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5章

作者:南枝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甘雪正坐在马上无聊地甩树枝玩, 身下突然一阵躁动,紧接着小马驹不分方向地开始跑动起来。

    “谢晗!”甘雪立马抓住缰绳趴在小马驹背上,大喊了一声谢晗的名字。

    谢晗闻声转头, 只看到甘雪远去的背影。马蹄哒哒哒的声音还有草丛被拨开的沙沙声不绝于耳。

    谢晗立马扔下手中的丝绸袋子,把手指放在嘴边吹哨唤出追风。

    丝绸袋子落在地上, 星星点点的萤火虫从中飞出,宛若一条连接天上地下的银河。

    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头顶的树枝掠过把头发挂地散开,甘雪紧紧地伏在马背上。

    身下的马不知为何狂奔起来, 眼前一片黑暗。

    她若是突然下马,可能会落得个被马踩踏而死的下场,或者是不知道摔到哪里去, 甘雪只能死死拽住缰绳, 企图这小马驹快点筋疲力尽停下来。

    不早不晚,这小马驹为何会是在天黑的时候突然受惊?偏偏是谢晗离开她身边的时候,饶是甘雪也觉得其中有古怪。

    也不知是跑了多久,小马驹突然跃起,而后带着甘雪冲出了草丛。借着今夜的月光, 甘雪看到前方是一处断崖,正是之前谢晗带着她看落日的地方。

    小马驹依旧是直直地往前冲, 若是再不能停下,甘雪只能跌落山崖,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眼看离那山崖还有几寸,甘雪已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心中闪过一串记忆, 和她谢晗的初遇,和谢晗成亲的时候,谢晗吻她的时候, 这些记忆全都涌了上来。

    在生死关头之间,她的脑海里居然都是有关谢晗的记忆。那些难受的高兴的点点滴滴全都涌了上来。

    但,她和谢晗注定是有缘无分了。

    甘雪缓慢地放开缰绳。

    谢晗骑着追风过来,就看到小马驹载着甘雪就要朝山下跌去,他双腿使劲夹了一下追风的肚子,驾着追风飞一般地跑过去。

    谢晗半个身子探出去抱住甘雪朝里面滚,而小马驹收不住力量直直地朝山崖下跌去了,追风堪堪在山崖边止住了脚步。

    谢晗的这一串动作几乎是在几秒之内完成。若是早了,抓不住甘雪,若是晚了,甘雪就跌落了山崖。同时还要控制着身下的追风不要冲出山崖,实为这从小到大与追风培养的默契而得,若是给谢晗换上一匹马,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甘雪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身体突然一轻,转而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随后是小马驹悲惨的嘶鸣声。

    还不等甘雪担心小马驹的安危,便是一阵天旋地转,一阵滚动后,甘雪听到耳边一声闷哼响起。

    “唔……甘雪,你没事吧。”谢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甘雪却只感到心惊。

    她立马抱住谢晗:“我没事你怎么样了!?”

    刚刚在她跌倒的时候,被谢晗抱住在地上滚了几圈,山地上碎石颇多,从马上落下去一定会磕着碰着。

    “腿有点痛,不过没事。我躺着休息一下就行了。”腿上是钻心的疼痛,谢晗咬牙忍住做出轻松的语调。

    他不想让甘雪担心,跳马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他许是摔到了腿。

    眼下月黑风高,竟有点点细雨飘洒了起来。

    甘雪咬着牙把谢晗的头抬到腿上,整理了谢晗凌乱的鬓角。

    她听得出来,谢晗的声音微弱且微微颤抖,一看就是在克制。

    “你别骗我!”甘雪的眼眶里已经有泪水在打转,但是被她憋了回去,“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弱。哪里痛快点告诉我。”

    “好吧。”谢晗投降,“腿似乎是摔到了。”

    甘雪立马去看谢晗的腿,她不敢碰,当人受伤的时候,越是去碰,越是可能引起二次伤害。

    雨越下越大,伤口碰到雨水之后可能会发炎或者感染,他们必须要找一个避雨的地方。

    谢晗每年都会来着凤鸣山,来了就满山地跑,对凤鸣山很熟悉,当下就指挥着甘雪把他扶向一处洞穴。

    谢晗比甘雪高比甘雪重,整个人压在甘雪身上直接把甘雪压得一个趔趄。

    雨把地面都打湿了,经过太阳暴晒的地面一接触到雨水之后发出一股难闻的土腥味。

    “我自己走?”谢晗放轻了压在甘雪身上的重量。

    “说什么呢你!”甘雪气的揪了一下谢晗的肩膀,“你为我受了伤,自然是我来背你,万一你伤地更严重了怎么办?”

