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3章

作者:南枝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晚宴的第二日便是赛马。

    去赛马的大多都是年轻的官员们, 那些上了年纪的官员大多都在山上游玩或者是和朋友畅谈。

    谢晗牵了之前在跑马场内的小马驹,带着甘雪在帐篷不远处教甘雪骑马,上次在跑马场, 谢晗先是惹了甘雪生气,后来又去和李启赛马, 没机会教甘雪。

    之后又没脸说让他教甘雪骑马,只能趁着今天教一教甘雪。

    好在甘雪上次独自一人骑马也走了很长一段路,这次还算是熟手。

    谢晗就牵着马在营地周围散步。

    “谢晗,你放开我, 我想自己一个人走。”甘雪骑在马上,满脸无奈。

    谢晗不知道怎么了,一直跟在她身边, 帮她控制这匹马的速度, 这速度比乌龟快不了多少。她在现代一直没有机会骑马,上次看了谢晗和别人赛马,她心里一直痒痒的,想纵马狂奔。

    “不行不行!”谢晗坚决摇头,“一个人骑马很危险的。”

    “你还在意上次的事情吗?”甘雪拉了一下谢晗牵着的缰绳, “上次是我第一次骑马,难免不熟练, 但是这是我第二次骑马了,你放开。”

    但是谢晗坚决不要,甚至还抱住了马的头,马从缓慢前进变成了一动不动。

    甘雪:“……这是小马驹。不会危险的。”

    谢晗坚决反对:“你可不要小看小马驹, 兔子急了还能咬人呢。总之就是不行!”

    只要想起上次甘雪不理他,谢晗就一阵后怕,而且凤鸣山不必跑马场, 跑马场很平坦而凤鸣山上地势险峻,若是这小马驹不小心发疯狂奔,甘雪会很危险。

    甘雪见谢晗满脸担心,也不在任性,只是和谢晗约定之后下了山去跑马场和京郊痛痛快快地跑上一次。

    谢晗牵着小马驹的缰绳在营地周围散步,时不时和甘雪讲点笑话,倒也欢乐。

    又过了一会儿,有一群人来到两人面前。

    “谢晗,去赛马?”李启拿着马鞭子,身后还跟着许多人。

    “不去。”谢晗挥手,“我陪我娘子呢,她一个人骑马我不放心。”

    “喂,没必要吧。”李启在谢晗和甘雪身上来来回回看了几眼,“你找个仆人看着你娘子不就好了。”

    谢晗立马反驳:“别人我可不放心,这凤鸣山地势险峻,我担心我娘子。若是你想赛马,下次约一个。反正今日不行。”

    其他的士子都来劝谢晗 ,毕竟在他们眼里,女人哪里有事业重要。

    “小世子 ,区区一介女子……”

    “一个女人而已,怎么能打搅我们之间的赛马?”

    这些士子七嘴八舌,把谢晗不与他们赛马的原因全都归咎到了甘雪身上。

    甘雪骑在马上,被众人讨伐,一时间觉得愧疚无比。

    谢晗冷着脸看着这些人胡说八道。

    最开始的时候这些士子讽刺他是个纨绔,不学无术。到中间,这些人听了他的诗之后,纷纷上前巴结。到最后,拉着他赛马不成反倒是来责备他的娘子。

    个个都是势利眼,墙头草,白费了满肚子的学问。这样的人纵使读的书再多,胸怀太小,那也是白搭!

    诸位士子,七嘴八舌地讨论了一番,最后得出:“小世子,快快与我们一同赛马!”

    甘雪埋下头:“谢晗,要不你去和他们一同赛马吧,我一个人就好。”

    谢晗却是狠狠地瞪了甘雪一眼:“说什么呢!这些人哪里有你重要。”

    随即捏紧了甘雪的手。

    甘雪本来被这些士子说的有些愧疚,如今被谢晗这一瞪,心里也安心了不少。

    谢晗的手很大很温暖,她可以依靠。

    谢晗慢悠悠地理了理袖口:“诸位好口才,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像几只小鸟在逗趣呢。”

