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44 她主动订酒店,除非天上下金子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薇琪是怀着身孕的,苏湘算了算时间,按说现在那孩子已经生下来,她应该忙着照顾孩子才是,怎么还有这个心思折腾?

    苏湘不知道陆薇琪的心思,傅正康被带走以后,她就没有再留意过这个女人。

    不过,这女人的心思一直不在点上就是了。

    苏湘丢开关于陆薇琪的资料,抱着手臂暗暗琢磨了一番。

    这陆薇琪,说来说去还是傅寒川惹到的女人,怎么就盯着她不放了。

    她想了下,拿手机给傅寒川打了个电话。

    另一头,傅寒川刚从会议室内走出来。第一季度的销售额超过去年,他心情不错,看到苏湘的来电,心里更是一乐。

    这女人难得主动给他打电话,看时间差不多是饭点了,难道约他吃饭?

    他觉得有点不大可能,不过心情还是不错的,电话也还是要接的。

    他接起电话,苏湘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在忙吗?”

    苏湘的声音不冷不热,以傅寒川的经验来看,好像不是什么好事。他的神色严肃起来:“怎么?”

    苏湘道:“你的女人,能收拾干净了吗?”

    傅寒川一愣,他的女人?

    他的女人不就是她,还能怎么收拾干净?还是说,这女人在暗示他,上次没把她给“收拾”干净?

    傅寒川的唇角微微翘起,漫步往自己办公室走。秘书室的小嘉看到他走过来,拿起文件想找他签字,傅寒川抬了下手用眼神示意她晚点再说,然后进了办公室。

    他在皮椅上坐下,扯了扯领带,松开领口的两粒扣子,叠起双腿道:“哦,这么说来是我的错。那我今晚纠正?”

    苏湘皱了皱眉头,觉得他的话些奇怪,他怎么还能用嬉皮笑脸的口吻跟她说这件事。

    她道:“那好,我定了望江酒店,晚上六点。”

    傅寒川听着连酒店都订好了,心里笑了下,他道:“好,我一定准时到。”

    电话挂断,傅寒川心情愉悦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着,渐渐的,他勾起的唇角落了下来,手指也停了。

    别的女人或许会这么做,但苏湘不可能。她主动订酒店,除非天上下金子。

    那她是几个意思?

    ……

    星光广场。

    一个男人从皮夹里抽出一叠现金递给一个戴着渔夫帽的男人,那渔夫帽的男人笑着点了点头,背着相机走远了……

    ……

    苏丽怡又一次从影视公司试镜出来,她的脚步匆忙,一脸愤然,显然又是失败了。

    她这一次试镜的角色是一部玄幻剧,为了能够更加贴合角色,她还特意从网上买了戏服,带了妆出来的,失败后,她连戏服都没换就直接从大楼里跑出来了。

    那王八蛋副导演居然要她表示一下诚意,吃饭,吃屎去吧!

    苏丽怡愤愤然,扯了一下滑落下来的挽纱,脚步踩得像是风火轮一样。

    苏丽怡认识的人,没有什么大的来头,都是在剧组打杂的。她没有背景,又不是带资进组,说不定把自己卖了,也只是让别人白捡了便宜。

    那人欺负她年纪小,居然动手动脚,苏丽怡直接照着那男人的胯下顶了一膝盖,然后跑了。

    走在大街上,回头率不少,还有不少人以为她是搞Cosplay的,苏丽怡也不在意。反正这个年头,穿什么都没关系,只要不是没穿衣服就行了。

    她又饿又渴,走到一家奶茶店买了珍珠奶茶跟炸鸡,刷完手机付账以后,拿着东西转身,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她的面前。

    苏丽怡皱着眉一脸不悦:“怎么又是你,你怎么阴魂不散呀,我说了,我不认识你。”

    说着,她就打算绕过陆薇琪去吃东西。

    奶茶店面积很小,里面放了两张小桌子,苏丽怡挑了一张靠内的桌子坐了下来。

    陆薇琪被摆了脸色,捏了下手指。

    区区一个小丫头也敢给她摆脸,她心里不痛快,但她压下了这股不痛快,只要达到她的目的,什么仇都报了。

    陆薇琪到最后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被整垮的,她好不容易得到的荣华富贵,瞬间就成云烟,她败的不甘心。

    这不甘心,自然就算在了苏湘的头上。

    她想来想去,问题出在了马来西亚。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宴霖怎么还能认下苏湘做干女儿?

    陆正康被带走以后,陆薇琪就失去了依仗,好在她还存了不少的钱。本来这笔钱,是她留着防身用的。陆正康对她不是真感情,她想着万一哪天被陆正康甩了,有了这笔钱,她以后照样可以过着人上人的日子。

    可陆薇琪到底咽不下这口气,看着苏湘成了明星般的人物,那么多人追随在她的身后,她的眼睛都睁红了。

    那应该是她的生活才对!

