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82 喂,你去哪儿啊

作者:一湖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蒋书想再帮他们挽回一下,走到门口,犹豫了下,说道:“那要不要见一下裴先生?”

    燕伶是皇图旗下的艺人,老板给艺人加油打气,是个不错的理由。

    “裴先生来演唱会,说不定就是为你而来的呢?”

    燕伶慢慢的放下粉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保持平静,却无法让自己的心也保持平静。

    那天她提出分手,他便果真再也没有找过她。

    对比他对乔影的念念不忘,对自己,他何其冷心,断的干脆利落。

    燕伶把粉刷放入她的化妆盒,忽然没了给自己化妆的心情,她叫了化妆师,然后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蒋书无奈转身出去时,她道:“请裴先生过来一趟吧,我有话想问他。”

    蒋书见燕伶松口,几乎眼睛里立即盈满笑意:“好,我马上去。”

    舞台下面,观众已经陆陆续续的进场,前面几排是贵宾席。于是就有不少人看到,最好的几个位置居然被一帮小学生占领了。

    要说这些小学生来头也是挺大的,一个个都是名流子弟,别的人也就不敢说什么了。

    傅赢找到座位,让连良也坐下,往一边的保镖看了眼,保镖立即递给他一只IPAD。小家伙开了机子,打开一款软件,捏着耳麦塞在耳朵里,坐在那里看了起来。

    傅赢虽然来看演唱会,但是该做的事情也没拉下。作为傅家的继承人,熟练掌握多国语言是必须的。

    于是,人们又看到那一排小学生居然在演唱会开场前,一个个的捧着IPAD学习,丝毫不受周围吵闹的影响,也是一大壮观奇景了。

    蒋书走到前台,一眼就看到傅家的那位小少爷,她过来先跟这些来头不小的少爷小姐们打了招呼,然后在会场里开始找起了人。

    她以为裴羡也就在这前面几排的贵宾席内,找了一圈竟然没看到。

    蒋书正诧异自己是不是刚才看花了眼,没办法跟燕伶交代时,终于在西侧的安全出口处看到了裴羡。

    然后,她看到了另一个人——乔影。

    蒋书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乔影怎么也来演唱会了,是来给燕伶下马威的吗?

    可是,有裴羡在,贵宾席的票她还能拿不到吗,怎么找了个靠出口的位置。

    呵呵,装低调么?

    蒋书看得气不打一处来,当初她出事,燕伶是怎么对她的?

    这时候,蒋书看到裴羡握着手机往外走,她抱着手臂走了过去,说道:“乔小姐,你也来看燕伶的演唱会吗?”

    她尤其把“燕伶”两个字咬的很重。

    乔影看了一眼蒋书,感觉到她的敌意,不过她无心跟她争吵,点了下头,嗯了一声就没再说什么了。

    进入会场的人越来越多,乔影继续看向前排的位置,更加关注那边的情况。

    蒋书顺着她的目光扭头看了一眼前面的舞台,以为她这是来找燕伶刺激她的。

    看到乔影对她的满不在乎,蒋书更加生气了。

    跟裴羡复合,有了撑腰的人,就这么目中无人了吗?

    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炫耀挑衅!

    蒋书勾起唇角,冷笑了下道:“乔小姐,当初你伤人被抓进拘留时,燕伶可是为你说过话的。你把裴先生抢回去了,还要到演唱会上来,你就非要刺激她不可吗?”

    乔影皱了下眉头,看了眼蒋书道:“蒋小姐,你误会了,我没有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蒋书才不相信她就只是来听一场演唱会。她在娱乐圈行走了这么多年,见过的手段可多了去了。

    她严肃道:“乔小姐,当初是你跟裴先生分手了的,燕伶可没有从你手上把人抢走。”

    “可现在你装可怜博同情,又把裴先生抢回去,你不觉得你的手段很卑劣吗?”

    乔影皱住了眉头,正要说话时,裴羡握着手机走了回来。他看了看蒋书,再看了一眼乔影,两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他一看蒋书,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说道:“这个时候,你应该在后台吧?”

    蒋书身为经纪人,这个时候应该把控全局,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这场演唱会上。

    蒋书看到裴羡自是不敢造次,她马上弯出笑来说道:“看到傅家的小少爷了,燕伶说要招待一下。这不,这么巧又看到了乔小姐,也便顺便过来打个招呼。”

    “乔小姐,你说是不是?”

    乔影不想闹事,更不想让误会变得更大,她扯了下唇角算是笑了,简单道:“是,很久不见了。”

    裴羡瞥了乔影一眼,以她以前的个性,谁欺负了她,她必然要撕回去的。

    蒋书将两人那点小动作看在眼里,更加认为乔影是在耍小性子吸引裴羡的注意了。她继续笑着,说道:“裴先生,燕伶说想问你点事情,你现在有空吗?”

