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53 别走……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傅寒川一直觉得,自己就要把这辈子的情话都说完了,也准备着趁苏湘昏头转向的时候,再加一把力,把该做的给做了。这一通电话打来,让他心头一梗,感觉好像畅通的大路突然横了一条路障。

    他的手指紧握了下手机,呼吸微微一梗,连苏湘都感觉到了他的异常。她转过头来问道:“怎么了?”

    傅寒川挂断了电话,沉沉的吐了口气道:“苏丽怡跟常守,去了富丽酒店。”

    苏湘顿时愣住。

    今晚所谓的合作谈判,常守在打什么算盘,苏湘跟傅寒川都清楚。常守不敢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但等谈判结束,随便一个借口他就可以出现在北城,与苏丽怡见面。

    只是这时间去酒店……

    苏湘捏住了手指,傅寒川看她握住的手指,问道:“你怎么想?”

    苏湘道:“封轻扬说,她见过常守。我想,常守担心她想起来,所以要加快行动……”

    傅寒川记得苏湘之前说过的,要让苏丽怡吃个教训,他道:“不陪他们玩了?”

    话是这么问,其实在他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就知道苏湘会怎么做。

    苏湘看了他一眼,他脸上挂着的不怀好意的笑,她转头对着司机吩咐道:“去富丽酒店。”

    司机别无二话,在前面十指路口的时候转了方向盘,开往富丽酒店。

    ……

    苏丽怡与傅寒川他们吃过晚饭以后,就开着她的新车回公寓去了。

    魏兰茜在家里等着她,见她回来,上来就问:“怎么样了啊?”

    苏丽怡挺得意,洋洋一笑道:“差不多成了。”

    魏兰茜一听说成了,拍了下手道:“我女儿就是有本事。”说着,她又一脸歉疚的看着苏丽怡,“要是苏家没有败落就好了,你就不用受这份委屈了。”

    自己的女儿被别人嫌弃身份低下,魏兰茜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不过苏丽怡不靠那个哑巴,而是靠自己的本事抬起头来,魏兰茜又觉得很骄傲。

    她一脸笑道:“丽怡,以后妈就靠着你过好日子了。你不会丢下妈妈的,是吧?”

    魏兰茜很怕苏丽怡嫁了豪门以后,就不要她这个妈了。

    苏丽怡从冰箱拿了冰激凌,转头看了她一眼:“妈,你说什么呢。有这心思胡思乱想,还不如去泡个澡睡一觉。”

    为了今晚的谈判,她特意向剧组请了假,难得不需要穿着几层的古装戏服吊威亚,此时可以舒服的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玩手机,对魏兰茜的担忧只觉得她杞人忧天。

    苏丽怡虽然讨厌自己父母的不长进,但从来没有想过要丢下他们。

    游戏打了一半,电话切入进来,看到上面的名字,她的唇角翘了翘,对于今晚的好消息她没告诉高昌首。

    高昌首的特助会把任何事情都报告给他的,苏丽怡觉得与其自己邀功,还不如不显山不露水,让高昌首记下她的这份人情。

    她看着电话,知道高昌首这是来夸她了。

    她接起电话,起身站了起来,手指绕着长发在客厅转圈:“忙完啦?”

    电话里,高昌首道:“办成了件大事,不告诉我吗?”

    苏丽怡道:“具体都是你的特助在谈,我只是负责吃而已。”

    高昌首长叹了口气:“哎,你这么谦虚又能干,我该怎么奖励你呢?”

    苏丽怡笑了起来,又有些羞涩的道:“你能常陪陪我就好了。”

    女人再独立,可是一旦恋爱了,有了被呵护的感觉,就希望长长久久的陪伴,更何况苏丽怡还是个小女生。她也在暗示高昌首,自己想跟他长久的在一起,务必记得她的这个功劳。

    高昌首在电话里笑了笑,说道:“出来。”

    苏丽怡愣了下:“去哪儿?”

    “我在飞机场。”

    苏丽怡嘴巴张大了,眼睛闪亮:“你不是出差去了吗?”

    此时的高昌首正坐在飞机场的咖啡室内,一手喝着手工咖啡,一手握着手机,脸上挂着一丝冷笑。

    他不是出差,只是做出出差回来的样子。

    片刻过后,苏丽怡便来了。她进了咖啡店,一脸惊喜又惊讶,若不是周围有人,她就要跳到他身上去了。

    她没有为高昌首做过什么事,一直以来都接受着他送的东西,现在能够为他做一点事,她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亲昵过后,苏丽怡道:“不是说要去几天,早知道就安排明日跟他们见面了。这样的话,说不定合同都已经签下来了。”

    高昌首揉了揉她的头发,说道:“我也是到了那边才被告知问题解决了。对方还说为了告罪请去吃饭,我这不想着你,推了人家的盛情邀约马上飞过来的。”

    苏丽怡从他怀里抬头,问道:“连宜城都没回?”

