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81 你吃最好,不吃也得吃!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乔影哂笑了声,说道:“我倒是希望。”

    佐益明死了,这日子也就消停了,还她清净。

    后来的几天,裴羡偶尔过来找乔影出去吃饭或者看电影,乔影没有再答应。

    周末的时候,傅家那些个朋友聚会打网球,裴羡穿着球服,懒洋洋的坐在休息椅上喝水。

    不远处,傅寒川跟苏湘对打莫非同、封轻扬两个人。

    苏湘球技不行,封轻扬倒是球技不错,就是碰不到球,都被那两个男人截走了。

    两个女人握着球拍站在那儿晒太阳一样,看傅寒川与莫非同厮杀。

    苏湘看了半天,觉得没劲透了。非要把她拉过来打球,结果她连球都没碰到。

    “你们俩打吧,我跟苏湘就去喝咖啡了。”封轻扬威胁,招呼着苏湘要下球场,两个大男人这才把球场让给她们。

    傅寒川拎起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在长椅上坐下,拿起水喝了半瓶。

    “你怎么回事儿?”他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裴羡。

    莫非同在另一侧椅子上坐下,一边喝水一边斜眼看裴羡。

    裴羡有一下没一下的转着球拍,懒洋洋的道:“没什么。”

    莫非同拧上瓶盖,笑睨着裴羡道:“裴少,是不是真的没什么,要不要我们帮你啊?”

    莫非同的口吻,十成十的看热闹,裴羡心情不咋地,懒得搭理他。

    傅寒川看了下他的脸色,说道:“乔影那儿怎么样了?”

    这段时间,连良那孩子不过来傅家玩了,傅赢那小子也跟着在那玩抑郁呢,整天也不知道在瞎琢磨什么,三天两头的折腾苏湘给他做饭,还不带重样的,看得傅寒川心里直冒火。

    他媳妇儿,凭什么要给那臭小子做牛做马的。

    前几天下了一场雪,雪铲起来堆在球场四周,像是白色的矮墙,阳光下雪光反射过来。裴羡微眯眼,摇了摇头道:“还是那样。”

    莫非同摩挲着下巴琢磨:“我说,乔影她到底遇到什么事儿了?”

    事到如今,他也仅仅知道乔影捅了张业亭。那张业亭又想吃回头草,在追求乔影。还有那个孩子,被傅寒川给弄到了漱金园去了,每天都有人接送。

    裴羡面无表情,站起来拍了拍莫非同的肩膀,说道:“你管着你的蓝鲤鱼就行,别的就少操心了。”

    “我——”莫非同气得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好好的说到他做什么。

    网球场的入口处,蓝理姗姗来迟,正好与走过来的裴羡打了个照面:“你要走了吗?”

    裴羡摆了下手,算作打招呼,接着往外走去。

    裴羡从来都是如春风和煦,难得见他面色冷冷的样子,蓝理一脸莫名,走到球场对着莫非同问道:“他怎么了?”

    莫非同耸了下肩膀,随后脸一拉说道:“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我这球都打完了。”

    蓝理一脸无辜,放下包包说道:“默松去上课了,我才有时间来嘛。”

    莫非同一听就上火,狠狠瞪了一眼蓝理,酸道:“哟,现在关系好的很啊,叫得这么亲密了。”

    这两人见面就能吵起来,傅寒川躲清静,出球场往院子里走去,就见裴羡握着手机像是在发呆。

    傅寒川回头看了球场一眼,此时莫非同跟蓝理上场去了,杀球很猛。

    “我以为今天能看到那个孩子。”

    裴羡低沉的声音响起,傅寒川一愣,抽回视线看向裴羡,不确定的问道:“你想见连良?”

    裴羡点头:“嗯。”

    傅寒川道:“你那天找了乔深,都问清楚了?”

    裴羡再一点头,说道:“那件事不能告诉你,我答应过乔深,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傅寒川了然点头:“理解。”

    从乔影姐弟的诡异来看,就知道她藏着很深的秘密,应该不只是一个张业亭而已。

    他道:“那孩子有好一阵子没来了。不过,你想见她,是想让她跟乔影的关系改善?”

    作为孩子的亲生母亲,知道却不相认,对孩子的影响很大。连良还是个小孩子,不会感受到乔影的苦衷,只知道她不要她了。这样下去,两个人的隔阂会越来越深。

    裴羡深吸了口气,斟酌着字句,他道:“乔影的压力很大,来自很多方面,这孩子也是其中之一,看看能不能取得孩子的谅解,这样,至少她不用那么累。”

    说起来,那孩子是佐辉的女儿,她的降生背后是百分百的不被欢迎,不受祝福。

    一出生就背负着这样的命运,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未免太残酷。

    两个都是笼罩在那件事阴影下的人……裴羡叹了口气,他再聪明,对于这样的问题也不知如何解答。

    好像是一个无解的难题呢……

    傅寒川说道:“可是,你私下找那孩子,对乔影来说,她能接受吗?”