    裴羡微微蹙起眉,乔影不着痕迹的往旁边挪了一步,意思便是不打扰。

    这个时候,她说什么,在别人眼里都是在矫情在炫耀,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裴羡想了下,燕伶的性格不是不依不饶的人,要说有事便是真的有事了。

    裴羡点了下头,对着乔影道:“我去一下就来,你在这里别乱跑。”

    说完,他便往后台走去。

    蒋书看到裴羡去哪里还要个乔影交代一声,心中更替燕伶不值了。

    虽说裴羡也老板,但他跟燕伶也是金主跟包养的关系,可也没见他对燕伶这么的仔细体贴。

    经过乔影身侧时,蒋书很大声的冷哼了一声。

    化妆间内,燕伶已经画完了妆,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清淡,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从表面上看来,只能看到她很平静。

    裴羡推门进来,燕伶偏头对化妆师道:“你先出去。”

    刚才化妆的时候,化妆师就能感觉到燕伶的心情不好,她根本不敢四处乱看,马上就走了出去。

    裴羡的双手抄在口袋里,他看了一眼燕伶,脚尖一转走向靠墙的沙发,坐了下来。

    化妆室内摆满了鲜花玩偶,估计又是那些粉丝们送的。裴羡从一束蓝玫瑰中抽了一支看了看,说道:“蒋书说,你有事找我。”

    燕伶转过椅子,微前倾身体,把那支玫瑰花捏在手里。她道:“我就当这是你送的了。”

    裴羡的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嘴唇抿着。燕伶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不让蒋书过来找你,你就不会再来见我,是吗?”

    那天,是她主动提的分手,他没有做出任何挽留。

    虽然自己心里很清楚了,可女人的心,总又那么一点点不甘,总还抱有一点点的希冀,希望自己不完全只是个配角,不是他空虚时的填充品,不是他痛苦时候的一颗糖。

    她希望有那么一点点的特别,现实却让她清醒。

    燕伶扯着嘴唇,露出悲哀的笑。她道:“裴羡,你可真绝情。”

    一旦清楚自己的心意了,就对别人毫不留情。

    裴羡微拧了下眉毛,说道:“你找我,就是要说这个?”

    他不否认她的指控,说道:“燕伶——”

    “我不是为了这个才找你的。”燕伶打断了他,她不喜欢纠缠不清的爱情,哪怕她心里还是喜欢,还是放不下。

    她道:“我找你,是想说,等这场演唱会以后,我想解约。”

    燕伶跟皇图有十年的合约期限,可眼下他们这个情况,她实在很难继续保持下去。

    公司里的人,虽然不会当着她的面谈论,但私底下早就传开了。

    再者,以后再看到裴羡跟乔影在一起,她还能跟以前一样吗?

    燕伶直言不讳:“有别的公司在跟我接触,我想出去闯一下。”

    燕伶的唱功不俗,又有创作才华,她这样有实力有颜值,又有身材跟气质的女星,在艺人圈里不多见,难得的还有好口碑,是别的公司努力要挖的对象。

    裴羡皱眉:“你想清楚了?”

    燕伶不是个擅长交际的人,所以她出道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看到她。是裴羡一手挖掘了她,把她捧红。

    这么长时间过去,她的交际能力并没有长进多少。她在皇图,可以保证她不需要出去做应酬,安心创作,可那些要挖走她的公司,未必能够做到这样。

    那些人看中的只是她的赚钱能力,把她当做摇钱树。

    燕伶扯了扯唇角,淡淡的笑了下,摇头,她道:“我总不能一直在你的‘宠爱’下这么过下去。演艺圈,不进则退。”

    入圈这么久,她很清楚的知道,这是个见高踩低的地方。她不再是裴羡的女朋友,同公司的人都看低她了,公司外的人又会怎么看她?

    裴羡跟乔影复合了,难道她还要当一个小可怜,等着他偶尔想起她的时候,关照一下她吗?

    做人,最重要的是知情识趣。

    裴羡点头,站了起来,他道:“如果你决定了的话,可以。”

    看着裴羡就要走到门口,燕伶忍不住的道:“如果我说不分手,我们结婚,你还能继续你的诺言吗?”

    她终是忍不住,放下了自己的骄傲。

    裴羡背对着她,脚步停顿了下,他道:“燕伶,你一直是个很聪明的人。”

    泪水从她微红的眼睛滑落,燕伶咬了下唇瓣:“你,喜欢过我吗?”