    那些士子笑着的脸僵了僵。

    谢晗继续道:“我之所以能成为今天的我,全是我娘子在旁边帮衬着我,我自然是要时时刻刻都呆在我娘子身边。至于你们说的那些‘区区一个女人……’之类的话,实在是恶心至极。”

    “先不说你们的娘子听了这些话内心有多么伤心。你们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只怕是浪费了满肚子的墨水。女子在家中操持家务,远比你们这些人厉害得多。若是让一些女子来读书,一定比你们这些人好。”

    被谢晗这样一说,不少人都羞愤难当,也有人开始思考谢晗话中的深意。也有人出口质问谢晗,但都被谢晗堵了回去。

    有人怒道:“小世子,是不屑于我们为伍?”

    谢晗一笑:“说什么呢你?我什么时候想和你们站在一起了?还不是你们巴结我。什么奉承的话都说出来了。”

    “之前我是个纨绔,你们就教训我,现在我随便作首诗都被你奉承地要上天了。这哪里是一群人,这不就是一群墙头草吗?”

    谢晗字字珠玑,丝毫不给那些士子留脸面。惹得那些士子面红耳赤,有些是气的,有些是羞的。

    有人愤怒难耐:“你谢晗之前不过是一介纨绔,如何能作出昨晚上那惊艳人的诗?莫不是你找你的好朋友洛子书帮你作的吧?”

    这人一说话,许多人都附和。

    “对对对!那诗歌确实有几分洛子书的味道!”

    “我说呢!谢晗这人怎么可能作出那样的诗?还说全是他娘子的功劳,可笑至极!”

    “谢晗,你没事吧。”听了那些人的话语,甘雪反握住谢晗的手。

    谢晗付出的努力她都看在眼里,如今被那些人这样胡说。

    “没事,不过是无能的人的自我安慰。”谢晗倒是对这些人的说辞不以为意。

    这些人比不上他,现在说的这些话是给他们自己心中安慰。发努不过是因为无能。自身实力不够还发脾气。

    他还不至于和这些心胸狭隘的人争论。

    “对对对,你说的很对。我之前是个纨绔而已,怎么可能作出那样惊才艳艳的诗呢?我就是找了洛子书帮我写的啊。”谢晗懒得和这些人扯皮,拉着小马驹的缰绳就要走。

    “你这人也太奇怪了,一说不好就要生气。乃是心胸狭隘的,真为你的前途担忧。”

    谢晗这些话语穿到了那些士子耳中,总觉得异常讽刺,听了让人浑身不舒服。谢晗是承认了他的诗是洛子书写的,但是语气太奇怪了。搞得像是他们的不是。

    一群人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也不敢轻易生气。

    旁边的小姐夫人看见谢晗如此维护甘雪,不惜和诸位士子结怨,心中羡慕不已。这样的男人,天底下恐怕没有多少个了。

    有士子受不了了,他们能来到这凤鸣山,都是仕途顺利之人,其中不乏家世很好的人,被谢晗这样一说,心里憋屈地慌:“谢晗,你不要太过分了!”

    谢晗牵着缰绳走开,听了这人的话,头也没回:“抱歉抱歉。”

    就像是哄三岁小孩子的语气。

    得了谢晗的道歉,那人心里更堵了。

    丢下那些叽叽喳喳的人,谢晗牵着马来到了林边。

    “哈哈哈哈我不行了!”行至林边,甘雪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些自己认为自己学问很高的人,尴尬地定在原地的样子太搞笑了。

    谢晗自然知道甘雪在笑什么,有心和甘雪玩一玩,当即就做出一副伤心的样子。

    “我被他们那样说,你还笑!”

    “我太伤心了!”

    说罢,用袖子捂着脸假哭了起来。

    甘雪:“哈哈哈哈哈哈”

    “你太坏了!”谢晗见甘雪还在笑,玩心大起,和甘雪玩闹起来。

    洛婉之,在暗处看到了谢晗处处维护甘雪,心里说不出的嫉妒。

    “小姐,下面的都布置好了。”有一黑衣人轻轻地落到洛婉之的身后,期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可见内力深厚。

    “好。”洛婉之笑了,“注意到不要伤了谢晗。”

    甘雪就别想从凤鸣山上下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