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46 简直是生龙活虎!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个拾荒老人正在垃圾桶里找瓶瓶罐罐,看到一件衣服飞过来,还是一件料子极好的,顿时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

    苏湘从后视镜看了一眼那件衣服,侧头看向傅寒川,嘴巴张了下就闭上了。

    她想了想,大概是那衣服上有陆薇琪的眼泪?

    车子在一家饭店门口停了下来,傅寒川推开车门下去,没叫上苏湘。

    苏湘看他边走边挽起了衬衣袖子,那气冲冲的模样,饭店门口的迎宾都没敢跟他说话。

    苏湘咬了咬嘴唇,想要不要下车去?

    肚子咕噜噜的一串响,她也还没吃晚饭,便也跟着下了车。

    饭店的大厅里,一走进去就有服务员走了过来:“请问是苏小姐吗?”

    苏湘点了下头:“是的。”

    “请您跟我来。”服务员比了个请的手势,带着苏湘往包厢走。

    包厢的门推开,傅寒川一个人坐在里头,正在对着另一个服务员点餐。他看都没看苏湘一眼,指着餐单:“……还有这个,这个,这道也要。”

    他几乎翻一页就点上一道菜,服务员记下他要的餐点,飞快记录着。

    “再要一瓶五粮液。”傅寒川终于合上了餐单,服务员走的时候把把餐单带走。

    点完了,门关上,包厢内安静了下来,坐着的两个人都没说话。

    苏湘的手摆在桌面上,左手的指甲扣着右手的掌心,定定的瞧着放在桌子中间的茶壶。

    刚才在望江酒店包厢的时候,她喝了不少茶水,这会儿看着就饱了。

    傅寒川冷眼盯着她,拿起之前服务员倒好的茶一口就喝了,茶杯重重落在桌面上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咚”一声响,苏湘在发呆,突兀的响声让她吓了一跳。

    傅寒川看到她发呆,就更加生气了,感觉怒火就要冲出来。

    他都这样了,她还有心想别的事情?

    傅寒川对着苏湘勾了下手指:“过来。”他的声音低沉,压抑着怒火,听起来像要打人。

    苏湘抬眸看了他一眼,摇头。她又不傻,刚惹了他,还能去讨打吗?

    傅寒川冷笑了一声,但是没有说话。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终于熬到了服务员过来上菜,却见冷盘热菜,全部放在了傅寒川的那一半桌子,而苏湘面前什么都没有。

    十几道菜,苏湘觉得那一盘盘夸张大的餐盘会不会因为把桌子压得掀翻过去。

    只见傅寒川拎着筷子在那里吃了起来,一道道精致的菜,诱人香味不断,苏湘正饿着,再看男人在那里慢条斯理的吃着,极是优雅,不管是男色还是食物,都极具诱惑力。

    苏湘默默想,如果这家饭店请了傅寒川做广告的话,那生意肯定是不愁的。

    苏湘轻咳了一声,抓了下脖子,脑袋转向一边看着墙上的油画。

    一点动静都没有,苏湘再转过头来,瞧了眼对面的男人,想自己还是回家吃饭算了。

    她忽然站了起来,傅寒川终于开口:“去哪儿?”

    苏湘道:“洗手间。”她刚才水喝多了。

    这次傅寒川没再出声,苏湘便走了出去,在走廊问了服务员,顺利的找到了洗手间的位置。

    她洗了手,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左右看了看,把稍乱的头发整理了下。

    “幼稚。”她皱了下鼻子,不屑的嘟囔了一句。

    再回到包厢,苏湘坐回原位,索性托着下巴看傅寒川在那里吃,就不信他还能吃的下去。

    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指了指面前的菜肴道:“想吃?”

    苏湘不说话,自己拎起茶壶慢悠悠的倒了一杯茶。

    傅寒川这时候拿起了那瓶晾在一边的五粮液,拧开了盖子,醇厚的香味顿时飘散在空气里。

    他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往前推了推道:“喝了这杯,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苏湘扫了一眼玻璃杯,大概有一两酒,以她现在的酒量,喝是能喝下去的。

    苏湘也不矫情,拿起了酒杯举了下,一口喝了下去。

    傅寒川看她爽利的劲儿,微眯了下眼睛,想她平时是不是跟那些客户就这么喝酒。他甚至想,她是不是还跟别人划拳来着?

    这女人……他想的牙疼,索性不去想了。

    苏湘把酒杯倒过来,一滴不剩,她道:“满意了吗?”

    傅寒川自己先按捺不住了,一把收了她的酒杯,把服务员叫了进来,再叫了一瓶酸奶:“给她。”

    服务台愣了下,随即马上去拿了一大瓶饭店的自制酸奶过来。

    傅寒川自个儿喝着酒,瞧着苏湘道:“往我身边弄女人,是在考验我吗?”

