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50 你是我的宝葫芦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夜晚,吃过东西,傅赢跟连良两个孩子随着老王探险去了。

    岸边有出来觅食的螃蟹,也可以摸抓吸附在岩石上的螺蛳,蓝理卷着裤腿,直接站在几块石头间,莫非同则带上了手电夜间潜泳去了。

    苏湘在岸边散步,不远不近的跟着那两个孩子,傅赢有了小伙伴,就不需要她了。

    傅寒川不声不响的走过来,牵住她的手,苏湘一回头,看到男人微低着头看她。

    他的目光温和,漆黑夜色下,好像星光都藏在了他的眼底,不强烈不凉薄,却让人无法转移目光。

    远处潮水拍打岸边的声音一波随着一波,不知名的虫子鸣叫着,苏湘听不见心里的悸动,却感觉不排斥他的牵手。

    苏湘垂眸看了眼两人交握着的手,一只不识相的蚊子飞过来,苏湘下意识的要躲闪抽手,被人握紧了,她张了张嘴要说话,傅寒川却抢先道:“这么好的景色,别做煞风景的事。”

    苏湘看到惊飞了的蚊子,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傅寒川似乎很高兴,牵着她的手往前,他道:“明天教你游泳?”

    苏湘看了看湖边,看到蓝理跟莫非同一起在水里玩闹,好像也没那么吓人。她想了下,点点头:“看情况吧。”

    傅寒川勾了下唇角,牵着苏湘继续往前。两人都没怎么说话,夜风徐徐,吹散了白天的闷热。不知不觉间,两人远离了湖岸。

    他们到了一处巨大的礁石上,这里处在高地,可以远望到在湖边玩耍的人,而这里就只有他们两人。

    傅寒川坐下来,让苏湘靠着他,温香软玉在怀,明月当空,萤火虫如坠落的星星,好像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好的时候了。

    傅寒川握着苏湘的手,圈她的无名指,喟叹一声道:“这个时候,要是有人叫一声老公就好了。”

    苏湘偏头看了他一眼,起身坐起,男人的手臂稍一用力就把她给拽了回去。

    傅寒川搂着她仰面躺在礁石上,一起望着星空,他低声道:“你原谅我了吗?”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

    明亮的星星缀满星空,苍穹无边无际,宽阔的一眼看不到尽头。

    湖水平静,鱼儿畅游,四周小岛静静的在夜色中,宽阔的一眼看不到尽头。

    夜风从小岛的一侧吹过来,吹过礁石,往无尽的夜色中吹去。

    他的声音在这样的无边中,低低的,空幽的,无奈的,希冀的,让人听着心中微微一颤。

    苏湘的目光微颤了下,身体转向一侧蜷缩了起来。

    傅寒川看她的背影,手指沿着她的脊骨慢慢的摩挲。

    他是真后悔了的。

    “苏湘,当我对陆薇琪说,她二选一选择错误的时候,我自己又何尝不是。我跟她没什么不同……”

    “那时的我太自负,也太自私……如果那时知道我会有这么一天,如果早知你在我心里那么重要,我会早点让你知道……”

    “我应该在你不能开口的时候,就告诉你,你对我很重要……”

    他的语速很慢,很沉,苏湘的手指头攥紧了,眼睛酸涩起来,身体更加的紧绷。

    傅寒川的手指描摹她的肩胛骨。

    “对你所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错在没有看清……现在的我去看过去的我,连我自己都鄙视,那是我做的事。”

    看是用眼睛,沟通用语言,可爱一个人,是用心感受的。

    傅寒川还有很多的话,可对他而言,他不善于剖析自己。他只知道,他做错了,只知道他很爱她。

    哪怕用尽他的一切时光,他也不会放弃,他可以用余生去陪伴她,补偿她,只要她还在就好。

    “陆薇琪想要挽回我,我不要她,所以不管她做什么我都不会接受;但我要挽回的人是你……我总说你铁石心肠,可你没有我狠心,我才是真正的铁石心肠。我既认定你,就只是你。”

    “你的心是柔软的,所以你会原谅我,是不是?”

    没有人回答他,夜风吹起一丝压抑的抽泣。傅寒川用手肘撑起身体,低下身在她的脸颊亲吻了下,双手圈住了她。她那么瘦小,好像他稍微用点力气就能将她捏碎。

    可那时的他,怎么狠得下心欺负她?

    他哄道:“我总是让你哭,是不是?”

