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52 要是你淹没了,我会放弃游泳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高昌首给苏丽怡布菜,说道:“不陪自己的女朋友,难道要陪别人吗?”

    苏丽怡弯起唇角,低头吃饭,高昌首看她一眼,慢慢收起筷子,说道:“这次过来,我打算带你回家一趟。可以吗?”

    闻言,苏丽怡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对于高昌首,她是满意的。只是他的条件太好,而她是清楚自己的位置的。

    苏家倒了,她早就不是苏家的大小姐,落魄的混着日子,若不是高昌首出资,她连演戏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见家长……苏丽怡觉得这太快了。

    她的脑子里迅速的想推脱的说辞,说拍摄任务重不好请假,可他是投资人,导演哪能不给他面子。

    苏丽怡想了想,抬起头来说道:“阿昌,我年纪还太小了……”

    高昌首看她,笑说道:“北城这几天是夏天最热的时候,我只是想让你去我那儿避避暑,你紧张什么。”

    苏丽怡松了口气,脸都红了起来,可是去他老家,还不是要见家长?怎么可能到了地方不去拜会一下。

    苏丽怡就觉得他在哄她年纪小不懂事。她顺势道:“大家都热,我怎么好意思跑去避暑。要是以后被人爆出来耍大牌,那我不就惨了?”

    她还没有红就爆出负面新闻,以后还怎么混。

    苏丽怡感动归感动,脑子还是拎得清的。

    高昌首这时表情严肃了下,收起了温柔的笑。他道:“我知道你的顾虑。不过有我在,你觉得以后我还会让你出来吃苦吗?”

    他的表情更加严肃了一些,握着苏丽怡的手:“丽怡,你知道我的年纪不小了,我家里也在催。”

    苏丽怡呆住了,等反应过来时,差点跳起来。

    “催!你家里急着要你结婚了吗?”

    苏丽怡是个泼辣刁钻性格,扮着懂事乖巧的好女友,听说高昌首要结婚,她就绷不住了。

    她的声音拔尖,自己听着都觉得刺耳,马上冷静了下来。她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挤出个笑,说道:“我是说……我是说……”

    一听说高昌首有可能会结婚,她就紧张的说不出话来,舔着嘴唇。

    他要结婚,那她怎么办?

    她家那个样子,要高攀高昌首肯定要遭到反对的。

    高昌首瞧着苏丽怡低头紧张想对策的模样,唇角勾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冷笑。

    他之前几次试探苏丽怡,想从她嘴里套一点关于苏湘的事,她都冷漠说,自己跟她没什么关系。

    高昌首脸上浮起一抹温柔笑意,说道:“丽怡,你是在紧张什么?”

    苏丽怡道:“你见过我母亲的,她那个样子……哎……”

    一说到魏兰茜,苏丽怡自己先叹了口气,她再道:“我想等我闯出一点名堂了,再去见你的父母亲,这样我还能有点底气。”

    “我觉得我们的差别太大了。”苏丽怡沮丧的说完,垂下了头。

    她早熟,也曾经是名门小姐,知道什么是门当户对。现在的苏家,没有一个能够为她撑腰的。

    高昌首看了看她,沉默了下说道:“你不是还有个姑姑吗?她那么厉害……我觉得我家里不会反对的。”

    他的意思就是,父母不行没关系,但是有个有名望的姑姑也是可以的。

    高昌首徐徐诱导:“你之前说,你跟你姑姑的关系不好,所以才不愿意去投靠她。丽怡,你家跟她怎么会不好的?”

    “我听说过她,听说她是个很不错的人。”

    苏丽怡拧了拧眉毛,苏家的事情,几乎全城都知道,高昌首是外来的,可是只要他打听一下,就知道苏家的那些破烂事儿了。

    而且,苏湘根本就不是苏家的人,这个秘密她就更加不能说了。

    苏丽怡自己想得很长远。

    眼下看起来,苏湘跟她有亲戚关系对她有利,可以后万一出了什么事,苏湘的身世被爆出来,管她是谁的野种,野种就是野种,这对苏家而言,可就是奇耻大辱了。

    她若入了高家的门,那不是给高家也抹黑了吗?高家的人怎么看她?