    她的生活是被苏湘给毁了的,她抢了她的男人,抢了她的一切,她就不能让她好过!

    陆薇琪在苏丽怡的对面坐了下来,看她吃着油腻的炸鸡大快朵颐,又是大口的喝着奶茶,都是高热量的东西,她微微的蹙了下眉。

    大概是女人的天性如此,看到别人吃这样高热量的东西,不管是敌是友,就要说一下。

    她道:“你不是想做演员吗,吃这些东西很容易发胖吧?”

    苏丽怡一连吃了两块鸡块,又大半杯的奶茶下肚,已经没有那么饿了。她吞咽下嘴里的食物,说道:“大姐,你知道我从昨晚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吗?”

    为了能在镜头上好看一点,为了让自己的腰围看起来细瘦一点,苏丽怡从昨晚开始就禁食了。结果不但没成功,还被揩了几把油,她简直要气炸。

    好在也不是白被揩油,那副导演下午走路都要内八字,说不定还要医院去检查一下。

    苏丽怡看了一眼陆薇琪,见她瞧着她面前的炸鸡,就将盒子往前推了下道:“你没吃过?”

    一个人吃东西挺无聊的,苏丽怡随口搭了一句。

    陆薇琪摇了摇头:“没有。”

    她跳芭蕾的时候就控制热量,像这样的炸鸡是从来不碰的。而且她也从来不吃垃圾食品,习惯了酒店大厨做的餐点。

    苏丽怡怪异的看了她一眼,没再理她,继续吃了起来。

    陆薇琪看她吃吃喝喝,倒有些羡慕了起来。眼前的女孩顶着一张十八岁的脸,满满的胶原蛋白,就感觉自己的韶华都过去了。

    她这辈子都过着矜贵的日子,只除了牢狱的那两年,可那也是被管束着的。她感觉自己一直像是装在一只套子里的人,从来没有像苏丽怡那样放纵过一回。

    陆薇琪叫了服务员,说要一份与苏丽怡一样的小吃,苏丽怡又看了她一眼:“不装贵妇了?”

    女人身上的装束不菲,苏丽怡不是不识货的人。

    陆薇琪淡淡笑了下道:“看你吃着好像不错的样子,有些心动。”

    一会儿,服务员端着奶茶炸鸡送过来,陆薇琪喝了口奶茶就微蹙了下眉,味道太甜,还有香精的味道。

    陆薇琪推开了只喝了一口的奶茶,慢慢道:“你想做演员,我认识一些圈内人,可以帮你要到角色。”

    苏丽怡吃着一块鸡肉,闻言停顿了下,抬眸看了她一眼,随即又垂下眼皮继续吃。

    大概是陆薇琪点了奶茶炸鸡,一定程度的拉近了距离,苏丽怡没有再摆着脸。

    陆薇琪没有再说话,过了会儿,苏丽怡吮了下手指头,拿起纸巾擦了擦,直起腰身淡淡道:“我只知道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陆薇琪揉捏着手边的一张纸巾把玩,轻笑着道:“当然是有交易的。”

    苏丽怡狐疑的看她,眼眸微转了下:“你到底是谁?”

    几年前,苏湘跟陆薇琪斗法的时候,苏丽怡还在新加坡念书,之后陆薇琪从加拿大回来,苏丽怡已经被打发去了剧组。在封闭的环境里,她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陆薇琪冷笑了下,眼眸里划过一道冷光:“你不知道我?”

    这小女孩不是苏湘的侄女吗?她跟苏湘斗得那么离开,她竟然不知情?

    “我叫陆薇琪。”

    苏丽怡的眉头皱了下,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具体就想不起来了。她从来不关心与她无关的人。

    陆薇琪道:“你不知道我没关系,我知道你就可以了。”

    苏丽怡拿起奶茶喝了一口,慵懒道:“你知道我什么?”

    陆薇琪道:“我知道你是苏湘的侄女。你的父亲叫苏润。”

    对于这个人,陆薇琪也是恨之入骨的。当年她去国外深造,就是这个苏润,把他的妹妹送到了傅寒川的床上,夺了她一生的幸福!

    她的手指倏地握紧了下,纸巾被她的指甲戳破,苏丽怡看了一眼,感觉这个女人的戾气很重,内心不像她面上那么平静。

    “然后呢?”苏丽怡起了戒备,但问得不动声色。

    陆薇琪松开了纸巾随手丢到桌下的垃圾桶,勾着唇角阴冷道:“我还知道,你跟苏湘不合。”

    苏丽怡抹了下鼻子喝奶茶,没有接话,陆薇琪就继续说了下去:“苏湘飞黄腾达了,你这个小侄女,她却不闻不问,不怨她吗?”

