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73 你在教我怎么做事?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连良纵然再坚强,也只是个孩子。她的眼眶一下子蓄满了泪水,像是受伤的小兽,凶狠的瞪着乔影。

    对峙间,空气好像被冰冻住。傅赢紧张的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小嘴一抿,皱着眉对着乔影道:“乔影阿姨,你太过分了!”

    “你不想认连良,又干嘛要来找她,过你的安心日子就好了。”

    傅赢也是很生气,拉住连良的手道:“我们走。”

    说完,两个孩子就往门口走去。

    乔影脸色煞白,看着连良就要走出店门,对着他们的背影大声道:“等一下,不许走!”

    连良的脚步顿住,转过身来。她看着乔影,脸上挂着泪水。她道:“如果你是要我搬家才来找我的话,我告诉你,我不要你的房子!我有家,我跟你半点关系都没有,所以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乔影望着她,手指捏了又捏,脸上痛苦万分。

    连良再也没有回头,用力推开店门走了出去。

    马路上,裴羡开车经过,就看到两个小孩子从一家餐厅走了出来。其中一个孩子好像是在哭。

    那不是傅赢,还有乔影的那个孩子吗?

    裴羡的车速放慢,不自觉的从后视镜看着那个哭着的小女孩,眉心皱了起来。

    理智告诉自己不要管闲事,可当他看到乔影从店铺内冲出来,揪住那个女孩的手臂时,目光却一直的盯着那里。

    他看到乔影似乎在说什么,双方在马路上好像是争执了起来。

    他的眉头越皱越紧,此时已经看不到那家店铺,更看不清那几个人了。他突然一脚踩了刹车,转了方向盘开了回去。

    下车,连车门都没有关,裴羡大步的走过去,说道:“你们在干什么?”

    乔影身影顿住,转头看向裴羡。他拧着眉正看着她们。乔影没理他,对着连良严肃道:“我不管你是不是伤心难过,你必须马上搬家!”

    连良用力挣扎了下,没有挣开,突然对着裴羡道:“叔叔,帮我报警,她是拐卖小孩的人,贩子!”

    裴羡眉毛皱得更紧了,不解的看向乔影。乔影气急,高高扬起手臂像是要打下去:“我这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连良无惧的看她,抬了抬下巴道:“你是要打我吗?你有资格吗?”

    “不是说,对着任何人都不要说,我是你生的吗?”

    连良的眼睛黑白分明,直直的望着乔影,在这样的直视下,乔影几乎要崩溃了。

    她看着那一双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身体开始不能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她极力的咬住牙齿,让自己不要想起,死命的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她用力的闭了下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手直指着前面的马路:“你走!你走!”

    她松开了手,连良没看她一眼,快步的跑了起来。

    傅家的车一直的跟着他们,此时就停在马路边上。连良快跑了几步,到了车边砰砰的敲车窗,哭着叫开门。

    两个孩子最终坐上车,很快就离开了。

    乔影蹲在地上,双手紧紧的环抱住自己,好像把自己跟这个世界隔绝了开来,身体依然在不住的颤抖着。

    裴羡想起在车库时,她发狂前也是有这样的异样,不敢轻易碰她。

    他蹲下来,几乎是平视着她,小心道:“乔影,你还好吗?”

    低沉的磁性嗓音仿佛来自很远的地方,却让人心安,乔影觉得自己从一个冰寒黑暗之地走了出来。

    她抬头茫然的看着面前的脸,再转头看了看四周围。阳光很暖,头顶的树叶被阳光照射着发出金芒,每一根叶脉都清晰无比,周围的行人在奇怪的看着他们。

    乔影回过神来,顷刻间就恢复了冰冷的神色。她站了起来就要往自己的车那边走。

    裴羡一把拉住她,低头看着她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他道:“我们谈谈。”

    乔影抿住了嘴唇,没有说话,做出跟他没什么话好说的模样。

    裴羡没松手,两人僵持着,过了几秒钟,裴羡道:“我要跟你谈的是那个孩子的事。”

    乔影偏头看他:“关你什么事?”

    裴羡道:“我们要在马路上讨论你跟她的事吗?”

    他强自拖着她,把乔影送到车上。

    裴羡关上车门,看着前方路面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是在给她二次伤害?你会毁了她的!”

    “你跟她没有感情,就给她安静。你这样的残忍,当初又何必生下她?”

