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78 不好意思,我没咬住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郑再唇角勾了下,盯视了张业亭几秒,冷笑着说道:“我看,这样没什么不好。你舍不得下手,就不要挡着我的路。”

    张业亭抬眸定定的看他,说道:“该要怎么做,我自有主张,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你别忘了,现在在这里,我还是你的上司!”

    他微眯眼,勾起的笑冷酷,充满了打压的意味,一字一字的道:“而我,是不可能让你爬到我的头上的。”

    郑再脸色一变,气怒的瞪着他:“你——”

    张业亭嗤笑一声:“提醒你一声,别忘了你上次私自行动带来的后果。”

    郑再私自去找连氏夫妻,自以为可以说服他们,结果却是打草惊蛇,反而让连家的人把那孩子看得更紧了。

    他们搬进了漱金园的房子,淑金园小区的大门保安严格把控着,进入独栋的住宅楼,还需要户主门卡才能自由进出,郑再再也没能踏入连家半步。

    他保留了连家实夫妻的手机号码,结果人家电话是接听了,却说什么忙,连面都见不着了,这不是在明显的躲避他吗?

    郑再气哼哼的走了,张业亭沉沉的吐了口气,看着关上了的办公室门,手指慢慢的握起来,眼中闪烁着光芒。

    当乔影把她所有的疼痛剖析在他的面前,他再不可能欺骗自己说什么时间治愈,说什么她的伤害没有那么大。

    他看到的那个完好的乔影,都只是她在硬撑着的,随时都会碎裂的一个人。

    他几乎每天夜里都会梦到那天的场景,甚至还会梦到九年前的那一天。

    他撞开那扇门,见到蜷缩在角落,身上没有一处完好的乔影,她奄奄一息,连求生的欲望都没有了,空洞的眼就那么直勾勾的望着他,当时他就吓醒了。

    他把那天深埋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时间久了,他自己都忘了那时的震撼惊恐,跟心疼。

    那天起,深埋在他心底的记忆也活了。

    从他劝乔家父母放弃追责时,他就没有了爱她的权利。做出那样的选择,他挣扎过,愧疚过,想等她抚平了伤痛,他再回来好好弥补她,一切都重新开始。

    可这,随着找回那个孩子的契机,一切又染上了利益。

    或许是他做商人太成功,把一切都用商人的思维思考了:孩子回到她该有的位置,他可以找回她,又能站到更高的位置……这样的大赢面多好?

    可真的好吗?

    当他看到了乔影的痛苦,看到了连家的人对那孩子的坚守,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蒙着自己的良心再继续下去了。

    每日每夜的噩梦不止,他再也煎熬不住。

    他能做的,就只有阻止郑再。只要拖过一年,教授不在了,应该就会安全了。

    可是,郑再跟他不一样。他对权位的痴狂,让他像是疯狗一样,这样按压着他,还能按压多久?

    还有,教授那边迟迟见不道孩子,对他的信任也会降低,能拖过一年吗?

    张业亭也不确定,他想再找乔影谈一次,让她带着孩子离开北城,他出钱都没关系,可是他自惭形秽,不敢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已经站在门口的郑再侧头看了一眼关上的门板,眼睛里闪着毒蛇似的光芒,咬了咬牙关。

    他张业亭有什么本事,还不是靠着女人上位,现在却卖起了良心,真是可笑至极。

    ……

    裴羡以为,自己不去找乔影,就不会见到她。当看到手机上闪动的号码时,他愣了愣,确定是那个女人,这才接了电话。

    “喂……”他的声音平静。

    电话里,乔影说要见他一面,知道她就在他的公司大楼下,裴羡站在落地窗前,往楼下看了一眼。

    百丈高的地方,从上往下看,只能看到蚂蚁那么大的人。他握着手机,看着那个女人站在楼下。

    裴羡乘坐电梯走了下去,进入电梯前,正好林斐然过来找他签字,裴羡道:“放在我办工桌上,一会儿再说。”

    林斐然看着电梯门关上,站在那里诧异,什么事儿比签合同还重要?

    楼下,乔影看到裴羡走出来,他穿着银灰色西服,黑色的衬衣,俊朗的面容有着天生的贵气,行走间,衬衣袖钻闪烁着银白色光芒,步伐间尽显王者气息,可又没有那种凌厉疏离的感觉。

    他一直都是那样,温文,又俊雅不凡。

    只是他的脸上没有了那抹淡淡的笑意,大概是因为燕伶的事吧……

    乔影抿了下嘴唇,出神间,裴羡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微微蹙眉看着她:“怎么不进大厅等?”