    方才,陆薇琪抱着傅寒川的时候,不只是抱着那么简单的。她不只是眼泪攻势,言语诱惑,还有身体上的。

    陆薇琪的身材本就十分的好,她为了讨好傅正康,下过不少的功夫,用在别的男人身上,也是非常有自信的。

    女人柔软的身体贴着男人坚硬的背,只要稍微蹭一下,就能勾起男人的反应,若定力不足,就真要擦枪走火了。

    苏湘喝了一口酸奶,白色的奶液沾在嘴唇上,她下意识的舔了下,粉色的舌尖一扫而过,看得傅寒川喉头一紧,又抿了一口酒。

    苏湘的指尖擦着唇角的时候,就看到傅寒川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

    苏湘微微一怔,随后才开始思考傅寒川的问题。

    她把陆薇琪跟傅寒川都约在望江酒店,是想着冤有头债有主,陆薇琪总不能死磕着她不放吧?

    她有了新的生活,前景一片美好,当然不愿意陪陆薇琪这么无休无止下去。

    陆薇琪的症结在于傅寒川跟她的那段过去,她不甘心放不下,那就只能让傅寒川亲自来跟她对峙。

    哪怕她苏湘死了,若傅寒川不要她,那也是没有用的。

    这是苏湘想让陆薇琪看到的本质,可她没有想到,陆薇琪竟然会直接的对着傅寒川要求重新开始,继续执迷不悟。

    那时候,苏湘才意识到陆薇琪是真的走火入魔了,她是真的要拉着她下地狱。

    苏湘轻轻挠了下下巴,讪讪说道:“陆薇琪想要怎么做,我可控制不了她。”

    傅寒川瞪了她一眼,忽然轻嗤了一声道:“你能想到什么?”

    “全世界的女人,就只有你把我往外推,别的可是都巴不得贴上来。”

    在傅寒川的眼里,无所谓前女友,尤其又是过去了那么久的前女友。陆薇琪在他的眼里,跟别的女人没有什么不同,所以他说起的时候,也是无区别对待。

    傅寒川生气的是,苏湘把他往别的女人身上推了。

    哪个女人,能把自己的男人把别的女人身上推?

    苏湘听了,张了张嘴巴,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可真够臭屁的。

    傅寒川扫了她一眼,看她低眸在那里默默的吃,想她大概是知道自己没理了,没话说了。

    他又道:“如果我被陆薇琪勾了去,你就不后悔?”

    苏湘的筷子停在餐盘上,说道:“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你要是被她勾走了,也是你心甘情愿,我后悔什么?”

    她撇的挺干净,傅寒川感觉被一根鱼骨头卡到了喉咙,咳了两声喝了一大口的茶水。

    他用力的握了下拳头,恨不得把她拖过来真揍她一顿。

    亲也亲过了,约会也约了,她是还没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还是跟他耍嘴皮子功夫,欲擒故纵?

    傅寒川扯了扯唇角,捏着筷子伸向鱼肉,看到露出的一小段鱼刺的时候,他筷子一停,转而夹了一颗虾仁。

    他道:“行啊,你不后悔……”他话音顿了下,“不过你弄走了我一个女人,是不是要补偿我?”

    苏湘微蹙了下眉毛,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这个话题转的有点奇怪。

    “什么?陆薇琪不是你赶走的,怎么叫我弄走了你的女人?你要是愿意的话,你也可以跟她走的。”

    傅寒川抬眸看她一眼,漫不经心道:“陆薇琪是不是你叫过来的?”

    苏湘:“是。”

    “是不是你让我去解决的?”

    苏湘点头:“可以这么说吧。”

    是她设计了这一场大会面,而且结果让她满意。她甚至肯定,陆薇琪以后都不会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傅寒川手指敲了下桌面,像是一拳定音说道:“这就是了。”

    “这是你的手笔,而我只是跟着你的意愿在走。所以陆薇琪走了,你不是该补偿我吗?”

    “或者说,犒劳?”傅寒川微挑起一侧眉毛,斜睨着苏湘,完全的规避了他的主观意愿,推给苏湘,好像是她指使了他这么干的。

    苏湘一脸懵,看了眼喝过的那只酒杯。

    她才只喝了一杯酒,可是感觉被他绕晕了,好半天,她呐呐道:“不然,我再把陆薇琪给你招回来?”