    为了让甘雪放心,谢晗这时候还想开玩笑逗甘雪开心:“我从小就骑马玩,时常摔下马,这点小伤不是什么大事。”

    他确实是摔了很多次,但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严重。他左腿疼的钻心,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

    “……”甘雪把谢晗的手臂搭在肩膀上,拖着谢晗往洞穴走。

    雨越下越大,山路湿滑且陡峭,甘雪一路上有惊无险地带着谢晗来到了洞穴。

    洞穴被一大片草封住,甘雪害怕有蛇,拿出随身携带的剑先把草给挑了。

    这剑是上次谢严送给她的,自从上次在白云寺经历过绑架之后,甘雪就习惯把谢严送的短剑和谢凌送的匕首随身携带。

    把洞口的藤蔓除掉之后,甘雪就扶着谢晗进了洞穴。此刻的雨已经下的很大,有铺天盖地之势。两人的衣服都湿透了。头发黏在背后。

    进了洞穴,甘雪首先是把谢晗放到了洞穴边上靠着。

    洞穴里干燥温暖,但是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甘雪没多注意,只当是洞穴中不流通的空气使然。

    “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里面看看有没有树枝干草之类的东西,生个火烤一下衣服。”甘雪把外衣脱下来拧干,然后给谢晗擦拭脸和手臂。

    谢晗点头并没有阻止。

    甘雪摸索着前进,捡了干燥的树叶,又找到了一些干草,还有一截很大的树枝。

    甘雪把找到的树叶和干草抱在怀里,然后拖着那一大截树枝朝洞口走。

    “嗷呜……”甘雪正走着,突然听到了细小的呜咽声。

    甘雪脚步一顿,下一秒就飞快地走了起来。

    既然是山上,那就一定会有野兽,白天的时候她和谢晗游山玩水,连一只兔子也没看到。

    但是某些野兽,是在晚上才会出来的,甘雪以前看动物世界的时候曾经听旁白说过“夜晚的森林才是最危险的”。

    身后有树枝碎裂的声音,甘雪不自觉地屏住呼吸快步朝前走。

    来时短短的一截路变得无比漫长。身后的某个东西越来越近。

    “嗷呜!”甘雪听出来了,这是狼的叫声。

    逃不过了。还没从坠崖中回过神来,遭了一场雨,好不容易寻到个洞穴又遇到了狼。

    甘雪心中凛然,扔掉怀里的东西拔出短剑准备和狼搏斗一番。

    逃是死,上去搏斗也是死,倒不如拼一拼。

    甘雪转头,只见一头通体漆黑的狼正在她身后,皮毛光滑柔顺,肌肉流畅,上扬的眼睛发出绿色的光芒。

    和这头狼相比起来,甘雪显得有些娇小。

    甘雪心里一惊,只能握紧手里的剑给自己打气,狼是群居动物,这个洞穴中除了这匹狼,一定还有其他狼。

    这头狼看见甘雪回头,也停下了脚步,甚至坐在了原地,摇起了尾巴。

    甘雪心里古怪,握着剑不动。

    那狼在地上坐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朝着甘雪走去。

    雨下的越来越大了,甘雪没有穿外衫,凄冷的风一阵一阵的吹得心里凉,甘雪看到那狼朝她走来,挥动着剑。

    一边挥一边喊着“别过来别过来。”

    毛茸茸的触感从手臂上扫过,甘雪闭紧了眼睛,挥舞着手里的剑,等了许久都无事发生,待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眼前空无一物。

    “……啊,吓死了。”甘雪后怕地拍拍胸口,捡起地上的干草和树枝。

    虽然不知道那匹狼为什么放过了她,今日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吧。

    待甘雪拿着树枝干草走了几步才猛然想起来,这狼可能朝着谢晗去了。

    甘雪立马扔下手里的东西朝着洞口狂奔。

    没跑几步甘雪就来到了洞口,先是一阵狂风糊了眼,甘雪勉强睁开眼睛,只见刚刚的那头通体全黑的狼正伏在谢晗的身上。

    谢晗双眼紧闭,面色苍白虚弱。

    “谢晗!”甘雪心中悲愤,提起剑就朝那头狼刺去。

    若是今日谢晗命丧于此,她比追随而去。

    听到甘雪的声音,谢晗睁开眼睛,慌乱地抱着那头狼朝边上一滚,甘雪那剑就刺了个空。

    “等等等等!”谢晗怀中抱着那头狼,赶紧出声阻止甘雪,“阿雪,没事的,这头狼是我的老朋友!”

    一阵混乱之后,甘雪和谢晗靠在墙上,那头通体乌黑的狼趴在谢晗的腿上。

    “几年前,凤鸣山围猎,我遇到了一匹箭射中的母狼,母狼带着箭跑到了这处洞穴,我发现了一只狼崽子。”

    谢晗摸着狼的头,那狼乖巧地伏在谢晗的腿上。

    “这只狼崽子怪可怜的,我当时就保住了他,时常来山上看一下,久而久之这头狼崽子就和我熟悉了不少。”

    “……原来如此。”甘雪点点头,但还是不敢离这头狼太近,而是朝旁边挪了几下。

    那头狼察觉到了甘雪的东西,睁开眼睛哀怨地看了甘雪一眼,喉咙里发出几声委屈的声音。

    谢晗笑道:“哈哈,小黑委屈了。”

    甘雪连忙又远了几分:“我害怕好吗!”

    接下来谢晗心安理得地使唤这头狼,把里面的干草和树枝拉了出来。还用口哨换来了追风,撕下外衣的一小片,咬破手指在布上写了字,再用剩余的外衣把那块写了字的布包好,让追风带下了山。

    此次意外,定是有人特意为之,首要的还是先封锁凤鸣山。

    甘雪用匕首在树枝上掏了小洞,又削了一根小棍子,在小洞放上干草,钻木取火。

    钻了足足一刻,才钻出了火星子,用干草点燃,再架上一些树枝,甘雪把两人的衣服脱下来烤干,打算凑合着过上这一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