    他的下巴轻轻的蹭她光洁的脸蛋,微微刺出的胡渣蹭的她脸颊又刺又痒。苏湘挣了挣,他笑着哄,身体轻轻的前后摇晃,像是哄小孩那样:“家里的宝葫芦弄丢了,再要收回来的时候,付出的是比当时百倍的代价。我的宝葫芦……”

    傅寒川这辈子从没说过那么肉麻的话,也从没那么哄过一个人,连傅赢都没这样的待遇。

    苏湘哭得哽咽,真的很讨厌这个男人。

    他不尊重她,瞧不起她,现在又说爱她。欺负她的时候让她哭,说爱她的时候也让她哭。

    “爸爸,什么是宝葫芦,那我是什么?”

    傅赢稚嫩的声音凭空响起,像是平地一声惊雷。苏湘的身体僵住,眼泪都还没擦干净,就看到傅赢傻傻的站在不远处,手里拎着一只小水桶。

    在他的旁边,站在蓝理,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

    苏湘简直没脸活了,一把推开了傅寒川跑了下去。

    傅寒川看她跑得飞快,脸色发青的瞪向蓝理,磨牙道:“蓝小姐——”

    蓝理自知不小心撞破了人家的好事,被点到了名字身体颤抖了下,她的脸烧的猴屁股似的,结结巴巴的道:“是、是傅赢……傅赢说想给苏小姐看看他抓的螃蟹……”

    她一边说,一边往后小心挪着步子,话说完,不等傅赢,她就转身跑了。

    天哪,傅寒川那个男人像是要吃人。

    傅赢手指抠着下巴,再抓了抓头发,巴巴的提起手里的小水桶:“爸爸,你要看看我抓的螃蟹吗?”

    傅寒川气得磨牙,懒得看一眼就走了。

    傅赢赶紧的松了一口气,天哪……他的小身体抖了个激灵,这还是他的那个冰山爸爸吗?

    蓝理一溜烟的跑向营地,莫非同抓了条鱼回来,看到蓝理跑过来,提起鱼正要让她去收拾一下,却见蓝理火箭炮似的冲了过来。

    蓝理看到了前面的莫非同,想要刹住脚已经来不及,一头扎在他怀里,撞得莫非同往后退了两步。

    这一撞委实不轻,莫非同揉了两下胸膛,往蓝理身后看了一眼道:“你干嘛,见鬼了?”

    蓝理的模样简直比见鬼还惨,她喘着气,手指指着后面:“宝……宝葫芦……”

    莫非同一脸莫名其妙:“什么宝葫芦。”又不是金刚葫芦娃。

    蓝理等气顺了,终于把她登上礁石时听到的话说了出来,营地上发出莫非同的爆笑声。

    “他真是那么说的?”莫非同眼泪都要笑出来,感觉傅寒川说的不是人话。

    他那嘴,居然有说情话的一天。

    傅寒川黑着一张脸走过来,而苏湘连脸都没露一下,直接钻到帐篷里去了。

    傅寒川踹起沙地一脚,飞起一片沙土,莫非同张着嘴正大笑,被扬了一嘴的砂,呸呸吐了起来,正要说点什么,傅寒川一记眼刀射了过去:“闭嘴!”

    他警告的瞪了一眼蓝理,蓝理避开他十丈远,他又没说不能说出去。实则她跑得太快,傅寒川没有来得及威胁她闭嘴。

    傅寒川一世英名就此毁于一旦,这恐怕要成为他一辈子的笑话了。

    傅寒川走到帐篷前,本打算与苏湘睡两人帐篷的计划落了空,只能走向另一个。

    这一晚,算是在傅寒川的笑话中过去了。

    第二天早晨,苏湘钻出帐篷的时候,看到莫非同早早的就起来,正在湖边洗漱。

    她挪着步子走过去,莫非同笑了下道:“宝葫芦?”

    苏湘脸颊红透,压低的嗓音低吼:“别叫啦!”

    傅寒川这个人,真是……苏湘捏了捏手指,又松了开来,一副无可奈何。

    莫非同看她一眼,认真道:“他这个人,要他说句好听的话比登天还难。”他顿了下,“苏湘,人是往前看的,你能勇敢的面对苦难,就能勇敢面对自己的心,就再勇敢一回,去相信他。浪子回头金不换。”

    傅寒川不算是浪子,但是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还没在权欲的路上走太远,还能够看到自己的真心,还来得及挽回,作为兄弟,莫非同还是希望他能有个好结局。

    莫非同拍了拍苏湘的肩膀,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天色尚早,水天相接的地方,一半是红如火的湖面,一半是墨绿的湖水,苏湘怔怔的远望,看着太阳好像从湖水中升起来,渐渐脱离夜色的桎梏,带来新一天的光明。

    她想,太阳还是那个太阳,湖水还是那一片湖水……

    ……

    又过了一个小时,天色已经亮透,傅寒川在营地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那个女人。

    她该不会逃跑了吧?