    裴羡面色凝重,他之前跟乔影谈过。虽然那时候不知道她的具体情况,但对孩子来说,不被承认的伤害始终都在,对乔影来说,抛弃孩子的罪恶感也始终都存在。

    两个人都有心结,两个都没错,都是无辜的,背负最沉重的却是她们。

    裴羡沉默着,心里也在考虑着,他并没有立场去做那件事。

    他心中默默道:裴羡,你想帮乔影,可是有些事,不是轻易能够碰触的。慢慢来,慢慢来……

    裴羡以为,这段时间不会再有什么波折,他还可以一步一步的来,可有些事情,是不管你如何筹谋,你千算万算,总有那么一两个意料之外,总有人把你周密的步骤打乱,这是后话了。

    周一正常上课,中午的时候,傅赢打开便当盒,里面是苏湘准备的网球形饭团。

    傅赢在学校里交了不少朋友,便当盒打开的刹那,就被几个孩子抢了,傅赢护下了最后一个留给连良,说道:“呐,这是最后一个了,不吃就没了。”

    连良看了一眼,扒拉着自己的午饭。

    学校有食堂,国际小学的午餐怎么都不会差的,但是这段时间以来,连良都没有什么胃口。

    小姑娘本来就在长个子的时候,饭不好好吃,就光长个子不长肉了。她瘦巴巴的,巴掌大的小脸,那一双圆圆的眼睛更大了。

    傅赢见连良继续没精打采的,将饭团一直送到她嘴边,说道:“你吃最好,不吃也得吃!”

    傅赢的声音大了些,周围的孩子看过来,有几个在那起哄了,连良小脸一红,瞪他道:“你干嘛那么大声。”

    她把饭团接过来,只得吃下。

    饭团里面包了鱼子,鲍鱼还有鸡肉,营养好得很,傅赢看着她吃下了,心里吁了口气,终于肯好好吃饭了。

    他想,女孩子就是心事多。当年他妈离开的时候,他哭了几天,但饭还是好好吃的。

    他得活着等到他妈回来找他呀。

    饭后,两孩子又溜到学校体育器材室里,那儿现在成了他们的秘密基地。

    这器材室好是好,就是有点冷,傅赢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鸡蛋那么大的暖手宝塞到连良手里。

    傅赢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傅赢没有告诉连良,他认识乔影的事儿,连良觉得他也背叛了她,一直不怎么跟他说话。

    连良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傅赢正在拉扯着垫子上的线头玩,一时没明白过来,扭头看她:“嗯?什么?”

    连良眉头微皱了下,摇摇头:“算了,没什么。”

    “对了,演唱会的票,你还留着吗,我们去听演唱会吧?”

    傅赢道:“你想去听演唱会?”

    连良道:“挺无聊的,我们就出去玩一下,好不好?”

    连良情绪低落了很久,难得有了她感兴趣的,傅赢点头答应了:“那就去听,我叫上阿宙他们。”

    事情说定,下午傅赢便告诉了几个小伙伴,放学时,傅家的私家车来接人,而连良则是由连加实接走了。

    这段时间以来,连加实到了孩子上下学的时间就不接载客人,每天准时接送。

    出租车在一堆豪车里面很是显眼,乔影远远的看着,看到连良上了车子才默默转身。

    眼前站着一个人影,深灰色的风衣,黑色的西裤裤脚。寒风卷起一片梧桐叶,翻滚着在那双皮鞋上擦过。

    乔影抬头,就看到裴羡站在她的面前。

    裴羡往前走了几步,说道:“你每天都来看她放学?”

    乔影抿了下嘴唇,打开车门准备要坐进去,裴羡道:“你有没有想过,跟她缓和一下关系?”

    乔影微怔了下,说道:“不需要。”

    裴羡拧眉:“你就这么愿意被她怨恨着?”

    乔影淡淡道:“我来看她,就只是防止她被那边的人抢走而已。她恨我,应该;不恨我,也是应该。”

    连良恨她的抛弃,是应该的;连良不应该恨她,则是因为她这么做,可以让她留在她喜欢的父母身边。

    “我对她没有太深的感情,你不要误会了。”

    乔影淡漠的说完,坐上了车子,在她要关上车门的时候,被裴羡一把拉住了。

    他道:“你以为装冷漠,就可以掩饰一切了吗?”

    “你觉得自己是个边缘人,不配得到任何感情?”

    乔影抬眸看向他,说道:“裴羡,你跟我是两个世界的人,你明白吗?”