    苏丽怡转眸看她:“这又关你什么事儿呢?”

    陆薇琪道:“当然不关我的事。我刚才说了,我可以用我的人脉,给你要到几个角色,随便你挑演什么。等你成名了以后,别说吃炸鸡,你要天天吃米其林餐厅都没问题。”

    “而我要的,是你告诉我,苏湘的秘密。”

    “你的前途,跟苏湘的秘密,我们做一个交换。”

    陆薇琪微笑着看着苏丽怡:“这个交换,对你没有半点影响,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这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苏丽怡嘴里嚼着柔韧的珍珠,苏湘的秘密?

    得到演戏的机会,就意味着有成名的机会。这年头一夜爆红的例子太多了。这个诱惑很大。

    可是,把苏湘的秘密卖给这个女人做人情交换,对她而言真的没有影响吗?

    苏丽怡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她想,现在的苏湘可不是以前的哑巴了。

    那女人不声不响,可是她把常家跟卓雅夫人都给扳倒了,她要是出卖了她的秘密,以后别说成名,说不定就要跟父亲一样,被送到外地,还要被人看管。

    苏丽怡不想冒险,而且……她不情愿的想,至少那哑巴与她还有血脉亲情,跟影视公司解约,那哑巴在中间说话了的,而她跟这个女人屁关系都没有,她只是拿她当枪使。

    苏丽怡不想惹到苏湘,不惹她的话,还能过太平日子,以后实在难熬了,还能求上门的。

    心底里一番计较下来,苏丽怡道:“她没有秘密,所以这个交易,你只能找别人了。”

    陆薇琪瞧着苏丽怡,冷冷一笑道:“小丫头,你可是考虑清楚了?你知道你放弃的是什么吗?”

    苏丽怡无所谓的摆摆手道:“本姑娘有的是本事,当年我也是在舞蹈大赛上拿到了名次的。演戏机会我自己能争取,谢谢您了诶。”

    说着,她站起了身,不想再多谈。

    陆薇琪瞧着苏丽怡走出去的背影,阴冷的眯了下眼睛。

    她就不信,找不到苏湘的秘密。

    苏润不是还有个老婆吗?

    陆薇琪留意过苏润的老婆是个什么样的人,就是不想跟那种低层次的女人说话,她才找了苏丽怡,不过这边行不通,魏连茜那里走一趟未尝不可。

    正想着,她的手机响了起来,上面是一个陌生号码。

    陆薇琪面无表情的接起电话:“喂,哪位?”

    电话那头,苏湘独有的软糯略显怪异的口音传过来:“是我。”

    陆薇琪的脸色变了下,像是斗鸡似的挺直了身体,嘴唇抿紧了,眼睛里露出凶光。

    她的语气十分僵冷,说道:“你想做什么?”

    苏湘的语调不紧不慢:“陆薇琪,应该是我要问,你想做什么吧?”

    “我听说你在找苏丽怡。她还是个小姑娘,你要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来找我。”

    陆薇琪的呼吸粗重,手指攥了起来。

    苏湘听着电话那头粗重的呼吸,想若是她站在陆薇琪的面前,那女人是不是要扑上来撕碎了她。

    苏湘道:“我订了望江酒店的包厢,晚上六点,你可以来跟我聊聊。我们有什么就说什么,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一次性解决了怎么样?”

    “你敢来吗?”

    陆薇琪的手指一根根的握了起来,她咬着牙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那里做了什么埋伏?”

    苏湘一怔,陆薇琪老是设计别人,还怕别人设计了她吗?看来老是做亏心事的人,心里也是心虚怕被人害的。

    她道:“望江酒店,如果我查到的资料属实的话,那里是梁易辉的私产吧?那可是你的狗腿子。”

    梁易辉羞辱过苏湘,在陆薇琪去国外养伤的时候,还把苏湘的消息传递给陆薇琪,苏湘对这号人物没半分好感。那人老是跟在陆薇琪后头,叫他一句狗腿子不为过。

    苏湘下了战帖,陆薇琪岂能不接,她冷声道:“好,可以。”