    所以说,靠人还不如靠自己,先要自己强大起来才行。

    高昌首瞧着苏丽怡似有难言之隐,开口道:“任何事都可以和解的。要不要我帮你说一下?你们是亲人,能有多大的仇。”

    高昌首故意说的不以为意,好像很轻松的样子。他拎起装着果汁的水壶,给苏丽怡重新倒了一杯,说道:“我正好有个项目,希望能够跟她合作呢。你要是能从中引荐,回去我也好跟我父母说,提前给你记功。”

    苏丽怡前面坚定着自己的信念,但高昌首的一番话,她心里又有些动摇了。

    要等她自己大红大紫,成为一张名片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她现在是个无名小卒。

    她盘算着,指望自己的父母是不能够了。她不愿求到苏湘的门上去,可是给她介绍项目,是双方合作,大家都有利,这就不算求了。

    而且若是她引荐成功了,那么高昌首的父母会不会觉得她有旺夫命?

    在豪门世家中,旺夫命什么的是很看重的。那些家族,听起来很高大上,其实思想还是老旧的。

    苏丽怡点了点头:“给你引荐倒是可以的。”

    高昌首道:“那就跟我说说说关于她的事吧。知己知彼,成功的机会才更大。”他一副感兴趣的样子,苏丽怡看了他一眼,高昌首马上补充道:“知道你们的事,我才好从中给你们调和,是不是?”

    苏丽怡的情绪就低落了下来,晚饭都吃不下去了。

    “其实跟你说也没什么,你只要查一下北城的新闻,就知道了。苏湘以前的名声可不好,但这个跟我爸也有点关系……”

    关于苏湘跟傅家的那点事儿,网上删除的差不多了,可总有漏网之鱼,要是细查肯定能够查到。

    苏丽怡想,自己与高昌首在一起,以后他家肯定要细查一番的,与其等他们自己去查,或者经过别人的添油加醋,还不如她自己说了呢。

    苏丽怡说的那些,常守早就知道,跟常妍的那段恩怨纠葛,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了。

    而之后傅正康跟傅寒川的争斗,常守一直暗中关注着,不管是傅寒川、卓雅、陆薇琪还是苏湘,都是害了常妍的人。

    他在心里冷笑,面上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苏丽怡说起苏湘那些往事的时候,是避重就轻了说的,就算是坦诚,也不能坦白的太彻底,她只要给高昌首看到她的真诚就可以了。

    高昌首淡淡笑了笑:“好,我知道了。”

    “那什么时候,你帮我约见一下她,我这个项目还是挺着急的。你知道,若是我能够做出一点成绩来,在我父母面前就更能说得上话了。”

    苏丽怡不疑有他,答应了下来。第二天,她就抽了时间特意去见了苏湘。

    写字楼内,苏湘见到了好久没有露面的苏丽怡。正好果汁工厂那边送过来一批解暑饮料,工作室的人每人一杯,苏湘把自己的那一杯递给了苏丽怡道:“上次你去解约以后,很久没看到你了。最近怎么样?”

    苏湘绝口不提关于她拍戏的事,更不提她跟常守恋爱的事,当做一无所知。

    苏丽怡把果汁放在了茶几上,说道:“我在拍戏,就不喝这个了,先谢谢了。”

    苏湘扯了下唇角,垂眸一看那杯连吸管都没拆封的饮料。她从苏丽怡的态度看得出来,她在有意与她划开界限。

    看起来,常守的出现,让苏丽怡有了彻底与她划清的意思。

    苏湘不动声色,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拍戏?这是好事,恭喜你了。”她顿了下,再问道,“剧组不忙吗?我想你应该不会没事跑过来,专门跟我说你找到戏拍了吧?”

    苏丽怡道:“我有个朋友,想要跟你合作项目,让我帮忙牵线。”

    苏湘做出了然的样子,点了点头:“是什么项目?”

    苏丽怡道:“是你们的果汁工厂。他说你们的模式很成功,他想在他老家那边也开一家,借用你们的品牌你们的模式,等于是你们的下属公司。”

    傅寒川出资置办的那家果汁工厂,当初创办的目的现在已经基本达到,而且在他们充分的准备下,推出市场时就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健康与环保结合,是现在快消市场上的宠儿。

    苏丽怡道:“你只是出借一个品牌,但是每年有品牌费可赚,这对你来说,不是很划算的买卖吗?”

    苏湘听着,微微笑了下,做出很感兴趣的样子:“听起来是不错。”

    “这个品牌,我们花费了很多心力才树立起来。你的朋友开分公司,等于是把这品牌推向更高的地方……”

    苏丽怡听着,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接着就听到苏湘一句“可是”。

    只听苏湘道:“可是饮品在我们自己的监控下严格生产,出问题的概率不大。但若是放在外人手里……若是出了问题影响到这个品牌,那后果是无法想象的。丽怡,这是一家给残疾人就业的公司,可是容不得一点马虎。”

    苏湘如果马上就表示出愿意合作的样子,她想原话传到常守那里,他就该起疑了,所以她故意表示出为难。

    苏丽怡果然脸色变了变,她道:“怎么会。一样的流程一样的配方,会出什么问题。我是不懂工厂管理,但我知道,开公司可以帮助地区解决就业问题。”

    “那么多残疾人,你总不能让全国的都到北城来吧?而且,你那工厂,容纳的下那么多人吗?”