    已经进入了十二月,这样的天气里,寒风肆虐,裴羡看到她吹红了的面颊,眉心就皱得更紧了些。

    乔影将吹乱了的头发拨到一边,勉强挤出一抹笑道:“不是什么大事,一会儿就好。”

    她转身打开车门,从里面拿出几只礼盒,裴羡奇怪的看着那几只礼盒,抬眸看她:“你跟给我送礼?”

    虽说就快过年,但还没到时候,她这是送的哪门子礼?

    乔影咬了咬嘴唇,说道:“这是给燕小姐的。”

    裴羡漠漠的看她,一句话都没有。

    乔影只能自己把话说下去,她道:“我已经知道了……燕小姐的伤因为我而起,这些不是什么贵重礼物……”

    乔影说的磕磕绊绊,都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些什么。

    她也知道,她这样跑过来送礼物很奇怪,可无辜的人因她而受伤,甚至差点出生命危险,她没办法做到心安理得。

    于情于理,她应该亲自去看看,赔礼道歉,可傅寒川说,燕伶不知道实情。她这样突然跑到人家面前说,事情因她而起,不是反而吓到燕伶了吗?

    裴羡扫了一眼那些礼盒,说道:“她的伤已经好了。”

    “啊……哦……”乔影显得局促,完全没有了以前的落落大方,也没有了面对他时的执拗顽固,好像给人一种低微感。

    裴羡想她既然知道了,那肯定是负疚了。他的神色软了下来,说道:“这跟你无关。”

    乔影抿着嘴唇,傅寒川也这么说过,但她知道,这都只是安慰她罢了。她扯了扯嘴唇想笑一下试着轻松起来,可她办不到。

    她道:“我已经找过张业亭,放心,以后都不会出现那样的事了。”

    裴羡刚松开的眉心又聚了起来:“你去找张业亭?”

    他马上又问:“你跟他达成和解了?”

    乔影神色微动了下,默默的看着面前的台阶:“算是吧……”

    张业亭这些天都消停了,想来是她的办法奏效了。

    裴羡听到她的回答确是误解了,以为她答应跟张业亭复合了。他心里升起一股愤怒,就张业亭这种卑鄙小人,她都能够原谅,真是越来越没骨气,越来越没智商了,以前她的那点风骨都跑哪儿去了。

    裴羡想发脾气,可是教养又让他控制着自己的脾气,于是他的气息沉了下来。

    他的声音也冷了下来,说道:“我跟她在冷战,你找别人吧。”

    乔影一愣,转头看他,脸上露出无措的表情,想问为什么,于她的立场又不合适。

    裴羡看她呆愣住的表情,想说什么,眉头一皱又把话咽了回去。

    他心底无端的对她生出了一股厌恶感,她对张业亭爱得倒是深刻,这样就原谅了,燕伶的伤白受了。

    那他算什么,她失去记忆那段时间的陪客吗?

    她记忆恢复,就把他很快忘记吗?

    裴羡的骄傲不允许自己问出这么低级的问题,他又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礼盒,心想她来找他,可能还不只是给燕伶赔礼道歉,还是来给那张业亭说情的吧?

    惠东集团的亚洲开发计划,随着裴羡的阻挠而几乎处在了停摆状态,不排除乔影当了说客。

    裴羡心里的厌恶感更深,在她没开口说出这个目的之前先说道:“天气很冷,就别在外面吹风了。”

    说完,他就转身进了大楼,没再看她一眼。

    乔影看着他走进去的背影,一阵冷风吹来,像是钻入了她骨头的缝隙里似的,冷得她瑟瑟发抖。

    他跟燕伶的感情已经很深了吧。她受伤,对她便也厌恶了起来。就算是冷战了,也是不妨碍对她的维护。

    乔影可以忍受别的,却难以忍受裴羡对她的厌恶。

    她知道自己没资格泛酸,可她真的很难忍受,她没办法做到没有一点情绪。

    乔影木然的转过身体,坐进了车内。

    她握在方向盘上的手微微颤了起来,连忙打开药盒吃了一颗药丸。车上没有水,她干咽了下去,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她用力吞咽了好几次才咽下去。

    喉间仿佛还梗着药丸似的感觉,她翻滚了下喉头,头枕在脑后的垫子上闭上眼,让眼底的湿意在落出眼眶以前先倒流回去。

    高楼之上,裴羡漠然的看着那辆车开走了才转过身来。

    林斐然已经站在办公室等了好一会儿,瞅着依然摊在桌面上的合同。

    这合同马上就要送出去,可字还没签呢。

    林斐然想要提醒一下,可看自家老板那样,半个字也不敢多说。

    老板平时看起来脾气不错,可伴君如伴虎啊。

    看到裴羡转过身来,林斐然用肢体表达了他的迫切,就见他直直的站着,唇角弯起,看了看文件,再看了看放在一边的签字笔。

    裴羡拎起笔,扫过一眼后签上了字,吧嗒一声,笔落在桌面上,像是被抛弃了的家伙,在桌面上滚了又滚,一直到桌边上才停了下来。

    林斐然伸手去拿合同,顺便将笔小心翼翼的放回。

    裴羡站着,搓着手指看着某处,就在林斐然就要出门的时候,叫住了他,林斐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裴羡:“裴先生,还有别的什么事儿吗?”