    裴羡知道她被*,孩子是那时候的产物。可在她怀孕的时候她有权利做出决定,要不要生下孩子的。

    参考被*过女人的案例,很大一部分都选择了流产。

    裴羡能想到的,就是因为那孩子是张业亭的,她对他还有感情,所以她选择生了下来。可是张业亭却没有对她负责,她没有想要抚养这个孩子。

    虽然这里面依然疑点重重,但裴羡从得到的那些信息来看,只能拼凑出这样的结果。

    乔影的手指蜷缩了起来,唇色煞白,她低吼道:“你知道什么,凭什么在这里指手画脚!”

    裴羡道:“我不想对你的事指手画脚。但既然看到了,相识一场,我觉得我有义务提醒你。”

    “你说,那孩子是张业亭的,你又千方百计阻止他找这个孩子。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在我看来,你这是在报复他对你的抛弃还是什么?”

    “我不是!”乔影尖叫了起来。

    “那你这是在做什么?”裴羡直直的望着她,逼迫她说出真相。

    乔影几乎就要说出来,看到他精锐的眼眸时,又死死的咬住了嘴唇。

    裴羡看了一眼她握紧的拳头,再说道:“乔影,你不想认这个孩子。但既然张业亭找来了,你又有什么权利阻止他相认?”

    “你不要她,就让那个人也得不到吗?”

    “你说,你这不是报复,又是什么理由?”

    乔影忍不下去了,她再也无法继续跟他坐在一辆车上。再继续下去的话,她一定会忍不住的。

    她除了发疯,就是不顾一切的把那些不能为人知的事说出来。

    乔影推开车门,头也不回的逃了。

    她坐回到自己的车上,迅速驶离。

    不远处的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座的女人淡淡的看着前面依然停的那辆车,看着驾驶座上的男人抽了根烟,点上火。

    星光闪过,烟雾将他的脸笼罩了起来,让人看不清,她却能够感觉到男人心底的烦躁,她可以想象到他皱紧的眉。

    燕伶还能清晰想起去年雨夜的场景。

    裴羡望着乔影时,目光专注的看着她,不舍心疼,不解,难忘……

    而她此时,又一次的亲眼目睹了他那样的眼神。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落下泪,或许那次意外让自己变得脆弱。她擦了擦脸颊,逼迫让自己笑起来。

    “小姐,要下车吗?我还要做下一单生意。”司机从镜子里看了一眼后座的女人。她戴着口罩,所以看不清她的面容,只当她只是个普通的乘客。

    燕伶付了钱,道了声谢后,下车往裴羡的那辆车子走去。

    今天是她去医院复诊的日子,裴羡说去接她,可等她检查完毕,也不见他人过来。

    她打他的电话,说已经在路上。裴羡的公司距离医院不算远,再等了半个小时,还不见他人过来。担心他路上出了什么事,她又打了他的电话,却没有人接听。

    燕伶情急之下,就打了车出来找,看到裴羡的车子正想要打招呼,却看到他的车子突然调转了车头。燕伶本来以为他可能是临时有事回去,却看到了之后的那一幕。

    任何时候,只要是有关乔影的,他都是这样。

    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把乔影放在了第一位。

    燕伶慢慢的走向那辆车,哪怕她如此接近,他都没有看到她。

    脑中蓦然响起一首歌。

    空荡的街景,想找个人放感情。

    做这种决定,是寂寞与我为邻。

    我们的爱情,像你路过的风景。

    一直在进行,脚步却从来不会为我而停。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燕伶走到车边,摘下口罩,微微的翘起唇角。她敲了敲车窗,车内裴羡回过神来,看到车窗外燕伶的脸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是要去接她出院的。

    燕伶坐上车来,她没有坐在副驾座上,而是坐在后车座,他的车座后面。高高的椅背可以挡住她的脸。

    裴羡像是被抓包的,心底烦乱的摁灭了烟蒂。他道:“不是说去接你,怎么自己过来了。”

    燕伶笑了笑道:“已经等了你很长时间了,打你的电话也不接。”

    裴羡没话说了:“抱歉,临时有点事。”

    燕伶又笑了下,眼底浮着一丝淡淡忧郁。她转头看了眼窗外,前面有一家婚纱摄影店。

    车子开动起来,一会儿就不见了。她低声道:“裴羡,我们结婚吧?”

