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8章

作者:故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齐家大房上下折腾的动静, 就这么传了出去。

    外头的人听闻,也只是失笑道:“早前就听闻这齐老太太偏心大房,不疼二房。谁晓得大房老爷不中用, 叫齐王殿下斥死了。二房呢, 娶的是那真正的王家之后也就罢了, 女儿也要做齐王妃了。一母同胞,却是不同命啊!”

    他们议论几句,心下也大大瞧不上那齐家大房,更从心底彻底将这两个齐家分开了来。

    底下人将这些禀给了宋珩听。

    宋珩道:“难怪她昔日总要胆小些。身边围着的净是这些东西, 又如何大方肆意得起来?”

    底下人听齐王语气虽然平静, 但话里话外都是心疼那位齐三姑娘的意思, 忙捧道:“三姑娘今后不就享不完的福么?”

    宋珩淡淡应了声, 道:“吩咐下去, 要吊着那齐老夫人的命。莫要哪日气死了, 还要劳齐三姑娘为她守孝。”

    底下人忙连连应了, 这才退了下去。

    在京中名声大震, 更因为女儿做了皇后而煊赫一时的王家, 轰然倒下了。

    前去抄家的人, 也不避讳众人打量, 就这样顶着众多目光去了。

    “这是皇帝之怒,在狠狠打这假王家的脸呢。”有人道。

    来往的人在墙外都能听见里头大骂肖家, 忘恩负义之徒的声音, 还夹杂着几声女眷的哭喊、骂声。

    “却不知肖家这会儿也正骂他们呢。”又有人跟着笑道。

    墙里,王老太爷, 不,准确来说,他叫万锡。万锡挫败地落了座, 此时骂肖家,骂姻亲,都已起不了半点作用。

    昔日那些来往的权贵,此时都躲的远远的了。

    恨只恨,他生的儿子净是些蠢货,竟没一个得用的!

    万锡咬着牙问:“我且只问一人,王娴呢?皇后呢?她如今在做什么?”

    对面立着的禁军统领这才冰冷嗤笑了一声:“正是皇后大义灭亲,这才这样快呢。”

    万锡等人脸色剧变。

    “不可能!我女儿怎么会弃她的家族于不顾!”王夫人尖声道。

    她也没想到自己嫁了个贼窝,只是多年下来,她也已经习惯了。更何况她的女儿做了皇后呢。比被骗婚,她倒更憎恶那戳穿这些事的人。

    万锡却是陡然颓唐道:“是有可能的。王娴啊……是我一手教导。我教她,当断时则断。我教她,做王家人,便要懂得该心狠手辣时就要心狠手辣……她倒也都学会了。”

    王夫人傻了眼。

    谁晓得,最后竟是他们自己害了自己!

    这厢王家仍蒙在一片乌云惨淡中,宫中太皇太后却正在问宋珩:“礼都备下了?”

    宋珩:“嗯,备下了。”

    他亲自选的。

    太皇太后道:“我再添些如何?”

    宋珩自然也不会拒绝。

    太皇太后又叫了个嬷嬷,吩咐她:“去太后的私库里,抬些丝绸、珠宝出来。”她说罢,看向宋珩道:“早年间,你大哥可是赠了她不少好东西。她既然连为你大哥念经都不肯,又何必留着这些玩意儿呢。你那齐三姑娘,想必是会喜欢这些东西的。”

    让太后狠狠出上一次血,倒也是好的。

    但宋珩还是道:“不必了。”他眼眸微冷:“本是喜事,何必用些脏东西。”

    太皇太后欲言又止。

    “那便依你吧。”她顿了顿,道:“过了太后手的,是叫人想着不大舒坦。那我再多添上一些。”

    说罢,她叫了个嬷嬷来写另拟一张单子。

    等宋珩走后,嬷嬷问:“那还去太后宫里吗?”

    太皇太后冷嗤一声道:“去,为何不去?抬回来放在我的私库里。她这些年从不长记性,如今该要好好长长记性。”

    等到了第二日。

    便有宫人自宫门而出,抬着数台金银、丝帛,其中还夹有名画、纸砚等物,竟都是冲着齐春锦的喜好去的。

    他们这般阵势也任由旁人打量,再传开。

    这厢礼官登了门,才正式告知了婚期。

    而那厢也有官员私底下议论了起来。

    “这纳征的日子,怎么偏偏选在假王家被抄的第二日?”

    有人捋了捋胡子,沉声道:“还看不出来吗?此事并非是一力由皇帝主导,而是仍有齐王的手笔!甚至……有可能是齐王全权操控的。”那人说着摇摇头,道:“也不知是好是坏。如此可见,皇上与齐王倒是叔侄情深的。但齐王待皇上,倒是未必……”

    “皇上还是太年轻了,其实有齐王从旁把关未必是坏事啊?”旁边一个中年男子道。

    旁人闻言不语。叔侄和谐,又岂有他们发挥的余地呢?只是这些话不好说出来罢了。

    一时,四下又安静极了。

    半晌,才有人感叹了一声:“这齐三姑娘倒是个厉害人物了。”

    是啊。这桩桩件件说下来,核心就是这位齐三姑娘。

    ……

    齐春锦睡醒时,打了个喷嚏。

    莲儿怕她着凉,连忙伺候她换上了厚一些的衣裳。

    她走到花厅去,便见王氏与齐诚坐在一处,正在点东西呢。

    这二人倒是并未有什么,刚刚得封诰命夫人,和上任鸿鹄院的欢喜得意。见齐春锦过来,他二人笑道:“正说着要备些礼去谢人呢……你就起来了。”

    “谢谁?”齐春锦问。

    “这些日子里,你住过的那些人家啊。”王氏道。

    “噢。”齐春锦应声。是该要谢一谢。

    王氏对周家仍旧感官不好,便也不打算登门了,独独剩下了岳王府与顾将军府。

    他们收拾一番,便先去了岳王府。

    近来的事,岳王妃方才捋清楚,等见了王氏,也不由感叹对方受苦良多,便揽着她到一旁说话去了。

    岳王与齐诚又开始了牛唇不对马嘴的聊天。

    齐春锦去后院瞧了瞧岳郗。

    婆子跟在后头笑道:“近日世子就是刻苦得厉害呢,原先也不这样的……今日不知姑娘要来,应当正在忙着做文章,才没出来迎姑娘。”

    齐春锦是浑不在意的。

    谁在乎迎不迎的?