    傅寒川勾着唇角,摇了摇手指:“我可不是什么女人都要的。”

    他指着苏湘:“你就可以。”

    苏湘:“……”

    这时候,傅寒川站了起来,他绕过半张桌子,苏湘楞愣看他走过来,直觉有股危险靠近。可她像是被下了蛊一样,一动没动。

    傅寒川在她的旁边站定,捏住她的下巴,给了她一个深长的吻。他在过来的时候,嘴里先含了一口酒,此时完全的渡到她口中。

    等苏湘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傅寒川的腿上,被他抱在怀里,双手勾着他的脖子与他缠绵。

    苏湘连忙垂下手臂,有些无所适从,她垂着头想自己是怎么坐到他的腿上,怎么跟他抱在一起的。

    好像……是他走过来先亲的她,用嘴给她喝了酒。她浑浑噩噩的时候,他就把她抱了起来,自己坐在了她的椅子上,还让她坐在他腿上。

    她的手臂……手臂是她自己环抱上去的吗?

    傅寒川意犹未尽,看她低垂的脑袋露出一截细白的天鹅颈,有一下没一下的啄吻着。

    他低哑的声音道:“你这个补偿挺好的,下次再来几个也没问题。”

    苏湘的耳朵都红透了,怎么这件事,在他的嘴里,就变成了……变成了一件他的福利?

    更加让她红透脸的是,她感觉到了他的反应。

    她想要站起来,傅寒川却按着她的腰更往他身上凑,声音也更加的暗哑了。他的脑袋埋在她的脖子里道:“还要让我等多久?再这么下去,就要废了。”

    苏湘感觉又一把火落在了她的脑袋上,一张脸熟透了。

    他怎么什么都能说!

    而且她感觉到他好好的,简直是生龙活虎!

    苏湘羞愤之时,好歹也是结过婚,经历过那种事儿的。她的目光扫到桌上的一杯茶,那是她之前倒的,早就凉透。

    苏湘把冷茶拿了过来,硬是塞在男人的手里,然后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站了起来。

    她没有傅寒川那么厚的脸皮,支支吾吾道:“你、你注意点儿,这是在吃饭呢。”

    若是服务员进来添茶倒水,被人看到了,她就一头扎在那鱼头汤里面,淹死算了。

    傅寒川喝着冷茶,还有多余的脑子从苏湘的话语里找漏洞,包厢里不可以,那么房间里就可以了,是吗?

    这女人到现在还没什么真正的觉悟,没有做他女人的感觉。他总得发生点儿什么,让她有点真实感。不然,她还真是没什么顾忌。

    傅寒川嘴上说以后还可以再来几次今天的事情,但怎么可能真的让其发生。他可没闲心再去应付别的女人。

    等她做了傅太太,这样的福利天天都有。

    吃完了晚饭,傅寒川不往车子那边走,却是叫来服务员,又要订房间。苏湘愣住了:“不回家吗?”

    傅寒川睨她道:“你开车还是我开车?”

    说完,他看了一眼少了半瓶的五粮液。

    苏湘想了下,正要说可以打车回去的时候,傅寒川看穿了她似的,说道:“我不坐廉价的车,也不要别人碰我的车。”

    他把苏湘叫代驾的念头也堵死了。

    苏湘捏了捏手指头,耐着性子道:“那你让唐天时过来开你的车。”

    傅寒川就眯着眼看她:“你知道乔深是怎么跟闵悦真分手的吗?就是我,总是让他在约会的时候跑出来开车。难道你想要让我再做一次孽,把人家好好的小两口分开吗?”

    唐天时有没有女朋友,傅寒川不知道,能忽悠住她就可以。

    男人接着道:“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你自己满意了,让别的小姑娘独自一人感受被抛下的滋味。苏湘,你不是一直都很善良的吗?”

    这么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苏湘长吸了一口气,咬牙道:“那你就让安管家来接吧!”

    说着,她往门口走去,想自己回家不管他了,管他住饭店还是找人来接。

    她算是看明白了这男人在打着什么主意。

    苏湘走到门口的时候,傅寒川的声音又传过来:“喂,我喝酒一人在外,你就不管了?是谁把我叫出来的?你的责任心哪儿去了?”

    苏湘忍无可忍,手指握在门把上紧了紧,扭头看向傅寒川,就见他慵懒的侧身坐在椅子上,一条胳膊搭在椅背上,长腿交叠着搭在了另一张座椅上。

    他的衬衣松了两颗扣子,露出一片微红的皮肤,衣袖卷在了小臂上,点烟的时候,一低头一眯眼,极具邪魅。

    他乌黑的眼透着一点微芒星光,看过来的时候,苏湘的心跳漏跳了一拍。

    她抿了抿嘴唇,镇定心神说道:“傅寒川,别闹了,回家吧。”

    她的语气平静,仔细听还带着一点点的羞涩,去让傅寒川收起了玩闹。

    她说了,回家。

    他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服务员按照傅寒川的意思,正安排好了房间过来送房卡,就见他走了出来。

    “先生,房间已经安排好了。”

    傅寒川的手臂搭在苏湘的肩膀上,摆了下另一只手说道:“不用了,记在账上就是了。”

    不住人但是住宿费照付,这对饭店而言当然是好事,当下,服务员就收起了房卡,又忙着送人去了。

    这边傅寒川磨了一通,又是酒又是蛊惑的把苏湘磨得任他亲亲抱抱,另一边,高昌首把苏丽怡送回了公寓那里。

    这次,他没有再跟着上楼,苏丽怡忐忑的看了楼上一眼道:“是不是上次我妈妈吓到你了?”