    她不敢说爱过,只是问一句,有没有喜欢过。

    裴羡捏了捏手指,男人多情却也最是无情。在他打算放下乔影的时候,接受了燕伶,是他没有真正的放下乔影。

    裴羡道:“问这个问题,你想给自己留个念想,还是留一点希望?”

    燕伶张了张嘴唇,扯了抹笑容,泪水滴答一下落在地上。

    走廊外脚步声已经响起,燕伶微垂着头,捏紧了双拳,死死的忍耐着。

    她何必把他叫过来再问一次,这是给自己争取复合的机会,还是给自己争取了一个断念的机会?

    蒋书看着上台时间快要到了,这才过来化妆室催。

    “燕伶,还有五分钟就要上台了,你……”蒋书推开门,看到燕伶坐在化妆椅上发愣,好像是哭过了,眼部的妆都有些花了。

    她吓了一跳:“你怎么哭了?”

    她往门口看了眼:“你跟裴先生没有好好谈谈吗?”

    燕伶心烦意乱,捏起粉饼补妆,她道:“不是要上台了吗,让化妆师过来,赶紧补妆呀!”

    蒋书见她发了脾气,不敢说什么,马上从隔壁间把化妆师叫过来。

    当燕伶上台的时候,她很快的就整理好了情绪。

    她看到舞台下那么多的观众,那么多举着她的名牌呼喊她名字的歌迷,刚才的不愉快慢慢的从她脑中褪去。

    她没有了爱情又怎么样,她还有温暖。

    她看着那些举着“燕伶,聆听一生”的应援牌,脸上浮起微笑。

    她只是没了一个人,她还有很多人。

    她的目光在近处看到前排的傅赢那些小孩子们时,对他们挥了挥手。

    她的目光往远处看时,只觉得人山人海,呼声震天。不经意的看到一处时,她脸上的笑容微微的凝滞了下,很快的就转移了过去,跟今晚的观众打招呼……

    ……

    舞台上的燕伶光芒四射,独特的嗓音让现场观众听得痴迷。她的每一个造型又那么让人惊艳,紧紧的抓住了所有人的感官,视觉,听觉,都是一场盛宴。

    当所有人都紧紧的看着前面的舞台时,乔影更专注的看着前排的位置。

    一首歌一首歌的唱过去,当援场嘉宾唱完又一首歌,现场的灯关了,四周一片黑暗,只有歌迷们举着的荧光棒,应援牌还有举在半空的手机屏在发着光。

    乔影心下一急,往前走了一步,这时候,舞台中央的灯亮了起来。

    明亮的光柱下,站着一身洁白的女人,礼服上点缀的碎钻光芒闪烁。

    燕伶再度出场时,乔影目光一瞥,顿时愣在了那里。

    燕伶穿了一身白色的婚纱,她是跟一位男嘉宾一起出场的,两人手牵着手,相视一笑,顿时全场都嗨了起来。

    燕伶看着台下,微笑着说道:“我从来没有穿过婚纱,穿上去的感觉,嗯……有点紧身。这大概是要告诉我,结婚是神圣的,不可随意将就……”

    音响将她的声音传递到了每一个角落。乔影只觉得鼓膜在微微震动,心中的情绪难以分辨。

    从进入这个场地开始,她便远远的关注着连良那儿没有半分掉以轻心。

    此时,她微微恍惚了起来,听着燕伶那独特的声音诉说着她一个歌迷的故事。

    她看了一眼裴羡,这个时候才发觉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握住了她的手。

    乔影挣脱了他的手,轻轻的在衣服上擦了下他们手上不知何时粘在一起的汗水。

    裴羡低头看了看两人分开了的手,齿关绷紧了下,但没有再握着她。

    “……不过,这身婚纱礼服很漂亮,感谢设计师为我的演唱会做出的努力。接下来这首歌,是我送给那对有情人,也送给所有即将走入殿堂的有情人们的。”

    音乐前奏响了起来,燕伶开唱:“认识你的第一天,我是一个小透明。你说,每个人都有光,我会是最耀眼的光……”

    她的曲调温柔婉转,甜美清丽,唱出了小幸福,小窃喜,所有的小美好。

    没有人知道,这是她写给自己的歌,写给差点就要进入婚姻礼堂的,她跟他。

    裴羡沉默着,目光微深。

    乔影低头,微微扯了下嘴唇,有些苦涩。

    原来之前新闻上传的,他们就要结婚的事情是真的。

    这时候,一只温暖的大手忽然握住了她的手,她再挣动的时候,他没有再松开。

    ……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过年啦!”