    “我朋友开公司,也是想为宜城的慈善事业做点贡献。”

    苏湘沉吟了下,若有所思:“你说的倒也是,总不能让人大老远的过来。残疾人本就不方便……”

    苏丽怡一看有戏,就接着说道:“现在也只是有这么一个合作意愿,成不成等双方坐下来谈谈不就知道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大家一起吃顿饭,我来跟他约。”

    苏湘道:“可是,我只是那家公司的顾问,如果要合作的话,是要经过傅寒川的同意的。”

    苏丽怡一愣,倒是没想过这件事。她道:“要找傅寒川?”

    苏丽怡觉得傅寒川比苏湘还要难说话。那是个奸商,如果他要得狠了的话,高昌首不是很吃亏?

    苏湘拿起那杯果汁,喝了一口说道:“不过,我可以试着帮你们说一下。不过结果如何,最后还要看他们谈的怎么样。”

    苏丽怡就等着苏湘的这句话,她答应下来,她就可以找高昌首约时间了。

    她道:“能够与傅寒川当面谈,那就更好了。”

    得到了苏湘的答复,苏丽怡回去就跟高昌首说起了,高昌首很高兴的样子:“丽怡,那真是谢谢你了,事成以后,给你一个大大的礼物……”

    另一边,苏湘跟傅寒川说起此事。她冷冷道:“常守看中了果汁工厂,他是下了大代价来报复啊。”

    对常家来说,出钱办一家小工厂不过是小事。假若常守真的办了这么一家分公司,又成功借用了果汁工厂的品牌,只要他的公司出事,北城的公司就会受到牵连,同样的受到质疑。

    他再背地里煽风点火,不管是苏湘还是傅寒川,都将名誉到底,面临公众的口诛笔伐。

    果汁工厂的意义特殊,要是出问题,就会有人攻击说他们借着帮助残疾人的名义敛财黑心。到时候,哪怕他们撇清关系,说对方公司只是加盟,可所谓的加盟费消息一出,更是摘不干净了。

    常守的算盘打的极好,一箭双雕。

    就算苏丽怡守住了她的秘密,他还是能从别的方面想办法。

    傅寒川道:“常奕回到南城,跟他父亲一起坐镇,相对的,常守就空闲了下来。我倒是可以在他们之间挑一把火,让他忙一点。”

    苏湘看他一眼:“你要怎么挑火?”

    傅寒川对着苏湘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苏湘站在傅寒川书房的大书柜前没动,在那一摞一摞的书里面看书目:“才不去。”

    傅寒川从书桌后面站了起来,一把拉住苏湘往沙发那边坐了过去:“你想看什么问我就可以了,我这里都装着。”

    傅寒川指了指脑袋,书架上的那些书枯燥繁琐,还不如多跟他交流交流。

    苏湘嫌弃的噘了下唇:“臭屁。”

    她把话题转了回去道:“可是常守说要跟我们谈合作,到时候一见面,不就都知道了吗?他到底在弄什么名堂?”

    这是苏湘想不通的,常守难道还指望着他们失忆,都不记得他的长相了吗?

    他只是换了个造型,除非去整容。

    傅寒川冷笑了下道:“他不会自己出面。”

    苏湘微蹙了下眉,傅寒川道:“他的目标,还是在苏丽怡的身上。你以为他真会建工厂?”

    把动静闹大了,到时候会反噬,所以常守不会真的破土动工建一家工厂。他只是想用这个借口,从苏丽怡身上打主意。

    至于他下一步要怎么做,还是要看后面。

    过了几天,苏丽怡这个牵线搭桥的就来传话了。她约定的地点在一家酒店包厢。

    到了那天,苏湘跟傅寒川进去一看,来的人果然不是常守。

    苏丽怡介绍说道:“这是高先生的特助,高先生有急事,授权他的特助先与你们谈项目合作事宜。”

    高昌首没有过来,苏丽怡是失望的,不过他在电话里说,他的一个客户出了点问题,要出差一趟,他把他的特助安排过来分开行动,也是表示了对此次合作的重视。

    苏湘与傅寒川对视了一眼,笑了笑没表示意见,几个人坐了下来,一边吃饭,一边说起了关于合作的事。

    双方都表现出了合作的意愿,最后傅寒川道:“那我就等高先生亲自来与我详谈,到时候,就该是签合同了吧?”