    “你是光,我是影子,你是明亮,我是黑暗。”

    裴羡,他的名字里就包含了他拥有别人羡慕的人生,而她呢?

    乔影根本不敢生出奢望来。

    她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没有任何的希望。

    “裴羡,不要再来找——”

    她的话没有说完,裴羡忽然弯腰,捏住了她的下巴,嘴唇贴在她的唇上。

    温热的触感在嘴唇上传递,他浑厚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息间,乔影整个儿僵硬住了。感觉到他慢慢的吮着她,乔影才反应过来,却是捏着袖子用力的擦他的嘴唇:“不要,脏……”

    她眼睛酸涩,泪水盈满了眼眶,手指都颤抖了。

    为什么要亲她,她从来不是那个干净清澈的,像是透明人一样的乔影,那都是梦里的。

    尽管乔影一遍遍的给自己做心里建设,告诉自己要抬起头来,她没做错过什么,可她无法抹了那些事实。

    她被人侵,犯过,还生下了一个孩子,她跟别的女人都不一样。

    这些意识像是烙印一样刻在了她的脑海中。

    裴羡一股气从他胸口冒了起来,他的大手一把握住了她的,说道:“谁说你脏的,是你自己这么认为。你觉得我没看过这世界上最肮脏的吗?”

    远处,一辆车停在马路边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前面。

    男人搓着下巴:“啧,大马路上这都亲上了,看来张业亭是彻底没戏了。”

    郑再邪气的一勾唇,拨着方向盘把车子开走了。

    他去了张业亭的住处。

    张业亭开了门,见到门口的郑再,冷冷一瞥,什么话都没有就转身走回到了客厅,拿起一罐鱼饲料继续喂鱼。

    郑再看了一眼鱼缸,在沙发上坐下,叠起腿嘲讽道:“还有心情在这里喂鱼,怎么,准备放弃了?”

    张业亭低下腰,视线与鱼缸齐平,看着里面的鱼争相吞食着。鱼尾波动水花,整个鱼缸都闹腾了起来。

    张业亭淡淡道:“你又得了什么好消息?”

    郑再道:“你的女人,跟她的老情人在大马路上就亲上了。你的计划,似乎行不通了呢。”

    张业亭微怔了下,不懂声色的继续投下鱼饵。他道:“你的癖好就是看别人亲吻吗?”

    郑再一扬眉,说道:“我至少还在做事,不像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喂鱼啊。”

    “张业亭,你在佐先生面前保证的,等过了年,我看你还怎么跟他交代。”

    张业亭直起腰身来,走了几步,将鱼饵罐头塞到郑再的手里,神色淡漠的看着他道:“明天我要回一趟美国,你是我的助理,记得帮我照顾好这一缸鱼。”

    他转头看了一眼那些金鱼,唇角微微勾起。

    郑再一愣,突然的转变让他摸不着头脑。他狐疑的看着张业亭:“你要回美国?”

    他想到了什么,紧接着又道:“佐先生跟你说什么了?”

    郑再一直防着张业亭,他是佐益明的得意门生,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本事,佐益明那么信任他。

    郑再不知佐辉的那段往事,正是当初张业亭的选边站,帮着劝住了乔家人,佐益明才能在美国的上流社会中继续如鱼得水。

    张业亭看着紧张的郑再,扯唇笑了笑说道:“别紧张,我只是回去跟教授述职而已。你是我的助理,就在这边辛苦几天。”

    张业亭句句话踩着郑再,郑再咬着牙,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他紧握着手里的鱼饵罐头,很想狠狠摔在地上。

    呵呵,得意什么,等他弄到了那个孩子,看他还得意什么。

    过了圣诞节,元旦就在眼前了。

    傅赢抱着大白猫,抓着一件红色的宠物装往猫身上套,看样子心情不错。

    但大白猫可就没那么好的心情了,挣扎着要逃跑,被傅赢按在了沙发上。

    苏湘端着糕点放在茶几上,把猫抱了过来,脱下傅赢好不容易穿上的宠物装,她道:“你爸看到要生气的。”

    傅寒川把这猫养的矜贵着呢,书房还特意的备了猫窝。他不喜欢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连个铃铛都没给猫挂着。

    苏湘安抚了一下大白猫,把猫放走了,对着傅赢道:“心情这么好,连良跟你和好了?”

    傅赢的一根手指套着宠物服转圈圈,说道:“连良才不是跟我生气。我们说好了,要去听演唱会,还要一起跨年。”

    苏湘看他:“年底公司有宴会,你不去了?”

    一到年末,各种各样的宴会是避不开的。傅赢作为傅家的继承人,重要宴会基本上都不会缺席。

    傅赢道:“你跟我爸去,给我派几个保镖不就好了。”

    再说了,他可是傅家的小爷,谁敢动他?