    傅寒川去游艇看了下,发现原本停靠在码头的游艇不见了。他顿时慌了下,掏出手机打电话叫莫非同把游艇开回来。

    电话里,莫非同不正经的嘲笑道:“宝葫芦不在我的船上,不然你去树上找找?”

    莫非同开了游艇环湖玩去了,傅寒川就误以为他把苏湘送回去了。

    傅寒川咔擦一下挂了电话,暗地想非要抓到莫非同的把柄不可,不然得被他笑死。他那嘴巴,还不得传的全世界都知道。

    他握着手机转身时,就看到后山的一条小路上,有个人影在林子里若隐若现。

    傅寒川收起了手机,往后山走了过去。

    苏湘是被一只松鼠吸引过来的。她本在篝火边烤鱼,一只松鼠胆子很大的在旁边穿过,她便跟了过去。

    松鼠早就跑没影了,苏湘倒是被山上的野果吸引了。

    这巴掌大的地方,野趣倒是不少。苏湘摘了几个红色小果,能不能吃她不知道,不过看着漂亮就摘了几个,而且听听鸟叫也不错。

    她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把玩着那几个野果。看到一只肥硕的松鼠在树枝上看她,苏湘就把手里的野果子丢过去一个。

    没有投准,果子落在地上,那松鼠也吓跑了。

    “好玩吗?”傅寒川在她的身后站定,苏湘听到沙沙的脚步声就知道是他,所以没有回头。

    她道:“莫非同买下这岛太值了。”她太喜欢这地方了。

    “我刚才来的时候,还看到了野鸡跟黑山羊。”

    傅寒川摘下落在她头发上的细碎树叶,说道:“我也买个岛,以后我们养老用,就叫湘岛,岛上就我们两个人住,谁也不能来。”

    他还在郁闷昨天晚上被人撞见的事。

    苏湘那树叶丢他:“谁要跟你养老。”

    傅寒川:“我给你养老。”

    ……

    苏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怎么被傅寒川按在了落叶地上,被他压着亲吻。

    她的脑子混沌一片,微微睁开眼时,头顶是交织缠在一起的树叶,层层叠叠,阳光从树叶的缝隙穿透进来。

    高处的树枝上,一只鸟好奇的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她闭上眼睛,感觉身体软绵绵的,对于男人的索取,她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傅寒川才肯松开她,脑袋埋在她的脖子里喘气,压下身体中燃烧的火焰。

    两人回到营地的时候,众人就看到他们身上沾着草屑树叶。苏湘红着脸解释为不小心滚下山。

    莫非同不打趣苏湘,斜眼看傅寒川:“你也滚下山了?”

    傅寒川一本正经,摘着T恤上沾到的草屑:“我救她。”

    蓝理憋着嘴想笑不敢笑,一个不小心,在烤玉米上的油涂抹多了,火苗烧了起来,蹿起一丈高,差点把她的眉毛烧着了,幸好莫非同拉了她一把。

    “笨死了。”莫非同把她往旁边赶了一个座位。

    不远处,傅赢跟连良在挖沙坑,莫非同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好了吗?”

    他们要把抓来的野鸡跟土豆都放进去烤,得事先挖坑,正好找点事情给那两个小屁孩干。

    傅赢拿着铲子正挖得起劲,头也不抬说道:“再等会儿。”

    莫非同吩咐蓝理过去帮忙,忽然转头对着傅寒川道:“你有没有觉得你家儿媳妇长得像一个人?”

    莫非同看那个小姑娘,以前就模模糊糊的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现在仔细看,就觉得更像了。

    傅寒川拧了拧眉毛:“你说谁家儿媳妇?”

    虽然两个孩子感情好,但到底是小孩子,莫非同这么口无遮拦,让孩子听到就只有害羞的份,谁像他脸皮那么厚。

    莫非同冷哼了声,就差翻个白眼,他道:“你不是连上学费用都包办了吗?”做的这么明显,就差定个娃娃亲了。

    他胳膊肘撞了下傅寒川,正经道:“我是说认真的。”

    他又看了一眼连良,心里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虽然说,这个世界上长得相像却没有关系的人很多,刘星像夏雨,就连最近在巴拿马新发现的物种蚯蚓像川普这种跨物种的事情都发生了,可实实在在的在眼前的人,还是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你看,她是不是有点像?”

    傅寒川偏头看了一眼连良,她正在抱着几根枯树枝往沙坑那边搬。

    “是不是有点像乔影?”莫非同的脑袋随着连良的走动而移动。

    尤其是这个小姑娘穿着白裙子的时候,最像穿白大褂的乔影。她身上有种冷艳的感觉,若是她长大,完全的长开了,是不是还有乔影那种娇艳明媚的气质?