    “前不久遇到你大嫂跟伯母,伯母还问我,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因为裴家老大结婚早,又担起了裴家的公司,还早早的生下了孩子,所以对裴羡的管束就没有那么严格。

    可不严格,就不代表裴家可以放任裴羡一直这么下去。他的年纪已经不小,就连傅寒川都复婚了,裴家父母还是着急了起来。

    裴家对裴羡找什么样的老婆并不挑,只担心他一直这么吊着不结婚。

    裴羡微拧了下眉:“怎么突然说到结婚了。你不是还要举行演唱会吗?”

    燕伶笑了起来,道:“只是说结婚,又不是说马上结婚。我们可以先订婚,等演唱会结束,明年春天举行婚礼。你说好么?”

    她看向裴羡,从镜子里看他的脸,手指紧紧的捉着衣角。

    大多数的女人,最期待的,就是跟自己爱的男人一起走入婚姻殿堂,生儿育女,幸福的过一辈子吧。

    她追求音乐梦的时候,想自己一直唱歌,把自己的事业做起来就很好,爱情随缘。

    可人的思想是会变化的,等她实现了音乐梦想,或者说,等她遇到那个人的时候,梦想就变了。

    或许是她贪心,她想跟他在一起,她也成了大多数女人中的一个,想变得庸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燕伶等着裴羡的回答。

    慢慢的,她脸上的笑意撑不住了,她也等不下去了。她道:“裴羡,你想跟我结婚吗?你爱我吗?”

    因为坐在后面,她可以不用看到他的脸,她可以一股脑儿的说出来了。

    男人没有说话,她继续道:“你跟我在一起,是为了什么呢?”

    “因为她吗?我是你空窗期的补位,还是因为我跟她有相似的气质,让你找到了一个藉慰?”

    “燕伶!”裴羡压低着嗓音低喝了一声,“你在胡说什么?”

    燕伶既然决定了要说,就不在意他的怒气了。她轻笑了下,眼泪从脸上滚落下来。她道:“我看到了……”

    裴羡的眉拧成了一个疙瘩,难怪她坐到了后面。

    他的喉结翻滚了下,将车子停靠在了路边。他开了车门,绕过车头,打开了后车座的门,上车,关门。

    燕伶低垂着头,拇指的指甲一下一下的用力划着食指的指节。很疼,但可以让自己保持清晰冷静的思维。

    旁边的车子沉了下,她感觉到身侧多了一个人,但没有转过头来。

    裴羡用力一把将她的身体掰过来,他道:“你不高兴我跟她有所牵扯,我能够理解。但我很清楚,跟我交往的人是谁。”

    “我只是偶然遇见——”

    燕伶轻笑了下,转头看向那个已经灭了的烟头,裴羡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到那个烟头也没了言语。他皱了皱眉,想要说些什么,燕伶却先他一步,说道:“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你的潜意识已经说明了一切。”

    “她是你心里的第一位。”

    裴羡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燕伶淡淡而笑:“我们同在一个公司,你是老板,我是你旗下的歌手。当有一天,你说希望我们交往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不是因为我被你看上了,就有了靠山,只是因为我喜欢你。”

    “可是裴羡,我也有我的尊严,我不愿意成为别人的替身,不愿意看到她出现的时候,我就只能站在一边看着你们。”

    “我希望我的爱,可以有平等的对待,可以在你那里,看到我的存在感。”

    裴羡的下颚绷紧,浓眉拧成了一个疙瘩。

    他不是随便的人,很清楚自己找燕伶开始的时候,就是要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但乔影的出现,她身上的那些迷,又将他的视线转移了过去。

    他也想知道,那个冷静看透一切,条理清晰的裴羡去哪儿了。

    他道:“乔影她遇到了一些事情,我只是看能不能够帮到她。”

    燕伶道:“你不是说,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吗?”

    之前乔影因为伤人而被关进了看守所,她已经被放出来,那个被她伤了的人并没有起诉她。

    裴羡道:“不是那么简单——”

    燕伶闭上眼,打断他道:“如果我说,不要你再去管她的事呢?”

    “你是我的男朋友,我受伤了,我在医院等你,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有考虑过我吗?”

    “她不需要你的关心,你还一直追着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燕伶的声音提了起来,脸颊涨红,双眼因为怒意而明亮,如火一样望着他。

    裴羡喉咙一梗,目光微晃了下,就听燕伶一脸颓败的道:“裴羡,你还爱着她……”

    “至于我……充其量就是个第二吧……”

    “我……”燕伶想说分手,可话在嘴边,才知道要说出来何其艰难。

    其实他们在一起也没多久,要说分手没有那么困难的。可怎么要说的时候,这么难呢?

