不上什么关系了,但她还有个女儿苏丽怡,她叫苏湘一声姑姑,这是苏湘摆脱不掉的亲缘。

    有苏丽怡在,苏湘就得照顾着魏兰茜,自然而然的就要照应一下那个离婚男。

    那个男人就是这么想的。他也没指望自己能够靠着这拐了又拐的关系得到天大的好处,就是想沾亲带故,靠着祁家得到一点小甜头。

    男人就等着苏湘与祁令扬结婚的那一天,这样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跟苏湘来要好处,却突然传出了他们分手的消息,连婚事都取消了,这让男人气得要死。

    为了讨好魏兰茜,他可是花了不少钱的。自己的美梦破灭,他又不好赖上苏湘,就跟魏兰茜分了手,自认倒霉了呗。

    魏兰茜被甩,后来自己也想明白了那男人图她什么。她回到家,把苏丽怡从剧组叫了回来,母女两个就在私底下商量了起来。

    “……婚事取消,苏丽怡觉得自己在我的公司没了前途,所以提出了解约。”

    当初,祁令扬为了从苏丽怡嘴里得到苏润的下落,暂时将她安排在了自己的影视公司。

    按照他与苏丽怡的约定,让她先在公司打下手,然后给她合适的机会出演影视剧。后来事情平息下来,苏丽怡挺安分的,一直待在剧组打工。

    那姑娘比苏润跟魏兰茜都有脑子,可魏兰茜一回来,天天在她耳边嘀咕,说祁令扬跟苏湘分了手,祁令扬这边的关系就指望不上了。

    此外,在影视圈见高踩低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谁有靠山谁是大腕,谁就能横着走。艺人助理这种工作,基本上就跟小宫女差不多,随时要受到艺人的欺压。

    苏丽怡参加过舞蹈大赛,也算小有名气,去给艺人做助理,她是不服气的。可有了她跟祁令扬的约定在前,她愿意待在跟大明星好好学习一番。

    但苏丽怡可不是吃素的,她不想受到那些艺人的欺压,就会抬出苏湘的名字,说那是她的姑姑。

    苏湘与祁令扬的事儿那时候的事儿传的纷纷扬扬的,祁家已经默认了苏湘是祁家未来的老板娘,所以对着这个未来老板娘的小姑子,她们不敢得罪,苏丽怡在剧组没受过什么闲气。

    问题还是在于后来,苏湘与祁令扬分手了,圈子里的消息传的最快,那些见风使舵的一下子就看准了风向,对着苏丽怡冷言冷语了起来,真把她当成了使唤丫头。

    苏丽怡心里怨归怨,但她跟公司有合约在前,也就忍辱负重了。偏在那时,她跟着的那个大明星自己又请了一名助理,把苏丽怡晾在了一边,没几天就还给公司了。

    影视公司由楚争在管理,事情一多,对于一个小助理的事情自然就没那么上心了,忘了给她安排新的工作。

    按照合约,苏丽怡的助理工作结束,公司应该给她安排演戏角色了,她迟迟没有接到安排,就以为祁令扬不管她了,再加上魏兰茜一直在说要她早做打算,苏丽怡就萌生了要离开公司的想法。

    苏湘了解了来龙去脉,点了下头道:“我知道了。”

    她跟祁令扬没了关系,不管是苏丽怡还是魏兰茜,她都不能把包袱留给他的。

    苏湘道:“如果你这边觉得没问题的话,就按照她的意思,给她解除合约。”

    苏丽怡找不到下家,会来找她,苏湘好歹还有个艺人工作室,大不了再打造一个少女偶像出来,只要苏丽怡不作死的话。

    “当然,如果涉及到赔款的话,我会承担的。”

    祁令扬看了苏湘一眼,眉头又微微的皱起了一些,他道:“公司并没有给苏丽怡投入进去多少钱,她做的只是助理工作,没有影响。”

    捧红一个艺人,首先公司要进行包装,还有给她的资源,所以才会在解约的时候出现解约纠纷,苏丽怡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祁令扬跟苏湘商量这件事儿,就只是跟她说起这件事,并非他不要苏丽怡,而是苏丽怡自己坚持要走。

    苏湘道:“那好,就没什么问题了。”

    这件事谈定下来,两人沉默了会儿,祁令扬看她道:“魏兰茜是知道你的事儿的,她在那个男人那里受了气,会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

    苏家的那几口子都是极度自私的人,魏兰茜一把年纪还被人戏耍,在不能愉快的花钱时,就会想到用苏湘的身世做文章。

    她不知道苏湘与宴霖的关系,却知道苏湘不是苏家的孩子,那是苏润实实在在的告诉过她的。

    若她打起了这个主意出去乱说的话,苏湘又要面临一次风言风语。

    之前把苏润送到凤城,让卓易看着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现在换成了魏兰茜。

    苏丽怡不再受控制了的话,魏兰茜就更加不能受控了,而苏湘是不可能被魏兰茜要挟,成为她的钱袋子的。

    祁令扬不担心自己跟苏湘分手的事影响到苏润的受控与否。卓易跟苏湘也是朋友,还有她跟颜可颂的关系在,卓易会守住这个承诺,眼下的问题就是魏兰茜与苏丽怡了。

    苏湘咬了下唇瓣,不是为魏兰茜母女难受,而是对祁令扬的关心感到了不自在。

    以前的祁令扬为她出谋划策,为她安排为她筹谋,可现在,他真没必要再继续这样为她着想了。

    她垂下眼眸,说道:“这件事我会安排好。”

    她想,她跟祁令扬既然没有了可能,就不要再有什么牵连,除了珍珠以外,对彼此的生活,他们都没有义务再为对方着想。

    哪怕前面有刀山火海,祁令扬都不应该再为她保驾护航。

    祁令扬一怔,他最是了解她,这句话的意思他就明白了。他淡淡一笑说道:“习惯了,以后就不会了。”

    在一起三年的生活,不是说变就变,他……习惯了。

    而她以后的任何事情,参与进去的人就是傅寒川了。

    他不再与她联系,却还在关注着她。

    就连庞夫人与周冯,他也关注过,只是变成了不着痕迹的。他不再打扰到她的生活,但希望她能平安。

    苏湘抿唇点了下头,事情都谈完了,她起身告辞。

    就在苏湘要离开时,祁令扬忽然叫住了她:“苏湘——”

    “嗯?”苏湘回头看向他。

    灯光下的苏湘面庞莹润,眸光莹莹,神态安然,一如他记忆中她的模样。

    “没事了。”他淡淡一笑,把没有说尽的话都咽了下去。

    既然无法再让她回到身边来,说再多的话,又能多留几分钟?

    其实他让她过来,就只是找个机会,想与她说说话罢了。

    看着她离开,她依然过得很好,可以自己拿主意,他就放心了。

    其实苏湘离开了任何人,都可以过得好。她是在苏家长起来的一根草,风雨吹不倒。

    想到此,他又淡淡一笑,有些苦涩,又有些释然。

    ……

    等在门口的傅寒川见苏湘迟迟不出来,一张脸已经黑到了底。

    他不时的看时间,又扭头看向祁家的花园,想从那条光线昏暗的小路上看到那个人影。

    唐天时才开始做傅寒川的助理,看到他黑沉沉的脸色,车内极低的气压让他根本不敢开口说话。

    傅寒川又一次的看了手表,想着若苏湘还没出来的话,他就进去抓人了。

    他的手摸在车门把上,刚要使力的时候,就见一道纤细的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傅寒川仔细的看了看苏湘的脸色,天色太黑,隔了远距离他看不清,只是从苏湘低头塌肩的身形来看,她心事重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