    高昌首摸了摸她的头发,笑着道:“我又不是小男生,我比你大了十岁,你母亲再凶也不可能吓到我的。”

    “我上次去过你家,知道你家楼栋的环境安全,才不送你上去的。你还小,我怎么也要做个好男人,让你母亲放心才是,嗯?”

    苏丽怡放下了心,又忍不住的开心起来。他这是在为她着想,为了他们的以后着想。

    她很想说,她已经说服了魏兰茜,可在男人面前,她还是要保持女孩子的矜持的。

    她点点头:“嗯。”

    高昌首揉着她柔软的头发,捧住她的脸颊,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下:“上去吧。”

    两人依依不舍,互道晚安,等苏丽怡进了电梯,高昌首转身时,脸上温柔的笑就落了下来。

    迎着夜风,他将车子开得很快,唇角勾着一丝笑,但是他的眼睛里,毫无笑意。

    陆薇琪已经不成气候了,那个女人该安心了吧?

    ……

    苏湘与傅寒川回去的时候,打的是出租车,当司机第一次进入这样传闻中的顶级豪宅区时,只恨为什么不是白天进来。

    就着夜灯,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的那些别墅。

    这面积,跟他家门前的那别墅面积完全不是一个级别。这每一栋别墅,都得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吧?

    若不是后座的那两位,外来车辆是完全不可能进入这样的地方的。司机像是参观似的,一边感慨一边道:“幸好有你们,我算是长见识了。”

    苏湘跟傅寒川坐在车后座,苏湘的笑有些尴尬拘谨。

    不巧的是,他们出了饭店打车的时候,拦下的是连良爸爸的车。

    傅赢跟连良一直很要好,苏湘也很喜欢连良那小姑娘,只是坐这车子,她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更让她恼火的是,傅寒川总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在她身上毛手毛脚的。

    若是别的司机,苏湘还能不管不顾一掌拍上去。可当着熟人的人面,总不能做些奇怪的事情吧。

    苏湘努力按捺着,终于车子在门口停了下来。傅寒川用手机遥控大门自动打开,让车子开了进去。

    这别墅面积大,走进去要好几分钟。

    车子又一次的停下来,傅寒川下车,司机正要走的时候,傅寒川叫住他道:“你是连良的父亲吧,进来喝杯茶。”

    连爸爸一愣,其实他也知道这是傅赢那孩子的爸爸。

    他送连良与傅赢一起玩的时候,见过这个男人。

    此时,他犹豫的不是两人之间的生疏,而是犹豫进去喝茶就要少接几趟客人。不过他还是点头答应了:“那……那好吧。”

    苏湘看了眼傅寒川,却觉得他有些奇怪。

    傅寒川不是个热络的人。连良的父亲,再怎么样跟他也算不上有什么交情。

    此时的时间不算晚,傅赢做完作业,正在三楼的平台那儿玩游戏机,听到楼下有声音,就趴在栏杆上往下看了看。

    他看到一个身材矮胖的男人在客厅里走动,看着还很眼熟,倏地,他睁圆了眼睛。

    此时,苏湘扶着楼梯走了上来,说道:“连良爸爸来了。”

    傅赢抓紧了手里的游戏机,有些惊恐。

    他亲了连良的额头……但那时候她在哭,他安抚她而已,不是要沾她的便宜。

    难道连叔叔知道了,找爸爸告状来了?

    可是连良不会说出他们的秘密。

    傅赢稳了稳心神,打算先从苏湘这里探口风,他问道:“连叔叔怎么来了?”

    苏湘免去了跟傅寒川在饭店包厢的事儿,她说道:“打车的时候,正好坐到了连爸爸的车,就过来了。”

    闻言,傅赢暗暗的松了口气,他甚至没有去想为什么她要打车。

    小家伙把游戏机放在地毯上,跟着苏湘下楼。

    楼下,佣人端了热茶还有点心水果过来放在茶几上就退了下去。傅寒川道:“连先生请喝茶。”

    连家夫妻都是很朴实善良的人,他进来屋子就只是应了傅寒川的邀请,他打量四周就只是随便看看,眼里没有羡慕嫉妒,更生不出攀附的心思。

    所以傅寒川请他喝茶,他大方的端起茶杯道了谢,看到傅赢下楼来了,呵呵笑了起来:“傅同学,你好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