    高昌首晃了下机票:“日本直飞北城。”

    苏丽怡更加感动了,高昌首道:“我还没吃晚饭,刚订下酒店,先陪我去吃饭。”

    两人便上了车子。

    富丽酒店的房间内,苏丽怡陪着高昌首吃了东西。等用餐结束时,已经十点多了。

    苏丽怡很想两人再多一点时间待着,可是女孩子的矜持又告诉她该回去了。

    她看着服务员把餐盘收走,对着高昌首依依不舍:“我也该回家了……”

    高昌首看了下时间:“那我送你回去。”

    他站起来,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高昌首忽然抱住了苏丽怡,贴着她的耳道:“今晚别回去了,好么?”

    苏丽怡的身体微微颤栗了下,有些害怕又有点犹豫:“我……我明天还要拍戏的……”

    “拍戏,还不都是我说了算吗?”高昌首搂住苏丽怡的小腰,唇贴着她的脖子亲吻,声音性感又含糊,“别走了……”

    苏丽怡觉得身体一阵酥麻,感觉身子都软了站不脚,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心里挣扎着。

    常守太了解小姑娘了,在他的情史中不乏十八九岁的小女生,知道怎么哄。

    纵然苏丽怡是他遇到的最难搞的女生,他也有信心把她哄下来。

    他本不是那么着急,可封轻扬看到了他,保不定什么时候又被什么人看到。他跟苏湘合作是假,要苏丽怡相信他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他让她看到了自己的希望,接下来就是把她的人交给他了。有了同床共枕的感情,苏丽怡会完全的相信他,把什么都告诉他的。

    他的唇往下,在她白皙嫩滑的肩膀游移,低沉的嗓音继续蛊惑:“丽怡,别走,陪我……”

    ……

    苏湘跟傅寒川两人出了电梯,在服务生的带领下,一路向着某房间而去。

    那气势冲冲的架势,让服务员额头冷汗都出来了。

    酒店的规矩,客人是不能打扰的。可是苏湘到了前台,就说自己得到消息,她的侄女被人拐到了酒店,就要被人不轨。她说她的侄女还未成年,这事儿要是闹出来,酒店一方是要负连带责任的。

    对方也怕出事,尤其看对方男人不好惹的模样,交涉了几句就让人带着过去了。

    到了房间门口,服务员停了下来,不太敢敲门,更不敢直接开门。

    开这间房的男人,看起来好像也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苏湘一记眼色扫过去,冷声道:“出了事,你要负责吗?”

    服务员硬着头皮抬起手敲门:“您好,客房服务。”

    这个点都十点多了,哪有酒店这个时间做客房服务的。房间里,高昌首已经把苏丽怡压在床上,衣服都脱了一半。

    闻言,两人动作停了下,偏头看向门口。

    过了几分钟,房门又笃笃的敲了两声。

    高昌首拧了拧眉毛,苏丽怡紧张道:“是不是我妈找过来了。”

    她出门的时候说自己出来约会,魏兰茜没拦着她,但是让她早点回去。魏兰茜吃过亏,不想让苏丽怡也吃了亏。

    高昌首从床上下来,捡起落地的衣服穿上,苏丽怡也连忙把裙子的拉链拉上了。

    门口,就在服务员准备再次敲门的时候,门开了,他的手举到一半,看到那人冰冷的脸吓得支支吾吾道:“这、这位小姐说来找她的侄女。”

    一侧,苏湘走了出来,冷冷笑着道:“你好,常守先生。”

    随后过来的苏丽怡正好听到苏湘的这一句,顿时整个人僵着站在了那里,她看了看高昌首,再看向苏湘。

    “你叫他什么?”

    苏湘转头,从包里掏出几张纸币递给服务员道谢,等人走远了,她才看向常守道:“我可以进来吗?”

    她这句话,问了等于白问,常守翻了个白眼,转身走回房间,门打开着。

    此时就算他甩门,他的身份已经被揭穿,苏丽怡也已经听到了。

    苏湘走了进来,上下看了眼苏丽怡。她身上的衣服虽然完好,但并未整理好,更不要说那已经压出来的褶皱,还有她脖子上的吻痕。

    苏丽怡看到她审视的目光,捂住了脖子,愤恨问她:“你刚才说他是谁?”

    苏湘看着常守,一字一字的说道:“常守,常妍的二哥。我没认错吧,高昌首先生?”

    难怪封轻扬说差点没认出来,此时苏湘看到常守的真人,可是倍感意外。他的改变很多,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苏丽怡像是被人打了一闷棍,不敢置信的看向高昌首,像是要把他看出个子丑寅卯来。

    她的初恋……常守……高昌首?常妍的二哥?

    苏丽怡就快要站不住,颤声问道:“她说的是真的?”