    裴羡拧眉看着他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心头更加烦躁,一摆手让他出去。

    林斐然赶紧麻溜的滚蛋了,他可不想伺候阴晴不定时的大老板。

    裴羡在办公室内来回的踱着步,心里就像安了一颗气球似的,在无限的撑大,就要顶破他的胸膛。他转头看向摆在桌角的手机,大步的走了过去,抓起手机打了傅寒川的电话。

    “谁让你告诉她,燕伶受伤的事儿了?”

    傅寒川一接起电话,就被人喷了一通火,裴羡难得发这么大的火,倒是稀奇了。

    他道:“我不说,你就让她当这件事不存在了吗?”

    “乔影现在求助的人是我,我就有义务告诉她一些别的事情,让她在整个事件中做出正确的判断,让她控制好事态。”

    裴羡咬着牙道:“她的情绪不是很稳定。你让她多了这么个压力,知道会造成什么吗?”

    傅寒川不知道乔影曾经发过狂,从裴羡的语气中听到的是他的担忧,他道:“还有什么压力,是比孩子被带走还要更大的?”

    傅寒川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问道:“裴少,你这么大反应,出什么事儿了?”

    电话那头,裴羡的呼吸声很沉,他道:“她好像是跟张业亭和解了。”

    傅寒川一愣:“和解?”

    不会吧……张业亭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对不相干的人下手,乔影的性格,能忍受?

    “你是说,乔影因为燕伶受伤的事儿,跟张业亭和解,她答应让连良回去了?”

    裴羡没有听到乔影这么说,但那孩子是他们的女儿,他们和解,不也就意味着“一家团圆”了吗?

    裴羡沉默着,傅寒川这边来说,他既然已经趟了浑水,也就只能继续淌下去了。

    他道:“裴少,乔影的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我会试着问一下乔深,不过,你对张业亭的报复,是为燕伶,还是为了乔影更多一点?”

    “你打这个电话,就只是对我责难?还是想我做点什么,让乔影跟张业亭的和解吹了?”

    后面的几个问题,纯属傅寒川个人八卦。

    以前的裴羡老是一副处理任何事情都游刃有余的样子,傅寒川没少被他挤兑,现在他成了困局中的人,一下子还招惹了两个女人,看那个自诩双商都高的人怎么处理。

    傅寒川就看不惯裴羡明明困着解不开局面,偏偏还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裴羡听出了傅寒川的消遣,微眯了下眼睛道:“傅少,苏湘跟你结婚后,你是不是就心宽体胖,看起别人热闹来了?”

    “我怎么听说,祁海鹏过寿宴,苏湘也要去参加?”

    说完,他把电话挂了,拎起车钥匙走了出去。

    傅寒川倒是提醒了他,乔影跟张业亭就算和解,乔深能同意?

    另一头,傅寒川听到说苏湘要去参加祁海鹏的寿宴,脸就拉长了。

    祁家是他心头的刺,祁海鹏把苏湘当女儿看待着,祁家的那个小丫头也改叫苏湘干妈了,可那祁令扬至今还单身着呢。

    傅寒川跟苏湘是几经周折,好不容易再娶回来的,对任何一个打着苏湘主意的,他都不可能当成耳旁风听过就算。

    一想到苏湘去做去结扎手术,就是跟祁令扬结婚那会儿,他心里就迈不过去坎。

    苏湘要去参加祁海鹏的寿宴,她都没跟他提起过,是要悄悄的去吗?

    傅寒川坐不住,电话号码都已经翻出来了,想了想,站起来摘下了挂着的大衣穿上,把手机揣兜里。

    唐天时推门进来,见傅寒川要出去的样子,愣了下说道:“傅总,我已经通知乔先生过来了。”

    傅寒川往门口走,说道:“让他不必过来了,有人会去找他。”

    裴羡故意用苏湘来刺他,不就是要亲自去找乔深。

    傅某人情商低,但不代表智商低,裴羡的那点用意他还能看不出来?

    说完,他的人影就已经在门边消失了。

    唐天时摸了摸后脑勺,这火急火燎的,是要干嘛?