    等进了门,岳郗正放下手中的笔。见了齐春锦,他也是一怔。

    “你不是在周家?”

    齐春锦点点头,也不客气,随意挑了把椅子,自个儿坐下了,道:“回来了。”

    岳郗沉声道:“王家事了了?”

    “了了。”

    岳郗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

    齐王何等手段?绝不会放任那个假王家活过今年。

    只是……岳郗低头瞧了一眼自己的手。

    荒废数年,如今也实在无用得很,一点忙也未帮上。

    齐春锦见他低头不说话了,不由出声问:“你怎么了?”

    “无事。”岳郗顿了下,道:“你与齐王何时成婚?”

    “就在下月了。”说着,齐春锦自己还怔了下。好快啊,倒是没什么真实感。

    岳郗应了声,道:“等开春时,我便要去参加会试了。”

    齐春锦连连点头道:“你那样聪明,一定是要做状元的。我知你每回猜字谜都让着我……”齐春锦轻轻叹了口气,道:“我听人说,成婚后便不大能出府了,以后兴许只有云安陪着你玩儿了。”

    她对齐王已经没那样怕了,甚至还觉得齐王是极好的。可是,她却还是会怕成婚这件事。因为成了婚的女子,多是被束缚上一辈子,不见一日欢颜的。便是她母亲,昔日不也跟着父亲吃了许多苦吗?

    岳郗攥着笔的手也紧了紧。

    他道:“嗯,倒也不至如此。我朝风气开放。”

    王家只余下了齐春锦的母亲王氏一人,想要再如何壮大王家,实在难得很。齐王如今再喜欢她,也怕将来爱意弛。

    若齐家、王家都无法做她的倚靠与底气。

    他来做好了。

    齐春锦不知岳郗如何想,见他神色似是有些惆怅,还忙安慰了他几句,然后才随王氏一块儿走了。

    等到了顾家。

    顾先礼却是也先问了,婚期是不是定好了。

    “那就恭喜了。”顾先礼笑着道,还叫丫鬟拿来了贺礼,递到了齐春锦手上,道:“两桩喜事,只送一件礼,你心底莫道我抠门就是了。”

    “怎会?”齐春锦将盒子抱在怀中,乖乖一颔首道:“多谢顾先生。”

    等王氏他们与顾老将军等人说完了话,顾先礼便亲自送了他们出去。

    这厢跨出府门,齐诚还忍不住感叹:“我昔日是极佩服顾老将军的,却没想到今日还能有幸与之坐在一处饮酒……今日近处见了,才知老将军果真是那般,心怀雄才,又进退有度的人物!”

    齐诚溢美之词不绝。

    身后顾老将军却是冷冷将棍子往地上一杵:“你瞧瞧,你瞧瞧,人家都要成婚了,你又是何时?真等到你爹娘进棺材了不成?”

    “您二老的身子骨,要想进棺材倒还难。”

    眼见顾老将军抓着棍子的手紧了紧,顾先礼忙改口道:“其实原先是有过较为心仪的姑娘的……”

    他这一生,总是在外头游荡,心思拴不住。

    就只有回京时,见了这位齐三姑娘,才觉得原来有女子是有趣的。只是也就这么些心思了……近日齐王这种种手段,但凡长了眼睛的,都能瞧得出来,齐王待齐三姑娘是何等的看重与宠爱。顾先礼颇有自知之明,他待齐三姑娘喜欢不够深,而他自己却也是个不大靠谱的人。他若是哪日又想要出去游方,难道要将人家独自抛在家中么?

    顾先礼垂下眼眸,淡淡笑道:“只是想来想去,我这样的,便也不去祸害人家姑娘了。若是叫人独守家中,岂不是大罪过?”

    顾老将军和顾老夫人闻言无语,二人对视一眼,憋了半天,最后却只憋出来一句:“……倒也……有点道理。”

    齐春锦回到家中,见莲儿端些零碎玩意儿过来,里头还放着一卷布帛。

    她不由问:“这是做什么的?”

    莲儿笑道:“姑娘要成婚了,要给新姑爷做些荷包、鞋袜一类的贴身之物呀。那有些人家,绣活儿好的姑娘,还要自己做嫁衣呢。不过姑娘是不必了……”

    齐春锦听得阵阵头晕,连忙哎呀哎呀地说头疼要歇下了。

    莲儿只好放下了东西,服侍着她躺下。

    齐春锦怕叫人瞧出来自己装病,又叫她去绣什么什么东西,忙紧紧闭上了眼,将被子都拉得紧紧的。

    这一闭眼,却是真的睡着了。

    许久不曾再梦见摄政王的齐春锦,又入梦了。

    兴许是近日见宋珩见得多了,再在梦中见了,齐春锦也不觉得如何可怕了。

    等宋珩于模糊中睁开眼,见着的便是齐春锦坐在床沿上,正认认真真地盯着他,道:“我等了你好久了。”

    宋珩听罢,心底一下醋极。

    小姑娘便这样想念梦里的他?却不想梦外的他?

    齐春锦哪里注意到宋珩的面色,她憋了一肚子的苦水要倒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