    莫非同像是想到了什么,手指忽的握紧了下,差点把手里的油泼洒了出来。

    他的呼吸抽紧了下,一脸惊愕的看着连良,愣愣说道:“傅少,如果我说,我曾经在一小门口见过乔影,你会不会觉得这只是巧合?”

    那时,他去接傅赢,正好看到了乔影。他还跟她打招呼,她说是经过。可此时细想,感觉那时的乔影有些仓皇躲闪。

    那小姑娘,到底跟乔影有没有关系?

    有的话,又是什么关系?

    莫非同感觉他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裴羡这次没有过来,如果他看到连良,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傅少,昨天裴羡跟我打电话的时候,情绪不对劲。”

    莫非同有些语无伦次,想从混乱的脑子里抓到一点头绪。

    傅寒川的眉毛皱得更紧了:“你在一小见过乔影?”

    莫非同点了点头:“是,但是过去很久了。”

    傅寒川道:“这件事,让裴羡去查,你不要插手。”

    莫非同看了他一眼,目光微微深沉了下来,他的身体探过一些,说道:“你老实说,你把小姑娘弄到傅赢的学校,是不是早在怀疑什么了?”

    傅寒川默了下,说道:“我不知道连良跟乔影是什么关系,就只是想培养她。”

    这个时候,任何可能他都不会说,只是花点钱培养一个孩子,对他而言不算什么。

    ……

    裴羡向来是一张温文和煦的脸,总是微微笑着,商场上的人叫他狐狸。

    可此时的裴羡,脸色复杂,是他不曾出现在别人面前的脸孔。

    屏幕上有一封邮件,上面是关于乔影十年间的一些事。

    从她的初恋到她出国留学,其中有一年多是空白的,等到她再出现的时候,她已经来到了北城,成了妇产科的一名医生。

    同年,她的全家也搬了过来,与她同住。

    如果是工作需要,她离开家到异地并没什么奇怪。全家搬过来照顾她,也没什么奇怪。

    可仔细想,她是长女,而且乔影的生活能力,不需要家人这样周密的陪在身边的。

    再看乔深的资料,他上了大学以后,本来像别的大学生一样,把大学生活当成养老生活,自由散漫,逃课、打游戏,可突然就认真学习了起来,而且是拼命的那种。

    他只用了一学期的时间,从学渣到学霸,专业课全年级第一,到了毕业的时候,是院校推荐的高材生,顺利进入傅氏工作。

    他在傅寒川身边做助理认真负责,却从不谈恋爱。

    裴羡跟乔影还在交往的时候,乔影就吐槽说老乔家要后继无人,抱怨乔深推脱家里安排的相亲,抱怨傅寒川那个老板刻薄压榨员工。

    可那只是乔深以工作做借口不愿意恋爱。

    傅寒川又提醒他,乔深主动去分公司做一把手,他有着壮大自己的理由。

    那个理由是什么?

    乔影那一年多的空白又是怎么回事?

    最后的资料,是乔影出现在一小附近。

    她去第一小学做什么?

    裴羡慢慢的搓着手指,把邮件箱关了,身体往后靠在椅背中。

    他跟乔影分手已久,可这段时间里,他会梦到她,梦到那个雨夜,他会疼着醒来。

    哪怕他重新开始了感情,好端端笑着的时候,也会莫名的想起那个人。他脸上在笑,可是心思不知飞哪里去了。

    旁人不知他所想,只知道他开心笑着。再好的演技,又能维持多久?更何况他并非演员。

    裴羡不是个喜欢挖人隐私的人,即便是与乔影分手,他也没有想过去调查她的生活。

    但如今,他不等不换个方式来看待。

    那段过去影响了他现在的生活,不把无疾而终的感情找个理由出来,他似乎无法斩断与她的联系。

    裴羡看着第一小学的校门口,摩挲的手指停了下来。

    第一小学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她干嘛要去那所学校?

    裴羡想起他碰到乔影的时候,还看到她买的童装,眉毛就皱得更深了。

    他拎起车钥匙,开车去了第一小学。

    此时正是暑假,周围的培训班都正是如火如荼的时候,就小学里面是空荡荡的,门口就一个保安正在里面吹空调看手机。

    裴羡的车子在校门口停留了一会儿,就开车走了。

    他微眯着眼,路边的梧桐树投下大片的阴影,将他的脸映衬得忽明忽暗。树上的知了声声嘶鸣,把人弄得心烦意乱。

    不知不觉,车子竟然开到了公立医院的门口,裴羡停下了车,但没有下来,一直的坐在里面。

    过了许久的时间,裴羡瞧着进去了三辆救护车,不计其数的私家车,那些车有普通的,也有高档的。

    分手的那些日子里,乔影并没有开始新的恋情,他们恋爱的时候更没有第三者*,她到底在想什么?

    查到的那些资料,更让裴羡陷入了扑朔迷离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