    也许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突然停止爱了,才是最艰难的吧。

    她突然可以理解裴羡为什么那么舍不下乔影了。

    这时,裴羡突然出声,他道:“我们结婚。”

    燕伶一愣,呆呆的看着裴羡:“你说什么?”

    裴羡又说了一遍:“我们结婚,我不想拖泥带水了。”

    后面的一句,包含的意味太多,燕伶理解的是,他不想在两段感情中犹豫不决,他选择了她。

    而裴羡想的还有更多。就算燕伶说对了乔影在他心里的位置,可他们不会再有开始。

    他也不想伤害了爱他的女人。

    燕伶很好,他只要知道,自己不要负她。

    他道:“我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我们结婚,你,答应吗?”

    燕伶的脸上的表情复杂,唇角微动了下,不知自己此时该哭还是该笑。

    她点了点头,觉得自己的脖子有点僵硬。

    她想,自己太没有原则。刚刚说要自己的尊严,要分手,他的一句话,又将她的坚定打成了一盘散沙。

    爱情里面,本就是谁爱的多一点,谁就只能迁就。

    就算她是他心里的第二,一辈子那么长,往后他的余生里,都是她啊……

    裴羡开车到了附近的一家珠宝店,在里面挑了戒指,燕伶看着他把戒指戴在她的手上,璀璨的钻石光芒将她心底的阴郁驱散。

    ……

    张业亭看着私家侦探传过来的照片,表情阴郁。

    这是极难捕捉到的画面,乔影跟连良同框了。

    她终是忍不住,去找了那个孩子。

    张业亭从保险柜里拿出一份文件,抽出来再度的看了一遍。

    连良,果真是佐家的孩子。

    在张业亭对连良起了怀疑之后,买通了恒光小学的保洁人员,拿到了她喝过的水杯,附上他从美国带回来的佐教授的头发样本,一起送到了鉴定中心。

    鉴定结果摆在这里,乔影再怎么隐瞒都不能遮掩过去了。

    张业亭拿着报告走回到办公桌前,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有了这份报告,他可以直接去找连家的人,要求把孩子带回去,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

    乔影对他的诅咒一直在他脑中回响。

    他不是怕她的诅咒,而是不想她再这么恨下去。此番回来再见她,才知道自己对她有多么放不下。

    她不能够幸福,他此生都难安。

    门口传来门把转动的声音,张业亭眉梢微微一动,在门推开来的时候,他不着痕迹的将报告放回牛皮纸袋里,随手放在桌角的文件筐内。

    郑再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去过鉴定中心了?”

    张业亭“嗯”了一声,拿着咖啡杯坐下来。

    郑再的视线落向文件筐,伸手就要拿起那牛皮纸袋,但是看到纸袋上写的是政府文件资料便没了兴趣。

    美国那边公司要把业务发展到国内来,首先就要拿到政府的审批文件,他们最近做的都是这些前期准备工作。

    张业亭从杯沿边上看到郑再把手缩了回去,他道:“鉴定中心那边说,检测的那一批出了些问题,需要重新再做一次。”

    他在拿到资料后,就买通了鉴定中心那边的人拖延时间,回来之后就把两份资料换过一遍。

    郑再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仔细的看了看张业亭的脸色,见没有什么异样,他道:“佐先生那边等得很着急,你不要拖时间。”

    张业亭抬起头来,冷漠道:“怎么,你在教我怎么做事?”

    “佐先生是我的恩师,你觉得我替他办事,不如你上心?”

    郑再跟张业亭的地位差异,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张业亭是佐益明的学生,从研究室起就一直跟着他。

    郑再道:“我没有这么说,不过我担心你对那个女人心软,就是提醒你一下而已。”

    张业亭冷笑了下:“这个不需要你操心,做好你‘助理’的本职工作就好。”

    他尤其强调了助理两个字,郑再脸色难看的看了他一眼,走了出去。转身前,他再看了眼文件筐。

    等门关上,张业亭便把文件袋锁入了保险柜里。

    他沉了口气,这件事拖是拖不下去的,他也没有办法更改孩子存在的事实。

    郑再已经把消息传回了美国,他不可能说,那孩子已经不在了。

    教授想要回孩子的心很肯定,并且很迫切,他只能说服乔影,可这,还有可能吗?

    张业亭眉头深锁,看着已经锁上的柜子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