    不多时,傅寒川就到了苏湘的写字楼。

    他进进出出苏湘的工作室,那里的人早已经认清他那张脸。说实在的,虽然这位傅先生是苏小姐的丈夫,但苏小姐一直都是很亲和的,这位傅先生却就像是冰做的人,整天都冷着一张脸,长得再好看,旁人都想离他八丈远,生怕被他冻伤。

    办公室内,苏湘正在跟几个手下谈论事情,欧洋进来通报说傅寒川来了,苏湘便先解散了临时会议。

    傅寒川的脸出现在她的办公室内时,苏湘正清理她的办公桌。

    她道:“好好的怎么跑过来了?”

    现在可是上班时间,工作狂不工作,跑到她这里来看风景吗?

    关上门,傅寒川阴沉着一张道:“听说你要去祁海鹏的寿宴?”

    他在沙发上坐下,像是在自己地盘上那样,看到苏湘的那只保温杯,拿来喝了一口水。

    苏湘不跟他计较他主客不分,打了内线电话,让欧洋送点水果还有点心进来。

    她午饭吃的比较少,一场会议下来感觉到饿了,正好傅寒川也在,就顺便让他试一下农场那边送过来的水果。

    现在的果汁工厂生意红火,不少水果商都想求合作,把质量优等的水果成箱往这边送。

    苏湘看了他一眼,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下,她道:“祁叔这次的寿宴办的比较大型,想邀请少年团过去表演节目。我想给他弄一个特别点的。”

    傅寒川脸色更加难看,他道:“祁令扬不是有个娱乐公司,他旗下大把的大牌艺人,给老爷子捧场乐的拍马屁,还用得着你的少年团去给他撑场面?”

    苏湘瞪了他一眼道:“祁叔是想给我赚钱,你看不出来吗?”

    少年团虽然有了点名气,但跟那些娱乐公司有大牌经纪人带的艺人相比就差一截距离了。说白了,祁海鹏就是变着法子塞钱给苏湘。

    苏湘继续照顾着珍珠,之前几年又跟祁海鹏相处的好,祁海鹏对她就当女儿一样了。

    傅寒川却不痛快,非要挑刺,阴阳怪气的道:“祁海鹏上赶着给你送钱,他还是不是对你还不死心,想你嫁给他儿子呢?”

    苏湘气得捏了拳头,想上去揍他一拳,这时候门推开了,欧洋送点心进来,见到苏湘握着拳头高高举起,就要落在傅寒川的身上。

    苏湘的身体也是僵了下,很快就收回了手,欧洋只当没看到,默默地把果盘放下就出去了。

    他想,外面的那些人肯定都不知道,冰山霸道总裁,关起门来完全是有可能被苏小姐暴打的。

    门一关上,苏湘就出手在傅寒川身上拍了几下,气道:“我嫁他怎么了,跟了你才叫倒霉。”

    没事就嘴贱气她。

    傅寒川看苏湘气得脸通红,不敢惹她了,握住她的手顺势往怀里一拉,苏湘便扑在了他身上。

    苏湘那几下,打在男人的身上像是拍灰尘似的不痛不痒,他却一本正经的握住她的手掌看:“我看看,手红了没。”

    这混账男人,每次都是惹恼了她后,再装模作样的哄两句,苏湘懒得理他,抽出手拿水果先开胃。

    欧洋送进来的是橙子,口感甜,水分足,切成一块一块的,就是切得比较大了。

    苏湘捏起一块,看着那个角度下口比较方便,傅寒川看她道:“你该不是把寿宴全都承担下来了吧?”

    傅寒川太了解苏湘跟祁家的牵扯了,苏湘就是受人以桃李,报之于琼琚的性子。祁海鹏变着法子塞钱给她,她就负责了整个宴席。

    苏湘说道:“我就是出那么一点点力,帮着盯一下。”

    她比着小半截食指指节。

    也不能说是她全部负责了寿宴,祁海鹏有儿子,寿宴当然是儿子来承办,而且酒店方也会办妥的。苏湘就是帮着看一下,看有没有错漏而已。

    站在她的立场,也就做点这种小事了。但傅寒川针眼那么大的心眼,就能往让他心情郁结的地方想。

    当初苏湘跟祁令扬差点结婚了,一个办寿宴,一个盯着细节,这一搭看起来不就像夫妻?

    傅寒川拉长着脸道:“你真当自己是他家的了?”

    他没把心里那些话说出来,不过还是要表达一下不满,灭一灭她的那点回报之心。

    苏湘一口把橙子咬在嘴里,不过没有全部吞进去,丰沛的果汁喷出来,洒了几滴在傅寒川的脸上,顿时,傅寒川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绷着脸坐在那里瞪着苏湘,像是要把她吃了。

    傅寒川这么个天之骄子,哪有被人这么失礼过,苏湘赶紧把橙子给咽下去,说道:“不好意思,我没咬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