    常守功亏一篑,他没有看苏丽怡,一双冷厉的眼狠狠盯着苏湘,冷笑显得狰狞:“看起来,你早就知道了我。那么你到现在才来,是要看谁的笑话?”

    他说完了才转头看向了苏丽怡,就算不能整到她,也要在这个时候挑拨她们一把。

    苏丽怡跟一个假的高昌首恋爱,苏湘知道却不告知,以苏丽怡的骄傲,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还不恨死了她。

    苏湘对常守的挑拨不以为意,笑了笑道:“我并非早就知道你,而是我一直在留意着她。”

    苏湘看了一眼苏丽怡:“我是她的姑姑,我有责任看管她。她从耀世解约,没有工作,不过她有她的骨气,想自力更生,我便让她闯一闯。”

    “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利用这个机会接近她。”

    苏湘的脸色冷了下来:“常守,为了报复我,利用一个小姑娘,你好意思吗?”

    “你妹妹常妍,为了嫁入傅家,接近傅赢利用傅赢跟卓雅夫人,这本事是你教的?”

    她的言语尖锐,句句如刀子直戳常守,常守顿时红了眼睛低吼道:“你闭嘴!”

    撕开温柔沉稳的外皮,他狠戾的一面露了出来,面孔狰狞的瞪著苏湘,像是要撕碎了她。

    傅寒川脸色冷凝,脚步一动挡在了苏湘面前。当着他的面,对他的女人不敬,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吗?

    他对着常守讽刺道:“怎么,输了就发脾气?常家二少这么不中用,难怪你也只能做点下三滥的事。”

    常守的神经一再被挑动,眼角的肌肉微微抽搐着。他咬着牙,猩红的眼看着面前的两人,咬牙切齿的道:“你们两个渣男恶女,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说着,他看向了傅寒川:“你既不喜欢常妍,就不要给她希望,可你呢?惺惺作态,让她沉溺在渺茫希望的里,让她疯了!”

    “你假意跟常氏合作,陷常氏于不义,你又算什么男人?”

    “还有你!”他看向苏湘,“你装无辜装可怜,常妍照顾了你的儿子三年,你却让她身败名裂,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傅寒川扯了扯嘴唇,忽然砰的一拳挥向了常守,常守打了个踉跄,一抹嘴巴回过神来,拎起拳头就要冲上来,傅寒川瞧准了,一脚踢在他的膝盖上,常守立即膝盖一弯,贴在了地上,半天起不来。

    傅寒川今晚好事被打断,本就憋着一股气,常守嘴里再不干不净,就别怪他下手狠。

    他转了转手腕,垂眸盯着抱起了膝盖的常守,冷漠说道:“常守,我从来没有给常妍希望,那是她自己幻想出来的。卓雅夫人纵然想要拉拢她,可若她不欺骗自己,她就知道,我对她没兴趣,也不会被她感动。”

    “至于你们常氏,商业上的竞争跟合作,从来都是反反复复。常氏也是得了好处的,至于常氏后来败走北城,要怪也只能怪常妍做的事太难看。”

    一说到常妍做过的事,那才是勾起傅寒川心里最深的恨。

    要不是她做了那些事,苏湘根本不会离开北城,不会造成他们的决裂。

    傅寒川看了一眼苏湘:“你说常妍照顾傅赢,她害的她们母子分开三年,你好意思提这个?苏湘放过常妍,已经是她最大的仁慈!常妍养大了自己的心魔,又被心魔反噬,是她对自己的惩罚!”

    “一味袒护,不知悔改,是为不分是非。常家现在水深火热,你来寻仇,是不分轻重。”

    “是非不分,轻重不分,常家出了你这样的种,难怪要没落!”

    傅寒川的话说得极重,刺得常守青筋暴起,嚯的翻身站了起来,一把揪住了傅寒川的衣领,高高扬起了拳头。

    “啪”的一声,清脆的把掌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常守愣住了,转头看向打他的人。

    却见苏丽怡一脸愤然的瞪着常守:“你是她的哥哥,你为了给她报仇来接近我,我有资格打你了吧?”

    她瞪着的眼睛里含着眼泪,眼眶睁得红了。

    提到常妍,她就会想起他们一家在日本躲藏的日子。

    父亲在日本不能回来,就是常妍指使了那边的黑社会干的。他差点死在了日本,常妍后来还指使医院的护士杀人灭口。

    苏丽怡一想起那些,身体都要微微颤抖。她竟然在跟这样的人谈恋爱,还差点发生了关系!

    苏湘把苏丽怡拉在了身后,往前走了一步道:“对着苏丽怡的时候,你不觉得愧疚吗?”

    “你口中善良的妹妹,差点杀了她的父亲。现在你又利用她,对着她的时候,良心不会痛?”