    电话挂断,她攥紧了手机走出了奶茶店。

    ……

    苏丽怡跟陆薇琪分开以后,就准备回家去了。她这一身古装服,实在是太不方便。

    走到地铁通道,有一个拉小提琴的在楼梯口演奏,提琴盒中零零碎碎的放了一些零钱,盖子上还贴了两张扫码转账的,一张是微信,一张支付宝。

    苏丽怡脚步一顿,听了一会儿演奏,认真的看着那小伙子,他拉的是梁祝。

    苏丽怡学舞蹈的时候顺便过一点声乐,知道当今梁祝拉的最好的是吕思清。不过这个人拉的也很好听,她不觉听得痴迷进去了。

    因为苏丽怡的奇装异服,不少人还看了过来,就连那小伙子也看了过来。

    一个是拉小提琴的小伙子,一个是穿着仙气飘飘的小姑娘,这么对望着,竟然让人脑补了一番穿越千年来寻你的大戏。

    苏丽怡眼睛微微一动,忽然起势,随着那优美动听的乐声踩着节拍跳起了舞。

    有音乐,有舞蹈,打赏的人很多。

    一个下午在一曲又一曲的舞蹈,一波又一波的看客中过去。

    表演结束,人群渐渐散开。苏丽怡走了过去,她刚跳完舞,气息微喘,对着小伙子道:“算一下他们打赏了多少,我们五五开。”

    小伙子一愣,有些哭笑不得:“丫头,是你自己过来跳舞的,我们可没有任何形式的契约。”

    他蹲下身来,去收拾琴盒中的现金。苏丽怡一把握住他的手腕,说道:“在江湖上混的,都要讲规矩。如果没有我的话,你能有这么多钱?”

    “作为一个男人,吃相不要太难看了。”

    小伙子看了她一眼,被她打败了。他总不能跟一个小姑娘斤斤计较。

    “行……”他拖声拖调的应声答应,苏丽怡马上拿出了手机。

    接下来,小伙子报上每一笔打赏,苏丽怡就在手机上做加法,最后一人一半五五分账。

    苏丽怡跑了一天,这样不算没有一点收入。她收了小伙子的转账,往地铁里面走去。

    小伙子对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声:“明天还来吗?”

    苏丽怡举起手机摆了摆手,她可以未来的大明星,怎么可能只做一个街头艺人。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苏丽怡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笑容就像恋爱中的女孩一样甜蜜。

    她接了电话,高昌首低沉醇厚的嗓音传来:“在家吗,要不要出来吃晚饭?”

    高昌首不是本地人,他只有每次过来办事的时候才会过来。苏丽怡已经有几天没见到他,每天都只是聊聊电话。她想把今天受到的委屈告诉他,又想告诉他,她在地铁站跳舞的趣事,她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见到那个男人。

    “好啊,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男人道:“我过来接你。”

    苏丽怡就把地铁站的名字告诉了高昌首,不到十分钟,一辆红色兰博基尼停在夕阳下的马路边上。

    苏丽怡一身仙气飘飘的古装,奔跑过来时衣袂飘飘,脸颊红扑扑的,高昌首看着一愣。

    “你这是什么打扮?”他打开一侧车门边问道。

    苏丽怡坐上车,整理了下裙子,歪头看他,有些俏皮。她道:“我好看吗?”

    高昌首微翘了下唇角,扶着方向盘开车,他道:“我不应该开车来的,我应该骑一匹白马。”

    高昌首会讨女孩子的欢心,苏丽怡娇笑了起来。

    她说起了白天发生的事,当她说到被副导演欺负时,高昌首会为她打抱不平,说要为她讨公道,当她说在地铁跟一个小伙子配合赚钱时,高昌首又表现的有点吃味。

    车子在一家品牌专卖店停下,他带着苏丽怡去买了新衣服,走出店门口的时候,苏丽怡已经是一身名牌,比起陆薇琪的那一身还要高一个档次。

    然后他们再去望江酒店吃晚饭。包厢内,高昌首问道:“你很喜欢演戏?”

    苏丽怡的神色有些落寞了下来,无精打采道:“当然啊,我很早就订下目标。而且我觉得,我一定能红。”

    高昌首夹了一筷子的肉片给她:“我认识一个导演,可以帮你说一下。”

    苏丽怡马上摇头:“不要。”

    她拒绝这样的好机会,与拒绝陆薇琪不同。

    苏丽怡的脑子这会儿还算清楚。她喜欢高高昌首,但也知道一个女孩子的矜持。这么快就从男人手里拿好处,以后男人就不会珍惜,觉得她功利,爱情很快就结束。

    苏丽怡直言不讳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高昌首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道:“十八岁有你这样聪明清醒的头脑,很难得。”

    苏丽怡被夸,抿唇笑了下,感觉自己又多加了几分。

    两人正说话时,感觉隔壁的包厢好像也有人进去了,他们听到了关门声,声音不是很大,不过由于太过安静才听到了。

    高昌首拎起的筷子停顿了一秒钟,然后夹了一片酥肉慢慢咀嚼。

    这顿饭吃得很慢,好像两人舍不得这么快就分开似的。

    傅寒川下午三点还有一个会议,本以为能在六点之前就结束,临近五点半的时候,他就叫停了会议,说明早再继续。

    他车子开得很快,抵达望江酒店后,说了包厢的号码,服务员领着他过去了。

    包厢门打开,傅寒川看到里面的人,脸色就沉了下来:“怎么是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