    一说签合同,那特助脸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搐了下,举起酒杯应和:“希望我们合作的那天尽快到来。”

    晚餐结束,那位特助就回了宜城,说是要回那边尽快的把合同准备出来。

    苏湘与傅寒川坐上车子,脸上挂着的笑就落了下来。

    苏湘看了一眼苏丽怡,她正坐上另一辆车。

    这么短的时间,她已经拥有了一辆卡宴,想来那也是常守送给她的。

    苏湘收回视线说道:“苏丽怡被常守哄得团团转,陷入进去了。”

    傅寒川喝了几杯酒,揉着太阳穴嘟囔道:“小女生很容易哄,要是给你车给你房,你陷入进来,我也愿意。”

    他们现在的状态,还在暧昧不清的阶段,苏湘没有点头同意,所谓的在一起只是外人看来。

    苏湘以前曾经说过,骄傲的把自己的爱人介绍给朋友,亲人,那才是真正的爱人。

    苏湘闻言,瞥了他一眼:“小女生?”

    苏湘奔三了,在这个关键数字上,对有些字眼是敏感的。

    傅寒川一愣,马上反应过来,说道:“我是说,苏丽怡没有你一半的聪明,就是个无脑小女生,给点钱就跟着人跑了。”

    苏湘哼了一声,让司机开车。

    车子经过了一家私人电影院。傅寒川突然开口道:“停车。”

    司机依言把车子停了下来,苏湘转头看过去,发现那家私人电影院就是傅寒川以前定下包厢的那家,他们数次在那里见面。

    傅寒川转头看向苏湘道:“去看个电影吧。”

    晚上没有什么事,他也需要约会来追他的小女人,不然天天谈公事,还怎么增进感情?

    最近傅寒川睡前都在想,要是那时他们留在小岛上,只过二人世界,把该做的都做完了,那现在就是躺一张床上谈事了,当然,是办事以后谈。

    苏湘看到电影院门口张贴的海报,点头答应了。

    两人一起进去,还是那一个包厅,他们选看了一部末世灾难片。

    特技做的逼真,让人觉得末世就要来临,每一秒钟,巨浪都在吞噬生命,人们无处可逃时的绝望,让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苏湘是个感性的人,缩着身体流泪,她紧张又害怕,纸巾抽了一张又一张。

    傅寒川对电影才没什么兴趣,他把人抱了过来,说道:“哭什么,又不是真的。”

    苏湘却很认真的道:“亚特兰蒂斯就是这么消失的。现在环境这么糟糕,天晓得什么时候就是世界末日。”

    傅寒川摸摸她的眼,这双眼睛还能再爱哭一点。

    他道:“要是你淹没了,我会放弃游泳。”

    苏湘的身体微微一僵,水汪汪的眼在荧幕的亮光下幽幽的看着他,傅寒川擦着她眼角的湿润,很认真的道:“真的。”

    他抬头看向前面的大荧幕:“以前你在我身边,我心里有你却不自知,现在我知道了的。”

    他低头看向她的眼睛:“苏湘,你呢?你心里有我,是不是装作浑然不知?”

    苏湘的心跳随着紧张的奏乐而起伏。她的目光微微闪烁,傅寒川道:“我们现在有大好的时光,但时间每过去一点天,这样的大好时光就少一天。就算没有灾难,人生却是有限的。到了老的那一天,我们会后悔没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后悔把时间荒废……”

    苏湘的喉咙翻滚了下:“我……我不知道……”

    傅寒川的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握着她的手按在她的心口:“我知道你害怕,我留你的回忆太差劲了。”

    “但我却要感激那些差劲的回忆,因为太深刻,你才能记得我。”

    若不是那些刻骨铭心,那三年里,她会真的忘记他。

    “但我也会给你制造美好的回忆,你什么都不要做,只要你点头就可以。”

    他伸手摸到口袋里,苏湘看他在那里掏来掏去,问道:“你在找什么?”

    傅寒川拧了下眉毛,本来现在是最好的时候,可是那件东西被他收起来了。早知道就带在身上了。

    他道:“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我怕弄丢了,放在了书房。我们现在回去。”

    他说风就是雨,电影还没播放完,就拉着苏湘往外走。

    他希望他跟苏湘的复合,不要影视剧中的生离死别才能顿悟,是她的半推半就,还是两人水到渠成,他做主导,她只要点头就好。

    车子往傅邸的方向开,车速很快,在前面路口的红路灯时,傅寒川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电话中,对方报告道:“他们进了富丽酒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