    现场的钟当当的敲响,舞台后面的大荧幕亮出了每一张笑脸,礼堂的上空落下礼炮彩带,人们手中的荧光棒也挥动了起来。

    全场热闹到了极点,这一场跨年演唱会也接近了尾声。人们享受了一场视听盛宴,在最后的安可曲结束后,观众们心满意足的离场。

    乔影站在外面的台阶上,夜风吹过来,礼堂里闷出来的热汗被吹凉,她轻轻打了个哆嗦。

    此时,场外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当最后看到连良坐上连加实的那辆出租车后,乔影才算松了口气。

    早上起床的时候,她的右眼皮就一直在跳。她不是迷信的人,可她心中惴惴不安,不敢放松。

    所幸,这只是她太过紧张了。

    看到连加实的车子安全离开了,乔影也便往自己的车子那里走去。

    她一直关注着连家人,但只是远远的看着,没有去打扰他们一家人。

    裴羡看了她一眼,走过去道:“新的一年了,新年快乐,祝你万事如意。”

    乔影站在拉开的车门后,手指扶在车门上。

    面前的男人温柔笑着,路灯灯光落在他乌黑的眼底,那一抹笑容,那一把磁性好听的嗓音,是来自新的一年,最简单也是美好的祝福。

    乔影没办法对这样温柔又美好的笑抗拒,她微微笑了下:“你也是。”

    不远处,燕伶看着乔影跟裴羡的两辆车子相继离开,这才从安全通道内走了出来。

    她微微皱眉,乔影跟那个小女孩是什么关系?

    演唱会结束后,傅赢那些小孩子们没有马上离开。他们去后台看了燕伶,给她送了礼物以后才离开。

    当时燕伶看着连良的时候,就更觉得她有种熟悉感了。

    而现在,她亲眼看到乔影目送着那个小女孩坐上了汽车,好像还有一种放心了的感觉。

    蒋书拿了大包小包走过来,看她傻站在那里,探头往前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乔影跟裴羡在说话。

    她没好气道:“有什么好看的,走吧。”

    蒋书不想燕伶越看越伤心,拉着燕伶走专属通道。

    她转移燕伶的注意力:“演唱会结束,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有没有想去什么地方旅行?我觉得长白山挺不错的,看能不能找到正宗的长白山人参,给你补补气。”

    燕伶终于被她逗笑,她道:“不过去滑雪也不错。”

    正要说她想要学滑雪,感觉旁边一辆车很快的超过了他们。

    蒋书也被吓了一跳:“要死了大半夜的开这么快的车,该不是飙车族吧?”

    燕伶透过车窗,看着前方夜色:“这个天气,应该不会有飙车族,而且开的还是商务车。”

    天寒地冻的,路面容易打滑,不会有人挑这个时间飙车的,就更没有听说过开商务车玩赛车的。

    “别管了,估计是赶飞机吧。”蒋书的话音刚落下,就听前面轰隆一声巨响,再度把车上的人吓了一跳。

    燕伶的脸色变了变,催促道:“快点开车!”

    她们以为那商务车出事了,当她们靠近时,却看到一辆出租车四个轮子朝天,翻在了路边。

    旁边停靠着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男人从车子里拖出了一个小女孩,正往商务车那边走过去。

    车灯明晃晃的照射过来,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加快了速度,把女孩往车上塞进去以后,便飞快的跳上车开走了。

    燕伶这边见路边出了翻车事故,来不及多想赶紧下车查看,蒋书已经在呼叫急救中心。

    燕伶蹲下来,看到车里有一对男女,一前一后的坐着,满脸的鲜血,两人都已经昏迷了过去,她试图救下,又不敢轻易挪动他们。

    “喂,你们怎么样?”

    燕伶大声说话,试图叫醒他们,她的手抓着车门,想拽开来。

    这时候,一只满是鲜血的手忽然捉住了她的手臂,燕伶吓得叫了一声:“啊!”

    女人艰难的睁开了一条缝,虚弱的道:“救……救救我的女儿……”

    燕伶回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夜色,想起那辆商务车,难道那不是肇事逃逸?

    燕伶紧张的吞了口唾沫,这才注意到这辆蓝色出租车有些眼熟。

    “你的歌真好听……”

    脑中猛地划过一道光,刚才那个被抱走的小女孩……

    燕伶来不及多想,跑到自己的那辆车跳了上去,一边对蒋书大声道:“你在这里等警察,我先去找那个孩子!”

    话音落下,车子已经如子弹一样飞出去了。

    蒋书没听清她说了什么,转过身来时,那车已经开出去了,她抓着手机在后面追了几步大声叫道:“喂,你去哪儿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