    苏湘道:“你去跟你爸说。”

    “说什么?”傅寒川加班才回来,正好听到苏湘的那句话。

    他把公事包放在沙发上,苏湘站起来道:“你先吃点心垫垫肚子,我去把晚饭热一下。”

    苏湘往厨房那边走,经过傅寒川的时候,被他拉着手臂,傅寒川非要亲一下才放她走。

    傅赢受不了的把宠物服盖在眼睛上,真是的,一点都不顾及他这个小孩子的感受。

    等苏湘走开了,傅寒川一把掀开那宠物服:“你这玩意儿哪儿弄来的。”看到上面沾了几根白毛,他看了一眼远远躲着的白猫,将那宠物服丢到垃圾桶里了。

    傅赢没去捡起那件宠物服,说道:“邢娜娜送的圣诞节礼物。”

    傅赢写了一篇猫的作文,被老师作为优秀例文读了,邢娜娜知道后就给他送了这么件玩意儿。

    傅寒川捏起糕点咬了一口,问道:“刚才跟你妈说还什么了?”

    跟傅寒川商量事情,傅赢就要显得严肃多了。他坐起了身体,说道:“爸爸,我想去听演唱会,就不去参加宴会了,你给我安排几个保镖,行吗?”

    傅寒川看着儿子一脸正经,眉头微蹙了下,说道:“跟连良一起?”

    傅赢点点头,傅寒川看了他一会儿,答应了下来。

    晚上睡觉前,傅寒川给乔影打了个电话,说道:“他们几个孩子要去演唱会,我已经安排了保镖。你要是不放心,就陪着一起去。”

    乔影听说孩子们去听燕伶的演唱会,心中一阵复杂。

    乔影听说过,连良跟燕伶的关系好像还不错,燕伶还送了票。

    她不知道裴羡跟燕伶到底是怎么分手的,其实对裴羡来说,燕伶那样的,才更加适合他啊。

    此时,乔影跟裴羡正在一起。

    今晚乔影值班守夜,有一个孕妇估计半夜生产,裴羡给她送了宵夜。

    “我……我会去的。”

    乔影挂了电话,裴羡看过来,问道:“傅少的电话?”

    乔影点了点头,她看了裴羡一眼,说道:“他说,孩子们要去看燕伶的演唱会。”

    闻言,裴羡的眉头微微蹙起:“傅少答应了?”

    在这个情况下,去看演唱会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乔影道:“他安排了保镖,到了那天,我也会去的。”

    她停顿了下,看向裴羡,想问他跟燕伶为什么分手,话到了嘴边,她又咽下去了。

    这样的问题,还是不要问的好。

    她既然拒绝裴羡,问了,反而好像在给彼此找希望。

    到了十二月三十一那天,连加实提早收工,先去接了老婆罗青下班,再去接连良放学。

    连家夫妻都是比较节省的人,两个人结婚那么长时间,还从来没有看过一场演唱会,更不要说是最当红歌星的演唱会。难得弄到了票,一家三口整整齐齐的去玩,再倒计时等新年的到来,那画面想想都很开心。

    长时间的阴霾笼罩在上空,所有人都希望有个机会可以放松一下。

    吃过晚饭,进入会场前,他们在门口的小贩那里买了应援的荧光棒。罗青手巧,把荧光棒弯过来做成了一个镯子套在了孩子手腕上。

    连加实看着好看,大方了一把,买了一大把荧光棒让每个人都手上套两个,手里再举几根。

    人群里的乔影远远的看着那边,嘴唇咬的很紧。

    她没有让他们发现她,不想破坏了他们的欢乐。

    裴羡看了看乔影,手握住了她的,发现她的手指冰冷,更加握紧了她。

    喧闹中,裴羡隐约听到乔影说道:“……不要同情我。”

    她用力挣回了手,看到那边往会场里面走去,她也跟着进去了。

    她不想被裴羡握着手。这个时候她太寂寞,一旦贪恋了他的温暖,他的陪伴,她心里的防线会崩塌。

    这是燕伶的主场,她更不想。

    后台化妆室内,燕伶正在抓紧时间准备。

    蒋书走了进来,说道:“我刚才好像看到裴先生了。”

    燕伶的粉刷停顿了下,然后集中注意力继续化妆。

    蒋书看了看她,燕伶的这定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分手了的人,还能表现的若无其事,若是别的女明星,起码要消沉好些天。

    不过她这样也好,爱情没了,不能连事业也没了。

    燕伶分手,蒋书有很大一部分责任。她马上把话题岔开,说道:“哦,对了,傅家的那位小少爷也来了,还有几个孩子。看来你的粉丝,真是从八岁到八十岁都有。”

    燕伶嘴唇微弯了下,她道:“帮我好好招待他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