    常守转头看向苏丽怡,看到她终于控制不住落下的眼泪,他眼睛里的猩红渐渐退去。

    当他看到常妍缩在那间小屋不见天日的时候,愤恨就充斥了他。他希望苏湘跟傅寒川都跟常妍一样,他们不配有幸福的日子!

    可是苏丽怡……哪怕当初是常妍收买了苏润,造成了之后的一切事情,可这与苏丽怡无关。

    苏丽怡此时只感觉的到羞愤,对高昌首……不,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高昌首,只有常守,她对他的喜欢已转为了憎恨。

    她咬着牙道:“别再让我看见你!”

    苏丽怡不想再继续留在这个房间里,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看到了她的耻辱。

    她一直自认聪明而骄傲,可此时此刻,她只觉得她脸上火辣辣的痛。

    现实给了她狠狠的两巴掌。

    苏丽怡夺门而出。

    苏湘拆穿了常守,又有傅寒川在这儿,便追了出去。

    她花了些力气才追上没头苍蝇一样乱跑的苏丽怡,苏丽怡甩开了苏湘的手,对着她大喊大叫道:“看我的笑话,你满意了?高兴了?”

    刚才苏丽怡冲出马路的时候,正好一辆出租车开过来,她差点撞了上去。车子停下来,车灯光芒将两个女人照得透亮。

    “喂,你们两个女人,想死就滚远点,别挡在路中央!”司机被吓到了,气得钻出窗子大骂。

    苏湘看了眼苏丽怡,看她失去了理智的模样,没说什么,拽着把她推上了车子。

    出租车被这一幕简直惊呆了,怎么还跑自己车上来了,这是赖上他了?

    苏湘按住挣扎要下车的苏丽怡,对着司机冷声吩咐:“去安通大厦。”

    安通大厦即是苏湘租用的写字楼。

    她拽着苏丽怡,一直把她带到了自己租给少年团练舞的那一层楼。

    这个时间,大厦里面的人早已都下楼。而练舞教室里却还亮着灯,少年团的孩子们还在里面练习舞蹈动作,挥汗如雨。

    透过一层观察用的玻璃,苏湘抱着手臂看着里面的孩子,说道:“你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打造你单独发展,成为我工作室的另一个发展对象。”

    她转过头,对着苏丽怡道。

    苏丽怡还沉浸在被欺骗的羞耻中,突然说要捧她,一时转不过弯来,傻傻的瞧着苏湘,过了几秒钟,语气极为恶劣道:“我不需要你的同情跟施舍。”

    “我被人利用,也是拜你所赐,你没资格笑话我!”

    苏湘淡淡笑了下道:“我没有笑话你。我以为刚才我在那间酒店里已经把话都说清楚了。”

    “苏丽怡,我确实一直在盯着你,从你跟耀世解约就开始了。”

    “见不得我好的人太多,而你是知道我秘密的人,所以我不得不防,但这不代表我不关心你。”

    苏丽怡嗤笑了一声:“少来跟我假惺惺,你不就是怕我把你的秘密告诉别人。”

    苏湘也笑了下,对苏丽怡尖锐的话不以为意,她平淡道:“你是苏润的女儿,苏明东的孙女,你身上一半的血液让我讨厌。可你也是沈烟的孙女,我不念苏明东不念苏润的情分,却要念着沈烟留在你身上的一部分血脉。”

    她抬头看了眼头顶的一盏灯:“可能你已经不记得她,但是你的嘴巴跟鼻子有点像她。”

    在苏家未出事以前,苏湘只有沈烟的陪伴,对她的记忆最为深刻。而长大后的苏丽怡也开始渐渐展现了沈烟的一部分容貌,甚至比她还要像她。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隔代遗传。

    苏丽怡抿着嘴唇不说话,但是情绪已经慢慢转过来,不再沉浸在常守身上了。

    苏湘道:“苏丽怡,我大可以像苏润那样,把你送到凤城去,这样对我而言更好。可是就为着这一点,我还是想拉你一把。”

    “不过你因为以前的那些历史,跟我有趔趄,所以我没有马上来找你。在没有让你诚心对我之前,我不会养一只白眼狼在身边。这你只能理解一下了。”

    苏湘微微勾了勾唇,再继续道:“陆薇琪找过你,这件事我也知道。你拒绝了,我很满意,所以我才觉得,你跟我并非没有坐一条船的时候。”

    苏丽怡蹙了蹙眉,苏湘道:“我记得陆薇琪曾经是你的偶像,可你却装作不认识她,拒绝的很彻底。”

    苏丽怡翻了下眼皮,不愿承认那时她是站在苏湘那边的。她道:“我不记得我崇拜过她。”

    对于很多迷偶像的粉丝来说,一旦偶像人设崩塌,很多粉丝都会不承认粉过那个人。

    对苏丽怡来说,陆薇琪都已经是八百年前的人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